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两章 合一已更,求月票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两章 合一已更,求月票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36268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两章 合一已更,求月票)的详细阅读内容

    铮!

    邱万生手中不泛半点光芒的狭窄长剑出龙吟般的响声,他背后现出幽幽暗暗没有具体形状的“无生之相”,摒除一切生机。txt全集下载/

    喀嚓,那口墨绿色的特制宝剑寸寸碎裂,羽无纠闷哼一声,连连倒退,胸口迸一道又一道的鲜血,被邱万生死前勃的力量伤到。

    邱万生双眼涣散,口喷鲜血,可依旧爆怒火,没管以一人之力短暂缠住马游和李思浓的南宫恨,咬牙切齿般道:“太元墨血神剑……你是知道为师有七煞天罡佩,才苦心准备的?好弟子,真是好弟子!”

    七煞天罡佩,藏剑楼秘传宝物,能应激而,挡近乎法身的一击,可一旦遇到“太元墨血神剑”,七煞分化,难起效果,若非对邱万生相当了解,且刺杀之事谋划多时,到哪里去找出一口太元墨血神剑?

    看着一向爱护自己的师父鲜血淋漓,状若厉鬼,羽无纠难得露出几分愧疚:“师父,弟子也不想的,但弟子一向做事冲动,爱走极端,被人诱激,一步步踏歪,终至铸成大错,再难挽回……”

    他顿了顿,忽地转为决绝的神色:“师父,你不是一向爱护弟子吗?就当替弟子死一次,弟子在,藏剑楼就不会亡!”

    “好,好,好!为师,为师今日算认清你了,原来如此自私自利,难怪铸下大错后,不是负荆请罪,而是堕入魔道!”邱万生忽有点回光返照,仰头大笑,“历代祖师在上。是弟子识人不明,才落到今天下场,连累宗门,不若燃去这一身,拼个鱼死网破!”

    他积威甚重。一击得手后,羽无纠没敢再进攻,闻言一愣,抬手就是一剑,渺如惊鸿,快若流星。直取邱万生眉心,剑过一阵,方有破空之声与汹涌的气爆。

    然而邱万生体内已迸出一道道幽暗剑光,吸纳了肉身元神,吸纳了无生之相。直接投入了那口无生剑。

    正常被杀,若不遇到克制手段,总会有来世的念想,可现在,邱万生将元神完全燃烧,不留一点退路,刚烈至极。

    铮!

    无生剑再龙吟,不仅没有迸光芒。反倒吸纳了周围光彩,映照出一片浮动的漆黑。

    漆黑一闪,羽无纠身上诸多异彩破碎。他双眼圆睁,软软倒地,不见伤口,但已没了半点生机。

    死者:羽无纠

    绰号:藏剑楼“惊鸿一瞥”,灭天门“无面天魔”

    死状:剑意入神,生机尽丧

    战绩:成功刺杀地榜第六“霹雳火”邱万生。

    死因:亡于邱万生反击。

    神兵爆且锁定之下。纵使目前展露外景巅峰实力的“勾陈神主”南宫恨也难挡一击,只能狼狈躲闪。何况羽无纠。

    失了操纵,纵有四道法身剑意加持。“天残地缺剑煞落生阵”也渐渐变得混乱,外界的敌人窥出机会,攻势愈凶猛,青色邪神、地仙遗蜕、萨满祖神三个准法身战力在相应宗师控制下,一层层打破着剑阵,周围几百里气温陡降,一片片冰雪飘落。

    欢喜菩萨、欢喜佛各用神兵进攻,生死无常宗的“幽冥帝君”翻滚血黄色雾气,侵蚀着剑意,冲刷着禁法,稳步打破。

    “无生剑”有邱万生残余元神加持,短时间内等于法身操纵,漆黑再转,南宫恨眼皮一跳,慌忙将身一侧。

    他手中天残剑只来得及引开“奔雷万钧”马游,以左边躯体硬接了“不见桃花”李思浓一剑,从而险之又险避开了无生剑一击。

    喀嚓,仅仅是无生剑擦过,南宫恨的护身道袍就寸寸破裂,被李思浓的剑光扎出个血骷髅,像是一朵鲜艳的桃花绽放。

    趁剑气爆之际,南宫恨捏碎了另外一只手中的符篆,身影消失,遁出了大殿,直冲摇摇欲坠的大阵而去。

    在神兵威的时候留于此地非明智之举,南宫恨打算里应外合,先破大阵。

    他现在还有少许天残地缺剑煞落生阵的操纵之权!

