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八十章 满座黑榜无人动(两章 连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章 满座黑榜无人动(两章 连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31210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八十章 满座黑榜无人动(两章 连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身躯昂藏,肤色古铜,古尔多仿佛半截山峰屹立帐篷内,呼吸时,虚空似乎都在随之鼓荡,让其他人生出自己被挤到了帐篷边缘,难以喘气之感

    唯有韩广潇洒儒雅依旧,神魔般的英俊脸庞泛出一丝笑意:"大汗当真信心十足"

    古尔多双眼燃烧着战意,透过层层虚空,看向远方,似与6大先生与冲和道人气机交锋,他哈哈一笑:"突破至地仙境界,天诛斧苏醒加深后,本可汗还担心天下人能挡一斧,幸好两位老朋友也各做突破,共襄盛举"

    "地仙之争已上千年未有,光是想到,就让人热血,恨不得立刻动手"

    他没有正面回答"魔师"韩广的话,但语气中丝毫不掩饰自傲之情

    环视一圈,古尔多沉声道:"几位法身入后帐,确定明日之事"

    韩广头扎木簪,宽袍大袖,双手负后,腰背挺直,闲庭信步般跟随,附近虚空蠕动,近乎透明的人影迈出,一闪而逝

    浑身裹着黑袍,唯有一双眼睛闪烁着金黄色泽的大满杵着一根青黑色怪异藤杖,以老态龙钟的模样入内

    禁法开,隔绝内外,其他邪魔左道的强者都隐有不满,尤其欢喜庙方丈等人

    虽然他们并称邪魔九道,但作为合作对象,还是会被分成三六九等,没有法身的势力天然就弱势!

    "大汗不问,狂刀之事就不管了?"略显尴尬的气氛里,一道苍老腐朽声音响起

    话音未落,在座诸位左道巨擘都已感应到开口之人他同样裹着黑袍,身上仿佛积满了岁月的尘埃,俨然便是罗教十二神使之的奉典神使,黑榜第五,地榜二十六位老不死中的老不死

    "当然要管?贫僧可怜的六欲师侄惨死巴彦,岂能不管?"一位白白净净,个子高瘦的和尚低宣了声佛号,语气里满是仇恨之情

    他外表也就二十来岁,斯文俊秀,仿佛富家公子但肌肤蕴着一层宝光,顾盼之间皆有邪异的经声佛号飘荡,乃欢喜庙方丈,当代欢喜佛,执掌神兵黑榜之上仅次于三位半步法身,位列第四,地榜亦排名二十一,祸害过不知多少女子,声名为狼藉,但能活到现在,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当代欢喜佛抬起头,一双仿佛藏着漩涡般的漆黑眼眸环视众人道:"九曲飞鹰,天母萨满,邪欲菩萨,活死人飞廉和极恶天魔虽然未必是狂刀下的毒手但肯定与他脱不了关系,各位没什么想法?不想报仇?尤其奉典和掌灯,大罗圣女还在巴彦岌岌可危,你们却端坐犹豫,不迅救援,是何章程?"

    被他这么一说,金帐武士,长生教,道和灭天门的宗师们都微微点头,只得生死常宗和罗教为平静前者于帐篷边缘摆放着两具棺材,血红之雾缭绕始终未曾说话,罗教则老神在在

    "法王确认圣女已脱险"掌灯神使轻咳一声道,"圣女有老母庇佑,有法王护持,些许风浪,何足道哉?"

    也是,顾小桑身上肯定有渡世法王给予的"令牌类"物品……不少宗师暗自想着,悄然记下这点,日后若与大罗圣女冲突,必须防备此事

    "顾圣女脱险,狂刀呢?"当代欢喜佛追问道

    "法王言,狂刀未曾陨落"奉典神使用老迈沙哑到极点的嗓音回答

    当代欢喜佛沉吟了一下,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有一桩事物,乃鄙寺传承多代之宝,唤作辟地神梭,只需二十息,便能从金帐赶到巴彦,而狂刀历经大战,遁走必定未远,各位同道有谁想与贫僧一起前去找他报仇,顺便将大汗委托之事完成?"

