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薪火之传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七十四章 薪火之传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23391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七十四章 薪火之传)的详细阅读内容

    院子内的信众原本都带着点惶恐和不安,此时闻言大喜,乐行于色,纷纷跪拜在地,高诵四帝名号:

    “救世元皇妙无上帝,救世混元上帝,救世玄阳上帝,救世普济上帝……”

    在教主背后的墙上,贴有四张工笔画,乃他亲手绘制,居于最上者,青袍如仙,面容俊朗,其余三张在下面一排,中间是鹅黄衣裙的明艳少女,周身光芒夺目,一道道往外照射,她的左边有帝者穿明黄之袍,缭绕条条玄黄,右边女子则清冷似月,手抱古琴,淡漠却并不疏离。

    等到信众们诵完四帝名号,中年书生模样的教主右手抬起,缓缓下压。

    顿时,院子内嘈杂消失,鸦雀无声,足见教规之森严,神灵之望重。

    教主贺云轻咳一声:“四帝即将降临,消弭魔潮,正是看尔等虔诚之时,是嘴上说说,还是诚心诚意,神灵自能分辨。”

    “魔潮易消,苦痛难除,人终究难逃一死,是魂归九幽,永生沉沦,还是侍奉四帝左右,得享极乐,只在一念之间!”

    他表情充满狂热,可内心却颇为不屑,魔潮来临,自己编造的四帝救世传说即将被戳破,不如趁此狠捞一笔,然后买通守卫,躲入强者与富人所在的坊市,那里粮食充足,不像外界每日购买都有限额!

    等魔潮过去,若还活着,换个城池又能重新开始!

    听到要展现虔诚,信众们难免一愣,面面相觑,这时。贺云提前安插在人群里的贴心属下猛地站起,掏出身上所有财物,奔到四张画卷前,叩头呐喊:

    “信众谢端,虔诚奉献。请救世元皇妙无上帝……庇佑。”

    人群里,一道道声音响起,与他应和:

    “快,我们快去奉献!迟了就被他们抢先,没了名额!”

    “最后几个才奉献的肯定不诚心,会惹怒元皇。打下十八层地狱!”

    气氛一下变得疯狂,诸多信徒开始争先恐后,贺云看得面露笑意,心情激动。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墙上掠下。扑到了贺云身前,右手五指成爪,花朵绽放般蠕动,一把就扣住了贺云胸前几处大穴。

    “捕头办案,众人蹲下,免受误伤!”这道人影朗声喊道,声音清越,似溪水潺潺。

    咚的一声。大门被撞开,十几名提着水火棍的衙役鱼贯而入,熟练地分成两队。从左右合拢,将信众与贺云的属下包围。

    而听到捕头办案,信众们下意识就抱头蹲下,在不明白情况,也无人煽动时,他们形如绵羊。没有任何反抗。

    贺云看着眼前捕头,只见她身材高挑。穿着暗红捕头服,二十来岁。眉毛稍粗却不掩清秀,一腿笔直立着,一腿少有蜷缩,仿佛在蓄势待发,只要自己挣扎,立刻便会挨上一腿。

    “你们要做什么?”贺云能从无到有发展出一个邪教,绝非没有胆气之辈,此时保持着镇静,厉声喝道。

    那名捕头环顾一圈后,如同点墨的眸子与贺云双眼对视:“正常年景,黎民百姓信什么神,烧什么香,只要不闹得过分,我等确实师出无名,但如今魔潮即将来临,你还在传播邪教,蛊惑人心,搜刮财物,置平乐城安稳于不顾,其心可诛!”

    一番话说得文绉绉,让她自己都似乎无法适应,皱了皱鼻子,狠狠补充道:

    “总之就是一句话,小子,我们盯上你很久了!”

    贺云肝胆一颤,色厉内荏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了!本座乃救世四帝神使,负责他们降临之事,若将本座抓起来,会无人救世,到时候,魔潮不知会死多少人!平乐城也保不住!”

