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四十一章 夜帝的奇葩请求(六千大章补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夜帝的奇葩请求(六千大章补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356048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四十一章 夜帝的奇葩请求(六千大章补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拜见夜帝(离殇公子)。”看见坐于鲜花台中的白衣男子后,一位位难奈激动的海客当即行礼,有的矜持拱手,有的大礼参拜,有的动作呆板,有的战战兢兢,孟奇混在其中,打量着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夜帝”。

    按照自己之前的猜测,外间那位花匠才是真正的“夜帝”,里面这位不过是替身,可现在看来有失偏颇,至少这名白衣年轻人气息渊深内敛,举止间气度森然且具备着传闻里该有的随意洒脱,爱笑爱享受,有种特别的清爽气质,若没有花匠对比,自己可能不会怀疑他是否为“夜帝”。

    “夜帝”霍离殇摆了摆手,嘴角勾起,笑容相当干净:“本公子正愁欢饮达旦而无朋,便遇上了诸位,大家不问出身来历,此时[ 此刻都为酒友,何必如此拘束?”

    他身后那位容貌精致身材傲人的女子神色温柔,任由他靠在胸口,气息仿佛春风般迷人,带着独特的暖意,是不可多得的容貌与实力兼备的美人,至少是绝顶高手,她正素手芊芊剥着猩红的龙眼,将那果肉喂入夜帝口中,目光含情脉脉,动作舒缓有致。

    霍离殇看向这名女子的目光也毫不掩饰喜爱之意,如同在看着世间少有的珍宝。

    在他们旁边,还有沏茶的翠绿衣裳少女,眉目如画,天地钟灵毓秀般的人物,似乎不该被红尘沾染,另外则有抱剑的妩媚女子,腮帮子爱鼓着的斟酒少女,前者仿佛浑身上下皆有媚骨,一举一动分外勾动人心底,后者俏皮甜美,活泼动人,都是少见的美人。且实力不俗,与温柔女子伯仲之间,夜帝看向她们的眼神同样不掩爱意,大大方方,随意而潇洒。

    包括孟奇在内的海客一一就坐,旁边鲜花般的侍女殷切服侍,幽香扑鼻,如丝如缕,仿佛在钓那一只馋虫。

    夜帝端起酒杯,微笑道:“龙血炎阳酒。上古传下来的配方,我偶得一坛蛟龙之血,配以三百六十五种奇花异草,历经九年方才酿成,又经九年冰魄窖藏脱去燥气,总算可以入喉,能驱一切风寒入骨之症,能旺血气精元,有助于打开窍穴。有助于修炼相应法相,算是不错,但它为大补之物,诸位友人切莫贪杯。”

    他娓娓道来。不含半点炫耀之情,只是如实介绍。

    这等灵酒真是可遇而不可求!海客们都只在传闻里才听说过这类美酒,目光变得灼热,纷纷端起酒杯:

    “此杯敬欢宴之主。”

    鲜血般的酒水入喉。温润无燥,但很快就有火烧般的热烈从喉咙涌入胃袋,从胃袋涌向身体每个地方。以孟奇法身的境界和实力,都有少许补益,足见其珍贵,而且回口甘醇,异香满嘴,无论哪个方面来讲,都足以称之为好酒!

    夜帝噙着笑容,侧过头,随意喝了一口灵秀少女递过来的清茶,指着桌面一叠白色经脉般的菜肴道:“此蟹逆长百年,为祸一方,被我遣人拿下,肉质鲜嫩又具嚼劲,平常难得一见。”

    ……

    他就像所有好客的主人般,为宾客介绍着每一道菜肴,语气平缓,怡然自得,让不少海客暗自赞叹,闻名不如见面,夜帝风姿当真天下无双。

    孟奇毫不客气,品尝着美食,心里暗自惋惜小吃货没能在此。

    连换九种美酒,功效皆不相同,不少海客都有了醉意,夜宴的气氛渐渐达到了顶峰,他们心中的期盼也越来越强,夜帝会随手给予奇遇吗?会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吗?

    一番美妙绝伦的舞蹈后,“夜帝”霍离殇拍了拍手掌,示意舞女下去,在众人期待又忐忑的目光里,他笑容清爽浅淡道:“幸得诸位,我有了一个美好的夜晚,如今心情微醺,正是最舒畅之际,想随意挑选一位,来完成他的心愿。”

    刷的一下,厅堂内变得极度安静,落针可闻,心跳声噗通不绝,除了孟奇,人人都在期待,期待自己被夜帝挑中,得到奇遇!