    就在不少金帐武士,长生教萨满欲欲跃试之际,欢喜菩萨突然轻笑了一声,音如银铃,但又多了几分婉转妩媚,像是挠在人心深处,论男女,都有血脉贲张之感

    "狂刀身上有多少秘密,你们知道吗?"她糅合了娇媚与圣洁两种矛盾感官的脸庞上挂着一丝揶揄笑容

    "菩萨,你知道多少?"问话的是当前金帐武士领,外景巅峰的哈斯乌拉,原本的黑榜第十一,地榜四十九,目前随着哭老人的身亡,排名各自上涨一位

    欢喜菩萨习惯性横了他一眼,似娇似嗔:"即使从前段时日狂刀还只是六重天的境界,如今就已经宗师,便不难窥见一二,他不到四年迈过两层天梯,越过六重天,再是四劫加身,基本的水磨工夫还是得有,说他没掌握时光流不同的秘境,洞天或者宙光碎片,反正我是不信的"

    "当然,这并不重要,若狂刀有能力有时间再做突破,肯定会重天后才来,所以不用担心他突然之间又变强了"

    奉典神使沙哑笑道:"菩萨是在鼓动我们围猎狂刀?他的身家真是让人垂涎,神兵主材,时光流不同的秘境,洞天或者宙光碎片,怕是能当五位乃至十位宗师,这还是浮在水面上的"

    说不得就有胜过东极长生丹的仙丹妙药!

    虽然在座都是宗师,但听到奉典神使的话后,还是忍不住有点热血上涌,呼吸沉重,一直知道狂刀气运极隆,奇遇极多[,!],所以才能屡屡创造契机,可一直以来,他仇家不少,行踪不定,难以找到,而若花巨大代价,又得考虑对方的气运很可能让自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欢喜菩萨端坐莲台,但周身上下都透着慵懒,轻笑一声:"奉典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猴急,等我将话说完嘛"

    她一颦一笑皆是风景,顾盼生姿道:"不考虑狂刀短时间内再做突破之事,那我们就来推断他目前的实力"

    "能勾动挑起内讧,本身就说明他的实力不凡,有类似心魔的功法,而极恶天魔肯定是被他生擒,这才能瞒过魔师在座有几位保证能办到?"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觉得肯定能做到这点的只有神秘莫测的生死常宗宗主"幽冥帝君",问的当代欢喜菩萨本人,以及执掌本派神兵的欢喜庙方丈,而且他们"肯定能做到"还是沾了神兵的光,若不然宗师在半步法身面前还是有保命逃走希望的

    沉寂之中,奉典神使先开口,苍老沙哑得让人头皮麻:"既然狂刀有类似心魔的功法,肯定是预先寻找到机会影响极恶的心灵,让他主动踏入陷阱重重布置之下,自然不难生擒,若让本座觅得类似机会,同样可以"

    光凭三言两句,他就近乎还原了孟奇得手的场景,姜是老的辣!

    不少黑榜排名靠前的左道巨擘闻言微不可及点头,战斗之事,不是比较境界比较功法就能决定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很重要,如果能创造出机会或导入比较理想的状况,自家也有望生擒极恶天魔

    "好吧极恶天魔之事先略过,那么谁能短时间内杀掉哭老人?"欢喜菩萨笑语盈盈,暗香浮动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沉默,地榜三十三位的外景巅峰,不遇上法身高人或者半步法身手持神兵极端难被杀死

    "若是哭老人身边有内应,关键时刻突然暴起两相夹击,也不是不可能杀掉他……"外形沉稳如岳实际狡诈如狐的幻灭天魔微微皱眉,这是纯粹从刺杀的角度来讲

    但他说着说着就没能说下去,根据如意天母的消息,当时哭老人是与萨仁高娃联手,趁六欲真佛被漆黑怪剑杀意震慑的机会,一击成功,换句话说,除非萨仁高娃是内应,否则没谁能暗害哭老人

    "会不会是大罗圣女祭出了真空令帮忙?"当代欢喜佛用眼神询问奉典神使和掌灯神使

    掌灯神使摇了摇头:"法王没被借用力量"

    "真是狂刀在极短时间内杀死的哭老人,还是大罗圣女做的?"一位长生教高层祭司依旧不太相信

    "魔师已明确说是狂刀"欢喜菩萨只半边脸有酒窝,"并且我知道他杀哭老人那一刀的名堂,也只有那一刀才能如此干脆利落,杀哭老人如杀鸡狗"

    "什么刀法?"掌灯神使等宗师齐声问,不弄清楚这一刀,他们觉得自身会寝食难安,生怕哪一天就步了哭老人后尘,那可是地榜排名三十三位的真正强者!

