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思远的请求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思远的请求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443855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思远的请求)的详细阅读内容

    吱!尖锐刺耳的响声伴随着王思远的话语从青铜古棺内传出,比孟奇以前听到的指甲抓过黑板声更加让人头皮发麻,牙齿发酸,浑身难受,甚至有抓在自己心头的感觉。

    刚才是让你适应一下……孟奇凝目看向了“王氏立族之祖”的棺柩,感觉它微微颤抖,但力量被九根紫黑色锁链分散,转移到了大地深处,带得整个洞天都仿佛出现震动。

    意思是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万古以来,日复一日?

    王家先祖真的死前遭遇了可怕之事,变做了恐怖怪物?

    而能让一位至少传说的大能出现类似状况,这件事情的级数恐怕在“彼岸”吧?

    灵台重归清明,心湖又是平静,孟奇顺势问道:“里面究竟埋葬着什么?”

    王思远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血液,不再鲜红,泛着紫黑,落在地上,沾染一片,触目惊心,与此时此地的场景异常相衬。

    “每一位成就法身而坐化的先祖除了临死前发出类似惨叫,死后七日还会重新再起,成为自称‘天道’的怪物。”王思远吐出这口污血后说话似乎顺畅了许多,“唯一的幸运是,最先坐化的不是初祖,有了前面的经验,他做好了完全准备,一旦没能抵御,则会被太古镇魂棺封印,被九条洪荒地锁勾动整个洞天之力镇压。”

    自称“天道”的怪物?孟奇轻吸了口气,自己还是初次听闻类似之事,什么是大道什么是天道,除了证得道果的两位超脱者外,谁又能说得清楚?

    而且这种怪物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王思远未曾提及它造成的危害与损失,但从王家初祖都选择封印自身遗蜕便可见一斑。

    这就是遭受“天道”反噬的后果?成为叫做“天道”的怪物?孟奇初感好笑。后觉异常违和,莫名惊悚,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感受。

    他的目光下意识扫向了那古朴无华的青铜棺柩,心里叹息了一声,连至少传说的大能都没能抵御。无法逃脱吗?

    这尊太古镇魂棺与九条洪荒地锁能封住一位传说大能化作的“天道”怪物。即使借助整个洞天的力量,本身恐怕也接近绝世级数了吧?它们多半还是太古纪元破灭后残存下来的物品炼制而成。

    是不是与太古牵涉上的事情都会这般未知这般神秘,这般阴森诡异这般疯狂恐怖?孟奇暗自感慨道,果然,未知最让人恐惧,即使上古大变众多,常被隐藏。不为世人知晓。充满了秘密,让人畏惧,与早就破灭逝去的太古诸多纪元相比,也显得像是正常年景,和这些旧日纪元相关的消息真正寥寥无几,难以铺成一副最简单的历史画卷。

    比如孟奇目前只知道很少太古之事:三清是最古老的彼岸者,从太古最初纪元便已存在,尤其元始天尊。更在有“存在”这个概念前;妖皇、阿弥陀佛、菩提古佛等部分彼岸者成道于太古,但不知是哪个纪元。他们都活到了上古,也很可能活到了现在;妖圣、真武大帝等少数大神通者也是经历了诸多纪元,于上古登临彼岸的登临彼岸,消失无踪的消失无踪;魔皇在太古陨落于道尊之手;金鳌岛有一块太古洪荒纪元的碎片……

    伏皇这位疑似彼岸者的皇者活跃于太古最后一个纪元到上古初年,后来不知陨落还是隐遁;太古不知哪个纪元还有一位人皇,留有古墓,被妖皇遣苏妲己等妖族看守,至于是不是伏皇,孟奇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昊天上帝与东皇太一曾经在太古激烈争夺过九重天主宰之位,后者事败陨落,东皇钟碎,后者葬身于太古最后一个纪元破灭时,只余昊天镜碎片与陆压这个儿子昭示着一位威压三界的帝者曾经存在过;雪山派九座仙尊陵寝镇压的怪物让人疯狂,嘶吼着‘太一’或者‘太乙’的名字,从这种氛围看,孟奇初步判定是“太一”……

    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千年的时光都能泯灭很多事情,更别提这种不知经历了亿亿劫,破灭了诸多纪元的年代,还能残留消息,全靠某些大神通者和事物生命力太强悍!

    琢磨起太古之事,孟奇瞬间便想到了自家身上的“妖异血桃”,这货据说是太古残留下来的邪物,与青铜古棺内封印的“天道”怪物有着几分“气质”上的相似,估摸着确实是“太古出品”。

    不知此时此刻将小桃子拿出来,放到太古镇魂棺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孟奇突发奇想,好半天才忍住了冲动,你说若变化是好事也就罢了,如果让传说大能化作的“天道”怪物脱困,让妖异血桃暴走,自己拿出“大道之树”,也未必能震慑得住它们。

    所以,不能在别人祖宗祠堂内乱来,至少现在妖异血桃没有反应……

    短短瞬间,孟奇念头百转,而王思远则再次咳嗽了起来,声音回荡在只有棺林尸骸的坟山之上,格外的阴森凄凉。

    “有了初祖的经验,之后每一位证得法身的王氏先祖都会在坐化前或自我或请人封印,他们也无一例外变做了‘天道’怪物,除了数圣老祖宗,他在阿难净土死于沾因果下,失去了存在痕迹,彻底灰飞烟灭,咳,这才没有成为怪物。”王思远低咳了一声,嘴角有些猩红,轻笑道,“还好阿难彼时境界尚成,沉浸沾因果不知多久,能从最主要的几条因果中选择最容易的承担,否则真想看看他担下这份‘天道’因果会怎样?”

