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暗流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三章 暗流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101225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五十三章 暗流)的详细阅读内容

    离开“案发现场”后,孟奇稍微偏离了齐鲁方向,转而西北,打算绕路,免得被人根据“玉虚余孽”四个字锁定路线。

    这一战,自己受伤颇重,半边身体,两条手臂,一个脑袋,以及元神的撕裂,都非短时间内可以痊愈的伤势,换做大部分宗师,早就身死,而自家只得一颗上次任务剩余的东极长生丹,已经逃离险境的情况,暂时没必要消耗,用从画眉山庄顺来的疗伤丹药治疗便可暂住画眉山庄时,因为对战蓝阶刺客时的受伤,陆大先生赠予了一些灵丹,效果还算不错。

    “大概月余便能恢复……”孟奇感应着自身的状况,反正接下来是混迹自然,游历红尘,消化此战所得,应当不会主动招惹哪位宗师,若真遇到危险,再吞服东极长生丹也不迟。

    前方是一座小山谷,树木茂密,流水潺潺,孟奇顿住脚步,找了处地方,取出赤霞道人的两片尸骸,挖坑埋下,树立空白木碑。

    “取你之命,报陈王之仇,你我自此再无他怨。”孟奇诚心诚意拱手道,“而作为一个对手,你实力高强,元磁之域运用得出神入化,让我敬佩,将你安葬此处,以免被人取尸炼器或便宜野狗走兽。”

    武道途中,常有交战时觉得欣赏乃至惺惺相惜的对手,无关敌我,无关本身决定,仅是一种对彼此武道的尊敬。

    经此一战,孟奇也摸索出不少东西,日后能用内景衍化“大日变”或“两极元磁玄光兽”,制造出类似元磁之域的效果,在战斗中发挥出其不意的效果。

    **玄功就是这种能师敌之技以制敌的绝世神功!

    若非蓝阶刺客目前处于自爆凝固状态,孟奇都想研究一下怎么分化影子、**和元神。

    葬好赤霞道人,孟奇穿过山谷,找了隐秘处躲藏,暗运玄功疗伤的同时,终于能检视战利品了。

    尊敬赤霞道人的武功,安葬他的尸首,毫不影响孟奇搜刮他的物品!

    我就是这么现实!孟奇嘟囔了一句,先看那口古朴长弓,色做青黑,外形普通,刻有篆文,上书“山海”二字。

    精神渗入,破除禁制,孟奇大概弄清楚了这口长弓的威力,它乃极品宝兵,炼制有不完善之处,应该是仿某件神兵而来,弓弦极难拉开,宗师水准的赤霞道人都显得有些吃力。

    而拉得越开,形成的金光利箭威力越大,还能根据拉弓时附加的力量特点,放大衍化出最佳效果,就像赤霞道人的“解离”,若是握在外景巅峰者手里,全力一箭便相当于完整半步一击,若不阻挡削弱,直接就能破掉孟奇催发的昆仑道袍,甚至还伤到他的身体,即使赤霞道人使用,也同样洞穿了防御,在孟奇脸上身上留下白印。

    山海弓最大的特点是不被直接挡住,再有牵引削弱,再有牵绊束缚,也顶多减少它的威力,无法延缓它的速度,而弓弦拉得越开,速度越快,攻击范围则是孟奇全力催发天之伤的两到四倍。

    “日后除了琴音,也有远程手段了。”孟奇收起“山海弓”,有点怀疑是当年陈塘关乾坤弓的仿制品。

    打开芥子环,孟奇找到了不少好物,比如五根载有不错外景功法的玉简,非是金光洞传承,乃赤霞道人自家搜集的元磁功法和漫天光雨、夜放花千树等箭术,甚至留有赤霞道人钻研后的批注,哪里有问题,哪里值得借鉴。

    除此之外,还有上品宝兵级的地磁元光遁符篆,一根金光灿烂仿制捆仙绳,几瓶疗伤丹药,一套备用的“两极玄磁袍”,一根上品级紫色玉尺,以及五六件蕴含强大元磁之力的天材地宝,如“北极小磁山”,若赤霞道人消耗极大,能直接分解它们补充!

