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夫妻无间道 > 第231章酷刑逼问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231章酷刑逼问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308606/58827353.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606/58827353.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8606/5882735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231章酷刑逼问)的详细阅读内容

    医生沮丧的话令李维平急出了冷汗。他清楚病入膏肓的杨崇启能持续活下来,完全凭精神上的意志,如今遭受调查,这口气立即懈了,死亡也威胁已经无法阻挡了。虽然这位书记拥有充满光环的仕途躯壳,一生却追随着心痛的脚印,比如他对内心对最爱李素琴的割舍。并因为对妻子冒死为他生女儿的愧疚,那种赎罪的父爱与贪欲炮制的毒药,销腐他的睿智,禁锢在痛苦的心灵之境,现在只有死亡,才能打开解脱的门,斩断蛛网一样的烦忧。

    李维平眼看杨崇启不行了,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吩咐刘云凯“小刘你先在这里盯着,我去找他的女儿楠楠。”

    他拔腿跑出了病房,并沿着住院部的走廊,一路打听着,奔向了妇产科的病房——

    再说杨楠楠乘坐郭浩东的车已经到达了赵威在电话里所交待的地方——一座独立并且远离其它民房的院落。

    郭浩东把汽车停靠在大院门前,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感觉黑暗下的院门透出一丝冷森森的寒气,心里不由打鼓,赵威为什么搬到这个地方?

    杨楠楠一看这里跟赵威电话里描述的一模一样,立即又拨通了赵威的电话“我已经到了你提供的地点,你就住在这扇大铁门里面吗?”

    手机里传来赵威的声音“是的,我已经听到汽车的声音了。可是我动不了,你能进来吗?”

    杨楠楠一听,便再无怀疑,立即打开了车门。

    郭浩东见状,赶紧迈出了驾驶室,并伸手要抱从后车门下车的杨楠楠。

    杨楠楠用手一推他的胳膊,并嗔怪道“我就要见到我的相好的了,如果让他看到你抱着我,成何体统?”

    郭浩东的神态一窘“可你的身体能走到里面吗?”

    杨楠楠不回答郭浩东,而是对同时下车的桂玲吩咐道“你搀扶我一下吧。”

    “好的。”桂玲立即绕过汽车,伸手搀扶杨楠楠下车。

    李素琴赶紧靠过来,并对儿媳妇表示道“桂玲身上的伤势刚愈,也很虚弱,还是我搀扶你吧。”

    杨楠楠可以拒绝郭浩东,但无法拒绝婆婆,只好接受了婆婆的搀扶。就这样,她在李素琴和桂玲一左一右的搀扶下,缓步迈向了那扇大门——

    郭浩东则跑到了前面,伸手推开了虚掩的大门···

    院子里一片漆黑,只有赵威所描述的一间正房的窗户里,才发出微弱的灯光。

    郭浩东观察到这样情况,心里突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里的气氛很不对,难道有诈吗?

    当他稍微一犹豫时,杨楠楠在李素琴和桂玲的搀扶下,已经迈入了大门里。

    “你们等一等。”他在背后发出了一声阻止。

    杨楠楠并没有停下脚步,现在郭浩东的任何话都只会对她产生反作用。

    桂玲倒地好奇一回头“郭总怎么了?”

    郭浩东赶紧追上两步“我感觉这里情况不对呀。”

    李素琴也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如果身边有儿媳妇和桂玲,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绝对不敢继续向前走的,当听到儿子的话,立即停住了脚步,并惊疑道“浩东,你觉得哪点不对?”

    郭浩东低声道“现在刚刚黑天不久,这个院子里其他的房间咋都是黑的,而只有赵威那一间亮着灯呢?”

    李素琴吃惊道“对呀,这是怎么回事呢?”