    比起白日所见,现在的王思远说话顺畅了很多,不是他病情好转或之前伪装,而是他如今的眼中与身体内熊熊燃烧着名为“疯狂”的火焰,将他消瘦虚弱的身躯撑起,说话之笃定如同亲眼所见,但也确实符合推衍的结果

    那就没有我了……孟奇腹诽了一句,直到今日,他才解开了心中一个疑惑。

    自己在法身前都能选择第二重的因果承担,面对数圣时的阿难怎么可能不行?

    即使有“诸果之因”方面的缘由,可阿难也不是省油的灯,佛门同样擅长因果之道,如来神掌就有包含类似内容。哪怕逊色“诸果之因”。可他境界比自己高许多,对沾因果的理解和把握更不用说,自主选择的能力应该远强于自己才对,怎么会直接接下了庇佑王家的因果?

    现在看来,阿难是不得不选,其余因果足以弄死传说,而且还能借此布下王家这枚棋子。多个下属势力。何乐而不为呢?

    “想不到显赫万古的王家远非表面那么风光。”孟奇感叹道。

    王思远不提“天道怪物”的特点和危害,不说具体之事,他也知趣没问,问了也是白搭。神棍只会说模棱两可故意误导的话语。

    王思远深吸了口气,再次指着那“鬼神真灵图”:“这次突然归来,本质已升,里面真灵全无,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没等孟奇回答。他自顾自说道:“末劫来临,王家得为它添砖加瓦了。”

    “添砖加瓦”四个字说得异常低沉。似乎一旦大声,便会引起无边杀戮。

    果然末劫来临,所有的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孟奇再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末劫:“棋局刚才展开,真正的大人物都还没有登场,提前跳出只会成为众矢之的,不做理会专心准备便是,祂还能直接降临不成?”

    不知为什么,孟奇总觉得王思远在暗示“天道怪物”与“鬼神真灵图”是两回事。

    王思远转过身,从峰顶俯视整座坟山:“王家为求术数,对发生过的事情改变过的事物都会做相应记录,以求推衍精准。”

    “你知道大江改道过多少次吗?七十九次,虽然强者能改变地形,阻止它的改道,但从上古以来,因大劫因高人交手因天地异变,大江还是改道了七十九次,过去的桓州本是内海,如今号称西南首州,左近的宁平府以往只是河道,因大江改流,泥土淤积,逐渐冲刷,乃有府治。”

    “你知道王氏目睹过多少世家的兴亡吗?百年可为豪门,千年能称世家,可从王家立族以来,过去了足足二百七十五个千年。”

    他眼神愈发明亮,语气更加顺畅,以一种淡漠但不俯视的态度说着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弥漫而来的沧海桑田之感厚重到了极点,如同天帝在静静看着红尘的时光流淌。

    “你知道历年以来,王家收集到了多少口神兵吗?它们都陪葬与镇压着此间,比当今世间争锋的多很多,很多。”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如果不是看你快要“肉身成鬼”了,我早就……孟奇好笑地握了握拳头,自嘲了一句,王大神棍又在自己面前显圣了……不过这才是货真价实的眼见他们起高楼,眼见他们楼塌了,我自巍然不变,沧海桑田亦不改……

    王思远忽然叹了口气:“说些不是显摆,而是告诉你,咳,有着这样的积淀和底蕴,王家很容易就出现俯视天下世家门派的高高在上心态,可每一次有这样的苗头时,都被回荡的惨叫、五十早夭的悲凉与抓挠着棺材板的刺耳声音消弭。”

    “数不尽的风光之下就是与之对应的痛苦与磨难。”

    “你说这些是想寻求摆脱之道?”孟奇正色问道。

    王思远脸庞苍白,双颊病红,双眼仿佛燃烧着火焰,淡笑道:“我是一个疯子,既然看不到生路,那就用自己的死亡来放一把火,疯狂一把,看看会出现什么变数。”

    果然,这才是不疯魔不成活的“算尽苍生”!孟奇静静看着王思远,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如果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派人寻你,请你帮一个忙。”王思远坦然道。

    孟奇点了点头:“什么忙?”

    王思远眼中疯狂火焰愈发明亮,白衣身体摇摇欲坠:“七日之后,子时三刻,来此祠堂,斩我一刀‘沾因果’!”(未完待续。)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二十五章 王思远的请求)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