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十七章 不存在的敌人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不存在的敌人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326212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十七章 不存在的敌人)的详细阅读内容

    “魔师”韩广已成地仙,而且用魔佛阿难逆练如来神掌的精髓将自身的天帝玉册和六灭阎魔传承彻底糅合,不再各自为政,将彼此的强横绝世之处发挥得淋漓尽致并互相补益,即使没有传说特征,也别有神异,绝非普通地仙可以衡量。

    而古尔多看起来恢复了巅峰状态,天诛斧也保持着天仙层次的苏醒,再加上地仙级、精擅虚空之道的渡世法王和手段神秘诡异、残忍狰狞的血海罗刹,天下之大,单人独斗,能于他们围杀之下保命而逃的恐怕只得无处不在的苏无名一人,可此时此刻,冰雪仙宫内有敌人能在他们四位邪道法身围攻下反伤到古尔多,让他们且战且退,离开了这处大殿,并且本身没有任何痕迹残留,形同不存在,恐怖莫测之处可见一斑!

    “此地不可久留。”

    孟奇和陆大先生几乎是同时传音对方,事不清,道不明,贸然留在出现过状况的半坍塌大殿非明智之举。

    两人衣袍飘飘,各持长刀利剑,顺着金色血珠残留的轨迹,向着通往瑶池的入口位置前行。

    由于韩广等人与“不存在”的敌人大战,破坏了很大范围内的十方冻绝冰魄仙阵,让它处在缓慢恢复状态,只留下洞府本身的特殊,孟奇目前感应所及皆无风无雪,能清晰看到冰魄所成的宫殿,像是冰雪平原般的广场,错落成阵的楼台廊榭,以及很远处在暴风雪中若隐若现的晶莹尖塔,它通体有无数符印流转,充满了玄奥的气息,如果陆压所言无错,塔尖一层便是瑶池入口!

    孟奇和陆大先生仿若神人,幽光和剑芒环绕之中,一步步闪现前行,突破着冰雪仙宫本身的桎梏,飞快赶往尖塔。

    但他们没有因此而忽视四周。盲目追求速度,这里危险密布,感应难以及远,指不定韩广等人就埋伏在了什么地方!

    “古尔多的血迹有神灵气息。看来当初是靠着糅合神髓珠才让一点真灵保存。”陆大先生一边警惕前行,一边提醒孟奇,“若是再次遭遇,不能将他当做单纯的武道法身来对待,那样容易在神灵特异下吃亏。”

    孟奇此时才知古尔多已成神灵。心中一动道:“能让他恢复到地仙层次,怕是只有长生天的神髓珠……”

    如今的古尔多便是长生天,长生天便是古尔多!

    而不提古尔多身怀天诛斧之事,光长生天不像蛊神还停留在血祭取悦的低级阶段这点,就比蛊神难对付许多!

    孟奇突然有点叹息,早知如此,自己便将小白师叔代入真实之界了,打神鞭对付神灵有奇效,相当于绝世神兵!

    感慨之中,他忽然心血来潮。只觉芒刺在背,忍不住就扬起了霸王绝刀,精神蔓延往右侧角落。

    几乎不分先后,陆大先生的目光也投射到了那里。

    两人同时察觉了异常!

    “有谁在窥探我们……”庆云笼罩,幽光如同水幕,孟奇凝神看着那个角落,郑重说道。

    刚才自己有感觉到被注视!

    然而那个角落空空荡荡,除了冰墙,一无所有!

    “我也感受到了。”陆大先生做出肯定回答。

    他断掉了与他我的联系,唯我唯己。掌控入微,对危险的感应接近传说,胜过苏无名不少,因此不比孟奇迟钝。

    而孟奇虽然同样断掉了他我。掌控入微,但境界终究低了一层,好在还有八九玄功对危险的预感,有诸果之因对微妙联系的感应,在这方面甚至还略强于陆大先生。

    两人的神识来回扫视,交叉扫视。仿佛大日,将那个角落照得纤毫毕露,将每个微小之处都尽览心底,然而,依旧没有发现。

    孟奇运转玄功,眉心裂开,眼中无法用颜色来描述的道一琉璃灯于身前凝出幻影,绽放出不断分散不断蔓延的黑白流转光芒,诸果之因,无所不及,无所不至。

    由一道道细微难见光芒组成的灯火遍照那个角落,但并没有照出异常的因果联系,似乎在孟奇与陆大先生察觉的刹那,窥视者就已经自行断开了联系!

    孟奇收起道一琉璃灯,暗自传音陆大先生:“也许就是古尔多和韩广等人遭遇的不存在敌人。”

    陆大先生略一沉吟道:“我们假作前行,全神戒备,也许他出手的瞬间,便能被我们把握到存在的痕迹。”

    万事万物皆是相对,要想伤害到自己两人,必然会同等地暴露自身,不存在的事物是完成不了伤害的。

    孟奇正待回答,忽然心灵一紧,下意识就抬起了霸王绝刀,横在身前,而绝刀发出轰鸣之声,雷暴回荡四周。

    当!

