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对过去疑问的答案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七章 对过去疑问的答案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52693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八十七章 对过去疑问的答案)的详细阅读内容

    哈斯乌拉被困在袖里乾坤时并非浑浑噩噩,对自家状况很是了然,明白遭遇了虚空类大神通,而接下来的变化,他亦能猜测一二,“狂刀”苏孟既然敢来,那就有抓住转瞬即逝机会逃脱的办法,草原和左道联盟将会因为自己被抓走短暂混乱,让藏剑楼缓过气来。…≦,

    一想到这些事情,他就血往脸上涌,有被狠狠羞辱的感觉,充满了自责,若非自身骄傲,觉得挡下那一刀不成问题,足以拦住狂刀,而是选择遁走避让,结果将完全不一样,不说肯定能围住苏孟,至少事情不会变得混乱。

    该死的小子!不过仗着奇遇多,初入宗师就敢如此行事,等我脱困,一定要你好看!哈斯乌拉暗下决心,努力打破着屏障,所以,一朝脱困,他是心有定见,刚被抛出,转身就是一刀,仿佛黑夜里亮起的闪电。

    当!孟奇衔尾而来的一刀被他斩开。

    哈斯乌拉狰狞着脸孔,似乎与刀合一,化作一道流光,以超过声音不知多少倍的速度斩向孟奇,快得感官和心灵都近乎无法捕捉。

    他的武道信念和刀法是快,宗师领域也是快,两者叠加,那就快得超乎想象,足以让正常人脱离大地束缚,冲入浩瀚星空,故而有十足的自信在孟奇一刀劈来时,闪出袖里乾坤的笼罩范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而快并不代表弱,快的事物往往能制造更大伤害,撞出更大的爆炸。

    愤怒羞辱尽速转化为力量后,哈斯乌拉这一刀发挥到了自身的极限,作为外景巅峰,境界、实力、法身招式、武道领悟,他一个不缺!

    孟奇只觉光亮一闪,眼睛都还未眨动。刀光已到近前,仅仅来得及微微侧头,避开眉心罩门。

    咚!刀光斩在了孟奇法天象地后足有十丈开外的身躯上,斩在脖子到左边肩膀处,刀光与淡金迸发出恐怖的气流波浪,生成狂风,然后它撕裂了淡金,将顶天立地般的身躯撞往后方,并且紧紧贴着,没被甩开。割开了纹理分明的皮肤,割开了呈现淡金的凝实血肉,斩在了那根泛着琉璃色泽的肩骨之上。

    到了这里,刀光之势已尽,再无法前行,待要收回,再来一刀,以撕裂内天地,却被肩骨夹着。被蠕动的血肉牢牢缠住,回收缓慢,速度优势一下消失。

    马刀被肉身夹住,哈斯乌拉心中一紧。还未来得及做出决断,就看见一道刀光狠狠劈下,蓄势已久,由静转动。仿佛能劈开一切。

    电光石火之间,他拼尽全力,终于抽回了自家宝刀。借势往右边移了移,没时间催发金帐武士袍了。

    喀嚓!清脆响声之中,哈斯乌拉看见自家金帐武士袍肩膀处裂开了一道口子,肉身一凉,左手齐肩而断,切口平平整整,有种鬼斧神工的魅力。

    轰隆!他穿透层层气流的声音这才响起,而鲜血刚刚喷涌。

    刀光再亮,哈斯乌拉退往高空,只见孟奇右手提着斩玉刀,面容平静,无有疼痛的表情,元神震荡虚空,冷冷道:

    “一刀换一刀,再来!”

