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经验的重要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经验的重要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07464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二十五章 经验的重要)的详细阅读内容

    不等杜怀伤和孟奇回答,苗虎继续道:“吾儿身落敌手,老夫投鼠忌器,不敢妄动,生怕坏了他的性命,然上师能在强者环绕、神兵列旁的大营诛杀影王并飘然离去,必能从宵小之辈手中救回吾儿,还请上师相助。”

    他坦承自己没有冒失去儿子风险的实力,所以请刚完成一件不可思议事情的孟奇出手。

    作为上三品强者,他非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可诛杀影王这件事情委实太高难度,能够完成它的都会被高看许多。

    孟奇没有当即答复,而是看向杜怀伤,见他有求肯之色,才缓缓颔首:“某之同伴身怀秘术,或许能够找到苗公子的下落。”

    自身营帐内,孟奇的分身传音齐正言和江芷微等人,讲事情说了一遍,并请齐正言过去。

    齐正言背后虚空浮动,似有什么事物脱离而去,本身依旧静坐,不现端倪。

    中军大营,禁法暗消,孟奇左侧血光一闪,旋即收敛,齐正言出现,气息沉稳,让人分不出是本尊还是化身。

    他没有啰嗦,直截了当道:“我确有秘术,但得以亲人血脉为引。”

    “好说!”见杜怀伤和孟奇都望了过来,苗虎脸现急切之色,毫不犹豫首肯,没有握拐的左手伸出,皮肤崩裂,几滴鲜血飞起,自成圆球模样,颗粒分明。

    齐正言将血液抄于手中,紧紧握着,眼中幽光大盛,似有无数血色细线凸显。

    “西侧军营……”齐正言沉声说道。

    “孩儿军?刘顺水这狗贼!”苗虎暴怒,一副准备冲过去与“大天王”刘顺水对峙的模样。

    “苗侯稍安勿躁,或许是奸细嫁祸。”杜怀伤沉稳说道。

    没等苗虎回话,他看向孟奇和齐正言:“还请两位上师跑一趟,言杜某已然苏醒。请大天王过来商讨要事,到时候,孩儿军群龙无首,你们便可以借口奸细混入,请几位小将军帮忙搜查。”

    说话间,他拿出了一块上龙下虎的黄铜令牌,这是义军首领的象征,有杜怀伤气息内蕴。

    苗虎好歹也是宗师,虽然不过锤炼血脉的路子,但终究经历丰富。对情绪的控制还算不错,收起怒火,诚恳道:“有劳两位上师了。”

    孟奇和齐正言稍微乔装改变,以红衣军头目的身份走向了西侧孩儿军大营,求见“大天王”刘顺水。

    刘顺水是位仪表堂堂的中年男子,身着玄色宽袍,气度沉稳,实力内敛,不像朱寿和苗虎那般张扬。恨不得每个人一眼就能认出他们乃上三品强者。

    “义父,就是他们求见。”引孟奇和齐正言入内的英武男子恭敬行礼。

    而刘顺水身边,还立有几名或风姿不凡或器宇轩昂的男女,气息勾动天地。皆有外景水准。

    他们都是刘顺水的义子义女,加上在外巡视的,共七人!

    正因为刘顺水喜欢将跟随自己的有潜力年轻人收为义子义女,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所以他的义军被称为“孩儿军”。

    义父,干爹……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拿出杜怀伤的令牌:“大天王,我家天王已然苏醒,恢复良好,请您过去商量要事。”

    “杜天王恢复了?”脱口而出的是刘顺水旁边一位女子,容貌姣好,身材浮凸。

    刘顺水其他义子义女都面露惊愕,完全没想到昨日还垂死边缘的杜怀伤会奇迹般恢复苏醒!

    刘顺水眼睛微眯,目光近乎凝成实质:“本王昨日才见过杜天王,他伤势诡异,顽石真人束手无策,岂会突然好转?莫非真有神魔垂青,天道庇佑?”

    他对自家孩儿军看得很紧,生怕这是其他几家的圈套,一旦过去,落入陷阱,被众强者包围,就只能任人鱼肉了,所以得预先问清楚。

    孟奇诚恳说道:“昨晚有一位叫做‘始’的异人来投……”

    说到这里,他感觉怪怪的,“始”这个名字好像不太好听……

    他迅速反应过来,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即使想着元始天尊,叫“元”也比叫“始”好,或者盘、古也不错,现在这样,上阵怎么通名报姓!或许能起到笑死对方,干扰心绪的作用!

    心潮起伏,外表不变,孟奇继续说道:“这位异人与我家天王乃是旧识,实力强横,神通广大,窥出我家天王的伤势在于诅咒蛊虫缠绕元神,故连夜前往朝廷大营,将控制蛊虫的影王斩杀,我家天王不药而愈!”

    连夜前往朝廷大营,将控制蛊虫的影王斩杀……孟奇说得太过轻描淡写,以至于刘顺水一时没反应过来,略微品味了一下才瞳孔不自然收缩:

    “杀掉了影王?”

    “是,但卑职不知具体细节。”孟奇面不改色。

    刘顺水一位位实力不凡的义子义女面面相觑,彼此眼睛里皆是明显的不敢置信,之前江山大战时,影王的实力如何,他们都有目共睹,竟然会被人轻松斩杀?而且还是在防御最森严的大营!

