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零九章 “垂钓”者(第三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九章 “垂钓”者(第三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053964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零九章 “垂钓”者(第三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青筋一抽一抽,孟奇仿佛脑仁深处被人狠狠来了一刀,或者元神被搅成了碎片,疼得差叫出声。

    他内景运转,“不灭元始相”现于元神之中,与“金色大佛”并立,恢复最初,唯我独尊!

    疼痛如同潮水,慢慢退去,孟奇双眼半开半阖,额头冷汗淋漓,周身似有虚脱之感。

    过了一阵,他睁开双眼,左眸混沌,似乎上下左右前后皆凝于一,“藏”着一个若有似无的道人,右瞳琉璃,金色巨佛端坐,一手指天,一手触地,大清净,大智慧!

    道人与佛陀一闪而逝,孟奇两眼恢复清明,刚才所见再次浮于脑海,满满的都是疑惑。

    据永生族少女小如描述,她能看到无数画面,一个画面就像是一片粼光,包含着一个自己,这与“古”的表现与留言的“他们”吻合,但自己为何始终只能看到上辈子的自己,以及灵山深处那仰望着大圣挥棒的身影?

    如果说“金刀”易蒙碍于没有秘法,实力又低于“古”,只能见到一个“自己”,那自己怀有秘法,实力强于小如昔年死亡时,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与互相立下蛊神誓言时,孟奇相当谨慎小心,通过约定细节,确信小如教导的秘法为真,没有隐瞒,至少◇◇◇小◇说,.√.c→o秘法方面没有隐瞒,所以应当能排除功法的原因。

    “是因为穿越的特殊?”孟奇爬起身,衣袍一抖,再次一尘不染。

    少女小如还特别强调过不会见到前生,只能看到当前还活着,或者即将诞生的自己,多有此生过往的回忆,如此一来,就矛盾了!

    上辈子的画面可以解释成自己并未真正转世。更接近于夺舍,实质还是一辈子,算过往回忆,灵山覆灭则确实发生在妖圣坐化前,这算什么?

    是小如对秘法和永生谷的特殊了解仅局限于某方面,实际能照见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自己?

    诸多疑惑纷呈,孟奇轻吸口气,迈开步伐,逐渐登高,飞向远处。打算再找少女小如,向她请教自身这种状况,看永生族有无记载类似的特殊例子!

    他双眼再次变得虚无,内里有一根根璀璨星线凸显,从自身出去,蔓延往不同位置。

    当因果初结或非常深重时,孟奇可以藉此追溯对方踪迹!

    对于大部分强者来说,能看见因果的功法本身就少,根据因果推衍的术数同样如此。而孟奇有幸,身怀“沾因果”和衍化自“诸果之因”的玉虚神算,当世少有人能够媲美!

    循着没被遮掩的因果,孟奇飞遁而行。突然,他听到了妖物荒兽的嚎叫,似乎在争夺着什么。

    身形一顿,凝目看去。孟奇突然轻咦了一声,因为身形似蛟龙但充满土行之力的荒兽刚击退其他争夺者,叼起了一具尸体。麻袋般的尸体,体内血肉内脏和骨骼似乎消失了大半,而这具尸体,孟奇很眼熟,正是才分别不久的“银剑”易辛!

    剑光一闪,削去了小半截峰,没有岩石掉落,没有灰尘飞扬,控制极佳。

    荒兽呆了呆,忽地丢下易辛的尸体,慌忙逃窜。

    孟奇落于该处,皱眉检查,发现易辛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体表只有荒兽造成的伤痕,没有别的致命伤,但他的脑浆、血肉、内脏和骨骼大半消失,死因诡异!

    “储物袋没了,银剑也没了,是被人截道了?”孟奇环顾四周,没找到绝高手战斗的破坏痕迹,好像易辛就这么突然死去,或者这里仅是抛尸之所。

    没什么线索,孟奇与易辛又非亲非故,存下疑惑,继续追溯,小半个时候后,他落在了一座隐蔽的洞府前。

    咚咚咚!孟奇仿佛回到神都邺城等地,有礼貌地鼓荡气流,敲着石门。

    内里一片寂静,状若无人,但孟奇就这么笃定地继续敲门。

    过了一阵,宋炳德快哭出来的声音响起:“无名兄弟,你怎么又来了?”

    他居然能找到这么隐蔽的洞府!

    自己可一向对这方面的才华充满信心……

    “又”字用得好……孟奇暗笑一声,冷漠道:“试了试秘法,有些疑惑,特来请教小如姑娘。”

    呼,宋炳德松了口气:“请教啊?请教好啊!”

    他解除禁法,打开石门,小如亦迎到了门边。

    孟奇大大方方入内,大马金刀坐下,将除了具体内容外的自身所见大致描述了一遍,末了道:“小如姑娘,你们可有类似记载?”

    小如听得一脸疑惑,茫然摇头:“身有秘法,绝不可能只见到一个自己……”

    我果然是最特殊的那个……孟奇复述着这句“名言”,苦中作乐,不死心问道:“小如姑娘,能否再描述一遍你临死前所见的场景?”

