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战国野心家 > 第八十三章 欲做走狗而不得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三章 欲做走狗而不得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com/read/299198/59588671.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299198/59588671.html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299198/5958867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八十三章 欲做走狗而不得)的详细阅读内容

    人总容易认不清自己,或者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或是妄自菲薄,或是狂妄尊大。

    能够认清自己总是做出最有利的选择的前提,亲信门客的话虽然难听,可戴琮也不得不承认。

    自己如今,连做走狗的资格都没有。

    变革方略如今就在眼前明摆着,戴琮明白自己这个询政院大尹可能想要安插几个自己人都需要和各方斡旋扯淡,方有可能。

    自己的门客跟随自己,不是为了和自己同生死共患难的,而是把这作为一个向上爬的阶梯。

    要不是泗上那边不听豪言壮语,而是以考试作为选拔的方式,只怕这些门客早就跑到泗上去了,哪里还会留在这里?

    戴琮明白,如今泗上和除了儒家之外的百家联合,就算墨家不出人,单单是百家学派中的人才,也足以撑起整个宋国的官吏政务,自此之后的每一次换人、腾位、推选,都要围绕着一场又一场暗战交锋。

    自己的实力,实在太弱了,墨家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和宋公一样都只是一尊无人祭祀的神像,只是觉得打碎这神像或许会扎到自己的手暂时不想打碎而已。

    之前的愤怒,源于墨家给出的这份方略中把他梦想的权力侵占。

    如今的清醒,源于他明白自己的实力不足以撑起那么高的权力。

    无论是人才、理念、财富还是军力,都不如。

    他这个询政院大尹,算是捡来的,也是一个随时都可能被踢下去的。

    之前嘲讽他的那个亲信门客问道“公子若真的明白了,就不应该愤怒,而应该谋划将来。”

    “愤怒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您有金银无数大军十万,那么您的愤怒可以令墨家伏尸十万。可您没有,所以您的愤怒,除了无能谩骂之外,并无用途。”

    “公子想要发泄愤怒吗?想要为这愤怒不惜赴死吗?”

    戴琮沉默,摇头道“不愿。还请教。”

    那门客拿过那份变法建国方略道“公子看到的,是墨家削您权力,使您所得的与您想要的不符。”

    “而我看到的,是……只要墨家不插手,您是唯一一个能被各家学派都接受的询政院大尹。”

    戴琮翻来覆去地又将那份方略看了一遍,不解其意,问道“我该如何做?”

    门客道“什么也不做。什么都假装要做。”

    戴琮不解,不明白什么叫什么也不做又什么都假装去做,更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个看似连个走狗都算不上的人可以成为各方都接受的询政院大尹。

    那门客笑道“公子以为,四年前泗上的那场大辩论,是在干什么?”

    戴琮道“墨家结好各家,以求众人之力?”

    门客摇头道“公子错了,四年前泗上那场大辩论,是在告诉天下有些事情可以天下都认可没有争论,有些事情靠争论永远解决不了。”

    “四年前那场大辩论之后,墨家还是墨家、农家还是农家、道家还是道家、儒家还是儒家。”

    “所区别就是,可能道、墨、杨、农都认可大地是圆的、大地绕着太阳转、我们呼吸的气可以称重、太阳的光是七色的……”

    “然而如果一切都互相认可真正同义,又怎么会有儒道墨杨之分?终究还是有不可能同义的地方,谁也说服不了谁。”

    “四年前,如果百家归墨,那么也就不会有今日的事。四年前不能够同义合利,今日难道就可以吗?”

    戴琮似乎明白过来,连声道“你是说……你是说……夹缝间求存?”

    门客笑道“公子,皇父钺翎为大尹之时,为什么所制之政都难以通过?不只是民众不从,便是贵族大夫也不从?”

    他自问自答道“因为皇父钺翎想要做事。而他想要做的事,便要损害各家之利。”

    “如果当初只有君子院而无庶民院,如果一切都按照推选的规矩而不动刀兵,其实这一次询政院大尹推选,皇父钺翎也必然失败。贵族大夫更希望为大尹的那个人,是个不想做事、不能做事、不愿做事、不敢做事的人。”

    戴琮大笑道“不想做事、不能做事、不愿做事、不敢做事的询政院大尹,那算什么?”

    门客正色道“那算询政院大尹。”

    “公子你要清楚,你是想要做真正大尹应该做的事?还是想要做询政院大尹?”

    戴琮想都不想便道“自然是想要做真正的询政院大尹该做的事。”

    门客哂笑道“那公子什么也做不成,甚至连询政院大尹都做不成。”

    “公子有比墨家多的兵吗?公子有比墨家多的钱吗?公子有比墨家更能说动天下人的义吗?公子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要把事做成呢?”

    “如公子下令,各乡征税以归中枢,公子以为百家执政之乡,会把税交上去吗?”

    戴琮道“泗上也有县乡,却也不见他们便不缴税于中枢。”

    门客苦笑道“泗上是有县乡,且不提墨家之组织和同义,鞔之适手中有百战雄师五万、有冠绝天下的作坊工商财富,所以工资不见他们不缴税于中枢。”

    “然而鞔之适有的这些,公子都没有,公子又凭什么想把这宋国的询政院大尹,当成是泗上的墨家巨子呢?”

    “泗上上下同义,宋国可以让上下相同的义,是什么呢?如今百家分乡执政,百家尚且不能同义,整个宋国又如何同义?”

