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直面顾小桑(求保底月票)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八章 直面顾小桑(求保底月票)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28986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七十八章 直面顾小桑(求保底月票))的详细阅读内容

    方圆十里,尽付虚无,深达地火,多拉苏海残留的湖水倒灌,填平了此处,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变成了温泉之湖。£∝,

    顾小桑双腿弯向一侧,娉娉婷婷跪坐波上,姿态妙曼,单手支颊,透出几分精灵古怪,她右手一捞,似乎从水中捏出了一粒少见的莲子把玩。

    孟奇断口处血肉蠕动,缓慢滋长,那口怪剑效力影响下,东极长生丹竟然不能让他迅速复原,长出胳膊,必须一点点排除残留的杀意影响!

    真是一口可怕的兵刃!

    “大能警告?或者给予压力,试探自身有什么压箱底手段?”孟奇怔了怔,脑海内油然回想起六道轮回之中突如其来的恶意。

    从那以后,自己的行动分外不顺,宗师层次的**玄功变化潜入,又有“极恶天魔”的记忆与血肉,只要做好准备,再求见韩广,就能短暂瞒过他,而韩广这种人物,向来信心十足,初略审视没问题就不会太过关注,形成灯下黑,让自己能顺利又安全的行事,谁知道,韩广对佛魔一体很感兴趣,听闻毒手魔君来投后,竟然直接过来见面,而非通传,弄得自己猝手不及。

    顾小桑更是,自己试探罗睺与万虫尊者仅是临时起意,她不早不迟,恰好那时过去警告,最为重要的是,自己怕遇到别的法身,已做好万全准备,她小小宗师居然能看穿自己身份,比法身还可怕,几次三番,原本有危险但把握不小的潜伏行动就变成了一场笑话。

    顾小桑识破之事不提,那是她有自己始料未及猜测不到的办法,过去从未暴露,其他事情则都属巧合,一次正常。两次三次确实让人有流年不利之感,如今看来,或许真有大能暗动手脚。

    而能让韩广都不察觉地造成类似巧合,光是想想就觉得祂的恐怖,使人毛骨悚然,心生寒意。

    这一切从自己离开玉虚宫开始,莫非与此相关?玉虚宫能屏蔽六道轮回之主的感应,所以,祂想弄清楚自己究竟在里面得到了什么,有没有将来可能危害祂或者帮助自己跳出祂掌控的事物?神兵炼制任务的恶意非是耍赖非是迁怒。纯粹是不让自己增强实力,方便压迫,以逼出自身底牌?思绪电转,孟奇突然之间有豁然贯通的感觉,原来如此。

    经过刚才的因果异变,自家得到“道一印”之事怕是无法隐瞒了,而还在封神世界游荡隐藏地球躯体更得小心不被六道发现!

    孟奇虽然不知道这具躯体能发挥什么作用,但既然是不在六道轮回之主掌控中的事物,那就得好好珍惜。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暴露。

    即使回到自身世界,那种神秘的联系和太乙分神丹帮助下,孟奇依旧能掌控那具躯体。

    “如果真是六道轮回之主的试探。那影响韩广与顾小桑两名轮回者就还在情理之中。”孟奇暗自点头。

    顾小桑单手托着腮,微微歪头看着孟奇,笑靥如花道:“因果异变,针对半步法身的天罚降临。相公竭尽全力才能消弭,这个时候,如果妾身出手。配合萨仁高娃,相公若不想死,怕是只能用出压箱底的手段,而这次不成,日后还会有。”

    也就是说,变数出在顾小桑身上?孟奇回顾着刚才的战况,日后得更加小心了……

    没纠缠此事,孟奇断口蠕动的血肉终于长出了胳膊,挥舞了两下,以作适应。

    他原本就是盘坐,此时腰背挺得笔直,波光簇拥,眼神幽深,直视着顾小桑一双星眸,突地开口:

    “你曾经说过,我们是同样的人,说是开玩笑,其实乃心声。”

