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八章 本来面目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本来面目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72008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八章 本来面目)的详细阅读内容

    一位活了不知多少个纪元的古佛,一位造化圆满的大神通者,要收自己为徒?

    换做以往,谭平早就激动得不分东南西北,当场涕泪横流,狂喜跪下,叩头拜师,哪怕他再崖岸自高,再自负出身时的异象,亦最多肖想过进入有仙尊大能镇压的宗门洞府,被位列仙班者收为徒弟,根本没有也不敢去憧憬能得造化大神通者青睐,更别提世间自在王佛这种彼岸之下有数的圆满者!

    可此时此刻,他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便是:

    “我有彼岸大人物之缘,得当代元始天尊借予黄粱枕,日后说不得就能拜入玉虚宫门下,成为‘明霞仙子’方华吟这般显赫的人物,为什么要去做一个造化大神通者的徒弟?”

    有对比才有差距,造化圆满者号称彼岸之下最强,长生万古,纪元有望,是能毁灭一方宇宙的恐怖存在,但也只是“彼岸之下”,与真正的大人物们有着不止天渊之别的差距,得到元始天尊苏孟青睐的情况下,谁还会在意“小小的”世间自在王佛?

    这不是鄙视,这是事实!

    谭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对着世间自在王佛摇了摇头,做出抱歉的神情,仿佛在说“晚辈心向道门,有负古佛好意”。

    世间自在王佛转过头,继续看着高览重立大周的仪式,悠然潇洒之意不变,似乎对刚才的心血来潮被拒绝全不在意,不过祂眼底略微流露疑惑,对谭平竟能拒绝一位造化圆满者的好意而感到不解。

    他另有依仗?

    早被其他道友秘密收入了门下?

    见世间自在王佛并不着恼,谭平悄然松了口气,自身目前仅算是与彼岸者有缘,还未被列入门墙,真要惹怒了一位古佛,一位大神通者,也不是好事。

    而随着元始天尊苏孟的亲自降临,随着持笏神使被打神鞭压制,之前谭平等凡俗强者都能感受到的暗流汹涌戛然而止,像是从来未曾酝酿,一派风平浪静的样子,整个仪式顺利结束,大周再立于东海,统御了目前亿万岛屿之半,得到诸多仙人神灵的投效。

    芦篷内,那轮明净无暇的圆光升起,落入了九龙沉香辇内,香雾弥漫,氤氲涌动,阵阵仙乐回荡。

    “恭送天尊!”岛上所有仙神庄重俯拜,就连世间自在王佛与持笏神使亦起身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眼见九条真龙飞起,拉着沉香之辇进入了无穷高处,持笏神使这才松了口气,有种虚脱的感觉。

    面对一位吐口气便能让自己形神俱灭的彼岸者,面对一位与罗教仇深似海的大人物,那种压力简直不足为外人道也,当真坐立不安,芒刺在背,能摒除诸般念头又如何,来自本性灵光的畏惧汹涌如同大海。

    只能说,幸好自身是使者。

    不敢再停留,持笏神使带着罗教众人仓惶离去。

    …………

    高览再立大周的仪式结束后,夏秀、刘祖斌等人依旧留在长门岛,希望能遇到仙缘,谭平则无可无不可,有了彼岸大人物之缘的他对岛上众位仙神压根儿都看不上眼。

    傍晚时分,一行走在坊市,打探着哪位仙家有收徒之愿,突然,谭平眼前一花,看到了一位肤色淡金的俊朗僧人,祂气质潇洒自在,似没有牵绊,连时光都无法束缚,眉心凸出一枚枚金色万字符,凝成了“佛”字。

    世间自在王佛!

    谭平吓了一跳,心脏顿时如同擂鼓,没想到这位古老佛陀去而复返,专程来找自己!

    祂究竟有何打算?

    夏秀、刘祖斌等人亦认出了世间自在王佛,又震惊又激动,嘴唇翕动,口不成言,好半天才七零八落地道:

    “拜见王佛!”

    难道自己等有了佛缘,将有古佛渡入净土?

    世间自在王佛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还礼,没有一丝高高在上的感觉,看着谭平道:“谭施主,真的不愿随我修持佛法,回头是岸?”

    夏秀、刘祖斌等人顿时一阵失望,原来世间自在王佛是因谭平而来,不过他出身时便有满室红光的异象,想想也是正常。

    他们心底肯定少不了嫉妒,但类似的事情听说多了,也明白正确的处理是什么,这种时候得诚心实意恭贺,万万不能断了交情,等到好友修炼有成,也算自身攀上了仙家佛脉的关系,甚至还可能被好友接引入门。

    财侣法地,人脉关系也属“侣”之含义,多一位朋友多一条道路!

    他们正待恭贺谭平,扭头看去,却发现谭平脸如白纸,不见半点血色。

    怎么回事?夏秀顿时愕然,涌现关心。

    谭平勉强笑道:“晚辈心向道门,古佛莫非要不顾慈悲之意,强渡有缘?”

