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笑傲武侠世界 > 第八十八章 苍飞不行吗?(第四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苍飞不行吗?(第四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56350/2637519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八十八章 苍飞不行吗?(第四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第八十八章苍飞不行吗?

    (继续五千大章,已经更了两万字了,今天到此为止,还差七章,之后两天奉上!很久没有写黄段子了,嘿嘿!还蛮有趣的!)

    扬州总管府,在宣布完征讨林士宏后,苍飞就秘密召见了一个人。

    游秋凤眉目含春的盯着苍飞,耸了耸高耸的胸脯,笑道:“公子,你召见奴家所为何事呢?”

    看着眼前对自己发骚的美人鱼,苍飞额头有青筋暴起,这个家伙真是毫无禁忌,在秦军中对自己毫无畏惧的人不多,这游秋凤就是其中一个。

    “还能是什么事情?当然是阴癸派的事情了。林士宏是他们的一枚棋子,如今我要拔去,告诉他们乖乖的将九江送出,并附上边不负的人头,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苍飞说得十分随意,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儿一样。

    阴癸派,魔门中如今势力最大的一派,派中高手众多,江湖上几乎无人敢惹,谁能想到在苍飞的语气中,就像微不足道一样。

    “公子说得真轻巧,不过也只有公子你可以这样了,我会将公子的你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达过去的。”游秋凤看着苍飞,越看越欢喜。

    女人啊,大多都是喜欢强大的男人的,越强大,*越出色,就越吸引女性,这几乎是铁律,少有例外的。

    可惜苍飞却从来不理会她,她经常性会觉得苍飞不是男人,因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对她不动心呢!

    白送也不要,这个世界的男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的纯洁了,而且听闻东溟公主单婉晶。对他情根深种,但却依旧被他拒绝了,这就更加不正常了,难道苍飞武功盖世,但是那方面却不行吗?

    感受着游秋凤怪异的目光,苍飞不知为何不舒服。问道:“怎么了?”

    游秋凤道:“我不敢说!”

    苍飞眉头一挑道:“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呢?”

    游秋凤思量了一下,她还真不是不畏惧苍飞,只是她比普通人更了解一些苍飞,而她本人也比其他人更为大胆。

    很快,她就有了决断,脚步轻柔的将身子移到苍飞身边,一对****靠着苍飞的手臂,她那饱满的****受到手臂的挤压,有些变形。看起来充满淫邪。

    苍飞眉头再挑,不悦之色显露无遗。

    游秋凤十分精通察言观色,马上就明白苍飞的心思,没有再得寸进尺,道:“公子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拒绝了众臣下纳妃子的建议,有人说你那方面有问题?”

    囧!

    这就是如今苍飞的表情,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会这样评价。不,是诋毁他!

    有那么多妻子。他尝尝怨恨自己是个花心萝卜,觉得自己辜负了她们,谁能想到在这个世界正经一点,不再拈花惹草,就会遭受这样的屈辱!

    难道要自己重振男人雄风,四处猎艳。这才能证明自己那方面行吗?真是岂有此理!

    他心中狂怒,手臂感受着对方的软肉,以及对方身上的香气,真有将对方就地正法的冲动。

    但这也只是想一想而已,他绝不会这样做的。游秋凤是什么女人?虽不至于人尽可夫,可也绝不是什么纯情女人,这样的女人苍飞还不屑去碰的。

    “是吗?真有意思。”苍飞笑道:“你也这样认为吗?”

    游秋凤嗔道:“奴家怎么敢?只是觉得奴家这么有吸引力,竟然也无法吸引公子你,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苍飞看着她,道:“你觉得自己很有吸引力?也就是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才会受到你的诱惑吧?在我眼中,你可没有什么吸引力,想说的话语都说完了吧?你可以回去了。”

    在苍飞的逐客令下,游秋凤就算千般不愿,但也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但最后还是用胸脯在苍飞身上搓了搓,身子微微颤动。

    苍飞脸色都绿了,因为他闻到了一股骚味,他什么都没有干,对方就这么依着自己一阵子,竟然就……

    他首次讨厌自己拥有这么灵敏的感觉。

    不用想,对方肯定在脑海中意淫了和他发生什么羞于见人的事情了。

    游秋凤脸上依旧有高潮的红晕,竟然难得一见的羞答答的移动脚步,转眼间就出到门口,临出门之前,还给苍飞抛了一个媚眼。

    该死的骚女人!

    苍飞心中恨恨道,他见识的女人也够多了,还真是没有见过这么荡的,拿他来意淫!

    但是对方心中怎么想,他却是无法控制的,就算昔日有系统也办不到那个程度,只能做部分的影响。

    而为了这事儿,他总不能将游秋凤杀了吧?真是吐血!

