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二十章 圣者再随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章 圣者再随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983509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二十章 圣者再随)的详细阅读内容

    </br>

    府邸荷塘中,院落水井内,地下暗河里,整个临海城,除了早已做过清除的云家,似乎四面八方皆有水源在高渺琴音之下翻滚冒泡,泛起阵阵幽蓝,尤其港口那片海洋,更是掀起了巨浪,色泽深蓝,宛若晶莹的宝石。

    海浪来回冲刷,给人一种垂死挣扎的感觉,过了片刻,它们突然凝固,现出道道裂缝,瞬间裂成了无数碎屑,化入海洋,将蔚蓝染出了一片“深沉”。

    琴音入霄,天惊地动!

    阮三爷神情冷清,抚动琴弦的动作愈发快速,琴音渐促,交织成一片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声,听得灵堂内不少人面面相觑。

    这是阮家什么琴谱?怎么从未听闻?

    何九、何休与黄太冲这三位东海剑庄的外景不管表情如何,内心都是又惊讶又欣喜,世间竟有针对和克制蓝血人的琴曲?

    早知如此,当初便该找阮家合作!

    琴音急促得仿佛狂风,阮三爷瘦弱的身体似乎随时会在里面断折,可他神情专注,抚琴之手出现幻影,没受半点影响。

    就在这时,灵堂内发出一声惨叫,始终守在棺柩旁的颜伯连退几步,一张脸泛出蓝色,可怕异常!

    “颜伯!”云九爷失声喊道。

    黄太冲、何休分立两侧,悄然将颜伯包围,何九沉稳开口:“颜伯,是你害的云老爷子?”

    见众人呆愣,何九在琴声之中解释了一句:“颜伯应该是得蓝血一族大祭司之助,初步蓝血化了。”

    他本待今日用东海剑庄历代摸索出来的秘法检验云家众人,找出有蓝血化迹象的内奸,可还未来得及实施,就被阮三爷越俎代庖了。而且效果更好,更准确,换做自身。十中或有一两个漏网,尤其是蓝血程度微弱者!

    云十三爷难言惊怒:“颜伯。枉老爷子如此信重你!”

    “你这个叛徒!”云家其他人纷纷怒骂。

    琴声不断,颜伯皮肤之下的蓝色疯狂蠕动,让皮肤时而凹陷,时而支起,使他显得极端狰狞。

    咕噜咕噜,皮下似乎有沸腾之声传出。

    黄太冲和何休同时出手,剑气纵横,轻松封禁住了被琴音弄成濒死的颜伯!

    “他。信重我?”颜伯忽然大笑起来,老迈之态毕露,“明明知道我寿元也快到头,可秘密得到延寿丹药后却悄悄服食,根本没考虑过我的生死!”

    “他如此刻薄寡恩,我又何必为他放弃生机?”

    云六爷冷声道:“所以你投靠了蓝血人?”

    “对,蓝血孕育生机,只要成功转化,我就能再活百年!”颜伯用一种癫狂的态度压制住了惨叫。

    他环视众人,嘿嘿笑道:“老不死隐秘服食丹药。不让你们知晓他寿元增长,就是想看你们在他‘坐化’前怎么蹦跶,有什么手腕。从而挑选能支撑起云家之人,结果,他再也看不到了!”

    此言一出,云家众人哗然。

    这时,何九周身变得飘渺,似乎一团伸缩不定的剑气:“颜伯,蓝血人不会无缘无故盯上云家,也不是你能接触得到,究竟是谁牵线搭桥?究竟是谁指使你?”

    对啊。居于深海的蓝血人谋夺地上一个不入顶尖的世家做什么?云九爷下意识望向云二爷,是他行险一搏?

    颜伯疯狂大笑起来。皮肤融化,蓝血渗出:

    “哈哈。指使我的人当然是……”

    他瞪眼环望,泛起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当然是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的人!”

    话音刚落,远处有波动传来,颜伯封禁下的深蓝突然炸开,将他吞没,散了满地,气化成雾。

    一道人影自高空细小水珠之中凝聚了出手,双手张开,遥遥结印。

    他只有九指,断指处没有因为水流的特性而愈合,泛着幽的晶莹!

    杀死颜伯后,他化作水光,瞬息远遁,奔向大海,抚琴的阮三爷琴音一变,身后有凤凰之相腾起。

    他袖袍翻飞中,流火一卷,急追而去,黄太冲亦化作一道仿佛无数剑气凝聚的剑光,穿透水雾,电射往九指蓝血者的背后。

    两追一逃,呼吸间就消失在众人感应里,深入了大海。

    这番变化兔起鹘落,让云家众人有点回不过神,本以来有着复杂阴谋,需要一环环解开的事情,被阮三爷这么横插一竿子后,直接来到最后一步,辨别奸险,确立家主!