    一般护身大阵都乃法身级大阵,平日用神兵或舍利之物镇压阵眼,而关键时刻,唯有法身才能操纵自如,激全力,手持神兵的半步法身勉强可以,但得两位宗师帮忙控阵,查漏补缺,若只得外景巅峰执掌神兵,配上两位宗师帮忙则仅能达到勉强可以的程度,一定时间内阻挡法身不难。

    邱万生还得分心四道法身剑意,所以才聚集藏剑楼所有宗师帮忙控阵,以防万一。

    无生剑化作流光,直取南宫恨背心,同时有融入大阵,稳固大阵的迹象。

    而李思浓怔了怔,内心一阵讶异,刚才无生剑放开禁制,任由自己掌控……

    掌控了无生剑,也就掌控了大阵。

    李思浓瞬间回神,有了沉重的责任和使命感,门派存亡就在自己身上了,她开始远程掌控无生剑,尝试收回南宫恨对护山大阵的操纵之权。

    大阵摇晃,一道道剑气混乱,失了万剑齐的恐怖感,草原和左道的联盟见此心喜,又现了南宫恨造成的薄弱之处,进攻再无保留,青色巨鬼的狼牙棒仿佛一座小山,不断击打,出可怕的爆炸声,地仙遗蜕以寒气凝成冰魄,以冰魄铸就长剑,一剑劈下,丝丝冻意弥漫,幽蓝蔓延,竟然迟缓了剑阵运转,萨满祖神更是连施各种巫术神通,配合欢喜菩萨、当代欢喜佛等人的神兵攻击。

    一时之间,大阵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崩塌,几乎能透过淡淡的薄雾,看到仗着功法玄妙,两次避开神兵攻击的南宫恨,看到李思浓飞了上来,右手握住了无生剑的剑柄。

    她已成为新的藏剑楼之主,正打算稳固天残地缺剑煞落生阵,即使本身非外景巅峰。又是第一次掌控,但有四道法身剑意和马游辅助的情况下,应当能多撑一阵,到时候,或许战局就生了变化。也或许有交好宗门不顾危险前来救援!

    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稳固住天残地缺剑煞落生阵之上!

    目前,她手持神兵,本身实力也有地榜前一百,剑法更是精妙绝伦,加上“奔雷万钧”马游的配合。足以碾压南宫恨只要马游缠住南宫恨,也就是一剑的事情!

    然而,此时此刻,敌人根本不给喘息的机会,进攻非常猛烈。又有南宫恨的干扰,要不了几息工夫,大阵就快崩塌。

    具体的情况,外界的哈斯乌拉、欢喜菩萨等人并不清楚,但他们都是老江湖,大阵的状况怎么样,他们很清楚,一旦自身缓气。也许对方就重振旗鼓了。

    高空用慧眼偷窥的孟奇亦明白这点,藏剑楼存亡就在这几个呼吸之间了,他心念电转。寻找着办法。

    得制造点事情,让草原和左道势力混乱,给藏剑楼弥补无面天魔造成的伤害时间……这是孟奇最主要的想法,他不想看到藏剑楼被破,看到左道得意,看到欢喜庙猖狂。看到大势倒向草原,自此世家宗门望风而从。帮忙攻敌!

    可怎么制造事情?

    下面有三个准法身战力,神兵三件。黑榜前四三人,含地榜第五、第十二和第二十一,随便一个都能让自己好好喝一壶,更别提还有二十多位金帐武士和长生教萨满,皆是宗师,联手之下,自己怕是会落得曹献之的下场,逃都逃不掉。

    就算“沾因果”乃无解之刀,自己目前也多半奈何不得神兵,未必能对当代欢喜佛和欢喜菩萨等有效。

    刚冒想法,孟奇心中一动,其实有机会!对方有漏洞!

