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中深埋一口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中深埋一口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994359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中深埋一口刀)的详细阅读内容

    ( ),!

    “有意蓝血?”想到阮三爷的琴音非常针对蓝血人,孟奇怀疑他们早就知道蓝血人的存在,但过去一直秘而不宣,这次为何大张旗鼓,联络门派和世家?

    严冲端起海碗喝了一口:“多年不理世事的阮老爷子写信给附近几州有实力的门派和世家,极言蓝血人的危害,并对他们意图染指临海城之事表示忧虑,认为他们有重大图谋,对人族不利,所以必须先发制人。”

    “这倒不是没有道理。”若强者们对蓝血人之事不产生警惕,孟奇反而觉得奇怪,“阮家对此事急切吗?”

    如果阮家确实着急于这件事情,那得去助一臂之力,即使自己还未迈过第一层天梯,可面对蓝血人时,有八九玄功抵御他们的控水之能,足以对抗其他方面稀松平常的蓝血四五重天绝顶。

    严冲哈哈笑道:“急切?想急切也急切不起来,连蓝血人有哪些强者,经常出没于什么地方,根本所在位于哪处海底都不知道,怎么急切?这都需要卜算和搜集并重,非一时一日之功。”

    海底危险,强横妖物与险地不少,又是水中作战,对感应的削弱很厉害,哪怕半步法身也不敢横冲直闯,如此一来,在无边无际的汪洋若盲目寻找,等同于大海捞针!

    “那某就不必急赶过去了。”孟奇回敬一碗酒,打算先潜心修炼,感悟法理,夯实迈过第一层天梯的基础。

    他从蓝血人记忆里看到的海沟“画面”大概描述给何九、黄太冲等人听过,阮家若有意蓝血,肯定绕不过东海剑庄,双方必会合作,倒不用自己操心他们怎么得到情报。

    严冲闻言,下意识问道:“你还有其他事情?”

    问完。他就自动闭上了嘴巴,自己与苏孟只能算泛泛之交,岂能问这种交浅而言深的话题?

    孟奇轻拍酒坛,酒液化柱而出,灌满海碗。呵呵笑道:“打算找个地方结庐静居。感悟天地法理。”

    “你快迈过第一层天梯了?”严冲目光一滞。

    孟奇笑而不答,只是道:“原本想着与严兄比邻而居,但某背负太多仇怨,还是隐蔽一点比较好。”

    说到这里,他端起酒碗,咕噜干净,转过身。推开房门。踏入雨幕。

    雨水加身,如水银般化珠滚落,不染半点湿痕,只有黑暗渐渐模糊了孟奇的身影。

    严冲定定看着这一幕,回头望了望在风中摇曳不定的烛火,突然叹了口气:

    “江湖夜雨十年灯,十年之后又会是怎样?”

    …………

    秋高之天,气清而爽。这片碧波荡漾的大海白日仍有炎阳灼烧,夜里就海风穿船。带起瑟瑟秋意。

    一艘装饰华丽的楼船缓慢行驶于一望蔚蓝的汪洋之上,沐浴着灿烂的阳光。

    与别的楼船不同,它的甲板上摆放着一张宽大的床,一张看着就觉得舒服的床。

    孟奇赤裸着上半身趴在上面,享受着日光浴,舒服得眼睛眯起,像是一只慵懒的猫。

    旁边有几张案几,摆放着葡萄、西瓜等水果,它们都非应季之物,乃功法擅长于此的家族栽培,高价方能获得。

    披着纱裙的美貌侍女分坐左右小凳,时不时用纤纤玉指捻起一枚葡萄剥皮,使牙签插一块切好的红瓤西瓜,伸到孟奇嘴巴边。

    而孟奇只用张开嘴吞食,保持着懒洋洋的状态。

    和风暖阳,大海甲板,这一切都似乎被孟奇影响得懒洋洋,侍女们都有点昏昏欲睡,端着冰镇酸梅汤上来的仆人更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公子,我们服侍过不少客人,可从未见过谁像您这样懂得享受,他们不是畏惧阳光猛烈,就是放不下身段,唯您让我们看着都好生羡慕,也想这样晒一晒,睡一睡,似乎日子都变得悠闲起来。”左边侍女赤着雪白双足,剥着葡萄,露出晶莹的果肉,含笑说道。

    “你们可别,若是晒得肌肤发黑,肯定会埋怨我。”孟奇眼睛不睁,说话带着浓重的睡意。

    他闭关潜修后,包了一艘楼船,从海上前往琅琊,出手豪爽,行事独特,引得侍女仆人们分外好奇。

    右边侍女噗嗤笑道:“晒了这么多日,也没见公子皮肤黝黑。”

    她知道公子乃江湖高手,会被晒黑才奇怪,笑过后继续道:“最初见公子要在甲板安放一张凉床,我等都以为遇到了疯子,或者那种喜爱无遮大会的纨绔,想不到还能这样用。”

    说话间,她接过冰镇酸梅汤,用汤勺搅拌了一下,晶莹浮动,带来凉色。

    孟奇张开嘴,等着汤勺过来,喝了口酸甜凉爽的汤水,依旧没睁开眼睛,微笑道:“我这人,能享受的时候就绝对会享受,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能有人服侍就绝不自己动手。”

    阳光洒落,将他背部的皮肤衬托得淡金闪耀。

    “小婢听以前的客人讲过,人生苦短,何必为难自己,莫非说的就是公子这种人?”另外一名侍女打趣道。

    她拿起玉制的“不求人”轻轻帮孟奇挠背。

    风很轻,日很暖,所有都显得如此悠闲懒洋,直到一位水手高呼道:

    “公子,那边有人过来!”