    “怎么?觉得很舒服吗?怎么不将她留下来?”一把酸溜溜的声音闯入苍飞的耳中。

    苍飞顿时苦笑,他知道是何人,看着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单婉晶,他真是无语了,因为关系到边不负,所以他特意让单婉晶在后面听着,谁知道游秋凤会来这么一出怪招。

    “这些玩笑话就不要这么认真的说了。”苍飞打着哈哈道。

    “多谢了。”单婉晶道。

    苍飞知道她的意思,是为了边不负的事情。

    “不用多谢那么快,等到事成之后,再多谢我吧。”苍飞道。

    单婉晶没有再开口,气氛再度变得微妙。

    苍飞心中叹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睡了过去,称王典礼消耗了他相当多的精力,也是时候好好休息一番。

    单婉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他,这就是两人共处时,美好的时光。

    ……

    一处阴暗的房间之内,阴癸派的人再度集合在一起。

    “苍飞的要求,诸位听清楚了吗?”祝玉研的声音是那样的平淡。

    边不负道:“苍飞痴人说梦。林士宏是我们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如今也成了南方大势力之一,怎么可以轻易就让出去呢?”

    他声音有些发抖,苍飞竟然开口就要他的人头,真是有够可恨的。

    “还有其他人反对吗?”祝玉研问道。

    众人沉默。

    边不负心中咯噔的跳动,看向辟守玄道:“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林士宏可是你的徒弟。你难道就不为他说句话吗?”

    云雨双修辟守玄,他倒是想为林士宏说话,林士宏可是他的一枚重要棋子,林士宏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要归功于他,场中所有人最希望林士宏得到天下的就是他了,只是这又如何?在苍飞的绝对力量面前,林士宏一点儿希望也没有,就算他们阴癸派高手尽出。也奈何不了苍飞,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盯着边不负,道:“边不负,你作为我派长老,为了我派牺牲一下也无妨吧?”

    “你说什么?!”边不负声音都变得尖锐,牺牲一下?颈上人头送上,这牺牲也太大了吧,谁受得了啊!

    “还要我解释吗?当年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正是当年的因。才有近日的果。”辟守玄冷声道。

    边不负神色冰冷,当年他做了什么事情,不就是上了祝玉研的传人兼女儿单美仙,让她愤而出走,并有了单婉晶这个孽种。

    这事儿派中谁不知道,祝玉研当年也没有追究。这些年来更是提也没有提,和你饮酒聊天的时候,自己还曾吹嘘过,毕竟阴癸派的传人,可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不是吗?你当时还带着羡慕的语气称赞我神勇。现在才翻起旧账?

    是啊!现在才翻,边不负也是明白的,他扫视众人,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不知何时自己已经陷入包围之中。

    当年为了继续将他留在阴癸派,保存阴癸派的实力,祝玉研可以牺牲自己的女儿,不顾单美仙如何刚烈,依旧保留他的长老之位,不做任何的惩罚,而现在为了阴癸派,牺牲他也是正常的事情。

    “哈哈哈哈!果然是魔门中人,够狠啊!我今次认栽了!”边不负说是这样说,但是身子还是动作起来,向着一个方向冲去。

    直面他的是一个银发女子,她乃是阴癸派中四魅之一的旦梅,在阴癸派中算是较为弱小的存在了。

    眼看着他就要冲到旦梅身前,后背却传来风声。

    他心中一紧,知道来人是谁,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出击的,除了祝玉研外,绝没有其他了。

    是停顿抵挡呢?还是继续硬闯,如今摆在边不负面前的选择只有这两个。

    停下来就死定了,边不负对此十分明白,面对这样的围攻,一旦被纠缠上,只有死路一条。

    边不负心中发狠,根本就不管祝玉研,双掌探出,直击旦梅,希望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旦梅没有动作,反而对他露出微笑。

    边不负心中一惊,他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要糟了,果不其然,他体内的内力突然停住。

    被下毒了吗?!

    边不负心中狂叫,原来这些人早就知晓苍飞的要求,准备好了这么一场戏,将自己骗来,而趁机下毒。

    好毒辣啊!

    这是边不负最后的想法,他觉得脖子一凉,就再没有知觉了。

    祝玉研提着边不负的人头,扔给了旦梅,道:“好了!边不负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剩下的林士宏,辟长老你自己去处理吧。”

    辟守玄点头,他早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魔门的规矩其实十分简单,就是弱肉强食,其实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只是在魔门会显得更加出赤、裸裸,没有任何的道德可言。

    祝玉研可以无视自己的亲生女儿受到的屈辱,这在一般的江湖人眼中都是十分不仁道的事情,更不要说那些自诩正道的家伙了,简直就是灭绝人性,可是在魔门之中,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罢了。

    而辟守玄作为林士宏的师父,有他来处置林士宏。当然是最合适的了。

    他们又商议了一阵,众人这才散去,最后剩下的是祝玉研和绾绾师徒。

    “事情总算过去了。”祝玉研道,她语气中竟然疲惫之意。‘

    绾绾看着她,道:“师父,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祝玉研道:“谈什么辛苦。能不惹上苍飞,就是万事大吉了,想不到那苍飞真是如此恐怖,幸亏我们和他的过节并不大,否则就真是危险了。”

    绾绾也是犹有余悸,在他们坚持派法难和常真到任少名身边的时候,谁又能想到苍飞竟然是在这么恐怖的人,连毕玄都不能抵挡他一招,这样的强者全天下都不能找出第二个来。就算是祝玉研再自负,自问和毕玄相斗有五成胜算就已经不错了。

    这苍飞,惹不起啊!

