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黄泉无客栈 > 第306章 庄园聚餐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306章 庄园聚餐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305139/5718935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306章 庄园聚餐)的详细阅读内容

    当下冷静的点头道:“那就按你说的办了,不过你也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为了救阿荣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样就太不值得了!”

    “算你还有良心。”

    轻鸿侧过身扫视了朱总一眼,忽然感觉这个有钱人其实还是蛮善良的,至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侄子而不顾别人的死活,单就这一点而言,人品方面就已经高出唐万三那个家伙许多了。

    当下冷静的安慰道:“放心吧,我会保护自己的。”

    “一会儿你也要记得依计行事,千万不要乱了方寸……”

    “姐夫?”

    就在二人商量之际,忽然前方的园子里的转角处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听起来似乎年纪也不大,估计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轻鸿闻声连忙抬眼望去,目力所及之处,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身着黑色休闲西装的男子从大树后面的墙角走了出来。

    人长得倒也还算可以,虽然不说有多帅,但看着却也顺眼,身材相对也比较魁梧,大约有一米八的样子,体重估计在一百六左右,年纪可能也就四十岁不到吧,这种身材魁梧的人一般显年轻。

    “子佩,你怎么来了?”朱总正了正神色,第一时间镇定自若的询问。

    “哦,我出来透透气。”

    “刚才和咱爸喝了点酒,感觉有些胸闷了。”

    “对了!”

    说到这里被朱总称之为子佩的人忽然一顿,不解的问:“姐夫,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是过来接我姐回家的吗?”

    “哼哼。”

    朱总无奈的苦笑了两声,但却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当然此时朱总也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但他显然不是来接朱夫人的,毕竟朱夫人走之前曾放过狠话,阿荣不死她是不会再回朱家庄园的。

    但是他总不能直接告诉刘子佩真实的原因吧,所以一时间无从回答,只能装作无奈的苦笑两声,试图转移话题。

    “姐夫,其实我理解你的处境。”

    刘子佩估计是误会了朱总那个苦笑的潜在意思吧,当下却是伸手拍了拍朱总的肩膀,安慰道:“我姐那个人就是牛脾气,倔起来三头牛都拉不回。”

    “你说阿荣也没有得罪她啊,为什么非要跟阿荣过不去呢。”

    “再者说了,阿荣都快要死了,她还跟一个快死的人较劲,搞得大家都不愉快,真是有点不太懂事。”

    “不过你能过来接她,她心里应该还是蛮高兴的,只是姐夫你就要受点委屈了,我知道这件事情你没有错,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多担待吧!”

    此情此景,站在朱总身后的轻鸿却不免有些傻眼了。

    他一开始还以为刘家两那个混社会的儿子都是蛮不讲理之辈呢。

    结果不想这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刘子佩,却还是一个知性的人啊,而且谈吐还算是有温文有礼,与朱总之前所说的可是完全不同。

    “子佩,我和你姐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便是,你不用为我们操心的。”

    “倒是你啊,都已经快四十岁的人了都还没有结婚,是不是也要加紧一下了?”

    “嗨!”

    刘子佩有些不满的反驳道:“姐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女人。”

    “你让我和女人结婚,那不是要我的命吗?”

    “我还是比较喜欢年轻的帅……”

    “咦!”

    此时刘子佩终于注意到了身后的轻鸿,当下忍不住多扫视了两眼,但见这个小哥看着有些陌生,那怯生生的面孔再带着些稚嫩的气息,倒是颇有些撩人啊。

    “姐夫,这是你的新跟班啊?”刘子佩一脸好奇的询问着,一双眼睛则不断的在轻鸿身上来回扫视,仿佛已经把轻鸿给脱得精光了似的。

    此时轻鸿已经听到了二人的对话,自然也知道了这个长得人模人样的刘子佩居然是个同性恋怪物。

    当察觉到他的眼神之时,顿时有种后背发麻的感觉。

    连忙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冷声道:“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嘛?”

    “怕什么?”

    刘子佩饶有兴趣的笑道:“我看你长得白白嫩嫩的,人又十分清秀,想来应该是刚从乡下来的吧?”

    “怎么会跟我在姐夫的身后呢?”

    “莫非姐夫你也改变了口味?”

    “开始喜欢男人了?”

    “胡说什么呢!”