    世间自在王佛笑了一声道:

    “缘分岂能强求,我只是想让施主明了本来面目,然后再做决定。”

    祂抬起右手,屈指点向谭平眉心,动作看似缓慢,谭平、夏秀等却仿佛凝固,没做出任何反应。

    眉心一点,宛若电击,酥酥麻麻,直入心海,谭平眼前当即光影浮动,只觉一块块金色记忆碎片自幽深汪洋里跃了出来,幻化出一幕幕场景。

    诸般水系与大海绕身……

    蔚蓝海洋凝聚的星球……

    脚踏黑龙,深蓝近黑的雕像……

    弥漫着红雾的玄武权柄……

    原来我是古神水祖转世,融合了真武遗留权柄后,为摆脱神灵之躯的限制秘密转世!

    谭平只觉肉身每一滴血液每一丝水分都在躁动都在欢呼,前尘往事与宿世记忆滚滚而来,双眼一时显出了迷茫。

    “施主明白了吗?”世间自在王佛双手合十。

    谭平打了个寒颤,眼中多了几分苍凉与古老之意,眸子变得清澈,像是重重水液的凝聚。

    他叹了口气道:

    “今日方知我是我,但还是得辜负古佛好意了。”

    那边可是彼岸大人物!

    世间自在王佛再次双手合十道:

    “善哉善哉。”

    说完,祂扭头便走,步步虚化,消失在了坊市。

    长门岛外,碧波万顷,这尊古佛端坐浪潮,目光里出现了几分疑惑:

    “他身上不仅有扶桑古树那位的法珠,还有件可颠倒时光的宝物……”

    “真武陨落前将元阳尺给了扶桑古树那位,融合了祂权柄的水祖得到扶桑古树那位的回报很正常,但那件颠倒时光的宝物又是何人所赠,难道也是扶桑古树那位?”

    世间自在王佛不解难消,双目现出琉璃之色,隔着重重阻碍继续注视谭平等人。

    …………

    天色渐暗,谭平一行人还沉浸于刚才世间自在王佛造成的震撼当中,皆是默然,与刘祖斌告别,慢慢回到了所住客栈。

    这时,谭平随手拿出黄粱枕一看,只见上面花纹蒙着光彩,已不复之前的黯淡。

    “应当又能用了。”他低声自语。

    恢复了水祖的记忆后,他开始感觉此事有点蹊跷,于是看向夏秀,微笑道:“小秀,你来试试。”

    夏秀期待已久,没有客气推托,叠声道谢后,将黄粱枕放在床上,合衣靠枕入眠。

    淡光一闪,除开一直注视着他们的世间自在王佛,无人察觉。

    “真能将人短暂送回过去……”世间自在王佛微不可及颔首,眉心佛字突然转动流光,让金身变得虚幻,像在操纵着时光长河。

    祂借助那点关联与力量,运转了自身时光之道的积累,悄然跟随夏秀逆流而上,想看一看会来到哪里,遇见什么事情。

    光影浮动,夏秀猛地惊醒,只见前方是奔流不息的大江,旁边有一座历史感深重的城池,城池上方站着一位男子,身着白衣,秀如少女,满脸病容,他的身后灯火阑珊,可犹是如此,点点映入江面,亦像星河倒挂,梦幻迷离。

    这是哪里?夏秀完全的茫然,但心底亦是激动,因为她知道自身多半回到了过去!

    “啊!”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声长啸,充满了内疚、痛苦、绝望、愤恨等情绪,像是孤狼啸月,又如夜鬼哭坟,让自身心头都忍不住随之黯淡。

    凝目望去,夏秀看到了一位身穿黑色劲装,头戴英雄巾的男子,他英武阳刚,正仰天悲啸,怀里横抱着一道无限美好的白色身影,衣襟垂下,四肢无力,生机全无。

    在高空,隐蔽跟来的世间自在王佛看到这一幕,心中疑惑更胜:

    “广陵城外,顾小桑亡于玉虚宫那位怀里的场景……”

    “为什么是回到这段历史……”

    想到这里,祂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情:

    “佛祖做减求空的产物是唐三藏,而唐三藏经凌云渡后,褪去了凡胎,之后成为功德佛,那凡胎则返本归初,化作金蝉,无上真佛藉此脱壳诞生……也就是说,佛祖做减求空的产物最终有两个,一是唐三藏本性灵光所成金身佛陀,一是**凡胎孕育的无上真佛……”

    “顾小桑是真空家乡那位的做减求空产物,她借玉虚宫那位之手,舍弃掉凡胎,以混沌青莲子重塑法身,那这凡胎是否又会孕育出什么?”

    “即使真空家乡那位的做减求空法门师承元始,与佛祖不同,但这具遗体凡胎恐怕也有几分玄妙……”

    想到这里,世间自在王佛悚然一惊:

    “当年玉虚宫那位抱着顾小桑的尸体离开,来到立下昆仑山的孤岭时,只有池塘莲子……”

    “他将尸体葬在了何方?或者说被谁悄然破坏或偷梁换柱了?”

    世间自在王佛的目光看向了那道仰天悲啸的身影,有些明白为何会回到这段历史了。

    送出黄粱枕的那位彼岸要藉此谋划些什么!

    将所有关注都吸引到水祖转世身上后,以灯下黑的形式谋划些什么!

    ps:今晚那章在凌晨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八章 本来面目)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