    杨楠楠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过赵威刚才的电话让她心里踏实,于是解释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里一看就是外地人混杂租住的大杂院,也许其他租户都没回来呢。”

    郭浩东依旧没有减轻疑心,不由狐疑道“可我感觉这里有些阴森森的,有些不对劲。再说,赵威说他的邻居打开的门,可他的邻居在哪?”

    杨楠楠望了望迎面的灯光,以为赵威正卧床等待自己呢,就对郭浩东没好气道“他的邻居也许开了门出去了,也许在屋里陪赵威呢。难道你怀疑这里有埋伏不成?如果你胆小的话,就留在外面吧。由妈妈和桂玲陪同我进去就行了。”

    郭浩东苦笑道“假如我预感到危险,岂能放心让你们女人涉险?”

    杨楠楠鼻孔一哼“我知道你担心赵威会对付你?不过他受伤了,之前都不敢让你单独过来取银行卡,难道他会对你不利吗?你就别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妈妈,桂玲,我们走!”

    李素琴一观察这里杳无声息,心里也产生一点恐怖感,尤其她没跟赵威打过交道,心里也不托底,但已经走到这里了,哪里还有选择后退的道理?

    “浩东你先出去回车里等我们。”李素琴这时想留一招后手。

    郭浩东还没等回答,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不由猝然回头一看,只见有两条黑影从院门外涌进来,并‘咣当’关闭了大门。

    “你们是谁?”郭浩东大声发出了质问。

    可是,关门声就是信号,这时候,埋伏在院子里的其他家伙都一下子窜了出来——

    郭浩东等人一见,都顿时大惊失色。

    那两个从院外涌进来的家伙不由分说,就上前扭住了郭浩东的两只臂膀。而李素琴、杨楠楠和桂玲则分别被三个家伙拦腰抱住,并捂住了嘴,往亮灯的屋里拖。

    郭浩东急了,奋力挣脱那两个家伙的控制,并大声高呼“救命!”

    那两个家伙没有料到郭浩东还有一把力气,虽然控制住郭浩东的胳膊,但无法捂住他的嘴巴,就在这时,另一个家伙奔上来,挥动拳头狠狠击打郭浩东的后脑海。

    郭浩东的头部遭受重击之下,顿时迷糊了,身体也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那三个家伙同样把郭浩东的身体也拖入了亮灯的屋里。

    杨楠楠和桂玲身体都虚弱,一旦被一个男子控制住,就根本无力挣扎,几乎被人家毫不费力地连拖带抱弄进了屋里,李素琴虽然身体没事,但她也抵不过一个二三十岁的壮男子,只是稍微挣扎一下,就只好就范了。

    等她们被弄进屋里后,立即被用毛巾堵住了嘴巴,并被人捆住了双手。

    郭浩东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也没逃过对方的捆绑。

    杨楠楠被彻底吓坏了,虽然嘴巴被堵,但眼睛还是雪亮的,一看赵威赫然在这些袭击者之列,顿时向他拼命地摇头瞪眼睛。

    这时候,赵威和彪子一看大局已定,才再仔细盘点一下他们的俘虏。

    彪子对赵威不由得意地笑道“小赵,咱们这一网捞的东西真不少,居然有三个美女。看样子,今晚咱们是财色双收呀。”

    李素琴和桂玲等人听了,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这是一间大客厅,虽然涌进来十多个人,依然显得很宽敞。

    彪子随即吩咐他的手下“你们立即把搜一下他们的身,把他们的手机统统关机了。

    那些家伙立即搜索了包括还昏迷中的郭浩东的身体,很快从他的口袋里搜到了手机,并立即关机了。

    李素琴等三个女子因为携带女包,随身其实并没有任何东西,但还是没有逃过对方的咸猪手。当她们的身体被人家有意抓摸,都露出了羞怒的眼神。

    赵威先不理会其他的人质,而是阻止了其中一个家伙对杨楠楠的动手动脚,并且从她的嘴里取出了毛巾。

    “赵威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让别人绑我们?”杨楠楠嘴巴一旦获得自由,就气愤地质问道。

