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退避三舍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七十七章 退避三舍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240117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七十七章 退避三舍)的详细阅读内容

    扎扎扎,哐当!

    几百丈外,小伙子和马队其他人眼睁睁看着城门关闭,禁法自生,而黑色鳞甲的马匹面对暗藏杀机的大阵本能放缓了步伐,渐渐停顿。

    他们的希冀、欢欣和鼓舞刹那间凝固在了脸上,目光里是说不出的绝望和痛苦,再大的麻木也无法掩盖住这种逆转下的情绪变化。

    呜呜呜!

    他们背后忽有魔音传来,似狼嚎似悲泣,一声重一声,一声接一声,震动云霄,难以计数。

    小伙子下意识转头,看向天边,只见濛濛晨光里乌云和黑雾共舞,覆盖了小半个苍空。

    里面仿佛有无数颗粒般的烟尘,可随着它们飘荡到百里开外,小伙子和马队其他人都看得较为清楚了,那是一头头庞大的邪魔阴鬼,有的双眼赤红,慑人心神,有的舌头伸出,吊在胸前,有的肚子鼓胀,难见头脚,有的一团烂肉,插着凌乱的手脚,有的浑身赤裸,双乳大似干瘪的麻袋,有的背生双翅,展开后似乎能负起一座湖泊。

    在他们下方,奔跑着密密麻麻的九幽大军,有的龙头马首,喷吐着黑焰,有的三头六臂,通体青黑,有的身体如烟,幻灭不定,有的嘴巴大张,露出一根根挂着肉丝血痕的獠牙。

    一眼望去,它们漫山遍野,遮天蔽日,如同草木全部化做了兵卒,小伙子似乎能看到那一张张流着长长唾液的可怖脸孔伸到面前,隐约闻到一股股血腥污秽的味道。

    呜……胆战心惊的他听到了一声悲鸣,身下的黑色鳞马已被这种景象和气势震慑,软软跪下。马队里的所有马匹接二连三跪下,匍匐于地,再不敢动弹分毫。

    “完了……”小伙子看着真正的“魔潮”,只觉双手双脚发软,根本提不起垂死挣扎的意志。

    它们不用动手。一魔一口唾沫便能淹死自己等人!

    时至今日,他才真切体会到诸多话本小说里描述的恐怖和渺小,因魔潮而来的极端恐怖与面对魔潮时自身的渺小。

    “完了……”马车上不少小孩已被吓得忘记了哭泣。

    “他们完了……”城头目睹这一幕的外景强者和开窍高手们纷纷叹了口气,目含悲悯,感同身受,若是城破。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都会这样绝望地等待死亡。

    所以,魔潮是每一位经历过的人永远不想再回忆起的噩梦。可惜的是,他们若是幸运,未曾惨死,一生往往会经历好几次魔潮,这怎么不让人崩溃,不让人压抑,不让人麻木?

    平乐城城主鲍真立在大门上的城墙处,眺望着远处魔潮。默默推断着这次的强度。

    他上次魔潮受创严重,始终卡在七重天境界,但依旧是平乐城数一数二的人物。

    “祂?”鲍真脸庞苍白。像是失血严重,但强劲有力的心跳,大江奔涌般的血流声,都证明着他气血的旺盛,此时,他神情微变。眼睛眯起,看着魔潮最远处。如临大敌!

    那里似乎有一座小山,可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灰白岩石乃肌肉,在泥土掩盖下潺潺流动的河溪是永不停歇的血液,色泽青黑,异常诡异。

    祂的头颅便是峰顶,两道深深的裂痕为眼睛所在,脸庞沟壑横生,但隐约透出几分弹性。

    咚咚咚!

    肉山一步步前行,大地一次次晃动,仿佛发生了地震。

    “肉山魔将!”鲍真旁边的外景强者脱口而出。

    是的,肉山魔将,上次魔潮重创了自己的肉山魔将!鲍真双手握紧,目光与肉山魔将在虚空交汇。

    噼里啪啦,气机相撞,有朵朵电火花迸出。

    鲍真没有动,气势沉凝,如同未起波澜的汪洋大海。

    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打算坚守,等待从来不会齐心的邪魔各族逐渐内讧,到时候,才是将它们赶回九幽的时机!