    霸王绝刀像是被无形之物击中,小幅度来回摆荡,飞在半空的孟奇身体一重,落在地面,垂于身周的混沌幽光将附近白雪寒冰尽数吞没吸纳。

    电光张牙舞爪,击打着虚空每个角落,但皆是落到了空处,而与此同时,陆大先生亦持剑往身后一斩,剑光盘绕如同真龙,与某件事物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溅起了无数火花。

    两道碰撞之声后,附近又恢复了平静,无风无雪,无有异常。

    孟奇看向陆大先生,两人几乎不分先后摇头,示意自己还是没有找到“不存在”敌人的痕迹,只有刀剑与对方碰撞的那个瞬间,对方才仿佛由不存在踏入了存在的世界,而自身当时忙于自救防御,根本把握不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从刚才的攻击判断,这样的敌人算不得太过强横,但委实诡异难防!

    要不耍个花招,绝刀阻挡是假,靠太上无极元始庆云硬抗一击,以此抓住踪迹……孟奇心中有了计较,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陆大先生。

    陆大先生没有多说什么,只提醒孟奇小心攻击的诡异之处。

    两人再次前行,时不时感受到无形的窥探,那“不存在”的敌人似乎想要藉此消耗掉他们的精神,让他们变得麻木迟钝,从而应变不足。

    走完了冰雪平原。前方是殿阁林立的区域,暴风雪再次弥漫。

    孟奇又一次感受到了让自己芒刺在背的窥探,眼神望去,梁柱后还是空无一人。

    就在这时。他心底升起危险之意,窥探似乎瞬间移到了背后,并且发动了攻击,深得声东击西之要。

    孟奇霸王绝刀往身后一撩,但却有意慢了半拍。紧着,噗的一声,他身周垂下的道道混沌幽光失去了不动如山的深沉,像是被喷薄巨大打中,无法完全消融吞噬,剧烈晃动了起来,如同掀起了狂风巨浪的海面,甚至有几分阴柔之力险些穿透混沌,打在孟奇身上。

    机会!

    孟奇后撩的霸王绝刀速度陡然极快,仿佛雷霆般一闪而过。斩向了混沌幽光被打中的地方。

    噗!

    紫电刀光还是劈在了空处,根本没有敌人存在。

    而另外一边,陆大先生也再次挡住了“不存在”敌人的一击。

    “他比我想象得还要诡异,一旦攻击发生了,立刻便会进入‘不存在’的状态。”孟奇略微皱眉,戒备甚深。

    这是自己遭遇过的最古怪的敌人之一,胜比开窍时遇到狼王。

    陆大先生沉吟了一下道:“也许‘不存在’是他的本质,攻击存在的敌人才是特殊状态,本质无需刻意保持,因此一旦攻击发生了。他没有任何间隔就能重归不存在。”

    “不存在才是本质……”孟奇复述着这句话,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以前知道的某种事物,“陆前辈。也许这怪物不是不存在,而是在我们眼里不存在。”

    “你的意思是?”陆大先生有些不解。

    孟奇越想越是有可能:“我们判断存在的方式主要是视线,是听觉,是触感,是精神,而有的物质本身特殊。恰好不被这几种方式探知,因此在我们看来,便仿佛不存在。”

    这就像暗物质,看不到,电磁探测不到,在常人眼里形如不存在,但本身能与重力发现关系,而这不存在的怪物比它更胜一筹,但应该是类似的状况。

    “有道理,依靠眼睛者,被眼睛欺骗,依靠精神者,则容易被精神‘出卖’。”陆大先生缓缓颔首,有所明悟。

    孟奇顺着这个思路道:“不存在的怪物是精神感应不到的,是眼睛看不到的,但它对我们的窥视会造成我们对危险的预感,说明它在心灵层面是存在的,在因果联系层面是存在的,只不过能自动断掉联系,且心灵境界压制我们,所以,能从这方面着手。”

    无论唯我独尊,还是元心印,都可以尝试一下。

    这时,陆大先生问道:“老夫观你与蛊神一战,似乎能放大和加强真实界内的天地法则?”

    “是。”孟奇没有隐瞒。

    陆大先生点头道:“正常而言,在传说大能的洞府内,老夫虽然能借助到真实界的气息,但没办法改变这里的天地法则,只能产生微弱影响,如果得以放大和加强,也许能有奇效。”

    孟奇听得心头一动,当即答应道:“还请前辈一试。”

    借助真实界气息改变下界法则之事,孟奇自身也能做到,但目前的境界没办法再同时放大。

    陆大先生周身剑影一消,一道剑光划破冰雪长空,照亮了此地,口中发出庄严之声:

    “这一剑,此地心灵与真实同在。”

    话音未落,孟奇双眼就凸显出道一琉璃灯,身周似有虚幻长河冲刷,手中霸王绝刀缓缓推出。

    天地之间顿生微妙变化,孟奇眼前先是一片混沌与光明的交织,继而清晰,看见不远之处漂浮着一具斑驳的青铜古棺!

    是它?孟奇目光一缩。

    此时,青铜古棺正缓缓打来,露出了一条缝隙。

    通过缝隙,孟奇与陆大先生看到棺柩内空空荡荡,只有一件拳头大小的黑色事物。

    咚咚咚!

    这件黑色事物收缩鼓胀,竟然是一颗魔心!

    咚咚咚!

    被混沌幽光包裹的孟奇都有心跳随之加速的感觉!(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十七章 不存在的敌人)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