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干一行爱一行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八章 干一行爱一行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97453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四十八章 干一行爱一行)的详细阅读内容

    孟奇深深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继续翻阅着卷宗,若无其事般道:“素女道直接传承于九天玄女,有仙界碎片,底蕴深厚自然远超我等外人想象,也超过你们这些非核心外景想象。”

    “总捕头所言极是。”柳生明忙不迭笑道。

    “在皇帝暴毙消息传来,神都大阵完全激发前,从这里到皇宫的直线路途上,可曾有什么动静,出现过哪些陌生人?”孟奇边仔细阅读这部分记录边询问柳生明。

    柳生明摇头道:“当时处于正常状况,神都大阵仅是最低层次运转,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而且那晚恰逢春雷,雨水细密,路上少有行人且半空被乌云遮掩,四周百姓都未发现线索,无人看到半空出现异状,如今各班捕头正抓紧时间查访附近。”

    紧急情况下,司马石肯定是飞往皇宫,若有埋伏,必然在半空,所以柳生明提的是半空异状。

    “可惜啊……”孟奇低声感叹了一句,若这里有轨道卫星,有各种监控,无需神都大阵完全激发就能保存不短时间的监控录像,那事情会简单很多,直接调阅对应区域对应时间段的录像查看便可。

    但他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有外景水准就能蒙蔽卫星蒙蔽监控,除非有专门的针对性,而这意味着本身的水准不会低,完全运转又是极大消耗,于是和当前神都大阵彻底激发没太大区别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只能逐步摸索,融入类似思想,尽量降低消耗,慢慢改进,这是长久之功,非一时能得。

    两种体系冲突下的灵感火花一闪而逝,孟奇边问边看,到了傍晚时分才将卷宗翻阅完毕,没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而这时,政事堂已经通过他暂代六扇门总捕头的任命,由皇太弟赵恒颁布了圣旨,但因为只是暂代,没有挂参知政事衔,没有封侯。

    合拢卷宗,孟奇侧头看了柳生明一眼,平淡无波道:“今日已晚,明日随某入宫,询问梅妃。”

    “还要询问梅妃?”柳生明露出讶异的神情。

    孟奇似笑非笑看着他:“你是积年神捕,处理过的案子不胜枚举,岂会看不出司马总捕头失踪的关键就在皇帝的暴毙,必须再查此事?”

    柳生明讶异的表情迅速褪去,赔笑道:“卑职才疏学浅,哪有总捕头想的深远,还请总捕头为卑职讲解讲解。”

    “若是司马总捕头自行离开,为何不早不晚,恰好是皇帝暴毙消息传来后?”孟奇起身踱步,“如果非自愿,乃被人‘掠’走,预设埋伏的时机就必须准确,太晚,神都大阵完全激发,没可能再设置好陷阱,太早,事随时移,变故太多,容易露出马脚,只有清楚那个时候司马总捕头会离开朱衣楼前往皇宫者,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得逞。”

    “这要么是提前知道那晚皇帝会暴毙,要么封锁了一段时间消息,等布置好之后才来告知司马总捕头。”

    “而无论是哪种原因,是自愿还是被动,都与皇帝看似正常的暴毙脱不了关系,乃调查的切入点。”

    两仪分界帕不提,山河社稷图等宝物要想融入虚空融入天地不被发现,都要提前汲取使用者的力量,有维持的极限,纵使人仙法身,也难以让它保持那种状态半日以上。

    “切入点……”柳生明回味着这三个字,旋即堆起笑容,“总捕头英明,明日皇宫之行必有斩获。”

    他告辞出去,留下孟奇独自站在朱衣楼内,晚风穿窗而过,略显料峭,一室静寂。

    新任总捕头苏孟苏大人背负双手,来回踱步,突然低语了一句:“尼玛,我怎么这么专心地思考案情,皇帝为什么暴毙,司马石失踪去了哪里,和我有一毛钱关系!”

    “可还是忍不住去做,总想弄清楚真相,破坏掉阴谋,打幕后主使的脸……我这是干一行爱一行啊,刚当了总捕头就要破大案?”

    腹诽吐槽了几句,孟奇思路回到了正规,这和自己还是有一定关系的,六扇门总捕头神秘失踪很可能牵涉极大,说不得隐藏着极大阴谋,若是等闲视之,也许就会让神都局势糜烂,那样苏家上下牵扯其中,苏子悦和赵老五都难以幸免,如果得利者还是自己几大邪魔仇家,任由他们壮大提高,对自身更是极大威胁。

    谁叫我是邪魔克星呢!

    孟奇走到窗边,眺望园子,此时已经入夜,少了白日的喧嚣和嘈杂,多了一队队来回巡逻的捕头。

    比起下午,人心安定了许多,知道新任总捕头消息的他们长长舒了口气,六扇门还是权势怪物,天下有名的组织,拥有强大的力量。

    但司马石失踪之事还是萦绕他们心底,颇为自危之意,连大宗师级数的总捕头都难逃此劫,何况自身?

