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八章 一剑一命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一剑一命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28185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八章 一剑一命)的详细阅读内容

    山岭葱郁,树木茂盛,阳光透过枝叶,在地上洒下一个又一个的金色光斑。

    灰袍僧人孟奇和穆云乐两道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逝于山路尽头。

    又不知过了多久,这里忽有片片血色汇聚,凝成了一道模糊不清的人影,双目鲜红,无情残忍,俨然便是血海罗刹!

    “他去了哪里……”血海罗刹的精神如同光芒,瞬间就将荒山野岭笼罩,寻找着关于孟奇的点点滴滴,以及欢喜菩萨描述中的浣花剑派小丫头等人,发觉此地曾经有两者停留的痕迹,但早就远离,目前不知所踪,以自己法身的境界,亦只能若有似无把握到,没办法准确探知!

    他沉吟了一下,身影突地崩散,血光纷飞,越来越淡,消失于半空。

    山岭重归寂静。

    …………

    “大师,这里便是黎城了。”穆云乐换了身淡绿衫子,愈显清新灵动,指着不远处的城池道。

    黎城离破庙所在的荒山野岭并不太远,以两人的脚程,不到一日便抵达了城门口,沿途穆云乐见真定大师还是沉默少语,有种历经沧桑的疲惫,不敢贸v然问东问西,一路无话,憋得很是难受。

    孟奇点了点头,灰色僧袍轻荡,胸前并无佛珠,一步步走入城池,踏进街道,每逢拐角处,总是异常熟稔地选择着方向,不问路不说话。

    这让穆云乐暗自奇怪,真定大师对黎城似乎很熟悉,那他为何要自己带路?

    漆黑水润的眸子转了转,穆云乐故作不经意道:“大师,您之前来过黎城?”

    “未曾。”孟奇言简意赅回答,仿佛万事万物索然无味。

    “那您要到黎城何处?”穆云乐愈发莫名其妙,虽然她师父和其他长辈都是外景强者,但类似这种神秘莫测的高人。还是初次遇到!

    小河潺潺,绿树临风,穆云乐刚问完这句话,孟奇就停步于一座临河小院前。

    喀嚓,喀嚓,清脆美妙如同音符的劈柴声回荡在四周,没有阻涩呆滞的感觉,似乎随着斧头的斩落,木柴自然而然就一分为二了,而且喀嚓之声的间隔像是经过尺量斗称。总是一般长短,不会有分毫差异!

    穆云乐只是听了听,脸色就变得郑重,内心轻咦了一声,半是疑惑半是讶异。

    虽然看起来是日常微末小事,但若异地而处,自己肯定做不到这种程度,几位长辈多半不行,自家师父也不知能不能办到。光是隔墙听声,她脑海内就自然而然勾勒出一口绝世之剑和孤傲剑客的形象!

    伴随着喀嚓之声的还有粗重的呼吸声音,这对穆云乐自己来说都是最疲劳情况下才会出现的身体不受控制迹象,外景强者若非状况极其不佳。绝不可能让呼吸吐纳声如此鲜明。

    然而,她对此没有任何轻视,因为粗重呼吸里透出的是竭力压制的杀意,仅仅泄露出来的微不足道感觉。这让自身心惊肉跳,寒意彻骨,元神震慑。通体颤抖,拔不出剑来。

    若是杀意完全迸发,那该是何等的恐怖?怕是虚幻凝成实质,化作乌云笼罩城池,瞬间灭杀所有生灵!

    “小院内的劈柴者实力绝不亚于师父,甚至多半胜过……如果‘他’的杀意无法自控,那恐怕比当代欢喜菩萨还可怕,还更像灭世邪魔,黑榜之中,几乎能与‘魔帝’争雄……”穆云乐心里油然浮现出这个想法。

    她被欢喜菩萨擒过,仅对比表现出来的部分,深觉院中劈柴者的恐怖,但具体实力如何,她就无法肯定判断了,毕竟境界相差太多。

    而与“魔帝”的比较,她下意识排除了“魔皇爪”这个因素,因为她师父青莲公子曾经提过一句,正常情况下,“魔皇爪”对“魔帝”是削弱而不是增强,“魔帝”得时时压制魔皇爪,以免被邪意侵蚀,失去灵智,当然,若是危急关头,“魔帝”解放“魔皇爪”,那肯定能短暂压制法身高人!

    “里面究竟是哪位邪道巨擘?为何从未听闻过?”穆云乐回想着自身知道的有名魔头,但都无法与院中劈柴者对上号。

    这等实力竟然没上地榜和黑榜?

    她忍不住看了孟奇一眼,心情有些惶恐又有些激动,原本以为自己出身名门正派,顶尖势力,眼光见识都算出类拔萃,江湖出名人物大凡认得,不会出现当面不识的情况,谁知真定大师是一例,而因为他拜访出现的左道巨擘又是一例,天下之大, 隐秘强者之多,远超自己的认知!