    再来我就是傻子!哈斯乌拉当然不会蠢得和肉身硬功练到宗师层次的家伙一刀换一刀,那是嫌命太长,他肌肉蠕动,止住断臂处鲜血,再次与刀相合,化作流光,斩向孟奇。

    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过满则溢,过刚则断,留有余地,每一刀都是仅能在淡金光芒上斩出白色痕迹的程度,然后一刀得手,立刻闪避。

    他的打算是积少成多,积弱为强,在苏孟身上不乏伤口的情况下,靠速度制造更多伤口,让他防不胜防,最后用斩中同一位置的办法,层层叠加,将某几处伤口扩大加深,直至能让刀光钻入五脏六腑和头颅,破坏内天地与元神。

    这是对付肉身硬功的主要办法之一,向来与寻找罩门并称。

    孟奇左肩受创较重,血肉蠕动一时无法恢复,干脆又长出两条手臂,持着天之伤与玄龟剑,在跟不上哈斯乌拉速度的情况下,在不能锁定他的前提下,先以刀剑衍化“不动金莲”, 演绎出一朵朵绽开般的光莲,精气神意通过双脚窍穴,与往下几十丈处的大地相连,守得近乎密不透风。

    等稳住一波,孟奇又靠着肉身硬抗,尝试了一次“轰轰烈烈葬星河”,打算通过范围攻击而创伤哈斯乌拉,可惜,他速度实在逆天,一刀劈中后,竟然能在自己出招前遁出十几里的距离,避开了范围攻击的核心,没受什么影响,换做威力处处相当的“阳雷荡邪秽”则自身目前的能力顶多能维持方圆十里。

    法天象地持续不了多久了,孟奇念头一转,再顾不得藏私,现出法相,展开宗师领域。

    哈斯乌拉顿觉天空变化,半边白昼半边黑暗,白昼能见大日和金乌共舞,黑夜则深邃无垠,繁星浩瀚到密密麻麻,冷月一轮又一轮,其中隐藏着混洞。

    而脚下似圆球似龟负大地,四周有山川河流,火焰水浪,两极元磁,万事万物仿佛尽在其中,演绎出一重重别有乾坤的天地,演绎出一个个浩瀚深远的宇宙,而苏孟身边有一层层朦胧脱俗之界,它们之外则是自身天地。

    哈斯乌拉念头未起,就见重重宇宙、不同天地、自身天地、脱俗仙界尽速往苏孟身后坍缩,物质、能量、时间、空间都在坍缩。

    四周一下变得混混沌沌,诸多“能量”坍于极小范围,粘稠沉重得哈斯乌拉速度直线下降,加上空间与时光的混乱,他有种被束缚在混沌里的感觉,仅能以还算不错的速度斩向苏孟。

    孟奇稳固宗师境界以来,尚是初次完完整整展现自家宗师领域对阵极恶天魔时,仅仅利用了目前“元始”混沌状态能粗浅混乱上下前后的特质,此时只觉四周无垠浩瀚的元气大海都坍缩往了自家不灭元始相,周围能量凝聚到让自身都感觉束缚的地步,似乎要被压垮,随之坍塌。

    孟奇背后道人之相端坐。仿佛只有一点,四周元气大海的坍缩凝聚快要达到他的极限了,再过就是连肉身带元神被压成一小团并猛然炸开,恢复原状。

    这个时候,该元始睁眼,“开天辟地”了,化入了“天地不存,我身独存”后半截阴阳分化、自衍一界等诸多变化的“开天辟地”。

    孟奇正待出刀,忽然念头一动:

    到了最后,那就是多元宇宙的“奇点”?

    对啊。按照自身内景的构成,各处窍穴等于多元宇宙,上覆自身世界与诸天,而它们都自“元始”之中诞生。

    这样一来,“元始”不就像“奇点”吗?

    既然是“奇点”,“开天辟地”后该接的不应该是阴阳分化、地火风水诞生等诸般变化,这些变化该随着刀势自然而然出现,而这刀势应是“开天辟地”后自然而然喷薄!

    电光石火间,孟奇忽然有了灵感。想要尝试一下新想法。

    这便是与强敌交手磨砺才会有的收获。

    感受到四周能量与物质的凝聚束缚,孟奇已有了想法,眼睛突然睁开,法相依然。长刀猛地斩出。

    这是孤注一掷,不留后路,无坚不摧的一刀。

    哈斯乌拉的刀光正以还算不错的速度斩向前方苏孟和他背后的道人法相,忽然看到一抹刀光亮起。切开了混沌,直奔自己而来。

    他刚要抬刀抵御,突地发现凝聚坍缩的能量被这一刀斩开了束缚。猛地膨胀,发出无法想象的爆炸。

    开天辟地之后当是宇宙大爆炸!

