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武道之心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七章 武道之心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52694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九十七章 武道之心)的详细阅读内容

    寒意侵蚀淡金,层层累积,让孟奇仿佛回到了儿时,每逢冬日,必穿得臃肿不堪,行动随之迟缓,再无矫捷之感,而高手相争,胜负只在瞬息间,尚未摆脱寒冷和迟缓,他就看到这一拳濒临自身,于是,只能退,不得不退。≤≤,

    身影变化,孟奇随拳而动,退得飞快,而吴季真不知何时已离开楼船,双脚踩在海水之上,蓝黑积冰,拖出两道透明痕迹,拳头没有半分迟缓,两者间的距离急速缩短。

    飞退之中,孟奇内景改变,演绎大日,皮肤流转的淡金光芒里有道道火光呈现,消融寒意,缓和迟钝,抵御着冰雪太阴的侵蚀。

    直到这个时候,孟奇才有余力拔刀。

    可他的右手刚刚触摸刀柄,吴季真拳头微沉,天、地、人、刀形成的整体之势顿时钻入了不速之客,被它占据了枢机,让孟奇升起无法拔刀,拔刀之中必遭雷霆一击的感觉。

    而吴季真内景天地已仿佛一方世界,这一拳带着“世界”而来,让人难以正面抗衡。

    孟奇周身窍穴打开,试图勾连天地,强行拔刀,但吴季真的拳头随之而变,似飘忽不定,天地之势再改,层层寒意化作无形坚冰,隔绝着孟奇与天地。

    不断变化,妙招连施,可吴季真的拳头总能提前试压,掌控气机,让孟奇总是半途放弃,还是只能退,不得不退。

    真是虚实变化尽在他心!孟奇暗吸了口气,摒弃了侥幸,摒弃了隐瞒之情,元始端坐,内景一片混沌,再无虚实有无之分!

    最开始,因为是十招之约,不涉及生死。孟奇并不想暴露自家“不灭元始相”领域的特殊,打算纯粹靠刀剑之道应付,然而,“明月”照耀下,自己再无秘密可言,不现元始之域,混混沌沌,怕是连一招都挡不下来。

    混沌一现,吴季真拳头有了微小的游移,不再那么坚决。孟奇敏锐察觉,长刀出鞘,划出半个太极,侧击吴季真的拳头,避开锋芒,四两拨千斤。

    吴季真手腕一抖,拳头散开,仿佛捉蛇之人,灵活异常偏折。抓向孟奇刀背,重重爪影凝结,在飘落的冰雪之中如同海市蜃楼。

    孟奇长刀一挑,蹿出爪影。可吴季真掌指拳爪变化连连,丝毫不比孟奇的刀招变化慢,不存在跟不上的情况,一刀一手就像翩翩起舞的一双蝴蝶。演绎出了美妙灵动的画面,雷蛇与雪花起飞,冰洋共闪电一色。

    方圆几十里大海凝成了坚冰。不知蔓延往下多少丈,而半空雷霆闪耀,争辉明月。

    连过数招,双方还无刀与手的碰撞,这时,吴季真一直负在身后的左手猛然探出。

    孟奇顿觉白雪飘零,皑皑苍苍,远处海水“消失”,高空浮云“消失”,一切的一切全都“消失”,徒留孤寂空旷的冰雪世界,给人“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的感觉。

    而吴季真傲立这方世界,仿佛天地的主宰,一拳一爪充塞满了每一处空间,让孟奇无法闪避无处闪避,处处皆实,再难避虚,似乎只有硬抗一种选择。

    孟奇深吸口气,身躯霍然胀大,法天象地,手中“天之伤”电芒浮动,汇于刀尖,一点漩涡般的针孔凸显,噼里啪啦,轰隆乱响,仿佛代天行罚的雷神降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刚猛霸烈的刀势,迎向那一拳一爪。

    行将碰撞之际,孟奇刀光忽地崩散,漫天尽是青紫雷电海洋,跳跃闪烁,掩盖住了长刀,混乱了拳爪。

    “海洋”分开,刀光恰似跃龙门之鱼,以电闪雷鸣之态穿过了拳与爪,直取吴季真面目。

    吴季真两臂手肘往内一拐,层层寒气凝结成幽蓝冰块,斩之不尽,拖延着长刀,逼得孟奇不得不变招。

    然后,他右手探回,五指张开,像是盛开的寒梅,以背面拂向孟奇,姿态优雅,给人无限美好的感觉。

    冰雪死寂,沧然单调,寒梅“鲜艳”,阐述着生命的浓烈。

    这一拂极尽死的可怕生的灿烂,带着对生命的热爱对死亡的思考,变化于莫名之间,让孟奇有种自家毫不设防的感觉,长刀与拳脚在这一拂下是如此多疏漏,就像用碗口大小的罗网捕十指粗细之鱼,给了对方康庄大洞。