    “就这位吧。”霍离殇指了指孟奇旁边那位海客。

    这海客白白胖胖,一点没有海风侵蚀的样子,他脸上涌现狂喜,跌跌撞撞绕过案几,走到夜帝面前,大礼拜倒:

    “还请离殇公子为小的主持公道,无方岛黑骨上人想要覆灭小的商行。”

    夜帝嘴角笑容不减,侧头看向甜美少女:“云月,修书一封,遣人送给黑骨。”

    “这种小事传个话就行了,黑骨哪敢忤逆公子?”甜美少女云月嘟嘴说道。

    这便是法身高人的威严,让人只能仰望的权势!

    霍离殇失笑道:“你这小妮子就想偷懒罢了,随你随你,总之帮这位朋友了结此事便可。”

    海客心情激动,连连叩头,但回到案几后,忽地呆住,孟奇听见了他内心澎湃起伏的情绪念头:

    “我真傻,真傻,为什么不直接请夜帝收我孩儿为徒,黑骨还敢对付夜帝的弟子不成?”

    “而且有了这层关系,日后好处多多。”

    “我真傻,真傻……”

    此时,霍离殇似乎有了几分倦怠,目光看向灵秀所钟的少女:“幽湖,送客。”

    灵秀少女幽湖放下茶具,站起身,目光纯净恬然,吩咐着仆人送客,一场莫名而来酒宴便曲终人散,对不少人来说,就像做了一场梦,但好处是实实在在的。

    孟奇随着海客们踏出厅堂,重新置身于花海之中,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那位目光中始终饱含着对生命热爱与享受的花匠。

    “感觉怎么样?”花匠声音很轻,像是穿透层层雾气而来。

    孟奇笑了一声:“假夜帝始终不如真夜帝。”

    花匠脸上露出了小孩般得意又纯净的笑容:“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没有丝毫否认和掩饰,坦诚自己才是真正的“夜帝”霍离殇!

    “里面那位竭力表现出了气势、派头以及刻意模仿的喜爱,但他的那种喜爱更接近于常人的情爱,没有对美好事物与浓烈生命的真切向往以及超越了外在的热忱,没有那种要抓住刹那光辉的执著。”孟奇没有看花匠,而是欣赏着那一朵朵千姿百态的鲜花,每一朵都是一段浓烈而美好的生命。它们将楼船点缀得异常辉煌。

    花匠也就是真正的“夜帝”目光变得热烈,看着正送客的灵秀少女幽湖,噙着无法掩饰的干净笑容道:“幽湖天生灵秀,就像那边那朵九瓣兰花,静静绽放,清艳难得,一颦一笑都美得惊心动魄,光是旁边看着便能让人心满意足。”

    他又指了指假夜帝靠着的温柔女子,笑容透出几分宠溺:“流裳,外表与气质皆温柔若水。与她相处总能被抚平心中疲惫与急躁,但这不是她最美的地方,她温柔掩盖之下有一颗争宠擅妒的玲珑之心,每次绞尽脑汁坑害云月等姐妹时都仿佛烈日照破阴霾,浑身上下笼罩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光辉,这是她最美的时候。”

    “霞帔,外表妩媚多姿,内心羞怯保守,一点点打开心房。一点点释放自己时,最为美好……”

    “云月,甜美俏皮,与她相处充满欢乐。忘记忧愁,使小性子的时候就像鲜花盛放……”

    他一句句介绍着,目光里尽是热忱与享受,充满了对生命的兴趣:“生世若危卵。离于大道离于家乡,只有懂得欣赏和享受这刹那的美好与辉煌,才能忘却离殇。”

    这样的人这样的态度。孟奇尚是初次遇到,既饶有兴致又感觉怪怪的,故意问道:“离殇公子,为何会想着弄个假夜帝?”

    里面的假夜帝正在享受着四女的服侍,肌肤相亲,没有半点生涩,毫不将自己当做替身。

    “花匠”霍离殇沐浴着月光,似笑非笑道:“体验生命、享受美好是本公子对人对事的态度,所以才会邀请偶遇之人赴宴,满足他们的心愿,才会随手给予不同之人奇遇,看他们人生绽放出美好。”

    “几年前,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为何不体验一下别人的生命?别人的美好?于是,找到合适的人,问他愿不愿意和我对换身份,做一做夜帝。”

    “这位‘夜帝’以前是赤霞岛一名花匠,有着父母妻儿,过着看似平常的生活,老实憨厚,遇到不义之财不会被贪婪蒙心,相当明白进退,我很好奇普通人的生活,于是邀请他和我互换身份。”

    “花匠的生活确实平凡,但也充满了美好,比如让一朵朵鲜花绽放,比如古朴严肃不苟言笑可暗藏关怀的父亲,宠溺儿子却与儿媳勾心斗角的母亲,不算漂亮不算温柔但自有几分泼辣几分趣味的妻子,a href='/txt/26918/10702854/'>姥姥в铮弈植恍荩砂胝勰ゲ4娴暮19樱热绫匦刖蛳杆恪13锝锛平系纳睿约坝胪琶髡刀肺薮Σ辉诘牟钍隆舛己苡腥ぃ凶乓欢u拿篮茫萌讼硎埽呐伦阕愕绷税肽甑钠胀ㄈ耍乙裁挥幸坏阊峋搿!br />

    孟奇微微皱眉,这夜帝的理念和做法都带着几分邪气,离经叛道:“你从赤霞岛的花匠变成了夜帝的花匠,是打算这次航行后便换回身份?”

