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六十七章 四帝成员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四帝成员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385384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六十七章 四帝成员)的详细阅读内容

    洪荒苍莽凉寂,树木极尽巍峨之能事,仿佛一座座山峰屹立,这里绝大部分事物都要比正常庞大许多,似乎在演绎着一个巨人的时代。

    一柄凤翅黑金枪凸显,缠绕着无形无色的火焰,猛地刺向了高览背心,这一切来的是如此突然,始终戒备着太离偷袭的高览都有始料未及的感觉。

    难道他会一气化三清之类的大神通?

    还是“妖圣枪”自作主张,丝毫不管太离的决定,非得与“宿敌”拼个你死我亡?

    噗,虚空被无声烧穿,枪尖已至高览背心,周围暗火浮动,熔融着所有,连光芒都未曾放过,层层叠叠,火焰成笼,阻断着躲闪的余地。

    这是惊艳的一枪。

    不因其他,只在突兀,宛若天外飞仙般霍然来袭。

    高览眼看便要被枪尖刺中,周围忽有山川河流之相浮现,日月星辰在列,环绕簇拥,衬托出一尊巍峨尊贵的帝者之身,平天冠,明黄袍。

    无数人族身影腾起,充塞四周,虽有虚幻长河冲刷,黯淡模糊了本身,但自有一股精气神无法磨灭,深深烙印于天地之间。

    这是薪火相传的精神。

    这是慷慨赴死,换取种族延续的精神。

    这是披荆斩棘,百死不悔,冲上巅峰的精神。

    这是牺牲,是无畏,是坚定,是自强,是万众一心,此时此刻,这些形容词不再只是空洞的描述,而是变作实质,化作感觉,汇成了浩浩荡荡的王道之气。

    堂堂皇皇,王者降临,万界咸服,诸天低头!

    王道之气一现,即将刺中高览的枪尖突地抖动,不敢伤害皇者。再难寸进,如要臣服。

    人皇剑随之绽放金黄光芒,天神、邪魔、仙人和大妖的虚影载沉载浮,不断变幻。最终定格在了妖族之上。

    凤翅黑金枪顿时变得迟缓,一道身影勾勒而出,正是有赤青黄白黑五色光环浮动的“孔雀妖王”太离,他也仿佛陷在琥珀之中的蚊蝇,竭力挣扎却难以动弹。

    剑光一闪。堂皇落下,凤翅黑金枪喀嚓断折,孔雀太离被斩成了两截。

    然而此时有无形火焰腾起,将高览面前的断枪残尸焚烧一空。

    高览手中人皇剑斜垂,目光幽深,若有所思。

    …………

    一口金黄长剑浩浩荡荡斩来,王道之势压得能量大海凝固,压得太离有思维迟缓,身躯陷入泥潭的感觉。

    高览竟然选择动手!

    他真的心灵不圆满,疯疯癫癫。没有理智?

    不对!我明明提防戒备着他,不可能被如此突然地袭击,除非他有一气化三清之术!

    妖圣枪传来五德之力,太离瞬间恢复了思绪,背后赤青黄白黑五道光华齐齐刷下。

    五色流转,金黄长剑连同高览顿时被刷落其中,一切显得是如此轻巧。

    这不愧是妖族大神通之一。

    然而周围虚空依旧有浮光掠影,无数人族幻象凸显,仿佛代代英烈先辈的烙印,又如同高览治下的臣民。

    他们在。高览就在!

    五色神光剧烈颤抖,忽然静止,道道人族幻象凝聚,结出了一尊满是王道之感的帝者之身。显化高览俊美无俦的容颜,手持金黄长剑。

    一时之间,太离竟有几分恍惚,不知高览在五色神光内,还是处于面前。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后续动作,妖圣枪早就无声刺出。凤凰身影凝出,带着熊熊火焰扑到了高览的帝者之身上。

    噗!