    若是跳脱于时代之外,其实有一个可以让宋国上下相同的义,那就是最简单的两个字。

    宋国。

    宋国人的宋国。

    可以只是提及宋国这两个字就足以让宋人感动地哭出来的宋国。

    然而此时不能有,也不准有,甚至没有基础有,戴琮就算绞尽脑汁,也不可能想出一个能让宋国上下相同的义。

    宋国还是宋国吗?

    宋国当然还是宋国,而且是最为复古的宋国,复古到了分封建制那时各自为政的名义上的宋国。

    中枢没有能力说动地方乡里,更没有能力管辖,就如同当年贵族们各自为政时不时起兵作乱废掉宋公一样。

    甚至于可以更类似于复古到很久很久前,拥有西六师和殷八师一共十四个师的周天子时代,这些武力的优势保证了地方只能扯皮但要守规矩,无非拥有西六师和殷八师的不是周天子而是旁边的泗上墨家。

    门客想要告诉戴琮,以前皇父钺翎能当上询政院大尹,那是因为皇父一族最强。

    那时候墨家尚且初建,实在孱弱,于是支持皇父一族为询政院大尹,为的就是整个宋国的其余贵族抱团反对皇父一族,为墨家闪转腾挪提供空间。

    而现在,你戴琮能当上询政院大尹,那是因为你相对于百家诸子学派以及背后撑腰的墨家,你最弱。

    墨家已经强势了,不再需要在鱼塘内放一条鲶鱼搅动不安,需要的只是一潭平稳但却暗流涌动的池塘。

    戴琮似乎明白了,又似乎还是不足够理解,叹声道“如你所言,我这询政院令尹,竟然还不如一走狗?”

    那门客并不忌讳,直接点头道“是的,刚刚不是说了吗?公子自己也认为并无做走狗良弓的资格,所以公子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做好走狗。”

    这时候走狗还算不得一个骂人的词,戴琮反问道“我欲做走狗,当如何?”

    门客道“一条好的走狗,需要懂得主人想要什么、懂得主人的心思,唯有这样,才能够在一大群犬彘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条被看重、不会在夏日祭祀中杀掉的狗。”

    戴琮哈哈大笑道“我辛苦如许,不惜性命家族,就是为了当走狗?”

    门客郑重道“不,公子现在还没有资格做走狗。有人欲做走狗而不得,公子距离做好走狗,尚有很远的路要走。”

    “既要做走狗,便要明白主人想要什么,唯有如此,才能当好走狗。”

    “若主人欲东走狗向西,那么便距离在夏日祭中做臊肉不远了。”

    戴琮道“我不想当走狗。”

    门客道“我们是走狗身上的跳蚤和虱子,不是狗身上的毛发。狗死了,毛发也要被热水烫掉一起死;狗死了,跳蚤虱子却可以再找一条狗。跳蚤虱子要找的,是一条走狗,一条可以不死于夏祭做臊肉的走狗。”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皮之不存跳蚤换别处依附便是。”

    “公子的家人是毛,公子的门客是蚤,公子需分得清。”

    “若公子不愿做走狗,只怕并无几人会继续留下。公子有恩有义,但尊重恩义的客少;公子有钱有财,想要获得财富利益的客多。”

    “若无利人皆散,公子到时候想做走狗而不得。”

    “所以还请公子做好走狗。”

    戴琮半仰着头,苦笑半晌,只觉除了笑再也找不出别样的表情可以表达自己此时的情绪。

    自己愤怒于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结果这愤怒毫无意义,因为自己竟没资格做走狗。

    自己梦想于万民沸腾拥戴他为终身执政做民选的公侯,结果这梦才刚开始,就被黝黑的夜打破为现实。

    自己所谋所划,到头来竟然只是为了做走狗,而且如今自己这走狗做的还不合格,尚需努力?

    苦笑之余,戴琮用一种有气无力仿佛已经虚脱的语气问道“欲做走狗,如何知道主人欲往东西?”

    门客再一次拿起了那份方略道“俱在此中。泗上言,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上面的话都是表象,想做好走狗便要看透本质。”

    “看透本质,最好的走狗就是什么都不做。”

    戴琮反问道“无为而治?”

    门客大笑道“无为者,未必治。泗上有为,却要假装无为,所以需要一个无为却不能治的人在前。公子无为,墨家暗有为;公子不治,墨家暗治;是故公子无为不治,宋必大治;宋大治,源于泗上有为而治,但功劳却要归于公子无为。泗上不求虚名,只求利;公子欲求利,只能先求名。”

    “百家执政,各执一词,中枢之选,并不肯让,既互不肯让,则公子就是最佳的人选。不是百家最中意的,但却是百家最不反对的。”

    “待数年,宋大治,公子无为之名必传于宋四境,则公子方能有名。既然民为神主,那么名气便是最重要的,胜于刀兵死士。况且有墨家在,宋地再无内斗刀兵,公子欲成事,先成无为大智之名。”

    戴琮奇道”百家执政,岂肯将功归于我?“

    门客道”千人千义、百人百义。义即为利,百千人之利各不相同,做的越多,功劳越多,错的也便最多,怨恨的也便最多。百家之义相互冲突,必要互相攻讦。“

    “公子无需做功劳最多的那个,只需要做骂名最少的那个。”    目标编号188 - Ab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八十三章 欲做走狗而不得)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战国野心家,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ab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战国野心家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