    不愧是宗师,孟奇嘴角翘起,尤其是“两极玄磁袍”,正好替换自己破损待修的“昆仑道袍”,虽然品阶差了一筹,但能在身旁形成无形的“两极玄磁光”,一定程度内扭曲攻击,还算不错。

    换好道袍,收起其他物品,孟奇沉吟想道,仿制的秘宝多是五光石和捆仙索,难道无当山金光洞是土行孙和邓婵玉一脉,可似乎不以玉虚传人自居,反倒称齐桓公一脉为余孽。

    摇了摇头,孟奇懒得揣测这件事情,闭上眼睛,散开药力,治疗伤势。

    如今最让他感兴趣的只有两件事情,一是自身境界的突破,一是尝试各种办法,再次感应到处于莫名高处的玉虚宫!

    …………

    五个月后,齐地临淄,某座古庙内。

    几岁大的小姑娘跟着母亲前来上香祈福,途中被乱花迷眼,摇摇晃晃走入了岔道。

    突然,她轻叫了一声,充满恐惧,因为眼前有一个怪物,脑袋细长,像双腿般分成了两截,脚只一团,圆滚滚立在地上,长着两个晶莹的伤疤。

    她母亲闻声快步过来,看了一眼,好气又好笑,啐了一口:“随娘去殿中,倒立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倒立的人?小姑娘眼睛睁大,看着“脚”上伤疤,原来那是眼睛。

    目光对视,孟奇一下翻身坐起,嘴角微微抽搐:“没见过人倒立啊?”

    为了找到感应玉虚宫的办法,他尝试了假死,尝试了将不灭元始相运转到极限,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到了最后,已经百无聊赖,横着侧着倒立着,各种姿势都来,但毫无疑问没有效果。

    小姑娘吓了一跳,忽然笑得灿烂:“伯伯,你长得真好看,不倒立的时候。”

    说完,她转身跑向殿中。

    孟奇啧了一声,摸了摸下巴:“小孩子就是太诚实了。”

    他站起身,活动了下手脚,这五个月的静心消化,安宁游历,将自己境界再次推高,距离触摸第二层天梯似乎不太遥远了。

    心情放松,孟奇走出古庙,踏入临淄街道,来往商贾众多,人潮涌动,穿着打扮不一定太好,但大部分都显得很有精神,与一路慢慢行来见到的别国百姓之麻木和了无生气形成鲜明对比。

    拐过几条街道,时常能见到有人临街讲学,宣扬墨家兼相**交相利,不做无义征伐的理念,围听者甚众,不少年轻人和少年满是昂扬之色,壮怀激烈。

    “感觉真不错……”孟奇油然感慨,有一种微妙的窃喜,一点慢慢滋长的成就感。

    大司徒府内。

    白松居于上首,赵柏在旁,下方跪坐着不少墨者,聆听着教诲。

    “矩子教导我们,要常怀兼**之心,不因贫富贵贱而有所不同……”白松听完他们汇报的各件事情,抚着颔下短须,叮嘱教导,“尤其我们已取得齐地大势,愈要谦卑简朴……”

    他的赵柏突然站起,声音发颤,语不成声。

    白松感其异常,抬起头,看见门边不知何时立着一位高冠古朴者,面目熟悉。

    他脸泛惊喜,跌撞而起:“矩子!”

    欲要大礼参拜的他被柔和劲力托出,耳边传来温文的声音:“我们墨者不守繁文缛节。”

    “矩子?”下方那一位位掌控实权的墨者震惊无比,心中膜拜推崇多时的矩子终于现身了?

    他们纷纷站起,垂手立旁,又激动又兴奋,就像孟奇过去见到的追逐偶像的女孩。

    “当今齐地状况如何?”孟奇缓步走向,不夸耀,不宣讲,只问情况。

    白松斟酌着语气道:“回矩子,江先生和阮先生离开不足两月,目前我们得齐王鼎力支持,又有那位暗中相助,不少反对公族已被除掉,上下风气澄清,尚贤尚能,以考核简拔代替推荐,招揽了不少强者,公学也在临淄和附近推广,但效果还未分明。”

    “有部分公族见自身封地资源未被剥夺,只是不能再靠出身幸进,而考核简拔,又何惧普通人,所以已经转向我们,剩余顽固不化者退守边境,与鲁国沆瀣一气。”

    “除了边关,其余关津之税全都废除。”

    ……

    他一一道来,有成功的喜悦暗藏。

    “戒躁戒躁,徐徐而来。”孟奇颔首道,转头望着其余墨者,深深鞠了一躬:

    “某替天下受苦之人,身陷混乱不义之人,感谢各位抛头颅,洒热血,不计生死,慷慨行事!”