    欢喜菩萨有意吊胃口,也有意泄露孟奇之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容光焕般道:"狂刀虽也使剑,但剑法向来弱于刀法,而他刀法主要分成三个路子,一是刚猛霸道之路,以部分神霄九灭和霸王六斩为核心,掺合了自悟的阴阳流转意境,得刚极易折"

    神霄九灭?霸王六斩?道在狂刀手上吃过亏?难怪了解得如此详细!奉典神使等人没有流露惊色,但各自心中难有所起伏,难怪狂刀刀法强横,原来是得了部分神霄九灭和霸王六斩的传承,真是让人嫉妒和害怕,不可小觑!

    欢喜菩萨抿了抿嘴道:"二是他在字碑悟出的那一刀,以与物不破为核心的一刀,不似法身胜似法身,从而衍化出种种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

    "三嘛,就是少林逆刀,阿难破戒刀法"

    这两点众人皆知,安静听着

    "他杀哭老人那一刀便是阿难破戒刀法后一式沾因果"欢喜菩萨终于说到重点

    "他竟然练成了这式解之刀?"狡诈深沉如幻灭天魔都忍不住脱口而出,少林立派以来,能真正练成阿难破戒刀法的高僧少之又少,基本都有破戒后又重入门的经历,而能练成后一式"沾因果"的那就加少了,五指可数!

    在座多位强者只闻解之名,从未见过

    "不对"说话的是年纪大的奉典神使,他沉吟道,"沾因果确实解先杀人后还果,但所有因果加身,肯定承受不住,同归于尽,而狂刀还活得好好的"

    他年轻时有幸见过一位少林老僧以沾因果这刀与某位左道前辈同归于尽

    欢喜菩萨娇笑两声:"狂刀所练的破戒刀法似乎与少林所藏不同另有奇遇,加可怕,得到如来神掌总纲后,他才勉强练成"

    佛门武学神通都能归于如来神掌,就像"唯我独尊"是"他心通"的源头,分外克制它一样"阿难破戒刀法"归根溯源也是如来神掌

    她再次环视一圈,声音轻缓道:"狂刀的沾因果只有重的因果加身,未必承受不住,[,!]未必了结不了,而且谁也不知他有没有别的奇遇能劈出两刀三刀"

    "而在座各位,谁有相应的因果秘术或宝物抵御?"

    类似功法,绝大部分都是法身,而且大部分功用非此,仅寥寥几位宗师略得皮毛,但他们扪心自问,挡不挡得住沾因果谁也不知,看天意

    "所以谁想去追?谁敢去追?"欢喜菩萨连问两声,满座黑榜有名的左道强者竟人敢应

    要知道,他们一位位都是当世呼风唤雨的人物什么奉典神使,什么幻灭天魔,光凭名声就能让诸多外景强者退避三舍,可现在,一个个沉默不语,被一刀之威镇住!

    谁敢拿自身性命去试探"解之刀"?

    日后怕是听到"狂刀"之名都会绕道而行,除非不是生死之战彼此有退让余地,不用逼得狂刀拼命!

    虽然几人联手可以"破解"但谁愿意牺牲自己成他人?

    过了良久,一具棺材里才传出威严淡漠的声音:"吾有孟婆法,能短暂洗去因果,不怕解之刀,而且以他的境界,只要手持神兵,亦能护住自身,让解之刀难以得逞"

    "不过吾还得布置大阵,没法追赶"

    欢喜菩萨咯笑道:"所以,就由他去吧,到了大战之时,再有解之刀,又能杀得了几名宗师,扳得回什么局面?"