    至于肉山魔将,自己恐怕还没办法留下祂,祂是最近十几次魔潮的中流砥柱,有近乎九重天宗师的实力。

    因为不太清楚邪魔内部如何称呼祂,人族一概以肉山魔将来指代,别看祂沉重庞大,其实擅长的是道法邪术,天赋强横,极难对付。

    借助大阵帮忙,鲍真斩断了纠缠的气机,精神散开,笼罩住平乐城,确认每一处细节,确保等下激烈战斗中不会出现疏忽导致的意外。

    第一波就出现了肉山魔将,这次魔潮的强度恐怕五百年难遇!

    “还好,缝隙仅仅是缝隙,没办法让九幽里真正强大的邪神魔尊们穿过,否则万事早休……”鲍真感慨了一句。

    此时,不少农夫携妻带子奔到了城门外,他们不敢触碰禁法,只能跪地叩头,请求开门。

    咚咚咚,大人小孩全都磕得额头冒血,但城墙上的外景和开窍们不为所动。

    虽然这很残酷,但只能残酷,如果不想连累更多的人!

    咚咚咚,叩头还在继续,这时,他们耳畔传来沙哑颤抖的声音:“你们往山上跑吧,能不能躲过去就看你们自己的运道,我留在这里,帮你们断后。”

    他们愕然转头,看见那位青涩的小伙子抽出了长剑,立在身后,眼睛通红,双腿还有点颤抖,可腰背挺得笔直,没有丝毫弯曲。

    断后?小伙子说完这句话,回头看向远处,嘴角勾勒出一丝苦笑,若是邪魔冲到近前,自己只会像一颗石子落入大海,连浪花都未必能够激起。

    只希望能稍微吸引住邪魔的注意!

    手提长剑,傲立城外,小伙子身边多了不少同伴,他们皮肤晒得发黑,表情是一样的决绝坚定。

    邪魔越来越近,邪异可怖的感觉遥遥传来。让人手酥脚软,幻象频现。

    小伙子闭了闭眼睛,试图摆脱幻觉,脑海里油然浮现出灶台旁不断打转操劳的母亲,始终咳嗽但每日必定督促自己练武的父亲。用崇拜目光看着自己的妹妹,一切是如此的温馨,也是如此的遥远。

    “我快死了,你们要好好活下去……”小伙子低语了一句,眼眶发红,只想回身面对平乐城。用力磕上三个头,以报亲恩。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花,多了六道人影,为首者身穿青衫。面容古拙。

    城门关闭前,孟奇与江芷微等人抓住机会遁了出来,秦霜莲紧随其后,而秦霜华与大姐相依为命多年,一时冲动,也奔了出来。

    她再一次面对了魔潮,没有了禁法的保护,没有了城墙的隔绝。比上一次更加清晰,也更加让人恐惧,那铺天盖地的数量。那强横至可以动摇大地的气势,使她油然而生一种深深的绝望。

    这是无法抗衡的敌人!

    “你们,你们出来做什么?”心脏仿佛被一只魔手攥紧,秦霜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与此同时,她又多了几分感伤,师祖师父们面对这样恐怖的魔潮都没有退缩。慷慨赴死,是人族的晨光!

    “不出来怎么找到九幽缝隙。将它们关闭?”孟奇随口回答道。

    关闭九幽缝隙?他们真的想关闭九幽缝隙?秦霜华怔怔出神。

    这种时候,他们没有留在城内。显然非人奸或变化的邪魔。

    孟奇转头看了小伙子等人一眼,对江芷微道:“你保护好他们,我过去掂量掂量。”

    “嗯。”江芷微点了点头,没有逞强,虽然她更想以魔试剑,但类似之事交给小孟更加妥帖。

    孟奇拍了拍衣襟,摸了摸变化过的下颌,微笑看向阮玉书:

    “配首合适的琴曲。”

    说完,不等阮玉书回答,他背负双手,一步步走向邪魔大潮,每一步迈出,身影便闪现在十几里开外,看似闲庭信步,实则几个呼吸间便靠近了天边。

    阮玉书嘴巴轻,露出一排米粒般的细碎贝齿,微微咬了咬下唇,将栖凤琴漂浮,双手按在了琴弦之上。

    “那是谁?”