    小如稍微斟酌了一下,指向洞内种植着莲花的水池,它微微荡漾,映照着晨光,浮现出大片金芒。

    屈指一弹,气流成石,落入池中,激起浪花,荡开涟漪,让金芒碎成了无数金色鳞片,美不胜收。

    “临死时,就像在俯视着无数金鳞荡漾的水池,每一片都是自己,可以垂钓。”小如言简意赅道。

    “俯视?”孟奇微微皱眉,自己见到灵山那位时,可是不断往上,隐有脱离永生谷之感。

    小如重重头:“确实如此,你描述的情况从未出现过,除非,除非,换个位置……”

    她似乎找到了可能的原因,眉头一下舒展。

    孟奇当局者迷,疑惑道:“换个位置?”

    “对!”小如指着“跳跃”的金色鳞片,“俯视时,每一片金芒被莫名分隔,像是处在不同地方,互相不见彼此,只有我能一览无遗,若换个位置,你是池中一条鱼。一片金芒呢?”

    如此一来,就只能看到“垂钓之人”,往上看到!孟奇忽然醒悟,毛骨悚然,隐有汗流浃背之感,又惊恐又愤怒!

    自己只是别人池塘内的一条鱼?

    随时可能被钓起“食用”的鱼?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孟奇觉得小如这个猜测完美解释了自己所见的情况,也与自身一直以来的忧虑、担忧和惶恐吻合!

    垂钓者是灵山那人?

    孟奇眼睛微眯,再起疑惑,灵山之事发生在过去。根据秘法不该看到,除非,除非……

    除非那个人如今还活着!

    冷汗泌出,长久以来的担心似乎变成了现实!

    孟奇深吸口气,想到了当初与江芷微的一问一答,若满天神佛以自身为棋子,该如何?

    心绪渐渐平静下来,不过早就有所预料的事情罢了,该来的终究会来。只能不屈服,不放弃,不愧对平生,以拼死之态求一线生机!

    当然。得慢慢探索清楚细节,争取早日布置后手……

    王神棍说的“霸王六斩”之“过去种种,烟消云散”也要尽快着手,一旦迈过第二层天梯。成为宗师,就找素女道谈条件!

    来世殿的镜子碎片也得慢慢琢磨,但能不能悟出什么……

    灵山。终有一日还会进入!

    那垂钓之人究竟是谁?哪位大能?

    宋炳德与小如感觉孟奇一下变得沉稳幽深,仿佛见不到底部的湖泊,对视一眼,都觉剑客无名非表面看起来那样!

    孟奇缓缓吐气,将恐慌担忧等慑服,对于永生谷之事,他只有一个疑惑了。

    转世之法为何得到的如此容易?

    小如有过去少许记忆闪现,选择回到永生谷盗墓并不意外,自己遇到她乃是必定的事情,机缘巧合唤醒看来也很正常,但前提就有古怪了,所有外景死者都没诈尸,只有“古”!

    而且自己追到小如和宋炳德时,他们是如此坦然就承认了身份,告知了转世秘法,对诸多外景,乃至法身来说,绝对是价值连城到极的法门!

    永生不死,谁人不想?

    有了疑惑,他就开口询问,小如苦笑道:“因为被银剑易辛认出,提前问过,以为无名兄你也是为此追来。”

    “银剑易辛?”孟奇悚然一惊,沉声道,“他死了。”

    “什么?”宋炳德和小如惊愕莫名,只觉事情诡异难言。

    就在这时,附近有一道道强大气息靠近,好几名外景!

    一道人影划破天际而来,傲立洞府左侧半空,她是位老妪,头发用手绢抱着,垂下几根银丝,脸颊瘦长,双目冷厉,身穿黑色寿袍,手持一根银色弯钩。

    “离别婆婆!”宋炳德低呼出声。

    这是长蛇山附近万岭之中名号颇响的左道邪魔,六重天峰,与金刀银剑在伯仲之间,威震一方。

    宋炳德话音未落,又一道流光电射过来,露出一个粉嘟嘟的小孩,笑容满脸,目光残忍,双脚赤裸。

    “血婴尊者!”小如脸色大变。

    他是血衣教统管附近地域的绝高手,虽然只得五重天,但功法诡异,实力强横,尤甚离别婆婆半筹,兼且性子残忍,非常可怕。

    孟奇则微微转头,看向西面,那里有一朵黑云飘来,化作一个骨瘦如柴的黑袍老者,他没有展露气息,光是虚立那里,就让四周变得污秽。

    “枯骨魔君!”宋炳德与小如齐齐失声。

    枯骨魔君,即使在整个南荒,也是少见的强者,以六重天的境界能短暂抗衡宗师。

    他们三者联手,怕是宗师亦能战得!宋炳德和小如脸色惨白,不明白怎么就被包围了。

    血婴尊者笑声稚嫩:“易辛早年就在不知不觉中被万虫尊者种下秘蛊,你们的秘密已经暴露,除了我们三位,还有诸多外景道友相助,还有两位相当于宗师水准的强者赶来,还有万虫尊者他老人家,你们还不束手就擒,免受折磨!”

    易辛与万虫尊者有关?孟奇隐约把握到了一什么!

    宋炳德和小如对视一眼,突地都义无反顾摇头,后者朗声道:

    “你们不想知道转世秘法吗?”(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零九章 “垂钓”者(第三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