    她眼波一横:"若非大家结盟,这种秘密我可不会透露,不看着你们挨上几记解之刀,怎会意?"

    似诅咒似娇嗔

    …………

    水面清浅,波光粼粼,孟奇沉声道:"萨仁高娃与冥海剑有关?"

    冥海剑,位于六道兑换谱第一页,十件强绝世神兵之一,和天诛斧,光阴刀,人皇剑,妖圣枪,魔皇爪,霸王绝刀等并称

    铸剑者是与魔主并称的天杀道人,九幽邪神之,和真武大帝敌对多年,祂用自身精血与九幽底层的冥海铸就了这口绝世宝剑,六道轮回之主评价为"杀生第一"

    难怪仅是略微伤到,自己就差点身死道消

    "对,天诛斧乃感应冥海剑行将出世的气息才有所变化,被古尔多所得,双方并没有多联系"顾小桑一副正经脸

    "可在六道那里,冥海剑可以兑换"孟奇疑惑道,又想起了阮家度人琴之事

    顾小桑酒窝浅而俏美:"或许六道能随时收回之物便算不缺"

    意有所指啊……孟奇琢磨着顾小桑话里的意思,同时,抓紧时间道:"也就是说,萨仁高娃与天诛斧秘密有关是古尔多故意诱导,方便自身做别的事情并观察联盟内部的状况?"

    顾小桑小鸡啄米般点头,转而道:"除了没有退路的几个,大部分暗中依附投靠的世家门派都仅能算墙头草,若局势不对,随时可能倒回去"

    她说得颇为详尽,对泄露秘密没有半点内疚,似乎坏掉罗教这事让她很开心

    "嗯"孟奇微微点头,只会提醒没问题的宗门和世家小心他们,暂时不会难,先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

    要知道,暗中倒向草原的包括了北周四大世家,陪京曹,葛州崔,卢龙夏侯,巨原上官,以及多的次一级世家和宗门,就连顶尖门派中的太岳派,态度也暧昧不清,若不分轻重难,内忧外患之下,北周怕是当即土崩瓦解!

    对他们而言,谁统御这片土地没什么区别,当然,要好是力量平衡

    顾小桑笑吟吟道:"他们只是随风之草,势不起就成不了事,尤为重要的是顶尖门派中的内应,比如面天魔"

    "他是谁?谁是他?"孟奇当即问道

    "若妾身都能知道,灭天门早就完了"顾小桑笑了一声,"不过面天魔应该不是灭天门嫡系,而是被慢慢腐蚀拉拢的门派堕落者,目前说不定是哪家宗门的高层乃至核心,只有这样的内应才能起到大作用"

    "可面天魔出手比较频繁?"孟奇顿觉疑惑

    面天魔目前黑榜第六,地榜三十,战绩不少

    顾小桑莞尔道:"说是他出手,谁又知道是谁呢?反正我们调查过,有几次是幻灭天魔刻意伪装成面天魔动手,也就是说,灭天门很可能通过不同天魔乃至魔师的轮换,制造出一个活跃的面天魔,以掩饰实际的面天魔"

    "会是谁呢……"孟奇觉得这个事情很紧要

    顾小桑衣襟随风飘荡,仿佛飞天而去,似笑非笑道:"再往前追溯,有一桩灭门公案,或许便是真正面天魔的投名状,法王和妾身都怀疑他是藏剑楼的人"

    藏剑楼……孟奇暗自思忖

    顾小桑看了看天色:"相公点离去,说不得有法身高人追来"

    她浅浅一笑,似打趣调侃似自肺腑:"下次再会,或许妾身就要取你项上人头"

    孟奇看了她一眼,扭头遁走,出多拉苏海时,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下,只见顾小桑漫步于波光之上,白裙圣洁,声音妙曼,哼唱着悠扬的小曲:

    [,!]

    "天黑路危~道阻且长~生死叵测~不见明日~"

    "焚我身躯~燃我心神~灿烂刹那~争辉日月~"

    声音渐远,孟奇飞遁而去未完待续

    p:这章五千多字,相当于两,晚上还有一章

    总算又有加了,鼓励~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八十章 满座黑榜无人动(两章 连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