    金黄长剑无力阻拦,被枪尖洞穿,被凤凰虚影连人带剑笼罩。

    火焰蔓延,一切灰飞烟灭。

    “这是……”“孔雀妖王”太离将妖圣枪背在身后,目视着眼前画面,似乎有所判断。

    …………

    孟奇袖袍一挥,“阴祖”徐悲被甩了出来。

    他有些茫然浑噩,还未脱离袖里乾坤的影响,耳畔却已响起一道悠长的钟声,震动心神,摇晃真灵,法身如要瘫软。

    好像封神时代的落魂钟……阴祖迷迷糊糊冒出这个念头。

    连续被眩晕控制之下,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孟奇左手抬起,结出印决,以厚重承载之势袭来,用手背弹向自己眉心。

    厚重化作金光,戊己之势凝聚,形成了一根灿烂的虚幻绳索,随着孟奇打中徐悲玄关,缠绕往上,渗入法身,将他“捆”得严严实实。

    戊己印不仅仅是玉虚杏黄旗,还是地行之术,还是捆仙之绳。

    孟奇之所以主动出手,率先发难,与之前所想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违背,是因为“阴祖”徐悲为金鳌岛秘密成员,敌我有别,而且能藉此拷问出更多重要消息。

    “道友好神通,莫非是传说里的袖里乾坤与落魂钟?”直到此时,徐悲才缓了过来,苦笑开口。

    曾经自己以为在人仙里算得翘楚,近乎地仙,即使不如“赤帝”孙楚辞与“不老仙翁”钟离昧这两位天道盟地仙,差距也不会太大,足以抗衡一二,谁知在面前这位青袍男子的传说神通之下,自己竟毫无抵抗之力,脆弱得仿佛凡人,就如同面对“混元仙子”碧景璇。

    更为重要的是,他没有掩饰气息,他还只是人仙!

    与自己同样的人仙!

    至于为何被攻击,阴祖压根儿没去想这个问题,争夺五个名额,不被金鳌岛“九转离玄丹”控制,不就是最好的理由?

    四周是巍峨参天的一株株巨树,孟奇站在阴影当中,微微一笑:“道友也算博闻强记。”

    他间接承认了徐悲袖里乾坤与落魂钟的猜测。

    “败在这两门神通之下,尤其是袖里乾坤,老夫心服口服。”徐悲吐了口气,似乎信心有所恢复。

    看来在七海二十八界之外,还有上古大神通和武道绝学流传,并非独此一家,日后万不能再盲目自大。

    他并不害怕,危险时刻自有金鳌禁符送自己回返“碧游宫”,反正早就服食“九转离玄丹”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青袍男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听见他缓缓开口:“徐道友,身为金鳌岛之人,对今日之事可曾有所预料?”

    阴祖浑身被黑袍笼罩,闻言沉默刹那。然后才道:“你在说什么?”

    “徐道友,你秘密加入金鳌岛之事并非无人知晓。”孟奇笑着提醒了一句。

    夜帝泄露出去的?阴祖沉默不语,等待着对方动手,不管他是真的知道,还是虚言诈自己。都无关紧要,什么都不说就行了。

    “徐道友,你可以试一试金鳌禁符。”孟奇忽然开口。

    “什么?”徐悲愕然看去,只见青衫男子眼中浮现出一盏没有颜色的古灯,照出黑白流转的神异光芒,不断分散传播,遍及每个角落,似乎无处不在的因果联系,玄妙唯一,自始至终。

    黑白缥缈的光芒映照得青衫男子如神似仙。两鬓的斑驳更显沧桑,徐悲心头一凛,旋即被灯火照耀,周围似乎出现了什么微妙变化。

    然后,他看见青袍男子将手一招,摄出了自己的金鳌禁符,紧跟着骈起食指中指,点在了上面。

    黑白虚幻,金鳌禁符破碎,但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自然引动不了变化。

    这……徐悲一颗心缓缓下沉,危险之感仿佛洪水爆发。

    他竟然能在金鳌岛上隔绝金鳌禁符!

    此时,点点金红汇聚,禁符又出现在了徐悲眼前。似乎从来没有使用过,完好无损。

    这比刚才的隔绝更让徐悲震动,掌握微妙,返本朔源,伪造禁符,都是超乎了他想象的能力。如同当**帝的“点石成金”。

    面对这样的敌人,天仙使者还来得及救自己吗?

