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笙歌会停(两章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笙歌会停(两章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705397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六十四章 笙歌会停(两章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冷月闪烁,盈亏变迁,落下的天诛斧出现了迟钝,九枚道纹与幽暗归宿之间似乎有了罅隙,而且连未来种种可能都无声无息多了不少变数。

    气机牵引,紫霞顿时暴涨,细细看来,都是一道道雷纹的聚合,是阴与阳、生和死的枢机,将九幽高空染成了绚烂的汪洋,蔓延至过去,流向着未来。

    “吃俺老孙一刀!”

    暴喝回荡,雷灭雷生,花开花落,紫霞淹没了洁白秀美的手掌。

    轰隆!

    九幽高空一片炽亮,除此之外,再无他色,只有碰撞处像是撕裂开了时光,幽幽暗暗,仿佛混沌。

    一朵朵白莲花瓣,一道道雷霆碎片,相继飘零,皆是覆盖着无形的火焰,内里一方方宇宙才诞生没多久就走到了终点,万事万物在它们的衬托下像是被按了暂停。

    半截赤色山脉内,十二魔圣与大自在天子正将此地转移至九幽深处,齐正言远远看着高空的场景,一时有回到昔日灵山的感觉。

    刚才的一击,谁输谁赢?

    他念头刚现,便看见那口近乎青铜的巨斧脱出了慢慢愈合的混沌,倒飞入了九幽之外的虚无里,飞入了那轮慢慢稳固下盈亏变化的神光明月。

    齐天大圣赢了—!

    自交手以来,祂第一次赢下彼此间的碰撞!

    顾小桑双眼多了一抹暗红,妖异更甚,但疯狂、暴虐与混乱暂时只有少许。

    通过微妙的联系,她终于模糊把握住了战局,知道金皇首次被击退,于是故意停止了汲取孟奇力量的举动,将那根纤细柔美的手指微微缩回。

    以自身目前的境界和实力。要想始终干扰金皇的完满,明显不现实,祂会略微适应,留出力量,以做防备,那样造成的效果就很差了。因此必须懂得把握时机,在关键时刻才添加这枚筹码,比如双方碰撞刹那,再无暇顾及其余的时候!

    有张有弛才是王道,自己还没失去脑子,没失去智慧……顾小桑黑发扬起,如丝如缎,双眸闭上,感应着高空。

    短暂的平息后。明月终于满盈,素色云界旗飞出,天诛斧再次被洁白修长的手掌握住,破开重重时空,轰然斩落,四周幽暗呈现,宁静横扫,像在召唤着万事万物归来。获得最终的解脱。

    金皇似乎猜到了顾小桑的打算,攻守兼备。再无保留,要毕其功于一役!

    暗黑暴猿桀骜狂笑,现出了三头六臂,而每个脑袋的泥丸宫皆是打开,射出道道净光,汇成了一方琉璃佛国。内中端坐着一尊青黑色堕落佛陀,通体剔透,眉心开眼,万劫不磨,照透虚幻。同样的,现出十八臂二十四首。

    这些手臂都分别握着一口绝刀,像是各采雷霆不同之道,有阴阳之变,有生死轮转,有至阳至刚,有诛罚权柄,然后共同斩出,汇成了洪流。

    洪流越是往前,越是凝缩,到了最后,只剩下细细一道紫电!

    无声无息间,紫电陷入了遍地氤氲里,接着被天诛斧狠狠劈中。

    就在这时,顾小桑眼睛陡然睁开,手指再次触及了孟奇眉心,汲取着那又疯狂又恐怖的力量。

    她的眼睛撑裂,流出了丝丝赤血,九幽外悬挂的明月又一次由盈转亏,但仅仅维持了一次,维持了刹那!

    可彼岸交手,刹那的动摇岂是等闲?

    幽暗崩开,宁静破碎,天诛斧与素色云界旗被“紫霞”一路推出了九幽,齐天大圣的身影重重撞在地表,再次破碎了一大板块,青黑色堕落佛陀只剩一半,三头六臂还剩一头三臂,血肉蠕动,急速恢复。

    这一次,双方打了个平手!

    无边净土内,燃灯古佛看到这一幕,身周朵朵金色婆罗之花当即凋零,脱口问道:

    “该怎么瞒过青帝,助你脱困?”

