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痕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痕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977360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痕)的详细阅读内容

    ( ),!

    青袍男子左手惬意举着油纸伞,一滴滴雨水串成线从上滑落,像是散开的珠帘,略微遮蔽了他的面容,只有两鬓的苍白才带着岁月沉淀的沧桑跃然而出。

    可此时此刻,在乌横剑视线与其他感官映照之中,除了这把伞,这个人,天地之间再无他物,磅礴而落的暴雨陡然褪去,仿佛镜面上被擦掉的水渍,乌云与长街同时消失,堕落入虚空,只余幽暗。

    咚咚咚,咚咚咚,乌横剑的心跳不由自主加快,宛若擂鼓,升起了无法言喻的危险之感。

    眼前的青袍男子很可怕!

    极其可怕!

    类似的念头疯狂在乌横剑脑海内回荡,只觉这是自己生平遭遇过的最强敌人!

    过去他不是没遇见过宗师,但从未敌对,不知面对宗师的压迫是否也是这样的感受,总之,比起曾经遭遇过一次,险些让自己送命的追魂魔君,眼前这位给自己心灵造成的压力要强上很多。

    血液急速涌回心脏,又被喷薄而出,乌横剑隐感手脚发软,内心陡升无法抗衡的消极念头,生不起半点战意。

    光是气势和心灵的压制就让自己处于失败边缘吗?乌横剑好歹也是外景,经验丰富,竭力摆脱着这种影响。

    忽然,他瞳孔之中的青袍身影急速变大,充塞视线,像是刹那间就飘来身前,然后左手持伞,右手前探。

    这只手掌洁白,莹莹生辉,修长有力,如刀剑般斜斜劈出。

    随着这一劈,乌横剑的感官奇怪恢复,哗啦啦的响声入耳。溅起水雾的大雨照眼,宽而长的街道流淌着一层积水,清洗着石板。勾连着两侧房屋。

    但这一切是如此缓慢,大雨像是粘稠的蜂蜜。一点点降落,水雾仿佛行将就木的老者,些许些许膨胀着,而哗啦啦声音的间隔拉得很长,催人入眠。

    迟缓的自然,迟缓的天地,迟缓的身体和感受,它们是如此融洽。以至于乌横剑本来无法分辨不妥,但那斜劈而来的右掌保持着正常速度,衬托得“缓慢”显眼和诡异。

    通过观摩,模拟剑廿三表面行气路线而来的一掌!

    当然,只是江芷微改良弱化版。

    当然,只是表面状态像。

    明是迟缓,实是幻觉,本质是以阿难破戒刀法核心真意推动的“不死七幻”衍生掌法!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这样的掌法?乌横剑思维迟缓,似乎只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这一掌劈在头顶。心中危险之感大作,实乃生平仅遇,感觉眼前的青袍男子如神似魔!

    他终究非是等闲。在千钧一发之际,强行提起双手,摆出鲸吞之势,张开嘴巴,幽暗凸显,急速旋转。

    然后,他深吸了口气。

    顿时,天地元气,雨水掌劲。尽数投向了他的嘴巴,他的身体。他的双手,仿佛百川归海。滔滔不绝。

    雨幕被撕裂,掌劲被破坏,长街像是卷起了旋风,所有事物都被卷入,而乌横剑就是旋风的核心和源泉!

    幻觉消失,乌横剑看清楚了天地,看清楚了散乱的乌云和大雨,也看清楚了远处巷子口撑着油纸伞的青袍男子,他岁近中年,鬓角有白,五官深刻,儒雅而沧桑,静静立在那里,似乎刚才并未出过手。

    就在这时,他看见孟奇悠闲迈出一步,动静之间给人奇妙的感觉,似乎一步超出苦海,一步而至彼岸,直接出现于自己面前,轻飘飘一掌拍出,完全无视了鲸吞之势和周围蔓延的“幽暗”吸力。

    这一掌没带掌风,没有发出掌劲,甚至没有勾动天地,就这么轻轻飘飘落下,像是一片树叶。

    可乌横剑的瞳孔急速收缩,比刚才感官迟钝还无法克制,因为这一掌看似简简单单打开,可实际上完全无法把握住规律,似乎哪里都在,也仿佛哪里都不在,根本不知该怎么挡怎么防怎么躲!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无一不在,无处可见!

    即使不是向佛之人,乌横剑也品出了掌意里面蕴含的深深禅意,以及那肃杀万物的可怕与堕落沉沦的污秽,它们奇妙地在禅意上连为一体,非彼非此非彼此!

    掌与我亦然!

    心中生出这个念头之时,乌横剑已然绝望,危险之感比刚才更甚,而且即使提起精神,强行出手,也根本挡不住这一掌。

    根本无法可挡!

    突然,他脸现狰狞,咬牙切齿,再不做保留,再不敢保留,眉心陡地长出一道漆黑痕迹,充满了堕落、杀戮、血腥的味道,一下冲散了禅意,凝聚了魔气。

    啪!

