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北斗为驾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一章 北斗为驾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681449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三十一章 北斗为驾)的详细阅读内容

    “果不其然……”一见魔佛的投影,孟奇当即喟叹了一声。

    自己的两大敌人果然结成了同盟!

    当初玉虚宫古井宇宙之事如今已能肯定,燃灯古佛凭借曾经玉虚高层的身份,帮助魔佛完成了潜入与布置!

    此时此刻,孟奇状似感慨,实则种种念头早就摒除或压制,心如明镜,映照万千,一旦窥出机会,立刻就会抢先出手,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开局面,创造逃遁的机会!

    造化圆满不知多少万年,只差诸果之因就能登临彼岸的燃灯古佛站在大神通者的最顶峰,非初入造化的自己目前可以抗衡,更为重要的是,祂还联手了魔佛阿难,纵然这位古老者被镇压于灵山,目前只能透出少许感觉,也绝对不能等闲视之,另外,九天玄女流罗提前等在此处,侃侃而谈秘辛,不知是友是敌,如此局面下,自身再是以一胜多的经验丰富,也不敢狂妄尊大。

    燃灯古佛金身剔透,智慧之光流转,静静站在那里,非空非非空,非想非非想,孟奇竟难以锁定,更别提窥见抢攻的机会,心头不由微微一沉,愈发品出了燃灯刚才刻意所言那番话里蕴藏的震慑。

    自己身为诸果之因,与魔佛阿难的微妙联系乃双向,竟被燃灯藉此追溯而来,等到靠近才察觉,足见双方因果之道上的差距,纵然“诸果之因”强势,有着少许彼岸神异,可终究差了岁月的积累,万古的参悟,根基显得浅薄!

    燃灯脸上始终挂着慈和的笑容,仿佛无视了孟奇这位“大道之争,不死不休”的敌人,目光转向了九天玄女:“南无阿弥陀佛,苏施主与我佛门有缘,我当渡之。还请檀越莫要插手。”

    九天玄女清雅秀丽的脸庞不见半点异色,含笑道:“古佛不是天帝,亦非人皇,你的吩咐。我是遵守还是不遵守呢?”

    言下之意似乎是总得拿个理由说服我,而非强势压人。

    孟奇没有插言,依旧运转着诸果之因,念头不断碰撞,演绎着玉虚神算。等待着出手的契机。

    燃灯古佛安详道:“苏施主乃应劫者之一,此次若不能将其渡化,未必还有下次机会,难道檀越想眼睁睁看着他超脱苦海,身登彼岸,成为另一个元始天尊,到时候,他的无极混沌之道圆满,纵然天帝真有机会复活归来,怕是也难以争得过他。”

    流罗脸色竟微微一变:

    “你在说什么?”

    燃灯古佛满是禅意笑道:

    “天庭坠落。仙界毁灭,而纪元未终,除了天帝没有死彻底,我委实想不出第二个缘由,这一点,相信每位大人物都很清楚,只是当时各有布置未曾妥当,才默契将劫数延到了如今。”

    “彼时紫薇星主、斗姆元君皆是陨落,九天雷神则有佛祖庇佑,你们几位靠着天帝的回护才活了下来。隐藏于星空古域,直至人皇龙台铸剑后才陆续回归,最终助他跳出了棋盘,成就了彼岸。这里面难道没一点隐情?”

    这种绝大秘辛,他竟古井无波般娓娓道来!

    流罗表情早已恢复如常,轻笑道:“仙界未曾彻底毁灭,这难道不是纪元未终的第二个缘由?若天帝真有后手在我等身上,恐怕大人物早就上门,将我们控制于掌心了。至于苏掌教将来是否势大难制,跳出棋盘,我目前并不关心,因为若让古佛你得手,抽取了‘诸果之因’,恐怕当场立地成祖,登临彼岸!”

    “一个是虚无缥缈,还充满变数的事情,一个是马上就能见证的恐怖,古佛你说我如何抉择?”

    说话声中,她手中忽有光芒一闪,多了一口火色内蕴的仙剑,其上书有三个模糊道纹:

    “赤帝剑!”

    这非**道玄女一脉世代相传的神兵,而是真正的上古大神九天玄女的佩兵,据说是上古初年一位不比当时天帝差多少的强势神灵以身所化,至于其中有着怎样的曲折故事就不得而知了。

    燃灯古佛神情变得庄严,低诵了一声佛号道:“南无阿弥陀佛,檀越既然相助外道,休怪我金刚怒目。”

    他头顶二十四轮圆满佛光大放异彩,状若一轮又一轮的明月,其内凸显出一道身影,体有光明,穿着道袍,面容古拙稀奇,仙风道骨,一手托着玲珑金塔,一手提着玉色乾坤尺,笑容满面道:

    “容老道会一会昔日故人。”

    这便是燃灯投入佛门,潜修多年后斩出的“过去道门身”,类似弥勒凝结的“过去舍利子”,甚至尤胜三分。

    就在这时,孟奇忽然开口了:

    “当初老师开始‘做减求空’,却明言‘诸果之因’非你之物,惹得你怀恨在心,遂投入佛门,可你就不想想,老师一向护短,若你能够承受,会不留给你,反倒另觅旁人?”

    “你修炼万古,还没弄清楚自身真正的问题所在吗?”

    他声震如雷,结合元心,直刺燃灯心头!