    天下各大势力不敢招惹苍飞,连武林中人也是如此,这就是绝对强者所产生的威压,如果阴癸派真和苍飞敌对,苍飞杀过来,阴癸派就算是销声匿迹。也未必能保证安全,毕竟苍飞手下的秦军势力庞大。真要找寻阴癸派的踪迹,恐怕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苍飞已经跃升为当今天下,最惹不起的人了,也就是当世第一铁板。

    谁惹上去,谁麻烦上身。谁踢上去,谁吃痛。

    ……

    九江,统帅府中。

    “什么?找不到?这么大一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你们怎么不去死!废物!废物!滚!”林士宏咆哮出声。

    堂下跪着的人连连点头。最后飞也似的逃离开去。

    林士宏在暴怒当中,如果他还不走,谁知道会不会被林士宏撕了。

    果然,林士宏在怒火中,真想杀个人解解压,但见到交令的人已经离开,这才将这心思收起。

    他很愤怒,崔纪秀竟然不见了,这个军师之前还对他表忠心,结果一个转头,回到家中就不见了踪影,拷问了他家的管家,也是没有半点的收获。

    崔纪秀出了意外?林士宏是压根不信的,这崔纪秀狡诈如狐,又是在九江城中,谁能对付得了他?

    林士宏首先就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家伙是害怕跑路了,想想就可笑,之前自己还被他感动了,自己真是没药可救了。

    不过,林士宏倒没有多怨恨崔纪秀,就像崔纪秀了解他一样,他也十分清楚崔纪秀的为人,这个家伙之所以离开,只是怕死而已,并不是对他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只是两人之间的情谊,没有性命重要罢了。

    林士宏自己在之前也曾想着要拿崔纪秀来开刀不是吗?对方为了保命而欺骗他,那也是正常的事情,并不能说是错了。

    当然,如果林士宏将崔纪秀捉到,那肯定不会放过崔纪秀的,这就是魔门中人的行事,我可以体谅你的苦衷,但不能放过你,因为你得罪了我。

    深吸一口气,将自己被最亲近的亲信好友背叛的郁闷收起,正想要发布一些命令应对这个变故。

    他神色突然一变,看着门口。

    “是师尊吗?”林士宏有些警惕道。

    “是我。”声音传入来,一道身影也走了进来。

    辟守玄,林士宏的师父来了。

    “师尊,你很久没有来了。”林士宏声音很平淡,但辟守玄却是听出其中的埋怨意味。

    辟守玄对此不在意,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又不是三岁小孩,还需要师父我整日来提点你吗?你应该要学会独当一面嘛!不过,你看,你麻烦上门,你师父我还不是过来为你善后。”

    咯噔!

    林士宏心跳加速道:“师尊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并不相信自己师父是来帮自己的,恐怕连祝玉研都没有这个胆量吧,对方可是苍飞啊!

    辟守玄道:“如今苍飞就要杀到了,你根本无法抵挡,快点投降吧,尊主已经和苍飞谈好条件了。”

    林士宏怒从心起,道:“师父,这么久没来,一来就说这样的话,你觉得这妥当吗?”

    辟守玄道;“我苦心栽培你,你才有今日,现在要你为门派牺牲一下,难道你都不愿意吗?为师难道是白疼你了!”

    林士宏狂笑道:“真是可笑!我为了今时今日的权力和地位,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我自己十分清楚,这是我用血汗换来的,不是你们施舍来的。当日那么多师兄弟,只有我一个活下来,你以为这容易吗?好了,师尊,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好走不送。”

    辟守玄道;“哎呀!我的乖徒弟,你为何这么刚烈呢?宁死都不愿意投降?你不觉得这十分可笑吗?你真是我们阴癸派的人吗?”

    林士宏道:“滚!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毕守玄冷声道;“不识好歹,看来我这些年教导你教导得少了,你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是吗?”

    他说完,大踏步向前。

    林士宏神色紧张,不明白辟守玄哪来的自信,但他还是机灵的喊道:“来人!护驾!”

    可是他的喊声并没有唤来人,这让他大吃了一惊。

    “叫吧!叫破喉咙,都没有会来救你的了。”辟守玄冷声道;“你觉得你自己真有什么亲信吗?你身边的人全部都是我安排的。唔,那崔纪秀不是,但他不是也离你而去了吗?你也真是可怜呢?身边连一个真正的亲信都没有。”

    林士宏闻言,手脚冰冷,陷入绝望之中。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八十八章 苍飞不行吗?(第四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笑傲武侠世界,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笑傲武侠世界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