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十二章 开宗立派这件小事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开宗立派这件小事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321115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十二章 开宗立派这件小事)的详细阅读内容

    “太乙?太一?”孟奇低声重复了一遍,心中有诸多念头纷至沓来。

    如果为太乙,是指道门九尊之一的太乙救苦天尊,青帝的道门之身?毕竟除了他,没别的太乙能让这么恐怖的怪物惦记呐喊需要九位仙尊付出性命和身后遗蜕镇压的恐怖怪物。

    若是喊的“太一”,那又指的哪位大能,上古年间似乎没有以“太一”为号者,倒是自己出身的地球有东皇太一的神话流传。

    目前线索太多,实在无法猜测。

    想着想着,孟奇品出一个古怪之处,看着云鹤真人道:“这九座仙尊之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云鹤真人早有这方面的疑惑,不经思索便道:“因为妖乱大地,祖师才将本门迁入洞天,但妖乱大地平息后,他并未返回洞天,引本门重归天地之间,故而能判断此事发生在妖乱大地至人皇坐化这段时间。”

    “这也能从另外一方面得到佐证,圣皇开始,九座仙尊之墓便陆续有零星记载。”

    “彼时妖圣与人皇在世,皆是彼岸强者,有什么怪物不能除掉,非得让九位仙尊做此选择?”孟奇道出了自己的疑问。

    云鹤泛起一丝苦笑道:“老道也想不明白,曾经询问雪山派长老,却被告知他们世代守着这个秘密,不能外泄,只要露了只言片语,让外人心中有了怪物的相关事情和对应念头,祂便能藉此脱困,就算雪山派自身弟子,一旦知晓了这个秘密,也只能一辈子留在九座仙墓当中,再不见天日。”

    也就是说,一旦外界有了怪物存在过的痕迹。祂就能自封印里逃脱?孟奇听得有些动容,就算镇压怪物者非是佛祖元始这种大人物,能做到这种神奇莫测的事情,也足以说明怪物鼎盛时的可怕,至少有造化水准!

    “雪山派由世代相传的守陵人发展而来。藏着不少隐秘啊……”孟奇喟叹了一声。

    云鹤颔首道:“能从圣皇年间传承至今。历经风波而不倒,雪山派底蕴之深厚,怕是只逊色于江东王氏与素女道玄女一脉,绝不能只看表面。”

    又说了一阵雪山派有关的事情,见无更多线索,孟奇将话题转移到了炼制器物之上,诚心诚意向云鹤真人请教。并将万界通识球的构想拿出来讨论。

    对此。云鹤真人听得心惊不已,接连叹道:“大气魄!大手笔!老道愧不能及。”

    然后他兴致盎然,从炼器的角度出发分析了可行性,给了孟奇很多有用的建议。

    日升日落,几天过去,孟奇收获极多,但炼制还未入门的他亟需消化,不再多求。起身踏入了森罗万象门。

    …………

    大街之上,人来人往。各种机关器物琳琅满目,繁华又便利。

    一座府邸的内院,穿着劲装的方华吟在晨曦薄雾里吞吐朝霞,感悟天地,一招一式随之展开,缓慢得仿佛背负着一座山峰,但却带着某种自然韵味,美妙宁和。

    方华吟收住招式,睁开眼睛,缓步走向外院,演武场内已经聚集了不少江湖人士,等待着她的到来。

    “方女侠……”一看见方华吟,问好声顿时此起彼伏,满是敬意,这些人严格来说都算是失败者,因为各种各样的缘由不能修道和学习机关术,但又不甘心于蹉跎一辈子,永远处在最下层,所以选择了上古练气士之路,武道通神之途。

    而方华吟作为这条道路的代表人物之一,且有类似的经历,向来有教无类,不吝指点,即使不经师长同意,不涉具体的传承,可作为天人合一者,她足以从高屋建瓴的角度,用自己的体悟来教导他人,让每一位来求教者都受益匪浅,方女侠之名遍传天下!