    赵威苦笑道“楠楠,你以为我想这样做吗?这都是被你逼的。”

    杨楠楠对赵威的话感动很惊异,但看到其他的家伙还趁机对李素琴和桂玲动手动脚,不由羞怒道“你赶紧让他们别碰我的妈妈和桂玲,否则,我会跟你拼命。”

    彪子见状,知道在没有从她的嘴里得知密码之前,最好先别激怒她,于是对那些手下一挥手“行了,既然没从她们身上搜出东西,就先住手吧。”

    那两个乱摸李素琴和桂玲的家伙一听老大发号司令了,只好贪婪地一添嘴巴,并不情愿地退开了。

    李素琴和桂玲因为受到了对方咸猪手的侵犯,羞愤得掉出了眼泪。

    杨楠楠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虚弱的身体,再一次质问赵威“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赵威这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那张银行卡,并在杨楠楠面前一显示“我说了,这都是你逼我这样做的。谁让你要上交这笔钱了?难道让我到手的钱再乖乖地吐出来吗?”

    杨楠楠这时真正地看清了他的嘴脸,心里不由一阵凄苦,如今老爸倒了,老公也无法指望了,而最后能依赖的男朋友也背叛了自己,真可谓让她的命运雪上加霜。她不由闭上了绝望的眼睛,让泪水从眼眶里挤落出来。

    赵威这时产生了一点怜香惜玉的样子,语气也转为柔和“楠楠,只要你改变主意,不要走这张卡,并把它的密码告诉我,那我还会履行承诺,好好照顾你一生一世···”

    “呸!”杨楠楠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愤然喝止,“我才不让你这个见财起意的家伙照顾呢。如何你想打这笔钱的主意,简直是痴心梦想。它是属于国家的,我没有资格供你挥霍。”

    赵威脸色略显尴尬,不由用手一指李素琴和桂玲“假如你不肯说出这张卡的密码,别说你没有好下场,就连这两个女人会跟你一样倒霉。”

    杨楠楠泪眼望了一下婆婆和桂玲,不由懊悔道“妈妈···桂玲···都是我连累了您们···”

    彪子并不知道杨楠楠的身世,还以为李素琴是她的亲妈呢,于是狞笑道“楠楠,你就乖乖地讲出密码了,否则只能眼看自己的妈妈被我的兄弟们享用。如果是那样,你可真是太不孝心了。”

    彪子的话就像一把钢刀,深深地刺痛了杨楠楠的心。她的表情先是一阵惊恐,而后又惊疑道“假如我说出密码,你们会放了我妈妈她们吗?”

    “哦,那是当然了。不仅是你妈妈和这个女孩,就连这个男人还有你,我们都不会为难的。因为我们只是为了求财而已。”

    李素琴心里一急,终于把塞在嘴里的毛巾吐了出来,立即高声提醒儿媳妇“楠楠千万别上他们的当,你就算把密码告诉他们了,他们也不会放过咱们的。”

    彪子一看自己的图谋被这个美丽的中年女子识破了,不由走到她的跟前,并伸手托住了她的下巴,不由狞笑道“你真是太多嘴了。不过,我喜欢像你这样成熟的女人。假如你的女儿不说出密码,那我会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

    李素琴刚才已经被咸猪手给侵犯了,此时对彪子的话有些不寒而栗。

    赵威自然清楚杨楠楠的生母早死了,可听杨楠楠对那个中年美貌女子一口一个妈妈叫着,不由起了疑心,并低头看了一眼还没苏醒的郭浩东,然后质问杨楠楠“这个女人到底是谁?难道是这个姓郭的母亲吗?”