    穆云乐只觉一个崭新的江湖被真定大师掀开了面纱,一点点展现在自己眼前,它是如此新鲜如此有趣。

    然后她看见表情平和的灰袍僧人真定大师走了过去,轻轻敲响了院门。

    院子内,一位道士打扮的女子正提着斧头,专注但又透出暴躁之意地披着木柴,她身材高挑,高鼻凤眼,气质冰冷,未曾戴冠,头发随意披散。

    咚咚咚,敲门声响。

    这名女子霍然一惊,仿佛从梦中惊醒,直到此时,她才发现有人到了自己门边!

    “谁?”她冰冷问道,控制着杀意。

    “贫僧真定。”低沉又平淡的声音从门外的传入。

    熟悉的感觉透入耳窍,女冠凤眼一睁:

    “是你!”

    自己心心念念的仇人!因他而起的杀意让自己必须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控制!

    杀意陡然迸发,院子一下变得昏暗,似有乌云汇聚,院门无声无息间化作朽木,像是走了最终的尽头,失去了一切生命力。

    这名女冠正是戒杀道人,狼王的师父萨仁高娃,她周身窍穴亮起,尽数绽放妖异幽暗的光芒,它们一路连接,延伸至右手,凝成了一口三尺三寸三分长的怪剑,通体漆黑。无光无纹,古朴又妖异,院内树木瞬间凋敝,被绞成碎屑,大地裂开一道道缝隙,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然后,裂缝到了小院边缘就戛然而止,杀意无声无息渗透,依然出不了院子!

    随着院门的“死亡”,戒杀道人看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仇人。

    她略微一愣。印象里英武阳刚,意气风发,似乎没有任何事情任何困难可以阻挡他的男子变做了一位灰袍僧人,面容多有枯槁,情绪深藏,如同早就死亡的火山,眼光无波,带着深深的疲惫,历经沧桑、心灰意冷的疲惫。

    他竟然再次出家为僧。青灯古佛?

    在光芒万丈,一步步走向巅峰的时候遁入了空门?

    错愕只是瞬间,戒杀道人气势攀升到极点,但杀意始终突破不了院墙。那里像是有无形的屏障。

    她冷冷道:“你来消除隐患吗?”

    戒杀道人迸发的杀意,展露的威势让门外的穆云乐心跳咚咚咚加快,她还是初次遇到大宗师级数的强者全力以赴,气势又尽是杀意的。眼前似有幻象频现,不自觉就挪了一步,躲到了真定大师的背后。那不算高大的背影枯寂萧瑟,却异常让人感觉安心。

    院中劈柴者的实力果然如自己所想,邪魔左道除开法身,她至少前三,若是行走江湖,必然搅动天下风云,可却一座小院一堆木柴消磨余生,再想到能惊退欢喜菩萨,与劈柴者对峙而不落下风的真定大师青灯古佛、破庙莲花,穆云乐再生世事无常,繁华易消,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感慨。

    他们究竟是谁?为何要选择这样的归宿?

    十年前,二十年前,真定大师与院中劈柴者是否在江湖中有着不亚于魔帝、太上神剑的名声?

    穆云乐痴痴想着。

    孟奇灰色僧人随着杀意而动,立在门边,目光平淡,情绪死寂,摇了摇头道:

    “昔年若非有你庇佑,我或许已经亡于妖族之手,后来世事变化,恩仇难分,我曾经想过找到你,杀掉你,以除后患,但终究心有不安。”

    戒杀道人冰冷道:“我救你乃命中注定,不会后悔。”

    “你如今再说这些有什么用?莫非还能以命报恩不成?”

    穆云乐支着两只耳朵,不放过只言片语,脑海内闪过一个又一个凄美绝伦的故事。

    “你之杀意非在本身,乃冥海剑影响。”孟奇平静道,不因杀意而动摇,有种看透了世事后的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又如何?”戒杀道人情绪略微有些波动。

    孟奇看着她,诚恳道:“冥海剑的主人不是你,你只是养剑之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新生。”

    戒杀道人嘴唇勾了勾,冷笑道:“想以此瓦解我的杀意,间接除掉后患?”

    话音刚落,她突然动了,手中无光长剑突兀出现于孟奇胸前,像是一直就在这里。

    孟奇看着她,神情平和,双手低垂,无有动作。

    刺啦一声,这口只要触及就会让人死亡的长剑穿透了孟奇的胸膛,没有鲜血流出,尽被吸纳!

    “你……”戒杀道人手持长剑,茫然看着眼前的灰袍僧人,只觉对方肉体真实,自己心中的杀意和剑气都因为顺着贯穿伤口疯狂涌向苏孟而飞快消退。

    “啊!”穆云乐失声叫出,想要挥剑帮忙,可强大的压力下,自己根本出不了剑。

    真定大师为什么不抵挡,用身体生生受了这恐怖的一剑?

    孟奇脸色苍白,神情平和,目光满是疲惫,缓缓道:

    “这一剑还你救命之恩。”

    他气息陡降,但没有直接死亡,身体微微颤抖,仿佛站立不稳。

    戒杀的剑气和杀意消失一空,眼神茫然看着那狰狞的伤口,又看了看如同死寂大海般的那双眸子,忽然感觉心里空空荡荡,前所未有的平静安宁。

    她的眼泪突然滑落,右手松开,无光长剑消失,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没谁知道她去了哪里。

    穆云乐怔怔看着这一幕,恍然如梦。(未完待续。。)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八章 一剑一命)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