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极恶天魔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五章 极恶天魔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14447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六十五章 极恶天魔)的详细阅读内容

    涂着青色的帐篷与金帐相隔较远,更临近古纳河,能看到漂着浮冰的水面,能听见仿佛生命律动的哗哗声。∷,

    帐篷内,正摆有宴席,伴有歌舞,气氛热而不闹。

    主位盘腿而坐的是个锦袍男子,三十来岁,四十不到,五官平凡,两鬓霜白,头发用一根木簪扎着,气质成熟中透出点沧桑,脸色苍白,有种病态的癫狂暗藏,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和着拍子,随意而洒然。

    他的对面是位青衫男子,同样的两鬓如雪,同样的成熟中蕴含沧桑,同样的四十上下,但他五官深刻,更显儒雅,头上亦戴着一顶软帽,俨然便是孟奇假扮的“毒手魔君”。

    锦袍男子似笑非笑看了孟奇一眼:“昔年追着你入播密时,从未想过还能在这样的场合见到你。”

    “老夫也未想到你已成为宗师。”孟奇把玩着酒杯,拇指摩挲着润泽的玉面,古井无波,神色淡然。

    锦袍男子正是灭天门“八大天魔”之一的“极恶天魔”,位列黑榜第四十九把交椅,当年正是他追杀毒手魔君,逼得他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不得不遁入播密,要辨认毒手魔君的身份,除了罗教和**道,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而算算时间,结合六扇门、纯阳宗等处的资料,当时的“极恶天魔”还称不上八大天魔,刚过第一层天梯而已,直到十年前,才以六重天圆满的修为做出一桩大事,顶替了一位坐化的同门,正式成为八大天魔,观他如今的举止气息,应当是迈过第二层天梯了,具体是七重天还是八重天,甚至九重天外景巅峰。孟奇暂时判断不出。

    对于孟奇的镇定自若,“极恶天魔”心里突地掠过一点不痛快,抿了口酒,微微笑道:“你化解了罗教的恩怨,可对本门好像还没有交代,为何一点不担心本座翻脸动手?幻灭天魔、九心天魔和血杀天魔都在金帐,你插翅难逃。”

    灭天门外景以上就能称为天魔,其中的佼佼者是八大天魔,最盛时有六位宗师,如今亦得五位。只不过八大天魔之首的“无面天魔”常年不见踪迹,许久未有事迹流传,不知他如今境界如何,坐化与否,黑榜将他暂时除名。

    “魔师雄才伟略,志向高远,联络左道各位道友共助大汗,岂会因此小事而自坏名声?千金可以市骨,但众口亦能铄金。”孟奇谈笑自若。脸上不见半点慌张。

    他越是如此,极恶天魔越是不痛快,昔年追杀失败的事情虽然不至于让他耿耿于怀,但看到毒手魔君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非圣非贤的他难免有点情绪变化。

    轻吸口气,压住躁动的念头,极恶天魔拍了拍手,示意舞女下去。嘴角勾起,双眼冷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下透出几丝疯狂:

    “宗主确实雄才伟略。但本座向来心胸狭窄,若先斩后奏,他也不会因你而严罚本座?要是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

    威胁之意溢于言表,但他气息内敛,依旧静坐,仿佛仅仅是口头敲打两句,不过,如果谁因此放松了警惕,不发则已,一发致命。

    孟奇摸了摸霜白的鬓角,不怒不惊道:“哎,老夫早生华发,已过意气之年,此次投奔大汗,也存了和贵门化解前因的想法,但有吩咐,尽管开口。”

    毒手魔君看似服软低头,试图化解,但他不卑不亢的态度还是让极恶天魔不太满意,可找不到发难的理由了,于是轻笑一声,重归随意洒然:“确实有吩咐,真的毒手魔君亦得经受考验,以免暗中投效了正道,不过本座还未想好,喝完酒再说。”

    他举杯一饮而尽。

    孟奇微微一笑,举杯相和,似乎没发现极恶天魔刚才成形又很快消失的杀意。

    “毒手,听说你在播密有了奇遇,得到佛门顶尖传承,明悟大破灭即是大慈悲,从而佛魔一身,走出桎梏?”极恶天魔忽地换了话题。

    孟奇一派从容,反问道:“极恶道友从何得知?”

