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零五章 容我死一会儿(第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五章 容我死一会儿(第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2050043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零五章 容我死一会儿(第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山脉延绵回绕,状似长蛇,在静静的夜里如同活物。

    胡乱绕了几圈后,“蛇头”与“蛇尾”隔着一层“蛇身”相望,仿佛要首尾相接,自成循环。

    但它们终究差了一点,而阻隔它们的那层“蛇身”裂开了极大缝隙,形成了幽深峡谷,昔年永生族便定居在这里,将它命名为“永生谷”!

    永生谷升腾着血色薄雾,与四周山峰积年腐烂而成的桃花瘴、百毒瘴、枯叶瘴等连成一体,飞鸟绕行,荒兽辟易,只得五毒之物暗藏。

    雾瘴削弱了精神感应,孟奇只得从半空落下,双脚踩在谷口略显泥泞湿滑的地面上。

    他依旧一身白衣,手提单剑,姿态从容,步伐悠哉。

    极目望去,不知因为什么,谷中的瘴雾反而稀少,它们都翻滚于半空,似乎不敢渗入。

    孟奇外松内紧,全神戒备,缓步踏入谷中,只见里面仿佛被鲜血洗过一遍,除了怪石深坑,没有半点人居住过的痕迹,处处都有血污,入目皆是暗红。

    “血海罗刹将永生谷完全犁了一遍,不留一点线索……”孟奇似有所悟。

    忽然,他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永生谷之事,而是由此及彼,想到三生殿的诡异。

    若顾小桑没有说谎,九重天破碎时,三生殿尚保存完整,不知多少年后,有人前来,将过去与来世两殿刻意毁掉,再之后,或许便是太阳神君藏入了“过去”,亦可能祂便是毁掉两殿的凶手。免得有人前来三生殿寻宝,打乱了祂的计划,故而先行“毁掉”,断人贪婪。

    但这样就有一个很违和的问题,血海罗刹不过初入法身。便知道将永生谷一切痕迹抹去,为何来世殿与过去殿坍塌的位置还残留气息和碎片?若是太阳神君为自身刻意保留,那祂为何不将今生殿一起毁掉,如此一来,自己和顾小桑等人怕是早就远离,哪会贸然跳入幽暗。冒险探寻,打乱了祂的计划?

    毁殿者另有其人,目的难明……未知太多,孟奇无法推测真实的状况,而顾小桑明显知道更多。却始终守口如瓶,故弄玄虚。

    “妖女不知在谋划什么……”孟奇思绪飘飞又强行收回,“羲没办法通过雷神封印,要等到我们打开才能进入,从这一点可以推断,太阳神君藏于过去殿在此之前,两殿毁掉在此之前……”

    千头万绪之中,孟奇忽然听见一声清脆的女音:

    “又来一个找转世长存之法的……”

    她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揶揄意味。

    抬起头。穿过淡淡薄雾,孟奇看到左侧怪石嶙峋的血色崖壁上盘腿坐着一名“少女”,她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穿着艳丽多彩的长裙,脸庞藏着几分稚嫩,双眼有点天真烂漫的味道,但气息悠长,如大日当空,非朝气蓬勃。外表与年龄显然并不匹配。

    孟奇冷峻着脸道:“有很多人来吗?”

    神秘少女忽地跃起,飞了下来。个子娇小,与外表相得益彰。她咯咯娇笑:“每隔几天就有一个,不过都是快死的糟老头子,像你这般寿元尚多的只得寥寥几个……”

    她似乎很久没和外人说话,颇有谈性,一张嘴叽叽喳喳个不停。

    “他们有找到什么吗?”孟奇见少女很乐意说话,也就直截了当询问。

    少女嘴巴嘟起:“有这样请教人的吗?一点礼貌都不懂,看你还是中原人!”

    还未等孟奇改口,她又自顾自道:“临死前能够转世,不断重复,等同永生,谁会不感兴趣?苦苦修炼,除了求得力量,高高在上,能随心而为,不就是长生久视,不落死亡恐惧?”

    说了堆废话后,她展颜一笑,“青涩”里有着南荒部族女子特有的明媚热情:“虽然永生族被血衣教灭族,永生谷也被彻底破坏,但总有人怀疑,永生族转世之秘不在自身,而在永生谷的特殊,所以大部分强者坐化之前,风尘仆仆赶来,挖坑埋掉自己,以求死后转世,能记得今生。”

    “姑娘青春正盛,应当不是来埋葬这世身。”孟奇左手提剑,面无表情,脑子里的模板是西门吹雪,但自身又做不到惜字如金,只能再高仿齐师兄。

    少女往着山谷深处迈步,骄傲道:“当然!我还有上百年好活,急什么?”

    她绝口不提自己来做什么。

    孟奇环视四周,发现浸满血色的地面有不少新晋掩盖的痕迹,也有后来造成的破损,穿透山谷的风更是带着点阴森。

    他心中一动,冷冷道:“你是来挖‘坟’的。”

    “怎么能说得这么难听!盗墓,明白了,盗亦有道的盗墓,绝对不是什么挖坟!”少女见孟奇毫无衰败迹象,不会是前来埋葬自身的,既然被揭穿,也就坦然承认,反驳用词!