    方华吟含笑致意,走到演武场石台上,立在边缘,渊渟岳峙,示意下方之人挨个请教。

    每个问题她都回答得很浅显易懂,发人深省,甚至会演示一二。

    时光推移,日正当空,方华吟环视一圈,沉稳道:

    “好了,今日到此为止。”

    一片道谢声响起,江湖人士们有条不紊地退走,看着他们散去的身影,方华吟颇为感慨,若非当初有幸遇到师父与江师伯,自己和他们还在苦苦挣扎,根本看不到希望。

    人群渐渐稀薄,方华吟正待离去,忽然目光一凛,看见演武场内有位青衫男子负手而立,静静望着自己,像是海中的礁石,随着退潮而显露。

    他似乎一直在那里,但没有出声打断自己,容貌依旧,还是记忆里那张面孔,仅仅多了成熟和少许沧桑。

    方华吟嘴巴半张,发不出声音,视线忽地模糊,脑海一片空白。

    “不错。”孟奇微微点头。

    嗡的一声,方华吟如梦初醒,从石台上跃下,两三步奔到了孟奇面前,猛然拜倒,眼带水光,语带颤音:

    “弟子叩见师父!”

    此时,演武场内只剩寥寥几人,皆是惊愕望了过来,不明所以,方女侠为何大礼参拜?

    “今日起,你便算正式列入为师门墙。”孟奇和缓开口。

    闻言,方华吟百感交集,欣喜无法言喻,有泪水滑落,当即三拜九叩,重新见过师父。

    在演武场剩余之人反应过来前,孟奇转过身,走向外面,随口道:“且随为师回宗门一趟。”

    方华吟站起身,也不收拾,跟着孟奇就出了府邸,然后光影变化,再有感应时,已是到了一扇门边。

    是他?演武场中剩下几人这才突然醒悟。

    是他!

    他们快步追到了门边,可哪里还有半点踪影。

    …………

    踏出森罗万象门后,方华吟看到了笑眯眯的云鹤真人,又惊又疑行了一礼,随着自家师父出了静室,离了山峰,在莫名力量帮助下飞上了半空。

    她只见脚下是无边无际般的瀚海戈壁。荒凉苍莽,生平未闻,像是来到了另外一方天地。

    “你之前所处世界乃万象仙尊开辟的洞天,而这里是万象仙尊出生的地方。”孟奇随口解释了一句。

    方华吟听得震惊不已,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洞天。但不妨碍她理解这番话语。

    “走吧。先去找你师兄。”孟奇左手一挥,两人消失在了瀚海。

    …………

    北周,一处平湖之上,楼船荡波,泛着涟漪。

    何暮与本地“傲剑门”掌门朱清相对而坐,品着鱼羹,欣赏着湖光山色。

    他得知苏先生重出江湖。现身北周与草原边缘后。当即北上,但还未抵达就听闻狂刀强杀蛊神于南荒,只好放慢了行程,感慨一声南辕北辙。

    “在下早闻何大侠之名,今日一见,果不虚传。”朱清笑着举杯。

    何暮举杯相碰:“朱掌门过誉了。”

    两人寒暄了一阵,朱清话入正题:“何大侠,作为散修。你能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委实难得。让人佩服,若有宗门依托,说不得早就迈过第一层天梯了。”

    “散修之艰辛,在下虽未经历,但亦见过不少,深有体会。”

    他委婉表达了拉拢何暮的意思,想劝说以剑法闻名的他带艺入派。

    傲剑门是本地有名大派,曾经出过宗师,如今也有绝顶高手存在,朱清虽然和何暮一样,还只是一流高手,但有足够的资格对散修何暮说这番话语。

    何暮不知苏先生确切意思,行走江湖时从不报师承,不仰仗威名,除了寥寥数人,其余都只当他是散修。

    何暮正色回答:“多谢朱掌门好意,但在下师长尚存,岂能另投他派?”

    “师长尚存?不知何大侠你师从哪位前辈?”朱清好奇问道,他从未听说过何暮师承的事情。

    何暮摇头笑道:“在下还未得到师父认可,不敢妄报师名。”

    “何大侠你这般年纪这般修为都还未得到师长认可?”朱清诧异道,“这要求也未免太高了吧?”

    就算是顶尖势力,不到四十的一流高手也是竭力栽培的对象!

    何暮刚要回答,忽然眼前一花,看见一道青衫人影漂浮于湖上,鬓角斑白,成熟俊美,气质幽深难言。

    “苏,苏先生……”何暮结结巴巴开口。

    朱清随之望去,只觉这青衫男子异常眼熟。

    孟奇没有多言,只是道:“跟为师回宗门一趟。”

    说完,转身就踏入高空。

    为师……这是何大侠的师父?朱清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突然,他身形一僵,目光凝固,记起了为何觉得眼熟。

    最新的天地人榜正摆在自家宗门内!

    而天榜每位高人的形象,自己从多方渠道有所了解!

