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心剑之路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心剑之路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435161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心剑之路)的详细阅读内容

    宁西,山峦叠翠,四水环流,风光甚好。

    陆大先生与何七按下遁光,落入城中,循着手中昊天镜与东皇钟碎片的指引缓步前行,寻觅着陆大先生的中古前世。

    昊天镜能遍照诸天外界,让人感应到“他我”,但非宙光之宝,无法照见过去未来,原本难以用于寻觅前世,但众人机缘巧合返回了中古,与前世处在了同一个时空,近乎等于“他我”,故而能微妙感应,再加上东皇钟这宙光之宝的碎片辅助,线索不再毫无头绪。

    而且孟奇还身怀“三世明王轮”,运转神兵,在陆大先生与何七放松戒备的情况下,助他们看见了这一世之身,诸般因素叠加,事情自然变得简单,他们已然锁定了人选。

    朱步轩摇着折扇,慢悠悠从自家院子出来,向着挥金如土的落芳街走去。

    他是宁西剑派弟子,出身普通人家,外表憨厚,看起来人畜无害,为人也是和气,给门中师长留下了忠厚老实的印象,仗着这点,他左右逢源,在宁西剑派混得风生水起,颇得信重,如今已然九窍,有望外景。

    沿途所遇之人大半识得朱步轩,纷纷颔首,微笑致意,但有寥寥几位面露不愉,远远望见就拐去了别的街道。

    “朱步轩这厮外表忠厚,实则满肚坏水,师兄我就是吃了他的亏,这才沦落到看守剑派武馆。”一位提着长剑的男子愤恨说道。

    旁边的持剑矮子闻言愕然:“朱步轩在门中一向有老实厚道之名,竟然害了师兄你?”

    当真人不可貌相?

    那位师兄哼了一声:“如果真的只是老实厚道,他凭什么得到大部分师叔长老们的喜欢?凭什么无风无浪便打开了九窍?我宁西剑派虽然不如顶尖势力,但派内也算人才济济,暗中之争颇为激烈,结果好几次都是他占到了大便宜,扮猪吃老虎罢了!”

    “我曾经向左师叔直言此事,你道他怎么说?他说外表憨厚,内里腹黑,不错不错!”

    他正宣泄得满足。忽然心头一动,回首看向了旁边,只见巷子口立着两名老者,一位头发略有花白。目光专注,自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气质,一位气息飘忽,近乎无形,眼睛里仿佛藏着昔年纵横天下的豪迈与自信。

    这位师兄的话语戛然而止。见两位老者皆是不凡,赶紧拉着师弟就匆匆离去,自己只是说朱步轩的坏话,想来与高人无关!

    “想不到你的前世竟然外表憨厚,内里腹黑。”何七笑了一声。

    这根本找不到一点相像的影子。

    陆大先生没有说话,转出巷子,回到街道,跟着朱步轩的背影缓步前行。

    过左街,经长廊,朱步轩抵达了落芳街。轻车熟路进入了“锦雅阁”。

    “唉哟,朱公子,你好久没来,楼里的姑娘可时时惦记着你啊。”带着香风迎了过来。

    朱步轩笑得有些腼腆:“师长管教甚严,时常无法离派,不知月夏姑娘可有空闲?当日一聚,至今时常思念。”

    “哎呀,月夏刚有贵客,乃是,乃是……”指了指宁西剑派所在方向。示意是派中长辈。

    朱步轩脸色变幻了几下,似红似青,勉强笑道:“真是不凑巧啊,还请替在下向月夏姑娘问一声好。”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去,目光及处,看见了两位向来不凡的老者,还没来得及转动念头,就见拦在了身前:“唉哟,我的朱公子啊。没有月夏,还有月兰、月秋她们啊!”

    “在下只想着月夏姑娘。”朱步轩摇了摇头。

    “嘿,倒是个专情的。”何七饶有兴致看着,低语了一句,陆大先生目光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拧着手绢,犹豫片刻,方才压低声音道:“今晚月夕有空……”

    月夕是锦雅阁的头牌花魁,色动全城,远非月夏可以比拟。

    朱步轩愣了愣,想到了那冰肌雪肤般的佳人,想到那宜喜宜嗔的容颜,脑海内关于月夏的记忆一下模糊,呼吸都变得粗重:“在下可以一亲芳泽吗?”

    “老身引你前去,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笑眯眯说道。

    朱步轩重重点头,跟着进入了内院。

    陆大先生看着这一幕,忽地叹了口气,似乎有所感慨,毫不犹豫转身离开了锦雅阁。

    “这就走了?你不观察前世,体悟他与历史长河的交互及产生的联系了?”何七惊讶传音,迈步跟随。

    难道陆大先生已经观察体悟完成了?

    不对啊,这得借助东皇钟碎片来细细观察,非一时半会之功!

    即使陆大先生还带着“三世明王轮”,也不可能这么快,至少自己没感应到他使用两件宝物!

