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孟奇的“存档点”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一章 孟奇的“存档点”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79024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二十一章 孟奇的“存档点”)的详细阅读内容

    目光不带任何情绪地看了南宫冲一眼,孟奇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心有侠义,很好。”燕赤霞则赞了一句,让杜青青俏脸仿佛蒙上了一层光辉,与有荣焉。

    宁采臣颇为害羞,慌忙摆手:“不,不用了。”

    两个男人一起小解让他觉得怪怪的,反正只是在殿外,与传说中的剑侠燕赤霞只有一墙之隔,应当不会有冤魂恶鬼。

    南宫冲朗声一笑道:“宁公子不用在意,我会选另外一处。”

    杜青青听得暗自啐了一口,外景还需要小解吗?冲哥当真不害臊!

    宁采臣放下心来,翻过大窟窿,见南宫冲确实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后,目现感激,慌忙找了回廊一根石柱,解开了腰带,一脸舒爽。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刮过,大殿中的燕赤霞猛地站起,只觉失去了对宁采臣和南宫冲的感应!

    好厉害的恶鬼!

    他拔下了背后阔剑,遁出了大窟窿,与此同时,他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那位神秘的青衫男子依旧闭着双眼,老神在在,仿佛并未察觉出现了变化,或者视这样的∏∏点∏小∏说,.※.co△变化为微不足道的小事。

    杜青青稍慢半拍后亦发现了异常,脸现仓惶,转头对孟奇道:“前辈,冲哥不见了,肯定是兰若寺的恶鬼所为,还请仗义相助。”

    这时,左使孙俊林传音附和“宗主,为何不直接拿下这里的恶鬼?”

    说这句话的时机与最初那次有了明显延迟,看来即使始终抱有类似的心思,也会视情况不同而选择什么时候说……同样事情因为不同选择而出现微妙变化的体验让孟奇感觉新奇,对人心对不定的未来似乎一下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日后能用之提升元心印等功法修炼的境界。

    他依旧闭着眼睛,平平淡淡对左使和杜青青道:

    “别急,两人都不会有危险。”

    他笃定的声音有种让人安宁的奇特感觉。杜青青紧张慌忙的心情顿时缓解了许多,有一种小时候面对父亲和母亲的感觉,天塌下来也有他们着,不会出大事!

    “前辈在等待时机?”她乖巧地问了一句,没有催促孟奇出手。

    看戏……孟奇默默回答道。

    …………

    大殿不见,四周皆是弯来绕去的回廊,南宫冲浮现出一丝冷笑,从储物袋内掏出一物,悬于脑后,乃是一面古朴小巧的铜镜。

    铜镜布满深邃花纹。放出灿烂如大日直照的光芒,洞穿了周围的迷雾,晃动着镜花水月般的虚空。

    短短两三个刹那,一切幻境皆被堪透,南宫冲重新看到了大殿,看到了布满鸟粪和杂草的正常回廊,看到了燕赤霞冲出。

    他拿出一面小幡,隐匿气息和身影,再借助幻境躲避于阴暗中。等到燕赤霞赶往宁采臣消失的方向,才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大殿,戒备谨慎地拿出一张遁地符,溜往兰若寺外。

    必须“提前”遇到愚僧。这样才能瞒过那神秘可怕的青衫男子!

    …………

    宁采臣刚绑上腰带,耳畔就传来嘤嘤嘤的悲鸣,吓得三魂丢了两魂,七魄去了五魄。忙不迭转身逃跑,却发现大殿不见了。

    突然,一阵暗香袭来。他脑袋为之眩晕,等到清醒,发现自己处在一间厢房内,布置简单,一桌一床四椅,打扫得干干净净。

    “莫非读书太过,竟有点头疼?”宁采臣只觉这是自己住的客栈,丝毫没有觉得异常,似乎忘记了今早已离开此处,夜宿兰若寺。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宁采臣正待询问,就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走进一位身披白纱衣裙的美貌女子,她有着小鹿般无暇的双眼,冷艳纯情的气质,略粗略黑但也整体相得益彰的美貌,以及在朦胧白纱下若隐若现的美妙身躯。

    即使女子看到她,也会怦然心动。

    “姑娘,你走错房间了!”宁采臣目光先是一直,接着紧紧闭上,心中不断自语“非礼勿视!”