    说话的同时,孟奇精神高度戒备,随时能够出招,自家实力、状态都恢复巅峰,此时再无旁人,刚才感应到的顾小桑矛盾心理又佐证了一些事情,若这样都还不敢直面她,那这辈子都不用圆满心灵了。

    顾是,那便是吧。”

    孟奇注视着她的眼睛,没看到闪烁没看到退避,只有仿佛装满无垠星辰的眸子美不胜收,看不出真情还是假意。

    “我背后不知是哪位大能,总之在垂钓我,你乃无生老母转世,迟早会成为她,所以你说我们是同样的人,同样背负着自身不想承担的因果,不想失去自我的人,即使那是另外的自己。”孟奇语气坚定,不因顾小桑的态度有所游移。

    顾话,静静听着孟奇道来。

    孟奇语速放缓,直视不变,元心印暗运,感应情绪起伏:“按理来说,转世之人不该有类似恐惧,害怕失去自我的恐惧,除非出了篓子,造成了变化。”

    “我不清楚你究竟遭遇过什么,但精神应该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是玉珑紫,一个是顾小桑,顾小桑有着自我的感情自我的想法,不想失去自我,而玉珑紫则是无生老母暗留的意念,你的矛盾你的莫测都是因此而起。”

    顾小桑玩着自己垂下的一缕乌发,显出娇憨之态,终于发声,音如泉涌:

    “为什么不是相反呢?玉珑紫是可怜的无辜的玉家小姐,顾小桑才是企图霸占躯体,吞掉玉珑紫的大坏蛋。”

    “因为我后来遇见的一直是顾的话都在暗示这点。”孟奇缓缓吸了口气,谈不上同情,但确有几分感同身受。

    天地如铜炉,人在其中,备生煎熬,身不由己,何时才能跳出?

    不等顾道:“我第一次遇到的小紫确实是玉珑紫,你不知出了什么岔子,让她占据了上风。”

    “你之所以说小紫喜欢的都要毁掉,想要杀我,是因为你担心乃至恐惧无生老母的后手,直到你发现我得到阿难破戒刀法的真意传承,才改变了主意。”

    “那个时候,光凭真意引动。扰乱心灵,怕是仅能影响少许,根本阻止不了你杀人,真实原因是你由此察觉我也是大能的‘鱼’,故意放水,希望能借助我纠缠的因果、气运和背后的大能,帮助你彻底灭掉玉珑紫!”

    这就像自身故意承接元始天尊的因果,便是为了混乱棋局,找到生机!

    “魔坟时,遇到的小紫其实不是小紫。乃你假扮,就是为了引我打开大门,对吧?”孟奇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顾小桑眼睛眨了眨,眸子化开,仿佛一汪秋水,闪烁着波光,笑吟吟道:“相公明察秋毫,妾身无所遁形。”

    依旧滴水不漏,可态度有了些微改变。

    那么多羞耻的话。也只有你才能毫无心理障碍说出……孟奇腹诽了一句,神色一正,“从那以后,你都是表面喊打喊杀。实际利用我的不正常气运和纠缠的大能因果达成自己的目的,邺都对付单秀眉,江东布置真皇玺,**天界感悟霸王绝刀。九重天收取三生果,都如此!”

    顾小桑贝齿轻咬下唇,一副委屈的样子。可眼睛里含着几分慧黠的笑意:“人家也是全心全意为相公好,相公哪次没得到好处的?”

    说到这里,她低下头,娇羞万分般道:“就连人家的清白身子都给了相公。”

    妖女真是随时随地影后级表现……孟奇沉声道:“分享三生果和双修,是为了在我们之间构建特殊联系,我与顾小桑,非玉珑紫,因为你越来越无法压制她,预感到之后会有不好变化,而有了这种特殊联系,你就能通过我唤醒你,唤醒顾小桑。”

    “玉珑紫为了彻底吞掉你,必然要杀掉与你牵扯甚深的我,你当初的提醒便是这个意思,你们之间的矛盾反应到这件事情上就造成了布局的胡乱,让我窥出机会,窥出问题所在。”

    顾是,那便是吧。”

    没做正面回应,让孟奇略微皱眉,是小妖女掩饰能力太强,还是另有一些隐秘。

    他转而道:“你压制无生老母的意念玉珑紫,获得了她的经验见识,才能对诸多隐秘诸多遗迹了如指掌,可每次近乎预知般的行动,还是让人感觉不能理解。”

    “莫非与无生老母转世成玉珑紫时的岔子有关?”