    朱总故作生气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呵斥道:“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居然敢拿我开玩笑。”

    “这话要是让你姐姐听到,恐怕她会徒手撕烂你的嘴巴!”

    “那是,那是。”

    刘子佩连忙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提醒道:“姐夫,老爷子他们就在里面的花园聚餐,你过去正好可以拼一桌呢。”

    “我先到外面去吸根烟,一会儿再来陪你。”

    言罢,刘子佩便迈开步子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在经过轻鸿的身边之时,他居然不知死活的伸手去拍他的臀部。

    轻鸿自小跟着朱扁鹊学习功夫,而且又懂祝由望气术,可以说是灵识方面,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

    当刘子佩伸出咸猪手的刹那,他就已经察觉到了。

    当下不假思索的伸出手去瞬间格挡住对方的手臂,接着又往前一拽,那刘子佩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居然被当场摔了一个狗吃屎!

    “不自量力!”

    轻鸿转过身去生气的瞪了摔倒在地的刘子佩一眼,一时间心中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走吧。”

    为了不多生事端,朱总连忙拽了拽轻鸿,带着他往朱家庄园深处走去。

    “这什么情况?”

    显然刘子佩一时间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虽然说朱总以前身边也有几个功夫不错的跟班,但是这么厉害的跟班,而且还这么年轻,倒是头一回见啊。

    要知道刘子佩本人也是一个练家子,平时有事没事就到武馆里去练功,跆拳道,空手道等等,可是都达到了黑带的程度啊。

    但尽管如此,他却被一个不知明的年轻人给一招打趴在地?

    这对于刘子佩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喂,你别走!”

    好一会儿功夫之后,刘子佩这才清醒过来,连忙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朝着轻鸿与朱总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轻鸿可不想理会这个好色之徒,一回想起他那咸猪手,感觉昨天晚上吃的韭菜都快呕吐出来了。

    当下伸手拉起朱总,二人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刘子佩所说的那个花园走去。

    由于朱家庄园占地面积很大,而且绿化又多,走路基本上都要绕来绕去,所以足足走了有三分钟左右,这才到达刘玉豪和家人聚餐的那个园子。

    这是一个看起来并不算太子的园子,园里种的树林相对比前院要少许多,只有三两颗桂花树罢了。

    整个园子大约有三十个方左右,虽然有些紧凑,但是布局却十分的精妙,看起来给人一种苏州园林的感觉。

    此时园子的中间摆着一张餐桌,有四个人围着桌子在吃着东西。

    轻鸿粗略一看,发现这四人恰好是二男二女,除此之外,在距离园子大概五米远的地方,一字行排开了二十多名身着黑衣的保镖,一个个看起来都十分的强壮。

    在园子中间聚餐的二男二女穿着倒是十分的华贵。

    其中那名看着年纪约莫六十上下的女子,更是身着一件淡蓝色的旗袍,身材虽然已经不再妙曼,但却也给人一种雍容之感。

    虽然说轻鸿从来没有见过此人,但从她的举止行为来看,想必应该就是这个庄园的女人——刘夫人了。

    在她旁边的位置,则坐着一看起来约莫四十左右的女子,此人长得倒也不美,身材也相对一般,虽然穿着高级定制的衣服,但却给人一种没有什么文化和深度的感觉。

    但她的脸庞却又给人一种十分凶悍的味道,此时轻鸿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这位中年女子肯定就是所谓的刘夫人了。

    这也就难怪夫妻感情不和睦了,一看她那张死人脸,仿佛谁谁谁欠了她百八十万似的。

    在她的左侧,则是一位看着年近七十,但却精神抖擞的老人。

    此人身着一件唐装,容貌倒也还算瘦,头上已经有些花白了,脸上虽然不算多,但到了这个年纪,倒也无所谓帅不帅了,只是他那不怒自威的面孔,看起来倒干大事的人。

    想必此人定是刘老爷子无疑了,气质倒是不错,可惜看着有些凶神恶煞,与他那女儿的形象倒是有些类似,轻鸿心里不断的猜测着。

    “姐,你看谁来了?”这时站在刘老爷子旁边吃着牛排的中年男子已经斜斜的扫视了轻鸿与朱总的方向一眼,然后阴阳怪气的朝着朱夫人叫嚷起来。

    此人看着也是四十岁上下,人长得同样不帅,而且还十分的瘦小,脸上满是痘痘和麻子,虽然穿着华贵的衣服,但却给人一种吃不下饭的恶心感,与先前那个刘子佩倒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不止。

    尤其方才他说话时的那种语气,更是有些阴阳怪气,听了就有种想要揍他的感觉。

    “真是恶心。”轻鸿在心里轻轻的嘀咕。

    “哼。”

    朱夫人不满的从鼻孔里冷哼一声,然后抬眼盯着朱总打量起来。

    朱总这个时候自然也是不甘示弱,毕竟他这一次来的这里的目的就为了农奴翻身把歌唱。

    “怎么?”