    三个准法身战力,执掌神兵的三位黑榜翘楚,以及大部分宗师都在全力以赴进攻“天残地缺剑煞落生阵”,警戒和提防外界援兵的只是少数宗师,没外景巅峰。

    只要自己不直接攻击准法身和黑榜前四,引他们灵觉对危险的预感,当有一次进攻的时间,闯过最外层警戒线的时间,到时候,若把握得当,在被锁定和集火前,有个转瞬即逝的机会,能干点震动草原和左道联盟的事情并顺利逃遁!

    当然,若稍有闪失,把握时机慢了半拍,当就万般皆空!

    孟奇心灵平静,利弊种种皆涌上心头,瞬间就做出决断,毫不犹豫,瞻前顾后。

    但得怎样才能将混乱制造到最大呢?

    时不待我,孟奇略微一扫就有了主意,深吸口气,灵台异常清明,忘去了生与死,忘去了大局与大势,只有即将完成的目的,专注而虔诚去完成。

    孟奇悄然又飞快潜到近处,进入感应范围前,忽地现身,临空踏步,缩地成寸,闪烁着冲向围攻藏剑楼的草原和左道联盟。

    蹬蹬蹬蹬,有两名金帐武士最先现,各自冷哼一声,挥出长刀,一做刀光,一个距离较近,直接以本体斩向孟奇。

    蹬蹬蹬蹬,刀光崩散,长刀反弹,将一位宗师震开,孟奇周身泛着淡金,不见半点伤痕,缩“空”之时,身躯急膨大,几有十丈开外。

    砰!孟奇肌肉虬结,撞飞了一个施展巫术的宗师萨满,撞得他口喷鲜血,孟奇脚步不停,一个闪现,撞到一口宝兵上,连兵刃带金帐武士同时撞飞,而他们的宗师领域,他们的术法神通,他们的武功招式,都还没来得及展开,即使展开,打在孟奇身上亦如蚍蜉撼树,绝大部分仅能稍微动摇淡金光芒,仅得少许留下不算严重的伤痕。

    蹬蹬蹬蹬,孟奇冲破了第一层包围圈,心情畅快,只觉迈过第二层天梯后实力全开的*玄功真是人形凶器,人形宝兵!

    这时,当代欢喜佛从最初“疑惑哪个白痴敢来闯阵”,没停下攻击大阵的举动,展到明了来者苏孟,狂妄不要命,他收回金刚杵,侧过身,一杵即将捣出,打算为师侄六欲报仇。

    不仅是他,青色巨鬼和欢喜菩萨都转而准备攻击孟奇,大阵压力陡然一松,李思浓和马游抓紧机会稳固少许并狂攻南宫恨。

    孟奇心灵剔透。将对危险的预感提升到最高,在极端危险之意冒出的同时,蓄势很久的“刀光”出鞘了,以自己身体为宝兵的“开天辟地”!

    嗖的一下,刀光划破长空。以无坚不摧的极快度斩向了金帐武士领哈斯乌拉。

    绚烂耀眼,变成山峰般大小的金刚杵落下,打得下方土地凹陷成湖泊雏形,但打了个空,被孟奇提前闪过!

    想来刺杀我?哈斯乌拉冷笑一声,抽出弯刀。顿时,虚空里仿佛有一道电光亮起,快得越了视线,过了声音,似乎要脱离大地的束缚。

    我可是外景巅峰。黑榜前十,地榜前五十的强者!

    当!两刀交击,孟奇“刀势”戛然而止,现出本尊,侧脸到脖子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刀意渗入,伤势不轻,以肉身当兵刃硬碰外景巅峰加极品宝兵。难免受伤。

    哈斯乌拉则倒退几步,手掌微晃,心中骇然。若对方用的是极品宝兵,自己的兵刃肯定会受到一定伤害,真是无坚不摧啊……

    他真庆幸拦下了对方,可以围攻,突地看到“狂刀”苏孟扬起了袖袍,心中顿时升起不好之意。

    天地昏沉。混混沌沌,幽幽黯黯。哈斯乌拉身不由己,投入了那越变越大的袖袍。

    乾坤一收。草原和左道联盟分队名义上的领入袖,孟奇纵声大笑,元神震空声>

    “孙子们,来追啊!”

    强力嘲讽中,巨大狼牙棒打落,地面岩石寸寸绵软米分碎,阴柔又恐怖,但周围虚空早已裂开,孟奇的身影成幻,只得声音流传。

    他一得手就捏碎了破空符,玉虚宫内没来得及用的破空符!