    “你在江东之事早已传遍左道,欲求元阴炉鼎,却被欢喜菩萨传人摆了一道。”极恶天魔戏谑看着孟奇,“不过,当时你佛魔一体的功法让令狐涛赞叹不已,追魂虽然深恨于你,可对你的佛魔神功却不得不低头称服。”

    孟奇微笑道:“承蒙抬举,还算不错罢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腾得在极恶天魔心里点燃了贪欲,自己得顶尖势力传承,不少奇遇,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才晋升宗师,毒手困于播密,缺乏资源,没有环境,本身也差自己一个大境界,如今却距离迈过第二层天梯似乎不太远了,那份能与魔道糅合的佛门传承必定出众!

    再吸了口气,极恶天魔隐约觉得自己今天情绪的变化有些过于激烈,让他本能想要遏制。

    他哈哈一笑,拍着桌子道:“本座有位弟子,貌美胜仙,身材骄人,虽然不是元阴之身了,但阴元充沛,将她作为炉鼎还是有些效果,毒手你可有兴趣?说不得就此迈过第二层天梯?”

    没等孟奇回答,他已传音那位弟子进来,五官确实出色,美而不艳,肌肤吹弹可破,衣裙雪青,身材浓纤合度,气质竟有几分脱俗,但一双眼睛大而润,仿佛秋水之潭,深处似乎有暗藏的烈焰,只要撩拨,就会情动不已。

    得了“师父”之命,这位雪青衣裙女子娉娉婷婷走向孟奇,口中发出柔媚的声音:“晚辈给前辈倒酒。”

    她的双眼愈发润泽,泛着波华,让人移不开目光。

    “老夫怎可夺人之好?”孟奇笑着拒绝,不为所动。

    极恶天魔却突地脸色一板:“毒手不给本座面子?刚才还言但有吩咐,尽管开口?”

    得了催促,雪青衣裙的女子加快了步伐,摇曳如花,双眼欲滴,就在这时,她看见那位鬓角霜白的儒雅男子看了自己一眼。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眸子幽深难言。

    有神魔般的魅力!轰的一下,她内心潜藏的欲念忽地爆发,汹涌澎湃流向身体各处,极乐一**袭来,大脑迅速空白。

    啪一声,她跌倒在地,脸庞潮红,浑身无力。

    “这种小女娃子太过青涩。非老夫之好。”孟奇含笑看向极恶天魔,左手依旧把玩着玉杯。

    极恶天魔一怔,不明白毒手魔君用了什么办法让自家身经百战的弟子还未靠近就失败。

    当真好手段!

    他正待开口,忽有感应,抬首望向高空,孟奇亦然。

    天空层云原本被夕阳染成赤红,火烧万里,此时忽然透亮,像是回到了正午。一道剑光遥遥劈来,浩荡纯粹,遮云蔽眼,但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剑光其实分成了一丝一丝,每一丝又是由更加微小难以察觉的剑芒组成。

    这数不清的剑芒则分别构出剑阵,层层叠叠,一剑之中。剑阵足有十万以上,互相激荡,彼此弥补。催发出了这璀璨浩荡的剑光,足以平掉广义金帐的剑光!

    略一感应剑光的构成,孟奇就精神抽空,元神眩晕,恶心想吐,再看极恶天魔,已经是干呕不止。

    若没有对剑的至情至性,若没有长久以来的专心虔诚,绝对没办法驾驭如此复杂如此精微的恐怖一剑!

    “一心剑!陆大先生!”极恶天魔干呕之中,震惊失声,情绪短暂失控。

    观此威势,陆大先生比大汗还恐怖,恐怖到有点超出想象,他不仅仅是地仙?

    他的震惊刚刚浮现,就发现高空出现了一位高冠古袍,面容年轻的道人,他通体透着难言的感觉,仿佛天地存在的化身。

    这位道人右手提剑,左手往上推了推道冠,清气喷出,形成了三位道人。

    一位面容古拙,不苟言笑,拿着纯白长剑,往下一点,毁天灭地般的剑气冲出。

    一位苍老慈祥,手持深黑宝剑,飘然斩落,剑气勃发。

    一位清癯出尘,将青色之剑劈出,剑光明净。

    原本的道人提着赤红长剑,迈出一步,击向金帐。

    顿时,四面八方剑气纵横,虚空随之坍缩,扭曲成牢笼,将金帐封锁,所有物质尽数崩解,化为能量风暴,应激而发的禁法大阵被摧枯拉朽。

    就连时光也变得缓慢,极恶天魔思维都有点呆滞。

    “一气化三清!冲和道人!”他忽然恢复。

    话音未落,孟奇就觉天地彻底黑暗,不见了剑光,不见了剑气,金帐所在位置仿佛腾起了一个吞天噬地的怪物。

    轰破!