    “闭嘴!”女捕头脸色一变,颇有几分咬牙切齿,“你给本捕头听好了,从来没有什么救世神灵,我们人族能够残存至今,靠得是前辈先贤,靠得是我们自己!”

    “我爹爹为了抵抗魔潮,战死在平乐城头的时候,没有救世神灵!”

    “我师祖潜入九幽,试图找办法破坏缝隙,惨死于内时,没有救世神灵!”

    “我师父暗杀魔族大将,被四分五裂时,没有救世神灵!”

    “我一家九口,宗门上下,尽数战死魔潮,堆叠成尸海时,没有救世神灵!”

    这个话题让她情绪激荡,双眼朦胧晶莹,似有泪珠子打转,然后长长吐了口气,声音变缓,有疲惫也有坚定:

    “总之,让我们人族还能一代代薪火相传的不是什么救世神灵,是不惧牺牲的先辈们,是每个昂首挺胸迎接魔潮的‘我们’!”

    整个院子忽地安静,落针可闻的安静,信众们或多或少都有亲朋死在魔潮之中,一时有点感同身受。

    但也正因为牺牲的残酷,他们才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灵身上。

    女捕头撕下那四张画卷,揉成一团,抓在手中,然后转过身,迈开双腿,走向门外,挥了挥手,声音低哑道:

    “将他们带走,关入大牢,若是需要诱饵对付邪魔,就从他们之中找。”

    “是,秦捕头。”衙役们相当敬重她,又被刚才那一番话震动了心灵,愈发卖力,将贺云连同他几名属下绑上,送往大牢。

    …………

    漫漫旷野之上,不时能见还未来得及收割的未成熟粱稻,农夫们背着各种各样的布袋,有条不紊地挤上一乘乘马车。

    拉车之马似乎混有邪魔血统,通体覆盖黑鳞,力气奇大,哪怕车上已挤满了人,也走得健步如飞,算是抵抗魔潮不知多少次的收获。

    每乘马车左右,都有骑着类似马匹的精干兵卒与江湖人士,他们双眼锐利,气质彪悍。一看便是长年刀头喋血的人物。

    为首者走在最后,是位中年男子,两鬓花白,眼角眉心尽是皱纹,没了左臂。右手提着一柄厚背长刀,朗声道:“各位应该很清楚规矩,撤退往平乐城的途中,若有掉队者,无人救援,无人等待。只能自求多福。”

    农夫们没有言语,保持着安静,只有小孩和未满二十岁者在窃窃私语,试图喧哗,但被那些一看就不好惹的骑马家伙一瞪。又纷纷吞了回去。

    有过经验的人都明白这个规矩是为何建立,是在多少次鲜血与尸体的教训上总结出来的!

    “李头,怎么能不等不救援呢?”首领身侧有位年轻小伙子,闻言愕然,不明白怎会有如此泯灭人性的规矩?

    首领看了他一眼,声音沉稳道:“每一次魔潮当中,都有队伍为了救援或等待一位位掉队者,被邪魔阴鬼追上。从上到下,从老到小,无一存活。”

    这个等一会儿。那个救一会儿,看似不多,总的加起来或许便是生与死的界限。

    “你还年轻,上次魔潮时未出过城,不知道这里面的残酷。”首领淡淡道了一句。

    年轻小伙子还是不能理解,睁大眼睛道:“可。可邪魔还没影踪,救个人要不了多久!”

    “等有邪魔影踪的时候。谁都跑不掉了!”首领沉声道,拉动缰绳。策马前进。

    马车数量有限,每一乘不得不挤满了人,最里面是较为年轻的女性与孩子,中间是形貌不同的青年和壮年男子,外层则是诸多白发,有男有女,他们处在最边缘,靠着双手的力量才勉强没有掉下去。

    队伍安静前行了一阵,有位脸庞皱纹深深的老者双手开始颤抖,眼看便要拉不住里面之人。,从马车上跌落。

    “爷爷,爷爷!”他位于中央的孙女发现了他的危险处境,哭喊着想要伸手拉她,一时之间,这乘马车变得混乱,若持续下去,将有更多的人无法保持平衡。

    这时,老者微微一笑,主动松开了双手,往后栽倒,声音回荡:

    “囡囡,好好活下去!”

