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一十章 “仇”人见面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章 “仇”人见面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973544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一十章 “仇”人见面)的详细阅读内容

    ( ),!

    按照约定的日期,孟奇再次来到了江东楼。⊙四⊙五⊙中⊙文+,

    端木北引他进入之前的房间,然后气定神闲煮水沏茶,而孟奇也不急躁,端坐对面椅子,轻轻摩挲着扶手,状极悠闲,半句没问炉鼎之事。

    两人在进行耐心的较量,似乎谁先开口,谁就会失去平常之心,变得急切,在等下的交易之中落于下风。

    水雾袅袅,茶香散开,端木北提着小壶,向面前茶杯缓缓注着青碧幽绿的水液,微笑一拂,茶杯飞向了孟奇:“水呈竹色之青,芽似微缩之叶,喝之清心宁神。”

    孟奇右手伸出,平平无奇一摊,茶杯落入掌中,不起一丝涟漪。

    “好茶!入口清苦,回味甘甜,当真茶中君子。”孟奇吹了口气,暗含真气,勾动天地,以此检视毒性,接着抿了一口,闭目品味,良久才开口赞道,依旧不提炉鼎之事。

    端木北叹了口气:“本以为你困居播密近二十年来,对提升突破对一切事情都会变得急切,哪知你真如多年老僧,心有禅意,平和随意,竟比老夫还沉得住气。”

    他忍不下去,步入正题。

    “播密艰险,目不及远,有的时候为了取得收获,常常需要在原地纹丝不动等待几日,甚至几月,经历得多了,耐心自不会差。”孟奇拍了拍扶手,神情无波。

    这是击杀狼王时的耐心和意志锤炼,与老僧何干?

    端木北恍然道:“原来如此,老夫未去过播密,听别人以讹传讹,难免有所偏颇。”

    顿了顿,他呵呵笑道:“至于炉鼎之事,老夫已问过事主,她言想要之物不少。来往传话麻烦,若是真有诚意,可以面谈。”

    他压根儿就没谈好炉鼎之事,仅是传话,所以哪怕先开口,也不会真正落于下风,没有的事情怎么落于下风?

    当真是只老狐狸,刚才不过惺惺作态,试探孟奇虚实!

    暗骂几声,孟奇表情不变。给人的感觉还是幽深难测:

    “若能面谈,自是最好。”

    这正合他的真实目的,事情比预想的顺利,毒手魔君的名声颇有作用!

    端木北有点失望孟奇没出现情绪波动,定了定道:“三日之后,几位左道强者在红枫山火烧湖聚会交易,她亦会往,老夫带你前去。”

    红枫山位于郢城下属某县境内,风景秀丽。以满山枫树闻名,到了秋高之时,层林尽染,湖水映照赤色。如同火烧,美不胜收,引来诸多游人,但如今尚是阳春。还未到它展现美丽妖娆的时节,人迹罕至,鸟鸣山幽。正适合左道之会。

    “好。”孟奇老神在在,颔首答应,让端木北再升摸不清他深浅的感觉。

    他竟然不关心有哪几位左道强者?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

    …………

    火烧湖畔,慈安寺内。

    一间佛堂里,摆放着十来个蒲团,大部分盘坐有人,端于上首者是位胖大和尚,呼吸间皆有肥肉起伏,宛如层层波浪,他双眼慈和,皱纹深深,双手上下交错,平放于身前,体表披着红色袈裟,俨然便是慈安寺方丈“安法”。

    在他左侧蒲团,坐着一位白衣秀士,三十来岁,面白无须,容貌俊雅,气息似幽深古井,双目半开半阖间泛着奇异之感,似乎能索魂夺魄,让在座绝大部分人不敢直视。

    慈安寺方丈右侧的蒲团则坐有一位中年妇人,眼角眉心不见皱纹,比年轻时的秀美多了成熟之魅,虽然谈不上太美貌,但眼波流转间总使人心神摇动,想入非非。

    其余之人各有不凡,“照影门”沈岳亦在其中。

    “你说毒手出了播密,重现江湖?”白衣秀士双眼依旧半开半阖。

    沈岳恭敬点头:“是,追魂前辈法眼无差,晚辈不敢欺瞒。”

    这白衣秀士正是追魂魔君莫天歌,闻言露出一抹阴沉笑意:“多年老友,花开时节于江左相逢,当真让人欣喜。”

    其他左道前者纷纷皱眉,毒手魔君竟然重出江湖,不怕罗教、灭天门和丐帮的追杀了?

    他如今实力如何?还有当初直指黑榜的强势吗?

    “播密非是修炼的好地方,毒手蹉跎二十年,与追魂你肯定有了差距,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慈安寺方丈感叹了一句,“昔年他风头正劲,眼看便要跨过第一层天梯,有望宗师,无论正道还是我们左道,谁人不侧目三分,即使境界和实力都远高于他之人,也要考虑他的潜力和价值……”

    他言谈之间以左道邪魔自居,与红色袈裟与慈和禅意格格不入。

    中年美妇掩嘴笑道:“境界和实力远高于他之人,莫非是指令狐前辈你自己?”