    观此战局,金皇受到牵制,一时半会怕是拿不下斗战胜佛了,而九乱天尊即将掌控住魔皇爪,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必将失去良机,后悔莫及!

    阿难正待开口,忽地望向佛国之外,只见那条虚幻的时光长河里,真武大帝被元阳尺紫光笼罩,不断回溯,已是来到了当初,斩恶念求替死之前。

    可就在这时,祂的身影忽地晃荡,像是被水波侵蚀,茫然回首,却看到当前节点那半成型的虚幻道果正一点点崩溃。

    波浪滔滔,猛然涌起,将真武大帝的身影淹没,紫气不断膨胀收缩,但始终无法冲出岁月的流觞。

    “领悟还稍显不足,就为了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依靠元阳尺来突破?”阿难露出了一丝讥笑,“当真以为彼岸这么好登临?依仗外物者,永无可能!”

    祂话音刚落,黑色玄水重现,布满了天地之间,澎湃大雨哗啦啦落下,一道紫光从中飞出,但不见了真武大帝的身影。

    而真实界浩瀚星空某处,水祖雕像嗡嗡嗡震动,光芒大作,像是获得了完满,弥补了缺漏。

    荡魔天尊,北方黑帝,证道失败,彻底陨落,时光长河内亦只剩下点点烙印!

    阿难嘿了一声:“真武出身极好,有道尊恩赐,外物向来不缺,高于同辈,没曾想却养成了倚重外物的习惯,死的不冤。”

    彼岸岂是那么好成就?

    古往今来,有多少天尊古佛陨落于此!

    这件事情上,最重要也最主要的只能是自身!

    紫气掠过长空,穿透玄水,飞向了扶桑古树界域,青帝出手摄取了元阳尺,而另有两道光芒射下,不偏不倚,落到了真武派祖师大殿内。

    真武派太上长老姚星流正于此闭关,心头一动,眼睛睁开,恰好看见两口仙剑插到了身前,一口有着玄武龟甲,沉重异常。一口清光缭绕,螣蛇起舞,死意深深。

    面对真武的证道失败,燃灯先是一愣,旋即顾不得这些,金身毫光流动。再次发问:

    “该怎么瞒过青帝,助你脱困?”

    阿难摇了摇头,目光戏谑地看着燃灯:

    “没有真武证道引开注意,我拿什么来瞒过青帝?太迟了,道友日后得谨记一句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燃灯的情绪明显有些波动,可祂脸色忽地一喜,目光再次望向了九幽。

    那轮清辉冷月般的宝光再次完满。内中一朵朵白莲飘零而出,皆是染上了琉璃,染上了普度众生的大乘佛光。

    这些白莲刚现,明月就自生涟漪,像是被某种诡异的力量冲击,难以保持稳定,而孙悟空忽地双脚一软,握着绝刀的手和另外的手齐齐按住头颅。发出痛苦的呻吟,撕心裂肺般喊道:

    “师父!”

    眼角一滴滴漆黑泪水滑落。像是回到了西游之时。

    燃灯古佛更是脱口而出:“金蝉子!”

    无生老母竟然动用了昔日沙悟净从灵山辈出了那具神秘尸骸,旃檀功德佛的金身遗蜕,佛祖做减求空的产物之一,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师父与心魔!

    但明显可以看出,祂也付出了极大代价!

    甚至其他彼岸大人物都没能算到祂能降服此物,借助到它的力量!

    趁此机会。洁白如玉的手掌再次握着庞大威武的天诛斧斩落,九幽高空如同大海般分开,绝刀在无人主持的情况下挣扎着飞起,逆伐上空,染出了无边无际的紫光。绚烂又绝望的紫光。

    顾小桑感应此变,再次伸手,触及孟奇眉心,嘴角勾着,笑意盈盈道:

    “妾身亡故之后,你可得好好守寡!”

    她再不顾忌,以无生指疯狂地吸收着孟奇的力量与东皇的血肉,自身暴虐凶戾之意节节攀升,似乎随时会变成没有意识的肉块。

    当!

    明月盈亏,依旧击退了绝刀,顾小桑与孟奇再无保护,就在这时,一面小旗从黑天帝道场飞出,金莲朵朵,毫光亿万,连成了坚不可摧的结界。

    杨戬也顾不得其他了,以八九不灭之能硬受了黑天帝一击,丢出了天地中央戊己杏黄旗!