    大爆炸中,阴阳分化,地火风水出现,物质诞生,自然而然!

    孟奇被霸王六斩中悟得的内容影响,差点误入歧途,与自身内景有别,还好今日醒悟过来。

    他人之道只能参考,不能尽信!

    两刀碰撞,哈斯乌拉的刀光一散,然后比狂风巨浪汹涌不知多少倍的大爆炸瞬间就将他吞没!

    轰隆!

    白炽光芒之后不知多久,四周荒山野岭已是被夷为平地,像是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方圆百里只得深深坑洞,高空云气被打散,直面大日。

    坑洞底部,摇摇晃晃站起一人,正是哈斯乌拉,他头发只剩小半,周身**,骨骼凹陷,露出血肉的伤口和焦黑部分不计其数,右手极品宝刀布满灰尘,刀刃有一个米粒大小的切口,刀上有几处斑驳伤痕。

    他最后关头施展浑身解数,不吝啬压箱底手段、宝物和自残之法,终于闪开了正面,抵御住了大爆炸,活了下来,但目前伤势极其严重,差一点就处在濒死边缘,难以行动。

    突然,他目光一凛,看到半空降下一人,正是“狂刀”苏孟,他虽然不复顶天立地和两头四臂,回归正常身躯,但气势依旧恐怖,目光锐利,正要向自己挥出手中之刀。

    还来!哈斯乌拉心胆俱丧,鼓起余劲,与刀光合一,以比巅峰慢上九成的速度仓惶远遁,瞬间就消失在里许外,很快便不见踪影。

    直到确认他真的逃走了,孟奇才直直坠下,躺在坑洞里,动也不想动。

    以后再也不临阵试验新的自创招式了!

    刚才那一击升级的“开天辟地”一下就将自己所有力量抽空,大爆炸又不分敌我,还好自身处在最核心,是从那里往上下**四面八方席卷,避免了直接遭遇冲击,犹是如此,也不得不榨干最后一份力气催发昆仑道袍,全力运转**玄功,才能保持形象的良好,伪造气势,略微勾动哈斯乌拉心头恐惧,将他吓跑。

    若他留下来,自己未必还有力量使用“天心我意诀”,到时候说不得要仗着差点破功的肉身坚硬,才能斩杀,生死大概三七开,不值得冒险,鬼知道这货还有什么莫测手段。

    不过这一刀能将一位仅是轻伤且没消耗多少的外景巅峰斩成这幅鬼样子,确实值得自豪了,但伤人亦伤己,等闲还是不要动用。

    孟奇吐出一口鲜血,受了不轻内伤,疯狂吞吐着天地元气。恢复着力量。

    ………

    方圆千里的天空,斧光纵横,时而化生混洞,时而呈现打落对手境界的姿态,将陆大先生逼得处在下风,但他剑法精妙,剑光能勾动最微小的结构,总是引动元气大海与五行、虚空之力,将古尔多的天诛斧挡住。

    自古尔多催发谪仙之力后,两人竟然再没有一次剑与斧的碰撞。而冲和道人已经找到机会,将两人同时纳入了诛仙剑阵,赤青黑白四道剑光不断射落,打向古尔多,崩塌着地火风水,扭曲着虚空,混乱着时光,将物质尽数化为能量,将斧光毁灭。

    但往往天诛斧一转。谪仙之力一生,便将赤青黑白四道剑光打落境界,消磨一空。

    冲和道人与陆大先生合力,居然还稍落下风。苦苦支撑,等待着古尔多越阶使用神兵的极限到来。

    右手一震,赤色剑光打落,冲和看到了紫色流星划过天际。看到了北方一暗,明白崔清河与大满皆已陨落,两种异象同现。

    不是每个法身陨落都有异象。不是每种死亡方式都有异象,但陨落异象出现肯定代表那位法身已经身亡!