    看了一阵,孟奇离开窗户,点亮铜烛灯盏,将屏风拉到旁边,不断变化角度,调整位置,相当的辛苦和用心。

    摆好屏风等的布局后,孟奇走到案几后,跪坐下来,腰背挺直,拿起刚才看过卷宗,再一次翻阅。

    没过多久,一队捕头在紫绶率领下巡逻到附近,他们士气低沉,人心惶惶,生怕遭遇突变。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朱衣楼第二层某个房间泄露出昏黄的烛光,将一道黑色人影映照于窗纸上,他跪坐得很端正,手捧书卷,姿态悠闲,慢慢翻看,似乎一点不担心可能的敌人,一点不担心会出现无法招架的突变。

    他是如此淡然从容,仿佛事情尽在掌控之中,不值一哂。

    这种意味不知不觉感染了巡逻捕头,安抚了他们惶恐畏惧的心灵。

    “看,总捕头挑灯夜读,如此放松,不会有太大事情发生了。”有人低语了一句。

    “对啊,总捕头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他都不担心,我们急个什么劲?”另外捕头附和道。

    随着一队队巡逻捕头的经过,安定平静的感觉传到了六扇门总部每一个角度,士气渐渐回复,巡逻得反倒愈发细致。

    做着镇之以静表率的孟奇粗略翻了一遍已看完的这堆卷宗,里面包含有事发前半个月司马石总捕头与各级捕头的对话,皆是当事人回忆,但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找不到他失踪的理由。

    孟奇随手又抓起另外一堆卷宗,第一份乃北周与大晋边境捕风密探的回报,只有薄薄的两页纸:

    “草原南侵之事让不少门派和世家暂时躲入各州州城,使得中小城池并乡村出现秩序的混乱,不少底层武者和百姓向神道求心安,本地新冒出三股教派,一是无极圣母,一是白莲弥勒,一是红阳救苦娘娘,各自教义分别是……”

    看着看着,孟奇思绪集中在了这部分卷宗上,他们是各地衙门捕头和捕风密探的回报,是对中下阶层如今状况的描述。

    “本地有收拢流民,开设义学者,帮助衙门维持了安定……”

    “……乡间淫祠野祀多有复苏,往往二三十户便有一坛,祭祀者分别有金母娘娘、皇母至尊、无极圣祖、太上王母……”

    “属下于乡间所见,多让人忧虑,他们侍奉野神,以粗鄙亲近之语相称,如太上娘亲、无生老爹、老祖母……”

    太上娘亲、无生老爹、老祖母……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差点没笑出声,人民群众的称呼就是这么朴素!

    一张一张密报翻阅下来,孟奇发现有提及当地捕头衙役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打击,甚至多有包庇,使得不少捕风密探无法深入调查。

    “问题有点严重啊……”孟奇看得愈发投入,很快就到了倒数第二份,这是一份详细的报告,是一位捕风密探加入“始母元君教”这一新出现教派后所见所闻:

    “……初入教派,还无法接触上层,首先被安排做的事情是听‘救苦导师’讲解经文,与教友多加交流……”

    “有教友言自己身怀恶疾,常年疼痛,药石不断,家中已不堪重负,幸好遇见救苦导师,加入了‘始母元君’教,虔诚诵念经文和祈祷一月后,疼痛自消,因此全身心侍奉元君……类似情况不胜枚举,不知是真是假,但出言者都表现得异常虔诚……”

    “救苦导师总是提人生难免一死,天地难免毁灭,只有虔诚信奉始母元君,才能在死后回到极乐圣境,证得超脱果位,再不受任何苦难……”

    “今日开始,被认为可以诵念经文和祈祷,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身体暖洋洋的,很舒服,陈年旧伤似乎好了很多……”

    这是由一次次回报拼接而成的报告,后续则没有了。

    只要诵念经文和祈祷,就能得到回应?孟奇皱起了眉头,当今神灵谁能做到这个程度?

    祂们自身神力有限,只能通过赐予祭司萨满等力量来展现神威,由他们代替自己“牧养信众”,这位直接点对点回应祈祷,给予治疗,简直不可思议。

    孟奇继续往下翻,看到了最后一页纸,上面是红笔小字,异常醒目,看起来像是对这份卷宗的总结:

    “分析教义,发现绝大部分有共通之处,皆是号称始祖,号称至高之神,是万物的起始,是一切的归宿,是救苦救难的慈悲者。”

    “神名多为女性形象,以‘母’为最,男性形象则相当模糊,以佛道两教知名的救苦神仙佛陀为遮掩。”

    ……

    “综上所述,大部分疑似‘无生老母’别名,是罗教哄骗良善的支流,他们大规模传教,深入中下层百姓和武者,恐成大患。”

    “紫绶捕头祖存神。”

    无生老母……孟奇默念着这四个字,自己边看就边有类似猜测,如果是祂,确实有可能办到,只要……嗯,这位紫绶捕头相当善于从繁复如烟海的情报中提炼出核心的内容,总结推断,颇为不俗!

    而且类似的卷宗,总结提炼的内容应该是放在最上面,让司马石能一眼弄清楚大概内容和重要程度,从而选择先批阅哪份。

    如今总结的内容在最下面,说明司马石刚看完这份卷宗,还没来得及复原,顺序恰好颠倒!

    “只有六扇门才能真正注意到中下层的细节性变动,门派和世家略有点高高在上了…”孟奇感叹了一句,当即吩咐值守外面的金章捕头请祖存神前来。

    少顷,身材高大但气质儒雅的祖存神被引入了朱衣楼。

    “卑职拜见总捕头。”祖存神似乎猜到孟奇想问为什么,下意识看了一眼那份卷宗。

    “坐吧。”孟奇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祖存神走到那里,仅小半边屁股挨着椅面,腰背挺直,恭恭敬敬等着总捕头问话。

    “这份卷宗是什么时候送到司马总捕头这里的?”孟奇扬了扬手中之物。

    祖存神没有回想,直截了当道:

    “司马总捕头失踪那日。”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四十八章 干一行爱一行)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