    为师?何暮心中一喜,慌忙告辞,赶紧跟上。

    直到三道身影消失,朱清才清醒过来。

    何暮的师父竟然是他!

    何暮真人不露像啊,居然法身高人的弟子!

    难怪年纪轻轻便能内外交汇!

    …………

    遁光落在了荒山古庙,莲花池旁。

    “师父,这是我们宗门?”方华吟环顾四周,愕然发问。

    何暮直到此时才发现师父身边跟着一位面容多显刚硬的女子,而方华吟感觉到他的目光,侧头微笑,低声道:“见过师兄,师妹方华吟。”

    孟奇左手负于身后,右手多了一根铁黑色竹节鞭,含笑道:

    “以往不是,以后便是了。”

    呃?何暮与方华吟都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你们看,此地灵秀汇聚。”孟奇举着赶山鞭,指向庙宇外,眼睛里一盏绽放着黑白流转光芒的古灯呈现,身周隐有虚幻长河冲刷,声音则低沉磁性,透着奇妙的韵律,似乎引起了天地的共振。

    话音刚落,方华吟与何暮就感觉这座荒山在移动,附近峰峦在改变,沧海桑田现于几息之内。

    轰隆隆!

    山峰顺着天地气脉而变,荒山渐渐秀美,漫出云雾。喷薄灵泉,化作了一处非常适合修炼武道的地方。

    方华吟看得出不了声,她十几年前就知道师父很强,但从来没想过他能强到如此程度,搬山移岳一言之中。简直是行走于人间的仙神!

    何暮亦是看得失神。喃喃自语:“一言可为天下法。”

    孟奇收回赶山鞭,左手轻点虚空,古庙顿生变化,石砖重组,山门再立,成为了一座不大的道观。

    “本门源自昆仑山玉虚宫。”孟奇回头看向两位弟子,“日后此地便为昆仑山。此观便为玉虚宫。”

    “昆仑山玉虚宫……”何暮和方华吟重复着一个名字。突地反应过来,齐声道,“师父,这就开宗立派了?”

    听起来像是承失落道统,重新开宗立派!

    “对,开宗立派这种小事不必大张旗鼓,该知道的自会知道。”孟奇不甚在意道,然后脸色一正。“且随为师拜本门开派祖师,本门由他亲手建立。核心武道皆由他所创。”

    说话时,古佛雕像蠕动改变,不像石头,倒似泥土。

    开派祖师?何暮和方华吟收敛心情,充满敬意,面朝雕像,准备跟随师父行礼。

    不提祖师的身份,能自开一派的强人都值得尊敬!

    雕像化作了一位道人,似老似少似中年,威严尊贵,浩瀚古朴。

    孟奇庄重行礼,口中有声:

    “拜开派祖师元始天尊。”

    何暮与方华吟齐齐躬身,但当即僵立在那里。

    开派祖师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

    只存在于神话里,道门供奉的三清之首,开辟了诸天万界的元始天尊?

    本门由他亲手建立?

    他们有种在听神话故事的感觉,充满了不真实的意味。

    当今天下,道门多以三清为尊,但号称三清之一为开派祖师的,自上古以来,都未曾有过,顶多说是他们的道统相关!

    比如纯阳宗能与道德天尊扯上关系,但从不敢言开派祖师是太上老君,比如万象门开派祖师是万象仙尊,而非灵宝天尊。

    但师父说得言辞凿凿,似乎真有其事他们可不敢怀疑自家师父撒谎!

    又觉震惊又觉荒谬又觉欣喜的情绪里,他们拜完开派祖师,又跟着师父遥拜派外师祖玄悲神僧。

    简单的两次行礼后,孟奇转过身,盘腿坐于元始天尊雕像之下,气息幽深混沌,与雕像交相辉映。

    他看着何暮与方华吟道:“昆仑玉虚宫便算重新建立了,你们二人为嫡传弟子。”

    何暮、方华吟再次叩拜于地,见过师父,然后聆听师尊的教导。

    “本门没什么繁文缛节,只有几条戒律,第一,不得欺师灭祖,第二,不得为非作歹,第三……”孟奇简单说了七条戒律,然后脸色一正,“日后你们若行差踏错,祸害一方,休怪为师清理门户。”

    “弟子必将戒律牢记于心。”何暮和方华吟赶紧回答。

    孟奇微微点头:“本门核心功法是‘元始金章’和‘八九玄功’,前者有元始九印,分为无极、道一、开天……后者善避灾劫,变化多端,肉身成圣,力大无穷……”

    他大致介绍了一番昆仑玉虚宫的核心传承,听得何暮与方华吟眼泛迷光,向往不已。

    说完这些,他将目光移到何暮身上:“玄关无悔,你已内外交汇,成就外景,没办法再转修这两门神功。”

    在何暮神色一黯之际,孟奇继续说道:“但为师参悟过截天七剑总纲,有所领悟,创出了相应武道,而截天七剑能由绝大多数功法升华而来,就像如来神掌与佛门诸法的关系一样,所以,你能往这方面发展。”

    何暮又惊又喜,黯然尽去,当即叩头:“多谢师父!”