    孟奇突然喝问,以观察顾小桑的念头和情绪变化。

    顾小桑抿嘴一笑,眼波流转,仿佛一头狡猾的小狐狸:“你猜。”

    情绪不变,心念混混沌沌,这货有办法防备目前程度的元心印……孟奇暗中揣摩。

    顾小桑慵懒美好的伸了个懒腰,含笑道:“相公应该是去过玉虚宫,得了不少好处,比如现在的元心印,刚才的道一印,又不被六道或背后大能知晓,所以才遭遇不正常气运消失,流年开始不利的事情,若还有收获未被压榨出来,将来还有类似之事,大能不容许自家的‘鱼’有超出掌控的地方。”

    说到这里,她虽然还挂着笑容,可眼神变得迷离,有了几分忧伤的感觉,湖水吹过,衣裙飘荡,让她略显瘦削的美好躯体展露出来:

    “身为‘鱼’,如果不安分,就会事事不顺,各种恰好巧合让你想死,而家人、朋友、师长、情侣会一个接一个死去,除非你服软,除非你不再挣扎,强如霸王,到头来,也落得红颜自毁、部下兄弟全数陨落、自家身死道消的下场,相公还想走这条路吗?”

    强如霸王,到头来,也落得红颜自毁、部下兄弟全数陨落、自家身死道消的下场……孟奇先是怔住,接着泛起浓浓的悲伤和愤怒,如果自家挣扎,那师父、小师弟、表妹、芷微、玉书、齐师兄、老赵他们都会一一陨落?

    身为“鱼”,就永远无法摆脱?

    可自己会甘心吗?能甘心吗?

    思绪转动间,孟奇忽然想起顾过的一句话:“夫君,若有朝一日,妾身被人所困,你明知危险重重,仍愿像霸王一样来救吗?”

    她从开始就在暗示自己挣扎的下场?

    小妖女的话真是真真假假,难以分明,看似调笑的话语却藏着真切的暗示。

    顾小桑缓缓起身,重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条路危险密布,随时都是终点,有的人冷漠自守,有的人放纵感情,只希望留下鲜明印记,不枉来世间一遭,相公你是哪种?”

    没等孟奇回答,她又道:

    “我们是同样的人,但我们不是一样的人,妾身最是自私,也想证得那道果之境,这条路上,不管有谁因妾身而陨落,妾身都不会动摇,就算相公,日后若大能操纵敌对或者阻住了妾身道路,妾身也会毫不犹豫杀掉你。”

    她忽地用两手捧住脸庞,浮现薄红,神思飘飞道:

    “那时候,妾身会将相公葬在隐秘小山上,种满白花,年年祭拜,为你守寡,等到妾身大道已成,才将你复活,夜夜尽欢……”

    顾妖女本身也有点病态啊……孟奇倒吸口凉气。

    “相公你呢?”顾小桑微微歪头,笑吟吟问道。

    孟奇正感大能操纵的悲伤和愤怒,又遇到这种问题,摇头敷衍:

    “若你亡于我手,我为你青灯古佛,直到成就大道,将你复活。”

    顾小桑扑哧一笑,接着脸颊飞红道:“灰衣俊僧,青灯古佛,只为亡妻,越想越是不错啊……”

    姑娘,你又病发了……孟奇无法跟上顾小桑跳脱的思路。

    顾小桑将手中的莲子递给孟奇:“若有那么一天,就将它种下,花开见我,而相公若死于我手,妾身亦会在坟茔旁种下一株莲花,花开见你。”(未完待续。。)

    ps:  这章近四千字,多余的送给大家,求保底月票~u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七十八章 直面顾小桑(求保底月票))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