    巨响入耳,孟奇勉强感应到一个几十丈高的古铜色巨人从金帐内站起,如要头顶苍天,手中拿着的哪里是斧头,明明是撕裂时空般的混洞!

    剑气被吸入,剑光亦然,两两抵消,古铜色巨人再次扬起右手,斧头现出形貌,乃长柄之斧,能随人变大,色泽深沉,近于青铜,上面有九枚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痕迹,似乎它们就是雷电、火焰或混洞的原形。

    斧头劈落,变得飘渺,孟奇心中一动,仿佛“看”到了谪仙池,能让人褪去仙体的谪仙池。

    这一斧若是劈中,地仙退为人仙,再来一斧,打落凡尘!

    这就是绝世神兵“天诛斧”?孟奇又神往又担心。

    剑光再起,诛绝陷戮四剑又一次纵横,让他无法感应到战斗核心的状况。

    过了一阵,似乎有别的法身赶来,陆大先生的剑光一挑,分出无数剑芒,至幽至微,仿佛能钻入肉身元神最微小的空隙,从四面八方,从每一个角落,同时斩向古尔多,而其他人根本分辨不出有剑芒!

    加上诛仙剑阵的压迫,古尔多只能回斧防守,陆大先生和冲和道人从容离去,两人两剑独闯龙潭后飘然远遁。

    直到此时,孟奇才能感应到四周场景,金帐大阵近乎全毁,但护住了里面,大阵以外,何止万里无云,苍天像是被捅破,无云而暴雨如注,毁灭的气息翻滚往外,状若天魔降临。

    “天诛斧真有天仙层次了。”孟奇叹了口气,要不然陆大先生的第一剑,古尔多就会狼狈异常,再加上冲和道人的诛仙剑阵,他能撑过三息不死算他命大。

    极恶天魔情绪难平,低声自语:“陆大和冲和同时晋升地仙了?”

    而且超过了正常地仙的水准,事情还能顺利进行吗?

    他看了一眼毒手魔君,发现他负手而立,青袍洒然,神态平静,没有半点失态,心里没来由就是一阵恼怒,似乎自己被比下去了。

    “毒手,本座想好你的投名状了。”极恶天魔苍白的脸孔冲淡了沧桑成熟的感觉。

    “什么任务?”孟奇还是平淡从容的样子。

    极恶天魔愈发不喜:“返回北周,杀掉‘潜龙飞凤’夫妇。”

    这是一对相当有名的绝顶夫妇,有双修联手之法,可短暂抗衡宗师,为人皆有原则,急公好义,乃侠义道上的名人。

    “好。”孟奇微微点头,依旧没有为难的样子。

    极恶天魔叫了一声“好”:“本座为毒手你送行!”

    他瞳孔重归幽深,不见喜怒。

    等到陆大先生和冲和道人来袭的余波过去,两道遁光飞起,往南返回。

    行了一阵,远离金帐,四下无人,极恶天魔按下遁光,似笑非笑道:

    “就到这里吧。”

    杀人泄愤,夺其奇遇!

    “多谢相送。”孟奇青衫飘动,双手负后,嘴角含笑,说不尽的沧桑从容。

    极恶天魔正待嘲笑“毒手魔君”危险之感退化,察觉不出危险,心中忽然一动,自己今天的情绪太激烈太极端了,怎么就出了金帐,来到这里杀人?

    想法刚起,他就发现四周变得幽幽暗暗,自身如同漂浮,而混混沌沌里,黯影沉浮,像是不断变化的念头。

    就在此时,一道道人影从混沌里冒出,皆是极恶天魔自己的样子,有恼怒的他,有贪心的他,有记恨的他,有愕然的他,有震惊的他,有满是**的他,而每一道人影的分化出现,都让极恶天魔感觉自己弱了一分!

    他猛地望向前方,人影簇拥之间是两鬓霜白、儒雅沧桑的毒手魔君。

    其负手而立,青袍深沉,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这诡异的场景和变化让极恶天魔脱口而出:

    “你不是毒手魔君!你是谁?”

    “对,我不是毒手魔君。”孟奇微笑回答,两鬓的霜白愈发显眼,双眼似无情淡漠,似深情眷恋,低声自语般道:

    “我是元始天魔。”(未完待续。。)

    ps:这章四千多字,熬夜写完,因为白天有事外出,晚上七点那章会相应少一点,大概两千字出头吧。

    感慨一声,终于回到正常更新时间了。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六十五章 极恶天魔)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