    “他想做什么?”

    城墙上的外景强者与开窍高手们发现了这道逆向行走的青衫人影,一时不明状况。

    观他缩地成寸的潇洒,实力肯定不凡,是因为无法进城,存了死志,前去找邪魔拼命,还是自视甚高,觉得有把握杀伤部分邪魔后全身而退?

    李姓首领搏杀掉了那头邪魔,伤势颇重,全身乏力,只能靠躺在道旁一块石头上,眼睁睁看着邪魔大潮涌来,越来越近!

    忽然,他看见一道青衫人影出现于了面前,可情绪还未变化,对方左手轻轻一挥,自己便往后飞去,仿佛在腾云驾雾,软飘飘不着实地。

    啪,他双脚踩地,没有半分震荡,眼中浮现的人影大部分是熟悉的同伴!

    这……他猛地转头望向邪魔浪潮。

    人一上万,无边无际,而孟奇眼前的邪魔何止几万,密密麻麻,似乎覆盖了茫茫大地。

    这时,琴曲响起,舒缓为主,但透着几分压抑,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激烈随时可能爆发。

    孟奇踏着节律,背负双手往前,已然进入了邪魔攻击的范围,一时之间,飞箭、手斧、鳞片、长角、黑光等物升起,如同嗡嗡嗡的巨大蚊群,将还有光芒的天空遮蔽,阴影笼罩住了孟奇。

    没有出刀,也没有动手,孟奇状似郊游,继续负手前行。

    叮叮当当,碰撞声不断,诸多黑箭腐水落地,孟奇毫无损伤,已经踏入了邪魔浪潮,被大海“吞没”。

    潮水奔涌往前,只有刀剑火焰和黑雾时不时起伏,昭示着他依然存在。

    “他究竟想做什么?”城墙上的外景强者们完全迷惑了,若要击杀邪魔,现在就可以动手了,如果志存高远,打算刺杀邪魔中的首领级人物,那速度便得加快,尽量出其不意!

    最远处的肉山魔将有两条油光水滑的胳膊,它们分别垂在两侧,布满花纹,而祂一双灰白冷酷的眼睛看着被攻击淹没的地方。透出几分疑惑,并未出手,一边是打算看看这不走寻常路的青衫男子究竟想做什么,一边是相信如此多的邪魔阴鬼足以将他“吞没”,同时也是相信。若有变化,自己的实力来得及阻止!

    过了一阵,邪魔越来越近,李姓首领和小伙子都能看清楚身躯庞大者狰狞的面孔了,秦霜华又惊又疑,目光不断在江芷微等人与邪魔大潮之间游动。他们竟然这般镇定!

    孟奇顿住了脚步,微微点头,距离正合适。

    骨刀黑刺从四面八方袭来,不给光芒留下一丝缝隙,而孟奇选择了无视。右手伸入左手袖管,缓缓抽出了一口橙黄色的长刀,火焰跳跃。

    突然,阮玉书琴声一转,压抑许久的激昂喷薄而出,穿云裂石,撕裂了沉闷,狂风暴雨由此降临。

    长刀扬起。火焰凝聚,猛地下劈,击在了空处。

    身入九幽。妖魔授首!

    一团金黄的火焰炸开,靠得最近的邪魔阴鬼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腾得化为焦炭。

    火焰像是压抑很久,急速膨胀,瞬间就将覆盖着邪魔的大地吞没。

    肉山魔将满是沟壑的脸庞抖动,只来得及在身前支起一道黑水化作的盾牌,然后便感受到了高温的灼热和恐怖的冲击。与核心处似乎没什么区别!

    金黄跳跃,一头长着四只翅膀的邪魔被点燃了。它仿佛明亮的火把,从天栽落。噗通一声摔在地上,距离小伙子与李姓首领等人恰好十里。

    噗通,噗通,天空的邪魔仿佛下饺子般摔落,他们庞大的身躯被燃烧缩水,只余焦炭。

    犹是如此,焦炭也堆得如同小山,而最近的边界距离城池同样是十里。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小伙子呆呆看着眼前这一幕,似乎还陷在幻觉当中。

    火焰很快平息,苍莽大地一片焦黑,无法计数的邪魔尽付灰烬,城外十里就像是一条生死之线,过者生,不过者死!