    他目光变得幽深,脑海里突地回想起那句缭绕心头许久的话语:

    “第六次死亡任务,此次大战中绞杀陆大先生陆之平,成功,奖励昊天镜碎片,失败,抹杀。”

    …………

    崔清河被太离一枪刺中时,空闻已手持少林第六代祖师元空神僧的舍利子,道道琉璃光华从中洒出,缭绕虚空,罗汉金身随之膨胀,仿佛化作一尊充塞天地的金色巨佛,而飘渺佛音声声回荡,直指本心:

    “一切众生性清净,从本无生无可灭。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无罪福。”

    白虎妖王内心一震,念头蹿出,险些脱口:“舍身!空闻秃驴不想活了?”

    “金色巨佛”脸上无悲无喜,似怜悯众生,似开悟禅心,右手抬起,拇指中指捏着,做拈花之状,半空飘落一朵虚幻金色婆罗花,恰好落入两指之间。

    这幅画面充满禅意,仿佛阐述种种玄奥无比的道理,但怎么都无法言喻,无法描述。

    当面的白虎妖王与夔牛妖王同时怔住,脑海里有无数念头起伏,想法生灭,似乎悟出了何为空,何为四大假合,何为十二观智,只觉身心畅快,距离大清净、大欢喜、大寂灭、大自在只有一步之遥。

    比起刚才的“拈花一笑”,这一次的愈发贴近禅宗本意。

    空闻拈着婆罗花的右手挥出,展指为掌,拍向白虎妖王头颅,像是在给它当头棒喝。

    禅音一改,愈发空渺:

    “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

    禅音之中,虚空里的紫电青雷,金风利器尽数随心而灭,万般皆空!

    啪!本就受伤不轻的白虎妖王直到这一掌拍中自身头颅,才幡然清醒,自身并无开悟。

    “哇呜!”虎啸声凄厉响起,刺入云霄,白虎妖王头颅虽未裂开,但完全凹陷,元神飘摇欲散,心灵陷入死寂,眼前近乎虚黑,心灭神灭!

    它倒飞出去,仗着肉身强横,还未身亡,但处在濒死边缘,失去了战斗之力。

    空闻并未追击,让它确实陨落,而是一步迈出,左手五指连点,无相劫指自虚空中生,打向太离,因为这个时候,无色火焰将崔清河法身焚烧了个干干净净,天地感变化而生紫色流星异象,太离挺起长枪,往上一刺,万象大阵顿时被无边火焰焚烧,雷电成为火焰燃料,星辰成为火焰燃料,青木金风亦然,大阵很快就支离破碎。

    必须趁舍身效果还维持的时候重创孔雀妖王太离!

    白虎妖王眼前昏暗,好不容易保持一线清醒,看见夔牛妖王舍弃围攻云鹤真人,过来救援,心中一松,结成妖盟后,大家果然少了自相残杀。

    就在这时,虚空里伸出了一根洁白近乎透明的手指,点中了它的身体。

    空灵之声顿响:“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白虎妖王体内一道道血光飞快流入了这根指头,妖身急速枯萎,他愕然转头,看见了一双无情的眼睛。

    渡世法王目光里露出一丝嘲讽,不能用无生指吸取签订契约的左道法身。但正道与你们这群偷偷摸摸的妖王可以!

    当今之势,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

    白虎又惊又怒,但转眼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夔牛妖王挥出了雷电巨锤,但白虎妖王已被吸得一点不剩,肉身元神皆融入了渡世法王的真空法身,将他的气息一路推高。

    渡世法王遁入虚空,闪现于夔牛妖王背后,两口透明的短刃刺出,一人一妖大战起来。

    云鹤真人则依靠混元一气上清神符,再次布下层层阵法。与血海罗刹斗得旗鼓相当。

    孔雀妖王太离看见“金色巨佛”扑来,连点无相劫指,冷笑一声,背后赤青黄白黑五道光华同时刷落。

    虽然我五色神光尚未大成,但你亦非佛陀。

    五色光华一刷,金色巨佛顿时被刷落进去。

    太离目前是妖王真身,两爪持着妖圣枪,正待把空闻抖落,复制与崔清河一战。背后五色神光突然剧烈颤抖,从中分开,显出一尊好似佛陀的巨大金身罗汉。

    金色罗汉双手一伸,抓住了太离的两只翅膀。头颅猛地往下撞去。

    这是少林最普通的绝学铁头功,但空闻用在此时,恰到好处。

    砰!太离被撞得腰背弯折,口喷鲜血。慌忙把妖圣枪往上一刺,避开“金色巨佛”。

    他舍身之后,竟然有接近菩萨的水准!