    慈安寺在江东颇有名气,算是名刹,方丈竟然是黑榜中人,“六极真魔”令狐涛!

    令狐涛呵呵一笑,没有接这个话茬,转而看着沈岳道:“你与毒手照面,可曾窥出他的深浅?”

    所有的目光同时望向沈岳,等待着他的回答。

    被弄得真幻不分,精神几乎崩溃的事情哪能示之于人?沈岳暗骂几声,收敛神色道:“晚辈看不出毒手魔君深浅,只能从他的姿态、言语与遁法等粗略判断,怕是还在三重天徘徊。”

    若不这样讲,怎么挑动争斗!

    “果然如此。”追魂魔君叹了口气,“毒手兄过去风采照人,言行举止都有魔君潜质,本座一向钦佩,可惜如今……”

    他话未说完,颇有遗憾之情,似乎现在的毒手魔君已经不值得他比较和重视,就连动手羞辱都兴致缺缺。

    除了沈岳,其他左道邪魔纷纷颔首,历代以来,躲入播密者,少见能够突破和重出江湖者。

    追魂魔君话音刚落,令狐涛忽然展开寿眉:“端木楼主来了,咦……”

    禅堂门口。脸皮光滑头发花白的端木北现出身影,缓步走入,他的背后跟着一位青袍中年,双鬓霜白,头戴软帽,气质儒雅而沧桑,目光波澜不起,整个人幽深内敛至宛若消失。

    适才令狐涛就是没有感应到他,直到近处才发现,所以“咦”了一声!

    “毒手……”追魂魔君双眼霍然睁开。泛着妖异光芒,直指元神魂魄。

    毒手魔君?一位位左道强者回头细细打量。

    孟奇对着追魂魔君和六极真魔微微颔首,气定神闲,没有半点拘束和低人一等的感觉,甚至更见自信。

    端木北略略介绍了一句,带着孟奇坐于空着的蒲团。

    “原来是毒手先生,多年前便闻大名,今日方才见到。”令狐涛收敛讶异,含笑开口。心中却有所波澜,因为看不透毒手魔君的深浅。

    一个个左道强者皆有类似感受,颇为震惊和讶异,毒手魔君似乎没受播密之限。比当年风姿更甚,实力怕也如此!

    追魂魔君闭上双目,跟着笑道:“毒手你风采依旧,本座之心甚慰。若不能真正压下你,实乃人生之憾。”

    他话语之中没有半点客气,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孟奇盘坐蒲团,古井无波,隐带沧桑的双目望向追魂,轻笑了一声:“某尚以为二十年间你进步不小,谁知……”

    他没什么表情摇了摇头,话中之意人人都能听出。

    竟然瞧不起追魂魔君?谁给他这么大自信!他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一个个左道强者纷纷冒出类似念头。

    这时,端木北插话打圆场道:“这位便是百花夫人,邀你面谈之人。”

    众人疑惑面谈什么之中,百花夫人微微一笑,轻拍双手,从不远处禅房走过来一位女子,肤如婴儿,容貌秀美,气质清纯,穿着保守,行走之间如弱柳扶风,款款动人。

    她看着一位位左道强者,双目露出害怕畏生之意,仿佛一头小鹿般胆战心惊,不带丝毫魅意,可就是这样的表现,分外勾起人心最深处的**,想要蹂躏,想要征服,而且这女子本身就散发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男女相吸“味道”,衣裙保守,起伏不定,引人撕扯。

    一时之间,禅堂内多有沉重呼吸之声,就连令狐涛、追魂魔君和端木北都忍不住追随着这道身影,悄然吞咽了一口唾沫。

    等着女子躲到身后,百花夫人看向孟奇:“毒手先生不为所动,似对小女不太满意?”

    孟奇只是看了几眼该名女子便收回目光,平视前方,目光淡漠无波,显得极为特殊。

    闻言,他含笑道:“各方面都很不错,某很满意,当能派上大的用场。”

    说到这里,他环视令狐涛、追魂魔君和端木北等人,声音充满磁性道:“美色虽然动人,不过所用之物,各位何苦失态?令狐先生年岁已大,耽于享受,尚能理解,追魂你莫非已没了雄心?”

    他所言之语落入诸位左道邪魔耳中,除了恼怒,更有一种莫名泛起的惧意,此等美色在毒手魔君眼中也不过“所用之物”,毫无情绪波动,当真凉薄自我!

    除了自身,其他事物再美好再诱人,在他眼中也仅是“所用”?没什么用处时,就随手毁掉?

    比起追逐杀戮等**的邪魔,这才是真正的魔头!

    那霜白沧桑的鬓角,儒雅内敛的气质,都愈发衬托出这种感觉!

    令狐涛和追魂魔君还未说话,百花夫人就娇笑道:“毒手先生当真不凡,不过我家女儿向来珍贵,习惯货比三家,不知在座哪位有所意动?”

    追魂魔君当即看向了孟奇,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这是强行试探实力深浅啊……孟奇叹了口气,表面情绪不变,依旧深沉端坐。(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一十章 “仇”人见面)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