    不过,因为颜伯临死前的故意挑拨,他们看向云九爷等人的目光变得复杂,他们都有可能是主谋,但又不能一体排除,毕竟云家非是顶尖,家中外景才二十左右,绝顶水准的更是只有七位,除开已死的颜伯,一位旁支的太上长老,以及延请的客卿,只得这么四位。

    若是损失,本就没了宗师的云家怕是连二流家族的位置都保不住,除非有东海剑庄不计代价的支持,否则根本镇不住临海!

    …………

    还有乌光封禁的船舱内,乌横剑看见一袭青袍的毒手魔君缓步踏入,一颗心渐渐往下沉去。

    连追魂魔君都能让自己无可奈何,轻哼一声便能吓得追魂狼狈逃遁的毒手魔君岂是自己可以抗衡?

    有过一次交手经验的他明白,毒手魔君深不可测,若非上次压箱底手段出其不意,连侥幸逃跑都无法办到!

    不过他也非胆小之辈,能在凶险处处的左道成长为外景,面对绝境时,总有几分悍不畏死的拼命之情,一边收敛绝望的情绪,一边思绪转动,准备搏命。

    孟奇背负双手,神情漠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一步步走向乌横剑,给他带来极其沉重的心理负担。

    “听闻你是叛门而出?”孟奇状似随口,有一种闲话家常的感觉,但不是普通的闲话家长,更贴近岳父与初次上门的女婿对话,给乌横剑的压力极大。

    乌横剑正抓紧时间调节心境,以求全力出手,闻言也没什么好隐瞒,大大方方道:“对,所以才被追命魔君他们追杀。”

    “不知是哪家哪派?”孟奇恰到好处停住脚步,让乌横剑借着压力攀升的气势陡然一滞。

    乌横剑沉默了一下道:“罗教。”

    “罗教?”孟奇脑海里浮现出顾小桑那张永远摸不清真实情绪的绝美脸蛋,“这么说来,你和追魂都是罗教散人?”

    乌横剑愣了愣道:“魔君不愧是左道巨擘,竟然知道罗教有散人这一级,不过他与我不同,叫做未来神使,将来有希望成为神使。”

    不知不觉变成左道巨擘了……孟奇有种不可名状的爽感。

    气度愈发高深,孟奇缓缓开口:“你卷走了罗教哪本功法?”

    “《照神通幽吞天噬地神功》。”乌横剑暗自想着若交出功法能换一命,自己肯定毫不犹豫给毒手魔君,反正自身已倒背如流。

    一本奇怪的魔功……光听名字,孟奇就有种莫名之感:“是你自己挑选,还是有人传授?”

    “成为外景后,圣女主动传授。”乌横剑不明白孟奇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顾小桑?孟奇暗自皱眉,这货总是用意深远,但罗教内部传法之事属于日常,不该有什么问题才对……不过乌横剑牵涉了魔主,而顾小桑入过魔坟,同样不该如此巧合!

    孟奇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状态,以略显沧桑的语气道:“那你为何叛教?得了宝物,怕被罗教强夺并灭口,还是幡然醒悟,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乌横剑突然笑了一声,神态透出几分热忱:“都不是,只不过想明白了自己的心中之魔是什么,与罗教理念不合,道不同不与为谋!”

    “你的心中之魔?”身为“左道巨擘”,一代高人,孟奇依旧内敛深沉。

    “有的邪魔重**,惑世人,有的邪魔喜杀戮,**毁灭,有的邪魔则逆天而上,求一己之力颠覆桎梏,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不知魔君心中之魔为何物?”乌横剑神情竟颇有几分神圣。

    “慈悲为怀,毁掉苦海,使众生不再沉沦其中,虚幻痛苦轮回!”孟奇微微一笑,漠然的表情改变,沧桑平和,清净庄严。

    看着竟有一代高僧之相的毒手魔君,乌横剑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良久才道:“魔君与罗教的理念隐有几分共通之处。”

    孟奇心中一动,突兀问道:“你觉悟心中之魔的经历与大罗妖女有关吗?”

    乌横剑整个人忽然愣住,眼神变化,似在深切回想,好半天才不太自信道:“应该没有,虽说确实是圣女派遣任务才引发后来之事,但所遇皆为偶发,没什么牵连。”

    孟奇轻轻颔首,突然发问:

    “那次遭遇的事情与你眉心的魔痕有关?”

    乌横剑脸色大变,心中惊骇,毒手魔君果然远胜于追魂,自己同样对他们施展过魔痕之力,可追魂只是觉得魔痕强大,想要剥夺,并未品味出它蕴含的真正玄奥和象征,而毒手魔君旁敲侧击,突然问起此事,明显是有所推测,对魔痕之秘有点把握!

    他瞬间露出狰狞表情,眉心漆黑魔痕凸显,身后浮现出一尊青紫色虚相,口中念念有词:

    “魔回世间,圣者再随!”

    魔痕脱落,天地陡生改变,似乎有一股沧桑悠远又邪恶堕落的意念在缓慢苏醒,降临于那尊面目丑陋的青紫魔像!(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二十章 圣者再随)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