    …………

    藏剑楼外。草原势力和左道联盟经过短暂的协商,决定派出五位宗师前去救援哈斯乌拉,其中金帐武士三,萨满二,其余继续围攻藏剑楼,争取尽快攻破。

    “朕乃高览,大周之主,凡有我大周之民处,皆有朕!”

    威严的声音响在曹家家主耳中,操纵着地仙遗蜕的曹家家主,他担心陪京老家被人偷袭,所以将紫电玉尺留给了其余宗师看家。

    此时,听到熟悉的声音,曹家家主忽地流下两行浊泪,泛出一丝解脱和残忍的笑意,然后直接催发了地仙遗蜕,让他自爆!

    根据契约,互相攻击者死,但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契约?

    地仙遗蜕膨胀,欢喜菩萨、当代欢喜佛等反应过来,尽皆惊恐,有人试图远遁,有人想要中止。

    轰隆,翻滚的火焰和光华吞没了方圆几千里,上下几千丈的地方,兰柯寺的影子又若隐若现了。

    曹家家主疼痛加身,眼前先亮后黑,元神消散,只有意念多残存了少许:

    北周与草原的中层势力对比,今日改变!

    献之,你死得不冤!

    “人皇”会照拂曹家的,会有绝世功法给予!

    当今之势,不进则退!

    …………

    陆大先生正竭力与古尔多周旋,依靠强横神兵者总有力疲之时,不如自家消耗颇少,只要稳住阵脚,稳扎稳打,总能逼退古尔多,甚至重创于他。

    就在这时,他只觉时空有所变化,来自熟悉的冲和道人。

    “咦?”剑光护住自身后,陆大先生不明白冲和用意,没做挣扎,接着发现自己已被移出了诛仙剑阵。

    然后他看见冲和道人一推道冠,元神燃烧,诛仙剑阵赤青黑白四道剑光大盛,并以古尔多为核心急速收缩。

    古尔多只觉诛仙剑阵的剑气不再只有毁灭,衍生出了重重变化,而每一个变化都在吞噬能量物质和自身斧光以衍生出更多的变化,这个趋势一生,竟然呈现无法逆转无法挽回的迹象,混乱在增加,游历的能量在减少,一切在往最终的死寂发展,到了最后,恐怕自家法身也会被拉入其中!

    他催动天诛斧,连连劈出谪仙之力,可只能延缓,很快便加入了混乱。

    “冲和在干什么?”他望向高空,虽然看不到冲和的影子,却似乎能看到一双淡薄平和的眼睛。

    冲和意识融入诛仙剑阵,法身往内添油加醋,心中一片平静,但忽然闪过一件往事。

    初入轮回时,自己只是纯阳宗一位普通弟子,多得子云兄照拂,才能活下来。

    那时候,自己等人欣喜于轮回的神妙、兑换的丰厚,只觉胜过任何奇遇,没太多迷茫,而子云兄最先苦恼,提出了一个疑问,若六道轮回之主给予的任务违背自己的本心,比如杀父杀母,背弃宗门,该如何是好?

    当时自身尚属懵懂,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沉重,没有回答,而子云兄还未来得及面临类似考验,就陨落于轮回之中。

    今时今日,自己历经沧桑,总算明了,可以给子云兄一个答案了。

    诛仙剑阵大盛,冲和法身与剑阵相合,意识飘荡,回答着过去的疑问:

    “千古艰难唯一死耳!”

    冲和者,淡泊平和,谦冲守正。(未完待续……)

    ps:六千两百多字,两章合一,不吊胃口,晚上没有了,求~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八十七章 对过去疑问的答案)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