    抛头颅洒热血……矩子亲自替天下受苦之人感谢……那一位位墨者忽然浑身颤栗,似有电光通过,激动兴奋,只觉自身所行所为不负大义!

    孟奇这一谢真心实意,自己唤起他们而没办法带领他们,有所愧疚!

    白松和赵柏亦是满脸欣喜,有付出得到肯定的感觉。

    孟奇坐下,讲起墨家学说,不再像以前只是理论,更多了不少具体办法,当初为齐师兄想的办法。

    墨者们听得如痴如醉,只觉眼界大开。

    …………

    某座宫殿内,孟奇见到了身着道装的齐桓公小白。

    “你当时感应到了玉虚宫?”齐桓公白眉微动。

    孟奇点头道:“可惜后来尝试了许多办法都不行……”

    他将自己尝试的过程大概描述了一遍,看齐桓公能否窥出什么。

    齐桓公边听边沉思,突地道:“还没尝试过炮烙、车裂、凌迟……”

    不要玩这么大……孟奇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齐桓公嘿了一声,将打趣之意收起:“玉虚宫处于莫名之处,能从天下任何一个地方进入,但又不在本界,恩,最近几年,时光的流逝常常改变,时缓时快,不知与此有否联系……”

    那是六道干的好事吧……孟奇腹诽一句,眼巴巴看着齐桓公:“师叔何以教我?”

    齐桓公沉思了一阵道:“你与楚庄从玉虚宫取出之物有感应,现在又与玉虚宫有感应,应当落在你自身,当时情况便是自我最强之时,又处于突破了某种阻碍的微妙感觉中,或许当你行将迈过第二层天梯时,便能再次感应。”

    难怪用唯我独尊,强大自我也没用……孟奇微微点头。

    齐桓公忽然笑道:“不过老道也不敢肯定,这段时日会一直盯着你,不放过你一举一动,从微妙变化中找到线索。”

    “一直盯着……”孟奇有种被变态盯上的感觉,忍不住道,“师叔,你应该懂得几门玉虚变化之术,要不你变个美貌女子来盯,否则我会感觉寒颤的!”

    齐桓公年盛时好色放纵,不拘小节,混熟之后,孟奇说话就比较随意。

    齐桓公小白顿时眉须颤抖,假怒道:“滚!”

    “好,师侄立刻滚得远远的!”孟奇毫不在意,嘿嘿笑道,这样就不用被盯着了。

    齐桓公表情呆滞了一下,再次怒道:“滚回来!”

    他顿了顿道:“你元始金章练得乱七八糟,老道好好给你讲讲!”

    “那敢情好!”孟奇立刻正襟危坐。

    …………

    又是三个月,孟奇元始金章提升,与其契合的**亦然。

    一日,他盘坐静室,修炼功法,只觉第二层天梯已出现于眼前。

    就在这时,他思绪拔高,精神进入莫名领域,感应到了一座尊贵宏大的宫殿。

    玉虚宫!

    旁边的齐桓公感到微妙变化,睁开了眼睛。

    …………

    无当山金光洞,楚庄王随身的如意大放光明!

    “请那两位客人过来。”楚庄王脸藏欣喜,吩咐童子。

    …………

    小山谷内,赤霞道人的坟墓突地裂开,两片尸骸跳出,蠕动贴合。

    过了一阵,“赤霞道人”活动身躯,扭着脖子,像在适应这具躯体。

    然后,他抬起头,仰望无穷高处,而四周虚空里,元气大海凝结,形成一片片黑色物质,连成玄色道袍,将赤霞道人包裹,气息遮蔽,毫无外露。

    虚空造物!

    <center>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五十三章 暗流)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