    孟奇屈指一弹,自身领悟的那部分武道化作流光,钻入了何暮眉心。

    “你还处在天人合一境界,‘元始金章’与‘八九玄功’又都以包容著称,你可选择一门主修,缓慢调整内天地。”孟奇望向方华吟。

    选择太多太好是苦恼之事,方华吟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神色变幻了好几次才道:“弟子想学‘元始金章’。”

    孟奇再次屈指,弹出了“元始金章”开窍篇所化流光,然后对两人道:“不管是不是主修,‘元始九印’你们都能感悟,从中得到收获,但目前暂时不用,等升华或调整内天地完毕再慢慢来。”

    “‘元始九印’当中,‘道一印’你们没法修炼,翻天、阴阳、戊己和虚空的真意传承也不在为师手上,只能书写秘籍,剩下的无极、开天、四象和元心,你们到时候尽可感悟。”

    交代完这些事情,孟奇道:“你们有什么想问的?”

    何暮皱眉道:“师父,目前玉虚宫就我们三人?不广收弟子?”

    这样的门派未免也太单薄了!

    “不用,本门长辈还有一些,而收徒不定规矩,全看自己意愿,没必要非得大张旗鼓招收,每代有几名传人能行走江湖便可,就像兰柯寺。”孟奇答道。

    然后他笑了笑:“你们若想广收弟子,为师也没有意见,之所以自身不教太多弟子,是因为为师性子懒散。”

    何暮与方华吟顿时无言以对。

    一座山峰,一处道观,一位师父,两名弟子,昆仑玉虚宫便这样成立了,没用多久,各顶尖势力都知道了这个新生的门派。

    掌教者,“元皇”苏孟!

    …………

    两道剑光如同匹练,划破长空,斩向敌人,然后交错一旋,将敌人分成了两截。

    “这凶人实力真强,盛名之下无虚士。”洗剑阁弟子方邱喘了口气道。

    另外一名洗剑阁弟子姜蓝一边擦拭剑身,一边说道:“也就是遇到我们。”

    “九环蛇乃邪道成名多年的人物,据说十来年前有所奇遇,才能从存身更加艰难的左道散修里脱颖而出。”

    方邱笑道:“可惜他后来太顺风顺水,如今有点妄自尊大,倒要看看他得到的是什么奇遇!”

    说话间,他剑光一闪,挑起了九环蛇的芥子环。

    “不错的功法……确实有所奇遇,正是他主修的那门……”方邱检查着芥子环内的事物,“咦,有本残破的笔记,用的是上古文字。”

    他随手翻看起来,渐渐的,脸色变得凝重,让姜蓝心生疑惑,靠拢过来:“上面写的是什么?”

    方邱深吸了两口气道:“是昔年‘金皇’西王母侍女所留,她侥幸从九重天坠落中残存,记载了不少秘辛,比如瑶池的秘密入口,比如青帝与金皇的见面,比如瑶池内温养的昊天镜核心碎片与东皇钟碎片,比如东皇是谁……”

    姜蓝越听越是凝重,这些消息太重要了,堪称天大的奇遇,甚至能成为一个门派兴盛的关键!

    “这当是九环蛇十几年前奇遇所得的一部分,但瑶池太危险,他始终不敢前去,秘而不宣。”方邱判断道。

    姜蓝看着方邱:“我们怎么做?”

    方邱脸色变幻了几下,苦笑道:“还能怎么做?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前往瑶池凶多吉少,最好不要抱着侥幸之心,若是隐藏,谁知将来会不会落得九环蛇的下场,还是交予宗门,让长辈们去探索。”

    “我们立下如此大功,只要探索有收获,无论如何都少不了我们一份,能藉此有效提升自己,拿得到手的才是最重要的。”

    姜蓝略一沉吟:“好!”(未完待续。)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十二章 开宗立派这件小事)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