    之前的密密麻麻,如今的空空荡荡,强烈的视觉反差让每个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鲍真的精神从城池各处收回,再也顾不得其他,惊骇看向战场。

    一刀便灭掉了这处缝隙的魔潮?

    这简直前无古人,恐怕也会后无来者!

    空旷的大地之上,目前只余两道身影,一是孟奇,一是肉山魔将。

    琴声再变,发出铮铮之声,像是金铁交鸣,而两道声音之间有少许停顿。

    铮!

    孟奇踏出右脚,身影出现在十几里开外。

    肉山魔将回神,发出震天怒吼,双手抬起,所有花纹接连亮起,半空出现了一条纯粹由黑色魔焰组成的火焰,头角清晰,张牙咧口,恐怖又狰狞。

    一条条魔焰黑龙凝聚,一共九条,它们盘旋飞上半空,首尾相接,扭成了一条怪物般的硕大巨龙,将周围烧得晃晃荡荡,模模糊糊,让附近变得漆黑,然后飞击孟奇!

    “九龙魔焰!”鲍真轻吸口气,上次交手,自己便在这道邪术之下狠狠吃了亏,它满是阴毒,一旦沾身,便会透过真元与法相,渗入身躯,燃烧内脏,即使侥幸压制熄灭,也会沾染火毒,难以排解,每逢子午二时,总有万针刺神之痛。

    九条魔焰黑龙落下,孟奇的眼睛依旧直视前方,右手长刀斜垂,左手随意负后,脚步迈开。

    轰隆,魔龙击中了他,黑焰水波般往下,仿佛瀑布天降。

    铮!

    琴声响起,孟奇又闪现出十几里,青衫荡着氤氲,裸露在外的皮肤流转淡金,如神似佛,安然无恙。

    之前的九龙魔焰似乎只能算是挠痒痒。

    “这……”鲍真已是哑口无言,目光之中尽是震动。

    肉山魔将灰白眼睛喷火,暴戾更甚,双手猛地往中央合拢,然后缓缓拉开,一道黑色的闪电凭空出现,噼里啪啦之声虚幻又恐怖。

    它被拉伸到尺许长后,忽地蹿出,以电闪雷鸣的速度击向孟奇。

    “毁形灭真雷!”鲍真又想到了上次魔潮,肉山魔将用它击穿了城池大阵防御,差点将平乐城攻破。

    黑色闪电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便到了孟奇面前。孟奇微微侧身,肩膀前送,主动迎了过去。

    砰!黑色闪电四分五裂,孟奇肩膀处氤氲与淡金升腾,将分散的细细电光吞没。

    铮!

    琴声再响。孟奇继续缩地成寸,右手斜拖的长刀稳如山岳,不动分毫,没有反击的迹象。

    肉山魔将大怒,将手一招,一朵乌云飘出。笼罩在孟奇上空,闪电一道皆一道劈下,与此同时,魔焰黑龙、血色幽影、污秽黑气等接踵而来。

    铮!

    孟奇撞破重重术法,踏入了肉山魔将百里以内。也就是说,进入了对方的宗师领域,而身上只有少许白痕黑迹,无任何受伤迹象!

    肉山魔将见状,猛地剁椒,大地摇晃,一道道黑气升腾而出,既虚幻。又凝实,既像是藤蔓,又仿佛毒蛇。从四面八方缠向孟奇,而阴气森森,污秽严重,有效抵消和削弱着其他效果,这是它的领域能力“九阴鬼藤囊”,集限制、削弱与封禁为一体。

    对方都进入了领域范围。自然是火力全开的时候。

    铮!

    琴声杀伐,间断有序。孟奇洒然迈步,肌肉鼓胀。一下就将道道黑气硬生生扯断,而长刀依旧斜拖。

    肉山魔将凶厉的目光里终于流露出几分惧意,这敌人根本打不动!