    他的身体仿佛陷入万载冰窟,冰冷到了极点。

    “放心,你所言的一切都不会外泄,不会妨碍你获得九转离玄丹的解药。”孟奇说话的同时,幽暗降临,混沌笼罩了四周,隔绝了所有联系。

    而且他趁阴祖被自己手段震动,心灵出现起伏时,悄然运转了“元心印”,勾动放大着徐悲的某些情绪,比如想要更进一步,而想要更进一步者,往往畏惧死亡。

    徐悲沉默了一阵,似乎在权衡利弊与真实,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道:“你究竟想问什么?”

    孟奇左手探出,仿佛握着一颗绚紫心脏,直接按在徐悲额头,轻笑一声道:“你知道落魂钟,应该也清楚元心印,若是有所隐瞒与撒谎,后果自己想象。”

    不给徐悲思考的机会,他紧跟着就问道:“金鳌岛让你趁此‘宴会’做什么?背后捅刀,还是搅合同盟?”

    “没有,金鳌岛什么任务都没给予老夫,只是老夫想着得为金鳌岛做点事情,积累贡献,故而打算偷袭别的法身。”徐悲沙哑着声音回荡,老老实实道出了心态变化。

    什么任务都没给予?孟奇顿时泛起了疑惑,金鳌岛就这么自信?

    对阴祖的这段描述,他偏向于相信,不仅仅是元心印的反馈,更在于事情的发展,如果金鳌岛秘密拉拢的法身够强势,应当迅速联手,以人多势众对付其他法身,这是最佳选择,而徐悲刚才只是孤家寡人,若暗中投效金鳌岛的法身不多也不强,倒是适合混战时突袭或关键时刻背叛同伴,但问题在于,太弱小就对整体局势影响不大,各位强者真会相信五个名额的虚言,拼得你死我活?

    金鳌岛另有打算或依仗?

    疑惑内藏,孟奇再次开口:“你可知赴宴法身之中还有谁是金鳌岛秘密成员?”

    “使者并未透露。”徐悲语气里透着几分自己在金鳌岛地位低下的悲凉,很多事情无需对他交代,只能使者吩咐什么便做什么。

    孟奇正待再问,徐悲却继续说道:“不过使者曾经提过一件事情,金鳌岛在外界的秘密成员以四帝为尊。”

    “四帝?”孟奇问道。

    徐悲道:“金鳌岛岛主不仅有恢复殷商、统御大地之志,还想让殷商取代天庭,成为诸天万界共主的想法,以此渡过大劫,故而他以‘中央天帝’自号,秘密成员自然是四方四帝,‘青帝’、‘黑帝’、‘白帝’。以及避开妖圣称谓的‘血帝’。”

    金鳌岛有“青帝”、“黑帝”、“白帝”、“血帝”四位神秘成员,会是赴宴法身之中的谁和谁?

    金鳌岛先前藏于东海尽头,与真实界没什么交际,四帝是七海二十八界的法身高人?

    孟奇凝重了几分。猜测着四帝的身份,随口说道:“既然以四帝称号给岛外成员,而岛内则有强过他们的天仙,恐怖的神兽仙禽,岛主的想法真是难以揣测。”

    “哼。如果天仙使者能随意外出,正常行事,金鳌岛何必招揽外务成员?”“阴祖”徐悲沉声道,“他们必然有着某些限制!”

    孟奇轻轻颔首,与自己判断相同。

    这也是机会所在!