    有人过来?不是应该有船过来吗?侍女们愣了愣。

    孟奇早就有所感应,没有起身,还是闭着眼睛享受,低低道:“不用管他。”

    远处,一叶扁舟乘风破浪而来,身后留下一条深深的水痕,上面立着一位白衣人,周身一尘不染,容貌古拙,气质傲冷,手中握着一把似刀似剑的兵器。

    他存在感太强,以至于让水手忽略了小舟!

    白衣人亦感应到了这艘楼船,发现甲板上有张大床,床上趴着一位半裸着身体的公子,他慵懒悠闲。沐浴在金色阳光里。

    这样的画面让人感觉莫名的懒散,油然而生那张床躺着肯定很舒服的念头。

    白衣人不动不移,扁舟微微变向,驶往楼船,到了近处。他用古怪的大晋语言开口问道:

    “可是南晋或北周之人?”

    他语气淡漠冷冽。有种暗藏的锋锐,相隔几百丈的距离也清晰传到了船上众人的耳朵里。

    孟奇也不起身,依旧吃着侍女递过来的瓜片,懒洋洋道:“南晋,尊驾来自何处?有何想问?”

    白衣人握剑之手下垂,神情变得肃穆:“吾乃东桑剑客宁台,曾试剑全国。同境界内无有一败。听闻南晋和北周人才济济,英杰辈出,特来挑战练剑,不知谁乃第一层天梯之下的最强者?”

    东桑?孟奇听过这个东海国度,他们位于东海深处,岛屿极大,资源丰富,几乎媲美江东。而且武风浓郁,强者不少。只是受困于海路艰险,绝大部分商船只到潜离岛一线,少有直接前来江东。

    第一层天梯之下无敌?孟奇笑了笑,语气依旧慵懒:“我中原人才辈出,第一层天梯之下高手云集,没有打过谁知道最强?但公认东海剑庄何九、江东王氏王思远等一步登天者为其中翘楚。”

    “一步登天?”白衣人眼睛发亮,冷酷高傲之态更显,“不知他们现在何方?”

    “王思远在江东茂陵祖宅,何九可能在临海城……”孟奇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详细指着路。

    白衣人宁台专注听着,最后摸了摸剑鞘,扁舟转向,飞驰向临海。

    他没有选择飞行,因为要保持体力和状态的巅峰!

    “公子,这东桑之人太过冷傲,让人不喜,您应该也是强者,为何不试上一试?”侍女见多识广,这段时日从蛛丝马迹判断孟奇实力不弱。

    孟奇眼睛半睁,呵呵笑道:“若是之前几个月,面对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挑战,我肯定会做过一场,但现在,感悟天地运转规律,心与亘古不变般的法理勾连,上法天,下法地,内法自然,平和谦冲,哪还有战意与战心?”

    “怎么感觉像出家了……”侍女愕然脱口。

    孟奇嘴巴一张,喝了口冰镇酸梅汤:“非也,此乃一定阶段下的状态,就像暴雨前的宁静,就像洪水漫出堤岸前的积蓄,就像兵刃开锋前的捶打,等适应了这种感觉,便能冲破束缚,迎来爆发。”

    “我心中深埋着一口刀,元神煅烧,真意捶打,法理琢磨,没展露过锋芒,它在静静等待,等待着积蓄够力量,长吟而出,一鸣惊人,一飞冲天,斩断不平。”

    侍女听得似懂非懂,茫然点头。

    楼船依旧行驶,孟奇还是享受着自己的慵懒时光,处于晕晕欲睡之中。

    不知不觉,琅琊在望,此乃江东第一港,天下一港,当真楼船如云,人流似织,鱼腥之味时常有闻。

    肚皮朝天晒着太阳的孟奇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目幽深,晦暗难明。

    他缓缓起身,伸开双手,旁边侍女知趣将黑色劲装帮他穿上。

    随着劲装穿上,孟奇的慵懒渐渐褪去,气质变得英武,透出几分顾盼自豪的感觉。

    公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侍女们看得目眩神迷。

    孟奇取出天之伤,左手握刀,挎于腰间,随着这个动作,像是有什么破开了枷锁,光芒绽放,他的气势变得睥睨,姿态显露雄伟,静静站在那里,便有气吞万里如虎的豪迈。

    远处,扁舟飞驰而来,白衣人宁台屹立于上。

    他忽有所感,看向楼船,手中怪剑在鞘内陡发轻响。

    “兄台没去临海?”孟奇露出一抹微笑。

    宁台用艰涩的大晋语道:“何九到了琅琊。”

    他目光直视孟奇,握剑之手向内一敛,让剑柄处于最方便拔出的姿态!

    楼船小舟一大一小,形成了鲜明对比。(未 完待续 ~^~)--15054+d6su9h+11171110-->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三十四章 心中深埋一口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