    杨楠楠一听,不禁害怕了,她清楚赵威对郭浩东的仇恨,如果让他知道李素琴是郭浩东的母亲,那李素琴的结局恐怕更惨,于是连连摇头“她是我认的干妈,跟郭浩东一点关系也没有。”

    “真的吗?我咋没听说你认了一个干妈?”赵威狐疑的眼神盯着杨楠楠。

    “这····我认干妈是我的事,跟你说得着吗?”

    彪子仔细打量一下表面的年龄似乎不超过四十岁的李素琴,再低头看看卧在地板上就快步入而立之年的郭浩东,不由摇摇头“他们不像母子,倒像是姐弟。我估计这个女子是那位书记的小老婆。不过,她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位大书记已经倒台了,无法再支付他的女儿和女人的赎金了。”

    李素琴一听为首的家伙这番话,不由凄然一笑。

    赵威此时再一次恐吓杨楠楠“楠楠,我对你的耐心是有限制的,假如你再不说出密码,那我就让他们当着你的面,把你的小妈和闺蜜给办了。”

    杨楠楠一听,花容更加失色。

    李素琴也不敢阻止儿媳妇说出密码了,因为如果这帮家伙真这样做了,自己简直是生不如死。

    杨楠楠此时不得不屈服“求您们不要动她们···我说···”

    “楠楠!”就在这时,郭浩东的声音断了她,“你即便说出密码也没有用。因为那个密码已经作废了。”

    众人低头一看,原来郭浩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苏醒了,并且从地板上坐了起来。原来,因为他刚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那些家伙虽然捆住了他的双手,但并没有堵住他的嘴。如今不能讲话的,仅有桂玲一个人了。

    赵威此时对郭浩东恨恨得牙根直咬,立即撇下杨楠楠,径直走到郭浩东跟前,并俯身拽着他的脖领子,生硬地把他的身体往上一提。

    郭浩东趁势站了起来。

    赵威立即由俯身低头,变成了仰视,并对高出他半头的郭浩东质问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郭浩东淡然一笑“我岳父一直提防你会欺骗楠楠,当从我这里听说我并不知道他给楠楠的那张卡,就猜测可能被你骗去了,于是就把密码修改了。如今,知道这张卡的密码,只有我一个人了。”

    赵威脸色一变“此话当真?”

    郭浩东淡然一笑“你如果不信,就可以试一试嘛。”

    他随即对杨楠楠朗声道“楠楠,你就把这张卡原来的密码告诉他们。他们肯定取不到钱的。”

    杨楠楠对郭浩东的话有些半信半疑,心里暗道,难道爸爸真的这样做了吗?

    赵威心里可沉不住气了,凭他对杨崇启的了解,对方真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于是不再逼问杨楠楠,而是冲着郭浩东叫嚣道“那你快说密码,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郭浩东凛然一笑“我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既然左右都是死,我干嘛把这笔钱便宜了杀我的仇人?”

    “这····”赵威无言以对。

    彪子要比赵威老道得多,不由一指李素琴等人“你既然不怕死,难道不为她们着想一下吗?”

    郭浩东鼻孔一哼“她们关我屁事?既然楠楠执意要跟我离婚了,那她的死活对我还重要吗?”

    他又冷眼盯了一下李素琴和桂玲,然后冷然道“至于这两个女人嘛,跟我更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们爱把她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假如你们想当我的面强暴她们,那我也巴不得在临死前而一饱眼福呢。”

    郭浩东的话让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只不过他们彼此心思都不一样。

    李素琴等人很快明白郭浩东的用意,那就是不让她们成为这帮家伙胁迫他的筹码。

    原来,郭浩东压根没有完全昏迷过去,当他一看对方人数太多,自己寡不敌众,就干脆‘装死’了,想见机行事。刚才杨楠楠与这些家伙的对话都被他听得清清楚楚,眼看杨楠楠挺不住了,就只好挺身而出了。他利用自己跟老妈的关系没有被暴露,就对那些家伙使用一个‘反激法’,结果,真的让那些家伙无所适从了。