    “你那侄子是不是已经死了?”

    “其实他也该时候走了,拖着也是活受罪,还影响咱们的夫妻关系。”

    “如今他一走,我倒是可以考虑跟你回庄园去,不过……”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冷笑道:“姓朱的,你必须给你赔礼道歉,并且当着爸的面下跪,否则我也不可能原谅你的……”

    “差不多就行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那位年约七十的老爷子已经第一时间呵斥道:“人家小朱来都来了,难道你还要抓着那点往事不放吗?”

    “再者他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既然阿荣已经走了,那你就跟他回家去好好过日子吧,不要总是凶巴巴的!”

    “爸!”

    朱夫人一听自己亲爸居然胳膊往外拐,顿时忍不住生气的叫嚷道:“你知道这姓朱的那天是怎么对我的吗?”

    “我离开朱家的时候他留都没有留我,还说一定会把阿荣治好!”

    “他这不就是间接想把我赶出朱家大门吗?”

    “这种人我怎么能轻易原谅他?”

    “行行行,少说两句可以吗?”

    刘老爷子也有一些不耐烦的呵斥道:“既然是这样,那叫小朱给你道个歉就行了,至于下跪就免了,男儿膝下有黄金……”

    “是吗?”

    朱夫人却是不依不挠的反驳:“别人的膝下也许有黄金,但他姓朱的膝下肯定没有,别说是黄金了,就是铁都没有。”

    “早年为了追求我,可是向我下跪了好几次的。”

    “若非他早年死缠烂打,我也不至于嫁给他这种穷小子。”

    “以前没有聚我过门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一辈子都对我好。”

    “结果现在呢?”

    “居然想把我赶出朱家的大门,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我不能轻易的原谅!”

    待她一番话说完,场上所有的人都不免安静了下来,大概是没有料到朱夫人居然会如此不给朱总颜面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他的短,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不过此时朱总的表情却是十分的镇定,或者说冷漠吧。

    他虽然在来之前就已经料到朱夫人会刁难他,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恶毒,当着他的面诅咒阿荣,这种情况已经令朱总出离愤怒了。

    所以当朱夫人说完之后,他非但没有退缩,更没有崩溃,反而冷冷的回应:“我今天不是来接你的,更不可能无缘无故向你下跪。”

    “这些年我对你好不好,但凡你有一点良心都能感觉得到。”

    “二十年了,风里雨里,我何曾让你受过一点委屈?”

    “关于你对阿荣的呵责,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也没有责难过你。”

    “无论你在朱家多么专横,我始终都没有说过你一句重话。”

    “如今你居然说我忘恩负义?”

    “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朱总这一番反击的话同样也是说得掷地有声,尤其一连三个反问,更是问得朱夫人哑口无言。

    “呼……”

    站在朱总身后的轻鸿不免深呼吸一口气,大概是没有料到一上来就有如此强大的销烟战火吧,他可是还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呢。

    当然对于朱总此刻的表现,他肯定也是要伸出大拇指赞叹的。

    一开始还以为朱总见了他夫人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呢,此时想来应该也是多虑了。

    场上沉默了大约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朱夫人这才从方才的愣神中反应过来。

    当下皱了皱眉头,生气的反问:“姓朱的,原来你今天并不是过来接我的?”

    “既然如此,那么阿荣也就还没有死透咯?”

    “你不在家里好好受着那个将死的侄子,却是跑到我刘家来做什么?”

    “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没错!”

    朱总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场便点头道:“我今天就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昨天晚上你打了电话给王总管之后,他一直没有回来,同行的小王也没有回来。”

    “是你自己把人交出来,还是要我亲自去搜?”

    “什么?”

    “我昨天晚上打电话给王总管?”