    啪,他摔落在地,伤筋动骨,好半天起不了身。

    “爷爷……”哭声随着马车渐远。

    首领身边的小伙子见状,就要过去救援,突然,他眼前多了一口厚背长刀。

    “李头,你!”他又惊又怒。

    首领冷冷看着他:“耽搁行进者,斩立决!”

    他的目光冰冷,杀意森森,震慑住小伙子,让他不敢动弹,只能随着马匹越过了老者。

    看着远处挣扎着站起,试图走向平乐城的老者,小伙子悲恸愤怒道:“你,你没有人性!”

    “我只能顾及更多的人。”首领淡漠看着前面飞快行进的队伍。

    “他们是人,他也是人,凭什么就得牺牲他?难道性命也能靠数量来比较?很多人的性命就比一个人的性命重要?”小伙子有眼泪迸出,愤怒指责。

    “是。”首领冷酷回答,“在魔潮之中,只要不是外景,多数人就是比少数人重要,就是能更好地延续人族!”

    小伙子顿时怔住,不敢相信地看着首领,这是何等冷酷何等没有人性的回答,他忍不住再次指责:“李头,如果要你牺牲自己,拯救他们,你愿意吗?”

    首领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声音低沉:“曾经,有马车侧翻,我独子就在上面……”

    他的笑比哭还难看。

    小伙子愕然望了过去,耳畔响起其他队友的传音入密:“当时李头的选择是让队伍继续前行,自己留下,结果遭遇了潜伏跟踪的几只邪魔,丢了一条手臂,孩子也没救回来……”

    首领收敛了笑容,冷酷但坚定地看着前方,人族求生这条路,只能前行,不能回头!

    …………

    秦霜华秦捕头情绪激荡,难以自持,一步步走回了家中,等到关上了门,她才猛地蹲下,嚎啕大哭,像是小孩子。

    “霜华,你怎么了?”秦霜莲从屋子内走出,居家打扮。

    秦霜华吓了一跳,猛地站起,用手中之纸擦了擦眼睛。结结巴巴道:“大姐,你,你不是在闭关吗?”

    秦家十一口人,目前只剩自己和这位堂姐。

    秦霜莲微微笑道:“当然是出关了。”

    “出关?大姐,你。你晋升外景了?”秦霜华惊喜交加,等看见秦霜莲微微颔首后,欢呼一声,又蹦又跳,“外景了,你是外景强者了。平乐城中也是号人物了!”

    从小到大,尤其最近十年,大姐一直是自己的榜样和骄傲!

    秦霜莲沉稳看着她激动,半响后才道:“你刚才哭什么?”

    秦霜华顿时不好意思道:“之前抓了个邪教头子,被他激得回忆起了家中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才醒悟过来,自己情绪激动,竟然一直抓着那几张画卷揉成的纸团,还用来擦了眼泪和鼻涕,啐了一口,仍在了地上。

    “什么邪教?”秦霜莲不甚在意问了一句。

    秦霜华鄙夷道:“那家伙粗俗得很,叫什么救世四帝,偌。就是这样的……”

    她用灵巧的脚和真气将纸团展开给大姐看。

    “这个是救世玄阳上帝,这个是救世混元上帝,这个是救世普济上帝……”秦霜华一张张展开。随口介绍道,很快便露出最后那张。

    秦霜莲一直含笑听着,此时,最后一张画像映入了她的眼帘,青衣如仙,面容俊朗。

    青衣如仙。面容俊朗……秦霜莲突地愣住,瞳孔剧烈收缩。

    是他!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秦霜华没注意堂姐的异状,撇了撇嘴道:“这个是救世元皇妙无上帝。其实,直接叫元皇还不错……”

    “他在哪里?他在哪里?”这时,秦霜莲扑了上去,抓住了她的双腕,一声声问道,急迫异常,打断了她的话语。

    秦霜华已吓得呆若木鸡,看着满脸通红的堂姐,有种不认识的感觉:“谁,谁在哪里?”