    其实,在这些家伙跟前,虽然摆着三个女色,但她们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并不着急把她们怎么样,让他们最迫切得到的就是并不掌握的密码。所以,他们发现无法利用李素琴等人逼迫郭浩东的时候,就只有放弃那种卑鄙的手段。

    赵威这时有些气急败坏了,早已经对郭浩东一肚子气的他终于发作了,立即狠狠出拳猛击郭浩东的面门。

    郭浩东因为双手被反绑,身体无法保持平衡,结果在对方重击之下,身体轰然倒地。

    赵威不等郭浩东再起身,就用那穿着硬皮鞋的脚照着郭浩东是血肉之躯狠狠地一阵猛踢,并根本不顾及对方身体最柔弱的部位。

    郭浩东的脸上很快挂了花,原来他的眉骨被踢裂了,顿时血流满面。

    不过,郭浩东并没有屈服对手,不但没有表现出哀求,反倒向赵威露出了鄙夷的微笑,似乎对对方的酷刑根本不屑一顾。

    俗话说,母子连心。李素琴目睹儿子惨遭毒打,忍不住泪流满面,但她必须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假如让这帮家伙看出破绽,那自己就成为了他们要挟儿子的筹码了。

    桂玲目睹自己曾经最崇拜的偶像在遭受毒打中不屈不挠,充满敬意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痛。她的嘴巴还塞着毛巾,无法发出惊叫,只好把泪脸扭到了一侧,实在不忍心面对这副惨绝人寰的场面。

    杨楠楠心里毕竟爱的是郭浩东,眼看心上人遭此厄运,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哀求赵威“别打了···求你别打了···你不是要密码吗···我给你···”

    彪子眼看郭浩东并不屈服赵威的毒打,知道这样耗下去,于事无补,一看杨楠楠对郭浩东的关心,不由心里一动,赶紧制止赵威“小赵你先住手。”

    赵威已经打累了,出脚已经不像之前有力了,却被郭浩东讥笑“你···都使劲了···怎么怂了···”

    他虽然有气,但疲惫还是让他的气焰逐渐消退。

    就在这时候,彪子的制止的话才给他一个台阶,于是停下来呼呼喘气。

    郭浩东一旦得到缓解,便又嘲讽地笑道“赵威,亏你还是一个爷们,怎么一点尿性都没有?我挨打的都没怎么样,你打人的倒受不了了。哈哈···”

    赵威咬牙切齿地命令那帮家伙“你们给我狠狠地打,要打到他求饶为止。

    可是,刚才彪子已经让他住手了,那些家伙一看自己的老大不想毒打这个男人质了,哪里肯听赵威来发号施令?

    赵威一看他们无动于衷,正感到尴尬的时候,彪子这时发话了“小赵你先消消气,咱们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拿到密码。”

    赵威一指倒在地面的郭浩东,不由苦笑道“这个小子是王八吃秤砣了,如果不狠狠折磨他,岂能问出密码呢?”

    彪子冷笑道“我们当然要折磨他,但不是光靠酷刑就能做到的。”

    赵威眼睛一亮“彪哥有什么高见吗?”

    彪子没有回答赵威,而是走过来,并亲自把郭浩东从地面搀扶起来,并向他一竖大拇指“这位先生真是个爷们。我实在是佩服!”

    郭浩东鼻孔一哼“我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你们这点像挠痒痒的手段吗?”

    彪子嘿嘿一笑“我知道您不是一个肯屈服的硬汉。但是,即便是硬汉,也有他最软弱的地方。”

    郭浩东心里一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彪子又是嘿嘿笑道“您没有听说过‘侠骨柔肠’这个词语吗?您的骨头硬,并不等于您的心肠也硬呀。”

    郭浩东顿时一惊,难道他们还要以老妈和楠楠等人要挟自己吗?

    。    目标编号188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231章酷刑逼问)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夫妻无间道,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夫妻无间道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