    孟奇再次退后,飞快退后,长刀往前一斩,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为八,没有强弱厚薄之分,结成了天罗地网,试图层层化解着一拂。

    当!生命的浓烈难以抵挡冰雪的死寂,吴季真这一拂让重重刀光诡异收敛,恰好击中刀背。

    一股酷烈的寒意袭来,天之伤表面浮动的紫电青雷凝结成冰,孟奇五指闪烁淡金,被冻在了刀柄之上,难以隔绝寒意。

    孟奇脸色一变,右手一抖,手掌齐腕而断,让寒意再无攀附之物,左掌则握住了斩玉刀,身影飞快挪动,在吴季真反应过来前,于左右前后连斩四刀,或快或重,或阴柔或阳刚,将毕生所学和领悟尽数融入了这四刀,开天辟地,电闪雷鸣,飘渺问心,沉重压身,并且因为是左手刀,极尽偏门莫测之感。

    吴季真双手扣起,仿佛结印,冰魄寒光从体内涌出,将四道刀光尽数吞没,一片白茫。

    霍然之间,孟奇长刀收回,违背常理的收回,然后窥准枢机,一刀斩出。

    喀嚓,白茫分开,长刀斩中了吴季真的身体。

    冰雪破碎,寒气升腾,似乎只得一尊冰雕破碎。

    孟奇背后,白雾凝聚,吴季真再现,右手拇指贴住食指与中指,长叹一声,满是黯然**之意,轻轻点向了孟奇。

    这一点别扭沉重,凝聚了无穷伤心与执着,孟奇心潮随之起伏,想到了六道的恶意,想到了命运操于人手,想到了顾小桑所言亲朋好友之语,内心压抑,痛苦挣扎,只觉层层枷锁在身,只想拔刀而出,斩断这一切,得大自在大解脱大逍遥。

    不好!这时,金色巨佛出现,指天触地,孟奇恢复了清醒,刚才竟然被吴季真勾动了心灵挤压已久的情绪,出现了极大漏洞。

    唯我独尊镇压,孟奇正待出刀挡住这一点,可霍然之间,却看到吴季真满是眷念热忱和探索沉醉的双眼。

    黯然**者,唯别而已!

    这个瞬间,孟奇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吴季真所见的自己与自身的了解截然不同,这一点自己挡不下来!

    正常而言,双方交手,所见无非法相、肉身、血脉、招式,以对天地之力的应用,对规律的掌握,可此时此刻,孟奇相信吴季真看到的不是这些,而是另外的东西,就像一盆鲜花,自己所见是花瓣、花蕊、根系、泥土、花盘、阳光和脉络,从中找到枢机,吴季真看到的则是生机、死意、浓烈、依赖等完全不同的“势”。

    若不能与他处在同样的“视线”,根本无法了解他这一点会击向哪里,也就无法抵御。

    孟奇再顾不得其他,元始相运转阴阳印,变化阴阳,流转生死,试图以此干扰,同时飞快退后,拉大距离,打算以范围攻击隔绝双方。

    “哎。”吴季真收回了手,没再出招,双脚踩在冻结的海洋上,神情满是萧瑟。

    “不用比了,你挡我十招有不小可能,但……”他摇了摇头,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但你没有武道之心,没意思。”

    他背负双手,缓步走向楼船。

    “武道之心?”孟奇没料到是这样的结局,愕然问道。

    自己怎么会没有武道之心?

    吴季真没有转头,平静道:“你有变强的浓烈渴望,有付之实践的动力,有压抑和危险鞭策,在常人看来,这或许便是武道之心,可是,你没有对武道的热忱,没有对道的‘追求’,于你而言,它是工具,是兵刃,仅此而已。”

    他仰头望天,喃喃自语:“大道何物?生命何物?”

    “如何窥破生与死,以刹那的灿烂打破永恒的死寂,了然天地的壮阔……”

    “所有的招式,所有的功法,除去表象,都在阐述与追寻这些……”

    孟奇微微皱眉,这些不都该理性思考?

    “不经历世事,不投入浓烈的感情,不会明白大道之美、生死之美、情恨之美,就像夏虫不可语冰……”吴季真摇了摇头,“你到三仙岛等着,每隔段时日,**道总会有事找本座帮忙。”(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九十七章 武道之心)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