    披着白纱的少女发出柔媚如水的声音:“月华高照,辗转难寐,慕公子风华,愿与你燕好。”

    “姑娘休得胡言!在下饱读圣贤之书,知礼义廉耻,岂能做此败坏名声,惹人非议之事?”宁采臣依旧紧紧闭着双眼。

    “夜深人静,无人知晓。”少女声音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君子慎独!”宁采臣用力挥手,压低声音斥道,“速去!”

    斥责完,他忍不住关切一句:“姑娘年岁不大,或被婆子话本迷惑,不知轻重好歹,才行此非礼非义之事,若被令尊令堂知晓,被外人知晓,你恐怕难有立足此地,积毁都能销骨,何况本身不正,莫非想被逼得投河自尽?你回去之后,忘去此事,不要再轻佻不端,在下亦不会再提,保你名声。”

    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诚恳无比,反倒为姑娘的名声担心,那披着白纱的少女怔了怔,眼中似有泪花打转,她吸了口气,止住泣音,挤出妩媚笑容:“公子觉得该怎样才能行燕好之事。”

    “当然得明媒正娶,洞房花烛!”宁采臣斩钉截铁道。

    话音刚落,周围环境又生变化,宁采臣睁开眼睛,略留眩晕,只见对面美貌女子已是凤冠霞帔,隐约能见容貌,像是一朵盛开的兰花,既清且艳,更有几分娇羞:

    “相公……”

    声音入耳,宁采臣茫然看向四周,处处有红,桌上龙凤花烛静静燃着,自己身穿新郎服。

    “相公,还不来替妾身取下凤冠。”美貌女子娇娇弱弱道。

    宁采臣走了两步,忽觉不对:“没有三书六礼,没有拜过高堂,岂能洞房花烛,这是无媒苟合!”

    美貌女子神情略显呆滞,忽然嘤嘤嘤哭了起来:“公子快逃,姥姥让妾身来害你!”

    四周水波荡漾,再没有凤冠霞帔。龙凤花烛,也没有方桌木床,回廊深深,石柱大半残破,野草滋长,阴森可怕。

    那美貌女子已是变回白纱衣裙,娇躯若隐若现,哭得有几分害怕几分自厌几分悲鸣。

    宁采臣记起了所有事情,明白眼前女子乃是勾魂恶鬼,但他听到那句话后。不仅没有害怕,反倒多了几分怜惜同情之意,有仗义之心:“姑娘是被那姥姥逼迫害人?”

    “恩,妾身聂小倩,十八夭殂,葬于兰若寺侧,被姥姥拘出魂魄,做这勾人害人之事,每遇男子。皆勾动他们欲*望,迷惑他们的心智,借机让姥姥吸取他们的精血,已是堕落苦海。再难回头,今日见公子方正,又关心妾身名节,实在不忍……”小倩又嘤嘤嘤哭了起来。忽然提醒道,“公子小心,今晚恰逢阴时。姥姥他们能全力出手,不再只是操纵幻境,而你似乎对他们很特殊,不好,快到阴时了,快,快躲起来!”

    宁采臣闻言一怔,走了过去,正色道:“小倩姑娘,殿中有大侠燕赤霞,能除妖魔,我带你去救助!”

    “燕赤霞……”小倩愣了愣,又喜又忧,忽然手腕一紧,已是被宁采臣握住。

    “速去殿中。”宁采臣只觉手腕滑腻,冰凉无温,若有似无,但他毫不在意这些,拉着聂小倩就奔向大殿。

    聂小倩跟着跑了一段距离,才莫名问道:“宁公子,不是男女授受不亲,须得注重名节吗?”

    “事急从权!”宁采臣昂然道。

    聂小倩嘴角微微勾起,目光变得温柔。

    两人奔入大殿,却不见了燕赤霞,正自惶惶然,忽地看见身穿青衫,双目略显沧桑的男子站了起来,负手笑道:“林中有乌鸦之巢的白杨树,对吧?”

    “啊?”聂小倩顿时怔住,又惊又恐,只觉眼前男子神秘又可怕。

    他竟然知道此事。

    “老夫是来找姥姥麻烦的。”孟奇袖袍一挥,有风卷住宁采臣和聂小倩两人。

    戏看够了,也该出手了,而且有保障在身边,正好可以行激烈之举试试!