    前面燃灯投佛门一段是孟奇听广成子等师兄师姐说的公案,后面元始天尊的想法,燃灯可能的问题,则都是他臆断,关键时刻问出,指向燃灯最关切的事情,以此扰乱祂的圆满佛心,创造出先手机会!

    话刚说完,孟奇右手已然多了霸道绚紫的绝刀,锋芒穿透了层层虚空。

    然而燃灯古佛慈和安详依旧,微微一笑道:

    “不管有什么问题,拿下你就一清二楚了!”

    祂的心灵如空似无,竟不动分毫!

    金身佛陀脑后的二十四轮圆满佛光当即飞出了六轮,化作了滴溜溜转的剔透珠子,绽放着五彩毫芒,俨然便是定海神珠。

    封神之战后,二十四枚定海珠都落到了燃灯身上,后来因着要建三十三重天,祂踏入造化圆满境界后便贡献了出来,等到天庭坠落,诸天崩散,祂又抢回了好几颗。

    这六枚散发着五色毫芒的珠子一时空空濛濛。像是化成了六方天地,有的演绎红尘俗世,有的奔腾野兽牲畜,有的天人妙舞。时见五衰,有的修罗成群,征战不休,有的饿鬼大肚,颈如细线。满是痛苦,有的阴气森森,鬼火重重,油锅磨盘等景象透出了死后恐怖,燃灯竟以六枚定海珠炼制出了属于自身的“六道轮回”!

    其余佛光大盛,连成了一片,将那横跨亿万劫的净土凸显了出来,那盏古老琉璃灯升起,绽放出平静又极具穿透性的黑白流转光芒,照在了孟奇身上。

    燃灯古佛面对孟奇斩出的开天辟地之刀不动如山。将手一指,庄严开声:

    “尔当打入人间道!”

    黑白流转光芒空空濛濛,因果牵扯,六枚定海珠缓缓转动,孟奇向前的刀光当即崩散,只觉凝聚的虚幻大道被红尘沾染,自家法体道身在渐渐化为凡俗,似乎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将成为凡人一个,任人宰割。

    这便是因果之道只差一步就结出虚幻道果的恐怖?

    孟奇以绝刀镇压身体。头顶庆云飞出,混沌似点如潮,衬托出一盏无法用颜色描述的琉璃之灯,与燃灯脑后那盏相差仿佛。只是少了古老之意,多了超然韵味。

    竭力抵挡着凡俗转化的同时,他亦是将手一指,庄重道:

    “诸果之因若有变,万事万物皆相随!”

    作为最初的因,一旦有所改变。后续的果肯定对应变化!

    这便是诸果之因进入造化境界后的神通威能!

    孟奇话音刚落,燃灯古佛的金身就多了几处斑驳,点点琉璃碎屑飘落,像是刷上去的伪劣事物,就连与九天玄女交手中的“过去道门身”也染上了沉浊感。

    祂被“诸果之因”,也开始往凡人蜕变了!

    等到同为凡人,面对生来就有强横力量的燃灯,自己将能以丰富的经验占据绝对上风!

    各自仙意消退,道体金身皮肤慢慢失去光泽,孟奇与燃灯古佛陷入了因果之道上的拉锯抗衡,虽落下风,但完全不显苦相。

    纵然失败,也能拉着你一起失败!

    突然,神情一直平和未变的燃灯古佛脑后飞出了一方幽暗小印,满是神秘强横之态,微微转动,就让定海珠所化六道轮回加快了衍变。

    轮回印!

    魔佛的轮回印!

    孟奇化凡的速度陡然加快,而燃灯古佛依旧保持着先前的点滴变化!

    就在孟奇要一气化三清开始拼命的时候,九天玄女忽地浅笑道:

    “古佛可知我点亮这里灯盏的用意?”

    肯定不是单纯的照明!

    燃灯古佛心头一动,目光转向了虚无深处,然后看见一颗颗璀璨恐怖的古老星辰由远及近,结成了斗状,那是曾经诞生于仙界的“北斗”!

    北斗此时仿佛一架銮车,在没有车夫的驾驭下飞驰而来,“车上”纯白之光腾起,结成了漫无边际般的神圣华盖。

    华盖垂下道道飘渺如水之光,让内里一道身影若隐若现,强势到极点的气息横扫八方,让燃灯古佛都微微颤栗,记起了一幕熟悉的场景:

    天帝出巡!

    这是天帝出巡!

    九龙拉銮,北斗为驾,星君驭车,天帝出巡!

    此时此刻,没有九龙拉车,也没有星君驾驭,只是“北斗”飞驰而来,华盖高高笼罩,似乎真的承载着一道身影,寂寞,孤高,强势,神秘。

    流罗笑意收敛,庄重肃穆道:

    “古佛不是问天帝的后手吗?这不就是!”

    燃灯古佛的脸色第一次出现了变化,眼前北斗车驾临近,没有推衍犹豫的机会,想都没想就放弃了孟奇,与“过去道门身”往反方向遁走,轮回印亦钻入虚无,消失无踪。

    见此情状,流罗当即传音孟奇:

    “走!迟恐不及!”

    这是假的?孟奇愕然看着这孤单巡游着虚无的“北斗銮驾”,看着那道横压一世的身影。(未完待续。)

    PS:  回来得比较迟,更新送上,对了,五月份的休息定在5月2号,也就是今天,得出远门参加同学婚礼。。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三十一章 北斗为驾)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