    “花匠”霍离殇轻轻点头:“美好虽然没有厌倦,但我怕他完全沉迷于‘夜帝’的身份,再也无法自拔,所以准备抵达霜海北辰界后就换回身份,遣人送他去赤霞岛,可惜我在这里遇见了你,他不得不提前结束。”

    遇见了我?这是什么理由?孟奇正疑惑间,“花匠”霍离殇抖了抖衣袍,五官变幻,干净而清爽,再非普通之人,悠然迈步,踏入了厅堂。

    正享受着流裳与霞帔服侍的假夜帝猛地一惊,就像看着洪水猛兽般看着眼前的花匠,右手伸出,指着对方,结结巴巴道:“你,你,你……”

    霍离殇含笑道:

    “游戏结束了。”

    他伸手一抓,从假夜帝脸上抓下了一张扭曲不定的透明面具,那种渊深内敛的气息随之消失无踪。

    刚才挥洒随意,谈笑间帮人完成心愿的假夜帝五官重归普通,顿时呆呆愣愣,神色间充满了失落、绝望和抗拒:“我,我是夜帝,我才是夜帝!”

    他扭头看向流裳和霞帔。急促道:“流裳,霞帔,我才是夜帝!”

    流裳与霞帔再也不看他一眼,似乎他就是一团空气,微笑着迎了上来,挽住真正夜帝的双臂,低声私语,言笑晏晏。

    “流裳,霞帔,一夜夫妻百日恩。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放开我!我是夜帝!”假夜帝被仆人架了下去,身嘶力竭,哭喊不休,不愿意从这美梦中醒来,回到平淡的生活当中。

    “花匠”霍离殇被温柔流裳与妩媚霞帔搀扶着回到了鲜花台上,转身端坐,双目明亮,藏着对一切美好的眷念。

    此时此刻。他不再是花匠,而是威压天下的“夜帝”!

    他看着假夜帝的背影,感叹了一声道:“他最初毫不犹豫拒绝了我的请求,但当我让他明白什么是‘夜帝’。以及体验了几日的夜帝生活后,他选择了答应。”

    “互换身份不是表面上的互换,是真正意上的互换,这半年里。我所有的侍妾所有的属下所有的弟子都将他视为真正的夜帝,他做的每一个决定都等同我的决定,他享受的一切都与我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不同在于,我只能借助这张‘千幻面具’为他提供力量,对付敌人,所以不能太过招惹别的法身。”

    原来刚才的气息来自这张“千幻面具”……孟奇恍然想道。

    “夜帝”霍离殇笑容干净而热烈,继续说道:“既然是真正意义上的互换,他毫无疑问能与流裳、霞帔等人调笑玩乐,指定她们其中一人或全部与他共享房中之乐,而她们对他亦会像对我一样热情和尊崇,他也毫无疑问能挥霍我的财物宝藏,能对我的属下生杀予夺,能传令七海,书信到处,一言可决争端,可息风浪,可操纵别人的命运,由此造成的后果,我尽数承担,不言反悔。”

    只有这样,才算真正具有“夜帝”的身份。

    孟奇抬头看了看温柔的流裳,妩媚的霞帔,发现她们脸颊潮红,燥得抬不起头。

    这货真是玩到了某种极致……孟奇忍不住感慨了一声,而极致者往往能以“变态”形容,哪怕自己尊敬陆大先生,一样会觉得他的一心一意绝对能称得上“变态”。

    “你享受别的美好,但有没有考虑过流裳她们的感受?考虑过属下的感受?”面对夜帝,孟奇哪会有别人骨子里的畏惧,因此颇有点仗义执言。

    夜帝哈哈一笑,侧头看向流裳与霞帔,目光明亮热情,在欣赏着那种让人心旷神怡的美好:“她们也很乐意,总是面对着我,面对着同样的人,难免会单调乏味,觉得一切没有变数,陈腐得如同行将就木之人,失去新鲜感,失去好奇心,失去期待的趣味,所以,感受着一位不是夜帝的人慢慢进入夜帝的状态,一点点沉沦于她们罗裙之下,自然有着不一样的美好。”

    “公子,我们哪有!”流裳眼泪汪汪道。

    霞帔眼睛蒙上了一层雾光,轻轻咬了咬嘴唇:“我们还不是为了满足公子您真正互换身份,彼此感受到对方美好的心愿,哪里,哪里享受了!”