    一个迈步,整个殿中之人挪移,刚出兰若寺的南宫冲亦天旋地转,然后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根白杨树前,上方有乌巢,下面有背负双手的青衫男子。

    他,他知道了我的目的?南宫冲心中泛起恐惧,任由杜青青嘘寒问暖。

    孟奇右脚一挑,诸多骨灰坛子从泥土中飞起,其中一个径直投入了聂小倩怀抱。

    “小心姥姥……”聂小倩话音未落,整座森林仿佛活了过来,枝条如手,根系似脚,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围来。

    孟奇单手负后,右掌往前,平静道:“还是叫黑山老妖来吧。”

    没有鄙视胜似鄙视!

    高空忽有闪电划过,照亮了天际,照入了漆黑的树林,一条条雷霆仿佛紫龙青蛇,充满天罚的毁灭味道。

    它们盘旋往下,如水柱从天而降,噼里啪啦落到孟奇右掌之上,压缩凝实,兹兹环绕,形成了一口雷霆手刀。

    天之罚……左使孙俊林倒吸口凉气。

    孟奇右掌悠然劈出,恰好斩在一根抽过来的藤蔓前。

    轰隆!

    雷声炸响,电光沿着这条藤蔓,蔓延覆盖了整座森林,将此地化作雷霆海洋!

    噼里啪啦,森林直接消失,只余一片焦土和那株有乌巢的白杨树。

    “黑山老妖呢?”孟奇右手负回身后,在南宫冲等人瞠目结舌中问着前面虚空。

    “你永远猜不到他在哪里!只能等着他来杀你!”沙哑凄厉的声音响起,尽是虚弱,她桀桀怪笑,“不过不用他动手,因为今晚恰好是九幽缝隙最盛之时,你和我一起死吧!”

    话音刚落,天地变得昏暗,一股股黑气不知从哪里冒出,孟奇甚至感觉到这方地域的天地规律发生了变化,而一道强横似法身的气息自虚无中急速靠拢!

    还有这样的变化……孟奇若有所思想着。

    南宫冲捏了捏保命之物,心中尽是惊喜:

    “撞中铁板了吧!快去死吧!”

    想法还未消失,他就看见青衫身影倒退一步,左脚提起,状似抡鞭,脚尖有针孔状的漆黑漩涡,啪一声踢碎了自己应激而发的护身之宝,踢中了自己的脑袋。

    他,他竟然选择杀我?南宫冲陷入了黑暗之中。

    瞬息之间,孟奇的感应再被限制,这一次,他尝试用道一印皮毛来探查变化。

    用不同的手段得到不同的东西,从而组成一个整体,窥出秘密!

    “你好,我的存档点……”孟奇感官恢复,看见了南宫冲,看见了杜青青和左使,看见了燕赤霞与小碎步快走的宁采臣。

    南宫冲隐含惊恐,看向孟奇,只见他泛起一丝笑容,意味深长。

    “他究竟为什么杀我?”南宫冲百思不得其解,打算寻找帮助了。

    孟奇眯了眯眼睛,刚才运转“道一印”对联系的感应时,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

    对“时光倒流”没有窥出更多痕迹,但在回到“现在”的那个刹那,南宫冲是借助某种奇妙的联系出现的。

    得多感受这种联系……

    …………

    一间还算宽敞的房内,摆放着一个棺材般的银灰色金属舱,上面浮动着清濛微光。

    啪一声,微光消失,金属舱打开,现出里面戴着古怪头盔的男子,他全身皆有银灰之线连接。

    他取下头盔,拔掉银灰之线,翻身坐起,露出较为普通的面容,依稀与南宫冲有些相像,二十岁左右。

    这人眉头紧皱,慌慌忙忙从金属舱中出来,走向不远处开着的电脑,在他右手边,摆放着一个大盒子,表面绘刻着一道黑色阴影,笼罩了整体,双眼赤红如血,下方写着一行文字:

    “划时代大作:黑山老妖!”

    男子坐到电脑面前,快速找到一个论坛,登陆进去,飞快写了一个帖子:

    “大家过兰若寺副本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一个苍天宗的隐藏boss?在线等,挺急的!”(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二十一章 孟奇的“存档点”)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