    这一下就轮到朱夫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她自从离开了朱家庄园之后,一直都在等着朱总过来给她赔礼道歉呢,心中生气的情况下,根本不想和朱家的任何人联系,又怎么可能打电话给王总管呢?

    心想着自己根本没有打过电话,而这姓朱的似乎又咬定了她,难道是刻意找茬吗?

    想到这里朱夫人索性生气的反驳道:“你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找我的麻烦?”

    “姓朱的,你还有良心吗?”

    “这么多天不来接我也就算了,一来就向我发难,你当我刘家是好欺负的吗?”

    “就是!”

    这时那个麻脸中年男,也就是刘玉豪的大儿子,也跟着吆喝道:“姐夫,你真以为我刘家无人吗?”

    “带着一个人就敢上门来找茬,是不是活腻了?”

    “信不信我让手下的人把你们给剁了喂狗!”

    “你试试啊?”

    朱总这回一点都没有怂,直接回怼道:“刘子玉,你以为我当真怕你吗?”

    “早年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也就罢了,我看在你是小舅子的份上,不与你计较。”

    “可是你今日居然直呼我的名号,连一声姐夫都没有叫,可见你眼里也是没有我这个姐夫的吧?”

    “既然你不认我,那我又何必认你?”

    “你不是一直都看我不惯吗,来啊,来跺我啊,我姓朱的但凡眨一下眼睛,我就是你孙子!”

    朱总大概也是杀红了眼吧,这时心中可以说是一点畏惧都没有了。

    在面对刘子玉这种社会大哥时,居然一点都没有胆怯,而且一上来在气势方面就压迫住了对方,以至于就连刘子玉这种社会人也被他给吓了一跳,当下更是连接话都不敢接了。

    他虽然嘴里说要跺了朱总,但其实他不敢这么做。

    第一,杀人是要犯法,这个道理他懂。

    第二,朱总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作业五邑地区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身边自然也有几个功夫不错的保镖,怎么可能轻易就被人给剁了?

    再者以朱总在五邑地区的威望,刘子玉轻易也不敢得罪他,只是他也确实不喜欢这个姐夫罢了,所以一直明里暗里和他过不去,这一次朱夫人返回娘家,也是他暗中搞的鬼。

    不过刘老爷子倒是要冷静许多,毕竟在官场混过的人,虽然他做过最大的官也不过是村长罢了,但再小的官也是官啊,村长同样也是见过世面的。

    尤其是从他那个年代走过的人,更是什么样的风浪没有经历过,对于眼前这点小事,倒也不放在眼里。

    当下心平气和的扫视了朱总一眼,询问道:“小朱,今天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来就闹得这么僵硬?”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毕竟还是要多吃几年米饭,他很快就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想来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所以都会心平气和的询问。

    “岳父。”

    朱总轻轻唤了一声,随即沉声道:“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问你的女儿也许更好。”

    “她把我亲侄子害成了如今这般模样不说,如今又把我的司机小王给弄失踪了。”

    “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不应该过来讨个公道吗?”

    “这么严重?”

    刘老爷子有些不哥置信的将目光投到自己的女儿身上,质问道:“小朱说的可是实情?”

    “阿荣之所以病重,和你有没有关系?”

    “另外,司机小王又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不愧是刘老爷子,说起话来可谓是掷地有声,而且那冷峻的样子一看就让人胆寒不已。

    不过显然朱夫人也被这两个问题给蒙了,当下迷惑的摇头解释道:“爸,你别听这姓朱的胡说信道。”

    “他大概是因为阿荣重病不治的事情有些失心疯了吧,居然跑到咱们家来大喊大叫,还往我身上泼脏水,真是岂有此理。”

    “我刘玉英虽然心肠没有多好,但也不至于坏到那个程度。”

    “是,我确实不喜欢阿荣,但我也不至于害他的性命啊。”

    “至于所谓的司机小王,说不定就是姓朱的在借题发挥,我和小王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害他?”

    “再者说了,我这几天一直在庄园里,寸步都没有离开,怎么有机会去害小王?”

    “这……”

    刘老爷子不解的摇了摇头,嘀咕道:“小朱,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们家玉英虽然脾气是差了一些,平时也有一点刻薄,这些年确实让你受了一些委屈,但是我从小看着她长大,深知她的品行并不坏啊。”    目标编号188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306章 庄园聚餐)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黄泉无客栈,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黄泉无客栈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