    沉默片刻,刘顺水似乎在暗中推衍,确定影王真的身亡后,他才叹了口气,情绪复杂道:“濒临危险,异人来助,杜天王真是得天眷顾。”

    他吩咐了义子义女两句,也没等待孟奇和齐正言,几步迈出,闪现到中军大营。

    这时,孟奇再次拱手:“几位小将军,先前我们有发现一名奸细,但他趁夜躲入了你们孩儿军的营地,还请帮忙搜寻一下。”

    几位“小将军”还处在震撼之中,排名第一的义子刘超道:“三妹,你引他们搜寻,不能乱了营地规条。”

    他们都已跟随刘顺水姓刘,这在孩儿军是极大荣耀。

    排名第三的刘韵陶正是刚才失声的姣好女子,她点头应承下来,望向孟奇和齐正言:“是挨个帐篷搜寻,还是有一定线索?”

    孟奇道:“我们有秘法追溯。”

    “那好。”刘韵陶转过身,掀开帐篷,在前引路。

    齐正言跟在孟奇身侧。莫名传音:“刚才你那么夸奖自己,不觉得羞耻吗?”

    他似乎很不习惯孟奇以红衣军头目身份自己夸奖自己,什么实力强横,什么神通广大……

    孟奇干笑一声:“这不是为了助长他们的信心吗?塑造一个神秘无敌的援兵形象是不二法门,你看刘顺水最后明显打消了一些杂念。”

    齐正言没再多说,不时开口,让刘韵陶改变方向。

    走了一阵,他传音刘韵陶和孟奇:“就在前面营帐,我们小心靠近。”

    刘韵陶一张脸忽然涨得通红:“胡说,那是我的营帐!”

    “你的意思是我与奸细勾结?”

    孟奇右手已然搭在了刀柄之上。目光幽深看着刘韵陶。

    齐正言没什么尴尬表情,直言道:“里面即使没藏着苗聪,也有与他血脉相关的事物。”

    刘韵陶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好半天才道:“你们找苗聪做什么?”

    “他被人绑走了,昨晚弄出的动静你们没察觉?”孟奇见事情有点诡异,解释了一句。

    刘韵陶茫然摇头:“以为是朱寿和顽石真人冲突,正想坐山观虎斗,原来是他被绑走了……”

    “难怪没见到他……”

    齐正言看着她的眼睛。沉声道:“你和他有私情?”

    擦,齐师兄,这样的问话才羞耻,要委婉。委婉懂吗?孟奇腹诽不断。

    刘韵陶沉默一阵,才轻轻点头:“我与他之前在江湖中就已认识,私定了终生,前日夜里。我们约在江岸西丘下相会,但我赶去后,左等右等也没见他。还以为战事吃紧,他被苗侯禁足……里面与他血脉相关的事物应当是我们头发缠结的锦囊。”

    她引着孟奇和齐正言入内,翻找出了定情锦囊。

    齐正言没见误中副车的羞愧,平静道:“在西丘附近见面?那里确实有血脉相连的线索。”

    “以他的实力和身份,在营地内肯定没人能无声无息制住他!对,一定是私出营地后被绑走的!”刘韵陶顿时变得激动,隐含愧疚。

    孟奇和齐正言对视一眼,双双转身,直奔西丘,刘韵陶稍微呆滞后,便发足追赶。

    …………

    西丘距离义军营地有一定距离,孟奇和齐正言拿着杜怀伤的令牌,顺利出了辕门,抵达西丘。

    江边山丘亦常年被神魔气息沾染,造型奇特古怪,多有岩洞,两人没等刘韵陶,循着血脉相连的诡异,深入了丘陵。

    “就在前面。”齐正言停步道。

    孟奇点了点头:“我先变化过去探查。”

    齐正言没露任何情绪:“小心。”

    “放心,类似的事情我又不是没经历过。”孟奇笑眯眯说道。

    他摇身一变,化作飞虫,悄然绕过了丘壑,发现前面有处隐蔽凹陷,两位黑衣劲装的男子正严密看守。

    他们后面,身穿九山军将袍的年轻男子双眼紧闭,气息被封,背靠岩石,与苗虎颇为相像。

    …………

    自身营帐中,江芷微等人正闭目打坐,等待孟奇两人救援的结果,忽然,徐巍走了进来,笑容满面道:“平海王请几位过去相见。”

    江芷微眼睛霍然睁开,像是一口名剑跃出剑匣,刺得徐巍忍不住倒退了几步。

    …………

    稍作商议,担心对方情急之下灭口,孟奇潜伏到附近,由齐正言正面突袭。

    一道紫色星河挂落,冲刷向两名黑衣男子,孟奇突地变回原形,腰背用力,双脚一踏,留下残影,硬生生冲过了守护关口,抵达苗聪身旁。

    他刚转过身,准备防止两名黑衣男子杀人,背后忽然无声无息拍来一掌。

    啪!

    这一掌落在了空处,孟奇不知什么时候已然转开。

    他的身后,苗聪气息勃发,脸露惊愕!

    孟奇嘴角含笑看着他,没有半点讶异。

    经过九娘那件事情,爷就知道要防着人质!(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二十五章 经验的重要)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