    “孙子们,来追啊!”孟奇“狂傲嘲讽”的声音回荡四周。

    再没有比抓走对方名义上的统领更能混乱对方的事情了!

    比“山海弓”滋扰效果更好!

    草原和左道联盟二三十位宗师和几位半步法身、准法身战力,竟然眼睁睁看着“狂刀”苏孟冲入本阵,于电光石火之间“抓”走了名义上的统领,一种无法言喻的羞辱感冲上了他们的泥丸宫,有的甚至已经红了眼睛。

    “怎么办?”一时之间,群龙无,不知是该继续进攻,还是去救援金帐武士领哈斯乌拉。

    事情仓促,几位有封禁虚空之力的准法身本身又没什么灵智,全靠宗师操纵,还不能阻碍本身同伴行动,故而没反应过来,而宗师中掌握虚空之能的寥寥几位则被孟奇冲得七零八落,还未稳住阵脚。

    李思浓则抓住机会,动用阵法和宝兵,将南宫恨直接“抛”出了山门,斩断了他的左臂,若非他有一件怪异秘宝挡了一下,怕是会身亡当场。

    嗖嗖嗖,剑坟中一口口藏剑楼历代传人的遗剑飞起,万剑齐,遮天蔽日,明晃晃耀人眼睛,汇入了大阵,有了这个喘息,李思浓和马游终于稳固住了大阵,能多撑一会儿了。

    直到此时,她才喟叹了一句:“这就是所谓的百万军中取上将级如探囊取物?‘狂刀’苏孟真名不虚传。”

    …………

    无形无相的剑光游走,仿佛化入了天地之间的元气大海,让大满不敢吐纳,还好他“长生天”附体,可以通过无视遥远距离的愿力灵光恢复,否则面对何七会颇为艰难。

    自蓝血人之事后,“剑狂”何七的有无相剑气真体愈精进圆润了,除开真正的“无相”,行踪、气味、痕迹和外显都彻底不见的“无相”,让人在他攻击前把握不到半点有用的东西,只能被动承受,最擅群战,还可以化入元气大海,成为水滴,让人不敢吐纳补充,全靠法身之力。

    虽然法身本来就是规律和元气的具现,不吐纳元气问题不大,但亦有极限,长久以往,实力会慢慢变弱,最终干涸落败。

    大满被“长生天”附体,显化几十丈大小的青蓝色神灵真身,脚踏水流,手握火焰,乌云缠身,雷电为眼,头颅似日,仿佛涵盖了自然万物。将方圆近千里衍化做长生天界,一尊尊祖灵和一个个“虔诚武士”不断出现,被无形无相剑气击碎后又自虚无诞生,起着辅助延缓敌人的作用。

    与此同时,长生天界飘落朵朵愿力灵光凝结的雪花。以代替元气大海,加上各种大范围术法,各种诡异神通,大满虽处下风,却牢牢拖住了何七,让他无法分身别处。

    …………

    西州州府西凉城。

    大阵开启。司马家家主司马因手持一根四尺左右的竹节鞭,它原本颜色不详,但似乎能吸收攻击与光线,故而呈现深黑色,号称一鞭在手。打灭万法,正是司马家的镇族神兵“灭法鞭”。

    此时,大阿修罗蒙南现出三头六臂的青黑色真身,忿怒凶厉,周身*,仅裹黑色毛皮于腰间,他眼冒黑火,手持血色长枪。攻向大阵。

    长枪满是凶杀血厉之气,污秽缓慢着大阵,让它近乎没有阻碍刺入。黑色火焰焚天而来,所触之物无声无息化为灰烬。

    司马因身处大阵,另有几名宗师在州城或老宅关键处帮忙控制,一鞭打出,阵法相随,焚天火焰熄灭。不知去了哪里。

    又是一鞭,漆黑流动。血色长枪的凶厉感消失,本身亦差点被“吞没”。只能飞快退回。

    “大阿修罗”蒙南孤身一人,攻了一阵,见短时间内没有机会,当即绕过西凉,深入大晋,沿途收割着抱有侥幸心理的世家宗门他们没撤入州城。

    …………

    “魔师”韩广隐遁身影,穿过层层虚空般急南下,按照他与古尔多的约定,此战他不能攻击草原和左道联盟一方,必须进攻正道。

    飞遁之时,他隐约能感觉到融入虚空的渡世法王亦在南下,或许是去助血海罗刹与大阿修罗,以迅击败一位法身,奠定胜局,也或许有别的目的。

    大家都签订了见证于“天诛斧”的契约,大战中彼此不能自相残杀。

    因为谋划得早,时间远比正道充裕,他们能提前做好很多准备,比如契约!