    洁白有力的手掌收敛,直接现于诸多防御之后,以超然物外、唯我唯心之态打在了乌横剑额头,打得他头破血流,脑袋眩晕,元神摇动。

    若非有漆黑魔痕勃发的力量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犹是如此,漆黑魔痕也已寥落,化作墨色光芒,与乌横剑体内泛起的滔天魔气化合,拔地而起,急速遁向港口。

    “咦……”事出意外,乌横剑的后手超过了孟奇预料,慢了半拍才化作长虹,穿行于雨幕,追了上去。

    长街之上,积水洗着石板,雨滴再次打落,很快便恢复原状,两名外景交手竟然没有出现波及破坏,控制之力和交手的诡异可见一斑!

    墨光无声无息落入海中,急速下潜,飞快远遁,但乌横剑心里的危险之感丝毫不减,似乎那神魔般的青袍男子与自己只有一步之差,很快便能追上,当真如芒刺在背!

    危险越来越近,越来越强,乌横剑心中无法抑制绝望和害怕时,突然浑身一轻,那种感觉莫名其妙消失。

    他愕然感应,发现不远处的海面透着一艘楼船。高达七层,宏伟雄壮,前后各有旗幡。分别书着不同之字:

    “东海剑庄”;

    “何”!

    原来是遇到东海何家之船,当真命不该绝!乌横剑吐了口气。油然而生庆幸之情,难怪那可怕的青袍男子不敢再追。

    这时,一根带着弯钩的丝线落于他的眼前,顺着往上,能看到船沿站着一位头发稀疏泛黄的老者,他气息内敛,不见半点波动,若不目视。浑然不觉他在此处。

    眼见行迹被发现,背后又有极端可怕的敌人,乌横剑不敢逃避,乖乖上遁,飞上了甲板。

    “少庄主让你进去。”头发泛黄的老者淡淡道了一句,继续钓着自己的鱼。

    乌横剑按照指点,迈步进入舱房,看见有人端坐窗前。

    他即使坐着,也比常人高半个头,眉如剑。目似潭,姿态随意,自信在握。仿佛天下之间再无什么事情能够困扰他,再没有什么敌人能让他寝食难安。

    “见过少庄主。”乌横剑知道眼前之人便是“无形剑”何九。

    “临海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急急遁逃?”何九直截了当问道。

    乌横剑心中一动,将事情原原本本讲出,从自己发现云老爷子之死诡异讲到有神秘可怕的青袍强者拦路截杀,半句没说可能是因为灭口,但由不得人不这么想。

    何九轻轻敲打着眼前案几,沉吟道:“青袍之人的两掌各有玄奥,难以测度。前者与玄天宗之法相仿,后者我还未见过类似。无法看出来历,你有什么线索?”

    乌横剑摇了摇头:“在下亦未听说类似强者。”

    何九拿出一根玉简。上面有符印篆文,让乌横剑将适才所见大概灌输于内,从而根据气息和外貌特征辨识。

    若非如此,光是从青袍缓带,五官深刻,鬓角霜白,气质儒雅,目光沧桑,手持油纸之伞来想,全天下没有一万,也得八千!

    乌横剑亦想知动手之人是谁,略微检视,将玉简贴于额头,灌输影像。

    何九看了看,神情不变,将玉简丢向了窗外,被鱼钩拖走。

    少顷,有苍老声音传来:“从气息和容貌看,是昔年的毒手魔君。”

    “他?竟然实力大增,不容小觑。”何九自言了一句,语含兴致,似乎颇想称量一下如今的毒手魔君。

    何止是不容小觑,真是如神似魔!乌横剑暗自想着,转而道:“在下脱离左道,被邪魔追杀,向来行踪隐秘,自信非随随便便就能被截杀之人,毒手魔君能够拦住,背后必定有人通风报信!”

    “你有怀疑对象?”何九微笑问道。

    乌横剑思索着回答:“在下这几日见过祝家铁家以及云家几位长老,若说走漏行藏,他们最有可能,但除非他们有暗中跟踪的秘法,否则以在下的警惕,不该发现不了……”

    “那知道你躲在哪里的都有谁?”何九还是那副自信沉稳的样子。

    “云家十三爷,云七小姐,本地船帮的一位堂主,他是在下的至交好友,是他安排的躲藏之地。”乌横剑没有偏袒,将知道之人尽数道出。

    何九缓缓发问,助乌横剑理清思绪。

    …………

    港口岸边,孟奇举着油纸伞,立于暴雨之中,远望海面楼船。

    “有趣。”他低声自语了一句,转过身,缓步踏入雨幕,消失在水雾里。

    刚才乌横剑最后的漆黑魔痕与当初见到的魔主很像!

    虽然绝不类同,但看得出来一脉相承!

    是早于自己和顾小桑进入魔坟者传出,还是另有隐情?

    原本这次之事,孟奇对结果并不关心,只想着快点博取信任,接近素女道,谁知却出现了魔主相关之事,变得有点意思了!(未完待续)

    ps:回来了,明天三更补更~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一十四章 魔痕)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