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君子报仇,就在今时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君子报仇,就在今时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095686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四十九章 君子报仇,就在今时)的详细阅读内容

    “田家掌权?”田括失声,旋即摇头,“万万不可!”

    他正色道:“矩子明鉴,我田括成为墨者,非是为了争权夺利,让田家取陈王而代之,实乃见了太多不平残忍之事,知天下大乱在即,纷乱覆灭不过旦夕之间,这才苦苦思考出路,被矩子您兼相**交相利、尚贤尚同、不兴无义之战等论震动心灵,觉今是而昨非,只想振兴陈国,将墨家学说传扬天下,消战止戈,共迎盛世。”

    不错,还算纯粹……孟奇微微点头,略觉感动。

    他依旧负手缓行,语气低沉,但带上了几分笑意:“若是有利,天下之谤加身又有何妨?”

    “呃?”田括愣住,不明所以。

    他的侧前方,孟奇黑袍深沉,大袖低垂,行走缓慢:“田氏掌权,非是为己,乃利陈国众人, 有何不可?莫非田括你担心别人诽谤,顾及名声,不愿行此兼相**交相利之事?”

    田括神色微变,喃喃自语,谤满天下又如何?谤满天下又如何?

    少顷,他快走两步,赶到孟奇前面,神色庄严而恭敬,大礼参拜:“矩子微言大义,洞穿了田某沽名钓誉之心,谨受此教,若能有利陈国,有利众人,谤满天下又如何?”

    孟奇轻轻颔首:“田氏掌权,非是取陈而代之,只是当前几家骄奢**逸,仇视墨家,目光短浅,只顾自身,关键时刻,他们摇身一变,就是楚唐公族,陈国覆灭也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田括若有所思道:“矩子的意思是除掉王家和公羊家?”

    “当初陈国中兴有望,国强民富,却被他们勾结金光洞破坏,如今依旧吸食陈国血髓,不知悔改,此不义,当诛之!”墨家学说成形后,孟奇就相当注意自己的言行,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要锲和此道,或者找得出有力的理由解释,否则跟随自己等人的墨者就会怀疑,就会动摇,上下将离心离德。

    虽然自己当初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但改变了他们的观点,将他们聚集起来后,自己就有一份责任在身了,来自于他们全心全意信赖和奋不顾身的责任。

    他们不是物品,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自己做不到始终带领,至少要留下一个使他们“不后悔”的形象。

    哎,如果是邪魔左道,就没这样的心理负担了……孟奇暗中叹了口气,认清自身,照见心灵,圆满心灵,提升心灵,本身就是武道修炼的一个重要方面,诸多强者心有漏洞,以至于被人以弱胜强。

    田括重重点头:“此不义,当诛之!”

    当初之事,他亲身经历,对孟奇诛灭公羊增只觉畅快无比。

    说完,他突现尴尬:“我田家也差不多……”

    “若有心悔改弥补,其犹未晚,而且此事对你田家有利无弊。”孟奇立在山道旁,前方是无边田野,郁郁葱葱,“金光洞势大,以墨者之名变革肯定行不通,但若田氏掌权,取温和之策施行,只做事,不扬墨,金光洞岂会关注?废除关津之税的国策不就在附近诸国通行了吗?”

    田括收敛思绪,双手拿着纸笔,一边专注听着,一边飞快记录,生怕遗漏一句,年少时被父亲教导文武之事时,都没见他如此用心。

    “诛灭不义,兼利众人,绝非宴请歌舞,必有流血之斗,一旦软弱,死的就是众多墨者。”孟奇长叹一声。

    田括脸现悲恸,之前两三年,光自己认识的墨者,就有几十位以身殉道,自己早已认识到传扬墨学、兼利天下的艰难和残酷,不再是当初那个略显天真的年轻人。

    “金光洞在外,涉及墨者,就会被雷霆扑灭,只有田家动手,以内讧为名,方能瞒天过海。”孟奇语气渐渐严肃。

    金光洞乃世外道门,只要不牵涉他们的利益,哪会管世俗政变之事?

    孟奇思绪已然清晰,流畅说道:“一旦田家成功,王家和公羊家连根拔起,包括依附他们的公族,如此就腾出诸多资源、诸多官职,而田家就能以弥补陈国损失的实力为名,选贤尚能,广开公学,培养简拔武者,不让人与墨家联系起来。”

    “虚弱的陈国亦能趁机昭告周围小国,不受攻不外侵,而在唐国眼里,没了宗师又消停下来的陈国与其他小国没什么区别了,然后暗中派说客贿赂唐国重臣,可保一时无忧。”

    “等陈国根基稳固,左右逢源,则能等待一个好时机,将自身卖一个好价钱,让王室与田家至少保有资源和食邑。”

    田括正听得意气风发,结果最后一句便如当头一棒,让他差点以为听错,不是挽救陈国吗?