    而且,领域是相互的,自己的领域范围也是他的领域范围,同样是出刀的范围。

    可孟奇没有出刀,还是在琴声应和下,一步步逼近着肉山魔将,一步步预告着死亡的来临,给祂带来极大的压力。

    “吼!”肉山魔将终于承受不住,发出惊天叫声,鼓起的肉山猛地收缩,于掌中凝聚出一轮黑色光芒,它平平漂浮,如同没有厚度的圆盘,边界极薄,仿佛能切割任何事物。

    肉山魔将很吃力地把它抛出,瞬间闪现到了孟奇面前。

    鲍真虽然未曾见过肉山魔将使用这个道法,但光是远远看到,都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犹在九龙魔焰与毁形灭真雷之上。

    这轮黑色光芒斩来,孟奇终于有所动作,抬起了左手,洁白如玉,屈指一弹,正中光芒边缘。

    噗的一声,这轮黑色光芒四分五裂,落在地上,钻入了地底,切割出一道道缝隙,深不见底!

    孟奇用拇指搓了搓中指,它泛着几分红意,像是血胀,目光还是看着肉山魔将,微微笑道:“不错,能让某感到一点疼痛了。”

    铮!

    琴声维持着刚才的节奏,有种机械的美感,孟奇再次迈步,又逼近了十几里。

    肉山魔将动了,它转过了身体,双脚似与大地相连,试图远遁,眼睛里尽是惊恐。

    这他*娘是哪里冒出的怪物!

    法身以下,简直比九幽以肉身坚硬著称的庚金鎏魔还变态!

    铮铮铮!

    琴声忽地加快,孟奇步伐也随之变快,灵宝火刀拖于身后,三步仿佛同时跨出,一下就到了肉山魔将身后。

    戊土之光冒出,即将笼罩肉山魔将。

    当!

    琴声再变,银屏乍破,水浆迸出,杀伐冲霄。

    孟奇拖于身后的橙黄长刀猛地往前斩出,由下往上,虚空似有凝固,肉山魔将撞到了无形墙壁,被生生弹回。

    刺啦,灵宝火刀斩中了肉山魔将背部,一道赤红火线凸显,烧熔了护身黑气光,烧破了灰白肌肉,长刀切入了庞大的身体。

    由下往上,肉山魔将背后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可以透过它,看见远处还未收割完的粱稻,金黄火焰肆掠,将内中一切尽数点燃,兹兹之声不断,如有油脂溢出。

    肉山魔将艰难转头,看向身后,看向将自己剖成了两片的伤口。

    神兵?

    祂目光凝固着恐惧、恍然和不甘,缓缓倒地,噗通一声,大地剧烈震荡了一下。

    城墙之上,包括城主鲍真在内,所有的外景强者与开窍高手都陷入了静默,曾经肆掠此地,杀人无算,带来噩梦与绝望的肉山魔将就这样被一步步走近,轻轻松松一刀劈死。

    小伙子和李姓首领等人看不到具体战况,但目睹了那小山般的身影栽倒,感受到了起伏的大地,脑袋一片空白。

    秦霜莲长长松了口气,前辈果然强横一时,都没用全力,肉山魔将就倒下了,秦霜华神情变化,有震动有茫然,也有淡淡的悲伤。

    远处山岭之上,戴着紫薇星主面具的男子屹立悬崖边,目睹了这一战,他忽地转身,沉声道:“走吧,不要去招惹他。”

    那口橙黄火刀太醒目,让人不难猜测对方的身份,而且苏孟既然用了此刀,肯定也不怕身份暴露了,当今之势,有实力为难他的轮回者已屈指可数。

    所以,看完这一战,紫薇星主选择了退避三舍,只完成自身任务!

    戴着西王母面具的女子回头看了一眼孟奇,目光藏着浓烈的恨意,然后跟着紫薇星主等人,离开了此地。

    孟奇回过头,虚空摇晃,忽地就出现在江芷微等人身边,对秦霜莲和秦霜华道:

    “本地魔潮结束了,带我们去最近的九幽缝隙。”

    魔潮结束过很多次,而九幽缝隙犹存,说明不是那么好关闭的,说不定就有法身级的邪魔守在对面!

    “本地魔潮结束了……”秦霜莲姐妹怔怔出神,喃喃自语。

    这么快结束了……她们眼角忽有泪水滑落,有种痛哭告慰先辈的冲动。(未完待续)

    ps:两章合一,六千五百字的大章,凌晨还有一章补更,求推荐票月票~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七十七章 退避三舍)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