    陆大先生目光平静,语气淡然:“不用了。”

    “不用了?陆道友,你和小苏道友虽然道路特殊,斩断他我,不求前世,但亦得投影万界,回溯过去,现在多观察前世,多体悟他与历史长河的交互,有助于你留下属于自身的印记,怎么就不用了?”何七知道陆大先生非冲动鲁莽之辈,所言所行都有自身目的,因此更多是疑惑,借苏无名之前的话语问了一句。

    陆大先生拐入僻静小巷,缓慢前行,微笑说道:“老夫与苏小友看似道路相同,都是不化他我,不求前世,但本质上还是有着极大区别,直到今日,老夫方才明白。”

    “什么区别?”何七更加迷惑了,在自己看来,他们都是“唯我”之道。

    陆大先生负手漫步,含笑说道:“苏小友所练功法走的是千变万化之路,秉持自我,历经世事,乃见诸相非相,知自我为何,故而他能扮演不同之人,体验不同人生,留下传说,制造印记。并根据天地与历史长河的反馈,调整着形象,哪怕这形象与本身有着极大差距,也不会对他造成困扰。”

    “包容万相。体纳变化,不迷自我,确实如此……”何七轻轻颔首,肯定了陆大先生的说法。

    彼此交流论道时,孟奇曾经提过自家玄功的神妙。

    陆大先生的声音愈发柔和:“但老夫不行。老夫是陆之平,叶玉颜的丈夫陆之平,画眉山庄的庄主陆之平,过去的独有经历构成了老夫的本质,老夫做不来‘他人’,不管是自己的‘他我’,还是‘前世’,若要模仿他们,从而于天地间留下印记,老夫做不到。”

    什么是唯我唯一。这就是唯我唯一……何七心里猛地浮现出这个想法,然后皱起了眉头,“那你怎么投影万界,回溯过去?”

    难道就止步于天仙?

    陆大先生摇头笑道:“只能继续摸索。”

    “对此,老夫隐约有些想法,正常之路是点化他我,积累数量到质变,从而让自身本质得以提高,成为传说,苏小友之路是制造‘虚假他我’。留下印记,然后完成数量的累积,产生质变,成为传说。后半段与正常道路相同,而老夫想着是不是能‘纯化自我’,缓慢改变,先让自身本质提高到传说,再自然而然投影万界,回溯过去亦然。”

    “这条路与先天大能很像。但祂们生来便为传说。”何七还是皱着眉头,陆大先生的路似乎非常艰难,非常非常艰难。

    陆大先生笑容平和道:“尽力去做,不违本心,纵死无悔。”

    他目光柔和地看向手中一心剑,低声自语道:

    “玉颜,为夫感过‘他我’,见过前世,至此方知,我之路不假他人。”

    “我之路不假他人……”何七听得震撼又茫然,心中不断回荡着这句话。

    一心剑之路,不假他人。

    …………

    墨宫。

    孟奇甫一进入大殿,目光就被一位枯瘦衰败的老者所吸引,他法身无漏,道力充沛,气血旺盛,若是闭上眼睛,不运转诸果之因,自己肯定毫不怀疑他正处盛年,日正当空——这不是形容词,是准确的描述,可如今直接看到,却发现老者充满了时光冲刷的痕迹,有种由内而外散发的腐朽气息。

    时光之下,谁人不朽?

    老者双手变化着印法,正专心致志炼制着眼前的人偶,与他自身一模一样的人偶,殿顶不时垂下各种各样的手臂,有龙爪,有魔手,有机关造物,分别带着不的同火焰,辅助着他的制造,整个过程充满了精准机械的美感。

    少顷,老者完成了一个阶段的炼制,抬起头来,沧桑的目光望向了孟奇:“苏小友,让你久候了。”

    “无妨,晚辈受益匪浅。”孟奇毫不介意,微笑问道,“器圣,您是想炼制替身?”

    这位老者正是墨宫器圣,与仁圣分庭抗礼,在诸圣之中位于前列,算是年纪最老的那波天仙。

    器圣的目光移到了人偶之上,神情透出几分感慨与迷离:“算是替身吧,灵魂、元神和真灵之类的事物,虽有高下之分,但终究难以不朽,不登彼岸,迟早会衰老会‘腐烂’,故而老夫想依靠机关来模仿灵魂的特质,让人偶具备思考与探索的能力,近乎于新造的生命但又能长存世间。”

    他叹了口气,露出一丝憧憬的笑容:“也许等到老夫腐朽成神话,连墨宫也已然斑驳,它还在遨游着诸天万界,代替老夫探索大道……”

    孟奇听得肃然起敬,不管自己认不认同诸圣的观点,至少他们这种秉承自身理念,始终探索着大道的精神值得敬佩。

    过了一阵,孟奇收敛住情绪,平复了心境,开始与器圣探讨起“万界通识球”的想法。

    时光推移,日复一日,孟奇对“万界通识球”渐渐有了腹稿,正当他要答谢器圣并告辞离开时,耳畔响起了月光菩萨庄严而飘渺的声音:

    “古尔多、苏妲己与霸王分开,正前往玉皇山。”(未完待续。)

    ps:订正:生病晕晕乎乎的,上一章忘记徐悲和单恒已经死在金鳌岛了,现已修改,特此订正,抱歉抱歉。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心剑之路)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