    孟奇回头看向他:“天下之势已动,陈国又错失机会,以目前的弱小,没可能再追上,除非有逆天奇才,十年内证道法身。”

    “也是,吴王在伍浩辅佐下,用时一年,击溃了叛军,如今休养生息完毕,得到不少道门佛脉支撑,正侵吞南方诸国,势成燎原,逼得其他强国或多或少做出变革。”田括吐了口气,心情沉重。

    孟奇微笑道:“也不用如此沮丧,若我们墨家在齐地崛起,中兴齐国,未曾没有诛灭不义之力,到时候,天下墨者是一家,兼相**,交相利,陈国或许能保留封号。”

    田括双眼一亮,情绪变得振奋,同时也觉得墨者的身份超越了家族、国家的界限。

    “矩子,具体该如何行事?”他请教道。

    “说动你父亲,在商量国事时动手,将王家公羊家一网打尽,接着通告诸国和金光洞,言王家勾结玉虚余孽,试图夺权,先出其不意灭了公羊家,后因内讧,被田家及附属家族剿灭,如今田家尊奉陈王,依附楚国和金光洞,与过往无二,并诚恳请楚国和金光洞派遣强者,暂时驻守陈国,以防其他小国趁火打劫。”孟奇侃侃而言,最后的表忠心乃题中之意。

    田括一边推敲着计划,一边道:“公羊增父子被矩子您诛灭后,实力大降,金光洞很是愤怒,有派遣一位绝顶强者守护公羊家并督促陈地搜捕墨者,据说就是当初那位赤霞道长的亲传弟子。”

    “如此甚好。”孟奇颇感惊喜。

    田括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玉虚余孽从何而来?”

    金光洞和楚国不是那么好欺瞒的!

    “当然是苏某。”孟奇指了指自己,露出一丝笑容,意味深长,“到时候,你们就将玉虚余孽的逃遁线索和消息告知金光洞。”

    陈王知遇之恩,惨死之祸,还未报完!

    不行此事不足以磨砺自身!

    …………

    朝会大殿内,年纪幼小的当代陈王居于高位,双目无神,晕晕欲睡,下方大司徒王丹、大司寇田横、大司空公羊高等人正在商议着国事,金光洞绝顶高手于子恒捧剑盘坐旁边,背靠柱子,双眼半开半阖,似神游天外。

    田横拿着卷宗,怒气勃发:“这几日,上营出现诸多为非作歹之事,让商贾胆寒!”

    “盗匪之事,岂能禁绝?”王丹年纪老迈,眼帘垂下,语气云淡风起。

    “何止盗匪?”田横转头对自己儿子道,“具体念一念。”

    小司寇田括严肃道:“有王家子弟当街鞭杀奴隶,手段残忍。”

    “都说了是奴隶,要死要活,与外人何干?”王丹老神在在,心中暗自揣测,田家突然拿这种事情发难,莫非是要交换什么好处?

    田括没有多说,继续念道:“有王家子弟于酒楼欺凌商贾,掠走歌女。”

    “老夫让人责罚过了,刑不上大夫。”王丹略感恼怒,田家这是在针对。

    田括将整理的王家、公羊家诸般为非作歹之事一一念出,末了面向陈王,拱手道:“上营之繁华来之不易,此等害群之马需速速除之。”

    小陈王吓了一跳,从梦中惊醒,抹了抹嘴边不明水液,茫然看着田括,不知今日他为何请示自己?

    “尔敢!”王丹、公羊高皆是喝道。

    “今日朝会到此为止。”王丹一拂宽袍,走向门外,他不明田家目的,先强行中断,再做计较。

    忽然,他脚步放缓,看见殿门口多了一位古服高冠的年轻男子,色尚玄黑,衬托得气势沉稳古朴,面目陌生。

    “尔是何人?擅闯禁地!”王丹厉声道。

    孟奇背负双手,平视于他:“除害群之马者。”

    话音刚落,他右手伸出,从上往下盖落,五指如玉,蒙着一层荧光,充满沧桑荒莽的可怕气势。

    天地变得幽暗,沉重的力量之下,四周的虚空都在收缩,散发出可怕的吸引之力,王丹想要倒退,但却身不由己迎了上去,而收缩扭曲的虚空让他身体沉重,举止变得缓慢,想要掏出暗藏的秘宝,想要施展神通秘术,功法招式,都迟缓难言!

    他的视线里,那只洁白的手掌越来越大,充斥满视线,似有魔性,然后拍在了自己额头。

    喀嚓!

    应激而发的光罩破碎,王丹额头裂开,脑浆迸出,身体瘫软在地,竟无一块完好的骨头。

    “翻天印?玉虚余孽!”金光洞弟子于子恒跃了起来,语气里带上了几分仓惶!R1152(.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四十九章 君子报仇,就在今时)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