    就在这时,他心头一动,撤去了元始领域,听见半空发出宏大之音:

    “荒兽凶禽将陆续进入混战区域,若不尽快分出胜负,决定五个名额的人选。会慢慢陷入它们的围攻。”

    这是要逼迫大家战斗,而不是点到即止,从容串通,以充裕的时光寻求同盟……孟奇眉头微皱,有些猜不到金鳌岛真正的目的所在。

    …………

    “太玄天子”宋蒹葭在一块块堪比山丘的巨石间闪现奔走。

    她容貌秀美,素颜朝天,仿佛一汪清澈的湖水,但却是七海二十八界最负盛名的左道高人,三魔之首,仅次于“混元仙子”碧景璇的强者。与四奇里的“七海仙君”荀隐并称。

    她乃积年地仙,证得的“太玄天子真身”非九幽邪魔,也不是神佛仙圣,有着神秘来历。亦正亦邪,曾经单对单击败过“不老仙翁”钟离昧,展现了自身在地仙层次也出类拔萃的实力。

    忽然,她心血来潮,屈指一弹,青黑指风如同剑光。无声无息穿透了几块巨石,打在了后面隐藏的敌人身上。

    当!

    金铁交鸣之声传出,“太玄九污指”竟然被生生挡住,宋蒹葭神识感应之中,看到了一位身穿青袍的男子,五官俊美阳刚,气质略显沧桑,体表流转着淡金,不伤分毫。

    是那艘仙船上的神秘人仙?太玄天子念头刚起,便看见青袍荡起袖袍,笼罩了苍穹。

    袖里乾坤?宋蒹葭不敢怠慢,双掌忽地一合,身躯浮动缥缈,宛若虚幻,在狂风之中摇曳不定,但只是在原地打转,没有投向袖袍。

    刹那之后,她冷笑一声:

    “这也配叫‘袖里乾坤’?”

    层层水光浮现,道道篆文成阵,宋蒹葭右掌推出,一下就打破了昏暗,反向笼罩封印而去。

    青袍男子脚下结出筋斗云,抓住机会,飞快远遁,宋蒹葭哪肯吃亏,背后长出八对虚幻翅膀,轻轻一扇,追了过去。

    但闪现之间,青袍男子突兀消失了!

    宋蒹葭目光凝重了几分,神识展开,精神蔓延,搜索着附近。

    突然,她耳边则响起了宏大之声:“荒兽凶禽将陆续进入混战区域,若不尽快分出胜负,决定五个名额的人选,会慢慢陷入它们的围攻。”

    声音刚落,“太玄天子”宋蒹葭忽地发现一处地方诡异冒出了两道人影,一道是“阴祖”徐悲,一道正是刚才偷袭自己的青袍男子!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工夫!

    …………

    身入洪荒碎片后,“夜帝”霍离殇盘腿坐下,嘴角含笑,似乎没有一点紧张与愤怒。

    突然,他拿出金鳌禁符,直接催发。

    金红光芒腾起,夜帝身影被笼罩,然后他发现自身回到了碧游宫内,美不胜收的苏妲己正单手支着下颚,笑吟吟看着自己,身后有天仙使者,“西伯”殷未央侍立。

    “离殇公子为何不争取五个名额,直接返回?”苏妲己轻朱唇。

    夜帝含笑道:“成为金鳌岛属下,被九转离玄丹控制,肯定是有别于在下以往人生的体验,应当具备不同寻常的美好,为何要反抗呢?”

    好,好变态的家伙……殷未央呆了呆,自己从未见过这种想法的人!

    似乎隐约听殷不二提过一句?

    苏妲己捂住艳笑,声音勾魂夺魄,好半天才道:“离殇公子名不虚传,当真独一无二,还请你入内服食‘九转离玄丹’。”

    夜帝浑不在意,欣赏着苏妲己的美态,在她与殷未央的引领下踏入了内殿。

    然而内殿之中还有一人,胡子半黑半白的天命道人

    他神情颓丧,正喃喃自语:“这都是命中注定。”

    “竟然有人比本公子先来服食?”夜帝挑了挑眉毛。

    苏妲己笑道:“外道六师不涉世俗,我们本来没打算邀请,但这人与我金鳌岛有着很深渊源,做过背叛之事,不能不邀。”

    “背叛?”霍离殇略感讶异。

    苏妲己笑容妩媚道:“对,他曾经在金鳌岛有个名号,叫做‘黑帝’。”(未完待续。)

    ps:  这章五千字,大家算是两章吧,下午坐飞机回家,明天开始补更~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十七章 四帝成员)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