    自己从未见过如此激动的堂姐,至少最近十年不见过!

    “就是这张画像中的人!”秦霜莲急切道。

    “他,他只是邪教头子编造的伪神……”秦霜华完全不明白自家堂姐在激动什么,难道是突破至外景时坏了脑子?

    “邪教头子在哪里?”秦霜莲追问道,眼睛都有点发红了。

    秦霜华彻彻底底被吓到了,结结巴巴道:“大,大牢,大姐你……”

    话音未落,她就被自家大姐拉着手腕,拖得飞起,赶向大牢,秦霜莲的急切激动让她一头雾水,茫然无措。

    …………

    大牢内,贺云与几名属下关在了一间牢房,此地阴冷潮湿,有种随时会出现怨念恶鬼的感觉。

    等到衙役们离开,贺云颓然坐下,屁股底部只有一叠麦秆,脑海里尽是种种恐怖后果闪现。

    听说魔潮期间,大牢内的犯人没有吃食,只能靠彼此充饥……

    刚才的捕头还说要以我们为饵,钓邪魔入陷阱……

    他越想越是害怕,和几名属下一样瑟瑟发抖,良久之后,他猛地站起,冲到牢房边,抓住栏杆,用力摇晃,凄厉喊叫:

    “冤枉啊,大人,小的冤枉啊!”

    刚才就该直接跪地求饶,将搜刮的所有财物奉上,换取从宽发落!

    对此情状,其他犯人见怪不怪,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这时,一名属下走到贺云身边,疑惑道:“教主,为什么不向救世四帝祈求,求他们降下神力帮忙?”

    虽然是贴心属下,但贺云还是努力培养了他们的信仰,此乃自己地位特殊的保证。

    闻言,贺云咬牙切齿,破罐子破摔道:“哪有什么救世四帝,都是我编出来的,编出来的!”

    话音未落,他背后牢房有光芒腾起,点点火光缭绕,内中出现了四个人,为首者青衣磊落,面容俊美,其余有鹅黄衣裙者,有明黄长袍者,有清冷出尘者,正是还未来得及易容改扮的孟奇等人。

    几名属下嘴巴一点点张开,眼睛等得圆溜溜,有人语气飘渺道:“教主,真,真有救世四帝……”

    贺云怒火上涌:“给你们说了是我编出来的,明白吗,我编出来的!”

    他转过头,怒视几名属下,没见过这样的榆木疙瘩,接下来该是同心协力掏出牢房的时候了。

    刚刚转身,他眼睛一花,熟悉的四道人影就在眼前,与梦中一模一样。

    噗通,几名属下匍匐于地,颤声道:“恭迎救世元皇妙无上帝……”

    真,真的有……贺云双腿一软,瘫坐在地,看着为首青衫男子走向了自己,裤裆顿时变得湿润,双眼一黑,险些晕厥过去。

    他们在搞什么鬼?孟奇皱眉看着,开始运转元心印。

    就在这时,两道人影奔来,正是秦霜莲与秦霜华。

    在场牢房都认得这位俏捕头,也知道她姐姐相当不凡,当即停止喧哗,愕然看向她们。

    秦霜莲奔到了牢房门口,看了一眼孟奇,再无疑惑。

    然后,秦霜华看着自家姐姐猛然跪倒,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师长的姐姐竟然跪倒在地!

    一时之间,她不知所遇真焉幻焉。

    秦霜莲跪在地上,想起了战死城头的父亲,想起了秦家九口亡魂,想起了认识的不认识的死于魔潮者,想起了一位位慷慨赴死的英豪,顿时百感交集,眼角有两行珠泪流出,对着孟奇重重叩头:

    “前辈,求您救救我们!”

    “救救这方天地!”

    声音沙哑,撕心裂肺。(未完待续)

    ps:这一章五千字,不算两更,补昨天那张少的。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七十四章 薪火之传)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