    砰砰砰!

    结界破碎,金莲凋零,玉虚杏黄旗亦被天诛斧生生劈开,配合顾小桑的变强,也仅仅耽搁了无生老母两三个刹那,露出了妖异绝美又凶厉疯狂的顾小桑与更加暴虐更加混乱的孟奇。

    绝望仿佛降临。

    突然,九幽翻滚,魔气喷薄,一声巨吼远远传来:

    “滚出去!”

    有着六根指头的漆黑邪异手掌突兀浮现,按在了天诛斧侧面,道道秽气似蛇,不断想要侵蚀入内。

    九乱天尊终于掌控住了魔皇爪,在九幽意志的驱使下攻向了金皇!

    若没有顾小桑的舍命,没有杨戬的恰到好处,祂绝对来不及!

    “滚出去!”

    魔皇爪钳住天诛斧,疯狂往上,将强弩之末的它一直逼出了九幽,将染着大乘佛光的朵朵白莲尽数变做了鲜血浇灌、黑气纵横的妖花。

    暗黑暴猿总算缓了过来,重新握住了绝刀,发出一声声怒吼,像在质问上苍。

    见此情状,顾小桑猛地中断了吸收,大口喘着气,只觉脑袋一阵阵抽痛,影响着思考。

    只差那么两三个刹那,自己就将成为东皇傀儡,只差那么四五个刹那,自己就将彻底炸开,灰飞烟灭。

    果然向死才能求生。

    想了想,她又是一指点出,逆转了无生指,借助小桃子的气息,将刚才吸收的又还给了孟奇,笑眯眯道:

    “相公,咱们夫妇总得有个保持清醒,只能辛苦你了。”

    一切变得平静,战斗仿佛终于停止,那轮圆满明月悬挂于九幽之外,洒落着清辉,似乎已经认清了现实,没再出手。

    无垠净土内,燃灯古佛长长叹了口气,眼见机会来临,却又功败垂成。

    也许正如魔佛所言,自己不够果决,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就在一位位旁观者以为事情终于完结了的时候,那轮遮蔽了苍天的明月内飞出了一位穿着华贵的神使。

    祂身后自现净光。面容苍老,不苟言笑,威严毕露。

    传谕神使……顾小桑对十二神使每一位都不陌生,眼中暗红逐渐褪去,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头。

    传谕神使目光如炬,看着仅余下一点本能的孟奇。庄严肃穆开口:

    “罪仙苏孟,老母知你还有些许本能,想问你一句,舍得亲朋好友,舍得真实界内的基业吗?若不想眼睁睁看着他们覆灭,那就自己走出九幽!”

    “相信杨戬祂们会尊重你的选择!”

    “吼!”双眼内只余下暴虐与混乱的孟奇似乎听懂了这两句话,先是一愣,旋即发出凄厉怒吼,震荡了缓慢复原的九幽。浑身肌肉虬结,化作一只只手臂,便要冲上云霄,将那神使撕成碎片。

    然而,一只秀美纤细的手掌拉住了他的胳膊,顾小桑气质圣洁空幽,目含些许怜悯道: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你活着。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依靠本能,孟奇顿住了诸般举动。

    传谕神使冷冷看着。忽地回首,望向了长乐,朗声道:

    “高览,交出人皇剑,自行退位吧!”

    殿阁之内,高览早就站起。龙行虎步,雄姿英发,此时此刻,听到传谕神使居高临下的吩咐,脸色竟无变化。

    知道无生老母提前归来。而青帝又不便出手时,他就已经猜到将出现这样的场景,无论苏孟是不是授首,地上佛国与罗教刮分大周都会成为注定的结局。

    看着那轮圆满光辉的明月,看着狐假虎威的传谕神使,他脑海内闪过了一幅幅画面:被封禁于长乐时的屈辱,成就法身后的隐忍,多方联系的冷酷,把握住机会后的王道气势和一连串的行动,最终却定格于了当初,右边是上代玄女遭受反噬,灰飞烟灭,晏然再无归来的场景,左边是怀抱晏然尸体,泣血而战,大雨里横扫长乐的记忆。

    他忽地叹了口气,冷峻漠然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豪迈:

    “归根究底,朕骨子里还是任性的豪侠!”