    她嘻嘻笑道:“那些老家伙苟延残喘那么久,身上哪会没点宝物?反正若能转世,死时就已经转世,等到他们死透,再怎么惊扰都不会减少我们的阴德,何苦让宝物藏于地下,长年不见天日?”

    她说话带着点大晋习惯,似乎去过大晋,或者身边有大晋亲朋……孟奇若有所思想着,随口道:“他们不会布下禁法、诅咒和机关吗?”

    谁都不愿意死后被人惊扰。

    神秘少女吐了吐舌头:“怎么可能没有?好几次差点要了我的命!而且大部分都有自毁的布置,我们……我在这里待了几年,亦不过成功五次。”

    她左手摊开,翻来覆去,示意只得五次,手掌小巧,与外表年龄相当。

    孟奇随着她往前迈步,并感应永生谷气机流向,观察两侧岩壁,地表坑洞。以及深处似乎藏有强者的地方。

    “没人帮他们守墓?”看着少女蹦蹦跳跳的背影,孟奇神色冷峻。

    神秘少女啧啧有声:“南荒的外景强者,有多少不是神憎鬼厌?他们的妻子、丈夫、儿女、徒弟,谁不想早点摆脱他们?能守足七日的屈指可数,若非怕是有诈。说不得都自家盗墓了。”

    说话间,拐过了岩壁,孟奇看到前方有座半陈旧的坟墓,旁边端坐着一位肤色古铜的男子,蓝裤短袄,肌肉结实。表情严肃,目不斜视,对孟奇和神秘少女不闻不问。

    “那不是吗?”孟奇目光投了过去。

    少女笑了一声:“凡是总有例外,那是飞天族太上长老‘古’的坟墓,他于全族有恩。自然有外景强者轮流守墓。”

    飞天族是南荒排得进前十的大部族,以祭司长老为尊,实力不比大晋顶尖以下的任何宗门差,“古”据说活了接近三百年,屡次救飞天族于水火之中,正是这两百多年里,飞天族快速壮大成长。

    “古为了部族舍生忘死,坐化之前却看不破。浪费飞天族的人力,真是可笑可悲。”孟奇“古朴”评价了一句。

    话音刚落,肤色古铜的男子抬起头。双目如电,直视孟奇,气息荒蛮,仿佛山中巨兽。

    他一字一顿,用南荒语道:“等你临死,再来说这话。”

    世间多少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能勘破这点?越是年迈衰老而亡越是害怕!

    实力不弱啊……孟奇没想到随意就遇到一个接近宗师的强者。目光对视,不移分毫。针锋相对:“若某临死如此,亦是可笑可悲。”

    “荒。真要战斗起来,不怕损了坟墓?”神秘少女跨前一步。

    飞天族之人都以单字为姓名。

    荒收回目光,深吸了口气,再次坐如钟,稳如山。

    孟奇对之前的浩瀚磅礴压力似乎没有任何感觉,再次打量气机流动之势,用玉虚神算推测枢机所在。

    走了五步,他停在一块平整的血地前,左掌一挥,泥土整齐飞起,形成一个深坑。

    “你想做什么?”神秘少女很是疑惑。

    孟奇“淡淡”看了她一眼:“打算死一死。”

    “呃……”少女满脸惊愕与茫然。

    还能只死一死?

    想法刚起,她就看见孟奇脸色变得苍白阴森,生机消散,死意上浮,状如阴鬼僵尸。

    “你,你,你……”她话都说不清楚了!

    孟奇直直倒下,躺进深坑,泥土倒转,将他掩埋。

    永生族临死前才转世,不到临死,又怎能窥出秘密?

    一切恢复原状,孟奇元神藏于眉心,生机亦然,只觉头脑昏昏沉沉,四周渐渐变得混沌,隐约看到了一些画面,却怎么都看不清楚。

    这里果然有点古怪!

    娇小玲珑的少女呆呆半响,没想到这白衣剑客说死就死,简直让人感觉荒谬。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掠入,身穿夜行衣,身材中等,五官普通,外貌大概四十来岁,满脸的猥琐与奸诈。

    “小如,这里有人下葬了?”他搓着双手,一脸欲欲跃试。

    神秘少女小如茫然点头:“嗯。”

    “啧啧。”中年猥琐大叔绕着这块地方踱步,“为师早就给你说过,这里乃此地气机之枢机,阴阳之关窍,又与外面蛇头蛇尾遥相呼应,掩盖了本身玄奥,谁若能看出,必定不凡,这样的人物随身之宝肯定珍贵!”

    他再次搓了搓手:“死了多久了?”

    “一会儿。”小如呆呆看着师父。

    中年猥琐大叔点头低语:“有一会儿就好……”

    他连布几根古朴木桩,洒下银针,连接红线,过了许久才妥当,小心翼翼挖“坟”。

    “咦,怎么没有半点禁法与诅咒……”他莫名疑惑,右手缓缓深入。

    突然,他额头渗出了一滴滴冷汗,右手僵立在那里,只见一只苍白阴森的手将它牢牢握住!

    这诈尸也太快了吧!他有着魂飞天外的感觉,盗墓多年还从未有这种体验!(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零五章 容我死一会儿(第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