    霍离殇笑着安抚道:“是是是,都是本公子的错,让你们不得不接受。”

    “为了公子,我,我心甘情愿。”流裳细声细语道,不知想到了什么,忽地通红了脸皮,埋下了螓首。

    霞帔双手绞着,神色变幻了几下,终于蚊子般说道:“公子觉得我们乐意,那我们就乐意。”

    夜帝没再多说,目光带着对生命的热忱,微笑看着孟奇:“世间难得的美人,容貌与实力皆备,各有性格,各有美态,可双修可采补;遍布七海的属下,有的强横,有的聪慧,任凭驱策,没有半点怨言;堪比诸多岛屿联合的宝库,各种神丹材料,随便挥霍;举世顶尖的地位与权势,让平常仰头看待的岛主掌门们战战兢兢,低头朝拜,让过去只能在心里肖想的女仙阿谀奉迎,也能与五老仙等谈笑风生……”

    “这就是夜帝的身份,不仅仅刚才的花匠沉醉,就连清楚知道最终会回到原本的一位宗师也险些难以自拔,这几年与我互换过身份的人没有一个舍得。”

    “离殇公子,你说这个做什么?”孟奇心头一动,故作疑惑道。

    “夜帝”霍离殇笑容和煦,目光满是热爱:“你能看出我的不凡,本身实力肯定相当不错,如此强者,我不该没有听闻过,并且在没受伤的情况下混迹于海船,韬光养晦,不纵横苍天,必然有着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艘海船是从长华岛到十绝岛,而前段时日,长华岛正好发生了岛主曲白眉灭门之祸,居于十绝岛的天道盟巡查使者殷飞龙则在灭门前拜访过曲白眉。”

    说到这里,他露出狐狸般的笑容:“更为重要的是,我恰好知道一段隐秘,晓得曲白眉与过去时有出现的神秘组织有关。”

    “所以,你是这个神秘组织派出来调查曲白眉之死的成员?”

    不过路上偶遇,霍离殇竟然能见微知著,推断出近乎真实的结论,虽然这与他知道隐秘有关,但委实不可小窥,无愧“夜帝”之名……孟奇颇有点震动,不动声色道:“离殇公子想多了。”

    “我不觉得。”霍离殇自信十足道,“我对神秘组织成员这个身份很感兴趣,想要体验一下,享受这种生活,帮你调查出曲白眉真正的死因,调查出谁人动手,有何目的。”

    他目光灼灼与孟奇对视,尽是对生命美好的热忱:“而你则与我互换身份,成为真正的夜帝!”

    “世间难得的美人,遍及七海的属下,堪比诸多岛屿联合的宝库,举世顶尖的地位与权势,这些都会属于你,让你体验到截然不同的美好人生!”

    “你是说互换身份?”孟奇控制住嘴角没有抽动,反问了一声。

    竟然让我做“夜帝”?

    不过仔细想想,这确实能真正掩盖我的身份且可以借助他的庞大势力,便于我调查曲白眉与金鳌岛之事,谁能想到“夜帝”霍离殇就是仙迹“元始天尊”?

    而且做了什么事情,惹出了什么麻烦,都有霍离殇担着,当然,不知他能不能担得住,我可一向有惹祸能手、背锅大侠的称号……

    另外的问题,霍离殇究竟是真的如此奇葩,喜欢和别人互换身份体验生活,还是另藏目的?

    霍离殇含笑点头:

    “对,互换身份,你戴上这张‘千幻面具’,我为你提供力量,让你成为真正的夜帝,享受真正夜帝的一切,品尝到法身高人的地位与权势!”

    他语气笃定,似乎相信孟奇抗拒不了,应该说,除了法身,很少有人能够抗拒这个要求,尤其男子,不爱美色者有,不爱财富者有,不爱权势与地位的也有,但三者都不爱的,微乎其微!

    最为重要的是,不必担忧事后完全打回原状,只要有一丝清醒,做夜帝的时候完全可以为日后的自己准备好“礼物”。

    孟奇沉吟片刻,点头道:“好,我们互换身份。”

    霍离殇哈哈一笑,畅快至极,将手中千幻面具递给了孟奇:

    “此时起,你便是夜帝!”

    “而我是?”

    孟奇微微笑道:

    “‘太乙天尊’韩广。”(未完待续……)

    ps:我中午就知道这一章不好断,会写多,所以机智地说凌晨更新,不过卡文结束后,写得比较快,现在就写好了,五千八百多字的大章,补昨天欠更,加上中午的四千多,今天一共更了一万字了~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四十一章 夜帝的奇葩请求(六千大章补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