    长乐城中,深深宫殿里,高览依旧坐于阴影深重的宝座,目光遥望远方,似乎没现魔师与渡世法王的隐匿南下,也或许现了但懒得去管。

    他剑眉鲜明,星目幽深,身旁随意放着那口曾经横压上古末年中古初期的人皇剑。

    …………

    血影变淡,近乎透明,隐遁飞行,穿过了层层大山,行将飞入大晋地域。

    突然,他前方出现一尊神人,手持长剑,脑后有一轮紫色大日,周身缭绕着紫气,迸着紫光,威严昭著。

    “紫气浩然”崔清河!

    一剑劈来,血影现形,手中薄薄的血色长刀上迎,挡住了这一剑。

    这时,左边过来一尊金身罗汉,佛音缭绕,降龙之相,左手托着一颗舍利子,右手握拳,飘忽不定打来,像是起自每个心中,随心意变化而变,难以测度。

    “降龙罗汉”空闻!

    四周咕噜作响,血海凸显,翻滚不休,赤色巨浪纷涌,阻挡着这一拳,给血海罗刹创造了闪避的机会。

    可右边出现位道人,鹤童颜,抛出一张氤氲缭绕的混沌符篆,一个个蕴含着玄奥大道枢机的篆字飞出,定住四周规律和元气大海的变化,星辰凸显,宇宙降临,万象化生,无数杀机形将迸。

    云鹤以“混元一气上清神符”瞬间布下“万象大阵”,困住了血海罗刹。

    血海罗刹眼角一跳,显然没料到还有这么一位符篆阳神,等同于法身!

    但他不慌不忙,抛出满是诡异花纹的血色袋子,神识震荡虚空>

    “道友助我!”

    血色袋子飞出三道身影,一为巨大的艳丽孔雀,尾部有赤青黄白黑五根若有似无的羽毛,贯通成光华,沉重异常,一为恐怖白虎,金风缭绕,天地间的金行之力顿时大占上风,一为独角夔牛,脚踏青色雷龙。

    三大妖王齐至!

    谋划之初,韩广就帮古尔多与妖王们达成了一致,但只透露消息给作为诱饵的血海罗刹,其余法身并未告知,以防泄密!

    孔雀妖王太离甫一出现,背后赤色光华刷落,一下就将“紫气浩然”崔清河刷入其中,毫无抵抗力。

    五色神光当真神乎其神!

    赤光摇动,崔清河在里面试图脱困,太离不得不避开阵法核心,似乎要竭力镇压。

    空闻与云鹤并不慌乱,三位妖王出现乃预计中的情况,崔清河又非准法身,太离想要镇压住他,根本无法分心,等于一子兑一子,还是对方最强的一子,怎么想都是划算。

    目前二对三,但空闻实力过血海罗刹不少,又有大阵辅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更别提庐阳宋氏、南州青辰派、周郡王氏等即将赶来帮助的准法身战力!

    可太离避开阵法核心后,并未试图镇压,稍微抵御住万象大阵摇落的星辰,赤光一抖,摔出了崔清河。

    崔清河短暂眩晕,但不慌不忙,正待稳住,以至戈之剑阻挡进攻,却忽然看到一柄凤翅黑金枪迎面刺来,百鸟齐鸣,米粒大小的无色火焰凝于枪尖。

    妖圣枪?

    苏醒的妖圣枪!

    崔清河震动之中,太离泛出一丝嘲讽和残忍的笑意,上次争夺如来神掌总纲时,妖圣枪就已经苏醒,达到地仙层次,和当初的天诛斧一样,只不过隐忍至今,方才难!(未完待续)

    ps:这章六千三百多字,两章合一,求月票~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两章 合一已更,求月票)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