    知道这个时候该选择隐忍,选择退去,选择等待又一次机会的来临,但高览也清楚,即使交出人皇剑,无生老母也未必会放过自己,斩草得除根,只是会多那么一线生机……

    那就再任性一回吧!

    心湖略微波动,他忽地腾空而起,身后浮现大周山川地理,高空日月星辰,无数金芒缭绕,每一点都仿佛一位臣民。

    “既是兄弟,那就共患难吧!”他一拳挥出,怒吼开声,身上的人皇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踪影!

    大地摇晃,疆域震荡,万民俯拜,众生之力化作洪流,汇于高览之身,浩浩荡荡,几成纯金之色。

    你不是需要香火愿力吗?

    那就让你受一次众生反噬!

    高览代天行道,身躯膨胀,引领着洪流,奔涌向天边那轮明月。

    他眼前渐渐模糊,仿佛回到了少年之时,至情至性,身心舒畅,于是爆了一句粗口:

    “无生老母,吃*屎*去吧!”

    明月仿佛一下变大,清辉充塞了世间,高览的身影渐渐模糊,身后的众生洪流转为了怨气黑雾,要沾染宝光。

    光芒一盛,又是一缩,黑点尽数消散,高览气息断绝,人皇印玺缓缓落下,被罗教神使接住。

    “比起昔年人皇,你还差得太远……”无生老母淡漠的声音飘渺传出。

    铮!

    淡金光芒一闪,人皇剑竟出现于了九幽,插在了孟奇的身前,传出高览最后的遗语:

    “三弟,带着俺的希望登临彼岸吧!”

    轰的一声,孟奇四周山峰大地全部炸开,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若非顾小桑竭力拉着,恐怕已奔出九幽。

    传谕神使目光望向了少林玄悲,想到事关佛门,又移了开来,注视着洗剑阁。

    苏无名陡然睁开眼睛,就要拔剑而起,耳畔忽地传来徒弟的声音:

    “师父,让弟子出去吧,不要牵连门派。”

    话音刚落,远处洞府一道纯粹到极点的剑光腾起,江芷微似乎忘记了世间所有,唯我唯剑。

    她竟藉此踏足传说境界,即将证出异象。

    这个时候,她眼里只有那位传谕神使,只有几位同伴少林初见时的场景,只有当初山花烂漫,步步死关的画面。

    不后悔当初的相遇,也不后悔那时的选择,更不后悔如今的处境。

    剑光猛地暴涨,竟让资深传说传谕神使手忙脚乱,然而明月清辉洒落,白虹寸寸崩解,无风自消,江芷微与剑同亡。

    九幽内的孟奇突地停止了嚎叫,双膝一软,像是再无法支撑自己,跪到了地上。

    传谕神使冷哼一声,目光又转向了琅琊阮氏。

    叮叮咚咚,琴声悠悠,宛若情丝,百转千回,阮玉书双手抚在琴上,黑白分明的眼睛闭上,眼角流出了两滴晶莹的泪水。

    然后,她自毁了真灵,此琴此音顿成绝唱。

    孟奇双手捂头,重重俯于地表,混乱疯狂里竟有如此安静。

    传谕神使出手,一掌拍碎了昆仑山玉虚宫,昨日的道门圣地,天下仰望之所,变成了一堆废墟。

    祂正待寻觅孟奇诸位弟子和哮天犬、大青根时,却见扶桑古树界域腾起一轮神光,青帝略显疲惫的声音传出:

    “因果已清,见好就收吧。”

    满月圆光沉静了一下,缓缓消逝于了天际,传谕神使也赶紧回到真空家乡。

    “啊!”

    九幽之内,孟奇突地仰首,发出痛彻心扉、仇恨刻骨的嚎叫之声,血管凸起的脸上满是斑驳。

    顾小桑静静听着,等待着他的平息,然后收起绝刀与人皇剑,牵着他,一步步走向九幽深处,温柔如水的声音越来越远:

    “人皇剑能用来镇压血肉,助你恢复。”

    “等成就了彼岸,就能翻盘。”

    两人身影彻底消失,留下了满目苍痍和死寂,九幽第一层再回复不了原状了,而真实界内,一切的一切都已不同,玉虚宫与元皇仙尊、当世人皇的风流,雨打风吹去。

    烟花会谢,笙歌会停。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六十四章 笙歌会停(两章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