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零九章 幻焉?真焉?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九章 幻焉?真焉?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972649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零九章 幻焉?真焉?)的详细阅读内容

    “认识认识?”听到孟奇的话语,沈岳不仅没有松气之感,反而心一沉,窍穴暗开,内景悄转,全神戒备,不敢有丝毫怠慢,让自身处于随时能够出手的状态。

    眼前之人是积年邪魔,凶名更在自己之上,纵使在播密耽搁了近二十年时光,也应该强于自身,因为当年他的境界和实力就比自己现在高。

    这样的魔头暗中追索,半途拦截,岂会只是认识认识?

    看着青袍儒雅的身影,看着对方沧桑淡漠的眼神,沈岳只觉心灵如山压,有种敌人深不可测,难以力敌的感觉。

    孟奇似乎没有察觉他的心态,含着淡淡的笑容道:“不知小友出身哪门哪派?可否将附近地界的同道介绍给老夫?”

    夕阳半落,赤云如火,将青袍染上了少许金红,但孟奇气息幽暗,洒落的光芒不仅没有带来灿烂,反倒像是被吸纳,愈发衬托得身影黯淡邪异。

    如此感官之下,沈岳压抑更甚,鼻端口角似乎都能闻到危险之意,似乎自己拒绝,对方就会暴起发难。

    哼,没有跨天梯的大境界差距,同为一流高手,有什么好惧怕∑∑∑小∑说,.≡.co±的?

    打不过,难道还逃不掉?

    沈岳眼睛眯了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魔君怕是没听过‘照影门’这小门小派……”

    话音未落,他手中突然多了两口短剑,一口漆黑,一口惨白,皆是浮动微光,闪烁死意。

    与此同时,夕阳斜照之下,孟奇脚边拉长的黑色影子突地蠕动,仿佛活了过来,自成一体。猛然扑向孟奇!

    这漆黑的影子气息和深不可测的感觉皆类于孟奇,但多了几分妖异之感,显得危险异常,正是照影门的绝学“暗影浮动”,以自身内景,勾动对方之影,而若迈过了第一层天梯,法理交织,则影子几乎能复刻对方七八成的实力,暴起发难的情况下。极端危险。

    即使如今沈岳实力不够,“影子”也不容小窥,外景水准,防不胜防,杀之不绝,连绵不断!

    再加上他本人的夹击,等闲一流高手都得吃亏!

    作为一名左道邪魔,沈岳只信自己,对同道尽是戒备和提防。喜欢先下手为强!

    影子与孟奇双脚相连,甫一出手就已近身,当真可怕。

    眼见它快缠住孟奇,沈岳的剑光即将透过虚空斩来。天忽然变得漆黑,夕阳消失,火云无踪,再无半光亮!

    无光便无影。沈岳只觉四周黑暗深沉,伸手不见五指,自身与影子的勾连顿时断开!

    以夜代日!

    感应之中。沈岳察觉身穿青袍的毒手魔君迈前一步,身体陡然变得巨大,足有万丈高,宛若神魔天降,充塞天地之间,神情淡漠,肉掌以笼罩方圆百里、遮天蔽日的姿态按落,五指分开,衍化牢笼,让人绝望!

    这……沈岳勉强压住心湖波动,不让自身被震慑,失去战意,出招乏力。

    他已内外交汇,非是孤陋寡闻之辈,明白有类外景勾动的天地之力和法理规律特殊,不会有波及方圆的可怕威力,而是制造出蒙蔽心灵和感官的幻觉,诡异难测,杀人于无形,面对这种敌人,只要失了平和,乱了心境,必败无疑。

    眼前神魔般的青影毫无疑问是幻术,但必须防备住毒手魔君暗藏的杀机!

    眼白变黑,双眼仿佛漩涡,沈岳全力分辨,可还是未能找到真实与虚幻的分别,似乎这充塞天地的青袍神魔是真,笼罩方圆的巨大手掌也是真!

    不能坐以待毙,沈岳选择了最笨但也最有效的办法,身体旋转,双剑荡出一道道或残白或漆黑的剑光,以潮水般的姿态,淹没和切割着周围所有地方。

    剑光及远,死意深深,高达万丈的青袍身影被斩成了诸多小块,出现水波般的晃动。

    果然是幻觉!沈岳内心一喜。

    就在这时,这分割出来的一块块身影都化作青袍,个个鬓角霜白,单手负后,右掌拍出,一时之间,沈岳四面八方皆有沉重如山的暗色掌劲袭来,呼啸之声不断。

    以幻为实!

    沈岳心中咯噔了一下,有了强烈的危险之感,只觉掌劲从每一个方向撕扯和挤压自身,让肉体行将崩解!

    他深吸口气,双剑在身边一绕,漆黑与惨白连成了一个黑白交缠之圆,剑光仿佛环形球墙,将自身守得严严实实。

    砰砰砰!当当当!

    掌击之声与剑鸣之声连绵交杂,沈岳有种自身宛若小舟,在狂风暴雨的海面起起伏伏的感觉,气血沸腾,内景运转晦涩,一口鲜血将吐未吐。

    好不容易撑过这波攻击,他心中暗恨,咬紧牙关,双剑交错递出,漆黑与惨白的剑光首尾相连,仿佛两条蛟龙,绞杀着一切,肆掠着方圆,此乃照影门的绝招“惊鸿如蛟”,可惜没有影子配合,否则威力还能增强几成!

    剑光矫捷,不断交错,绞杀着沈岳之外的所有事物,一个个青袍身影破碎,就连黑暗都变得支离。

    成了!沈岳精神微振,正待再接再厉,打破幻境,忽然发现黑暗重临,一道青色身影从内凸显,鬓角霜白,气质儒雅,双目沧桑,右手屈指出,沉重而缓慢。

    还没事?沈岳想法刚起,就屏住了呼吸,因为那根来的手指虽然毫无变化,但沉重到了一定极限,指前有针孔大小的幽暗之,有别于四周的漆黑,因为漆黑都变得扭曲收缩!

    身不由主,沈岳飞向了这根洁白修长宛如神魔躯体的手指,感觉肉身和元神即将被撕裂。

    好可怕的一指!沈岳强吸了口气,双剑突然交击,黑白剑光互相打入,制造出了可怕的爆炸,气浪翻滚,光芒如水散开,涌向了手指。

    轰!

    恐怖的吸力消失,光芒气浪亦是消失。

    沈岳倒飞几丈。凝目看着远方,隐有期待,可轻袍缓带的身影依旧存在,像是亘古不变。

    然而孟奇没有追击,似笑非笑道:

    “你之心魔不死,老夫亦是不死。”

    什么?沈岳心中一紧,冒出诸多想法,但又抓不住关键。

    突然之间,他发现四周哪有黑暗,自身还站在深山阴影里。对面青袍潇洒的儒雅中年依旧负手侧对自己,仰望夕阳,霜白的鬓角染上少许金红,双目既深情眷恋又淡漠无波,毫无出手的痕迹!

    火烧般的云朵遍布天际,傍晚凉风习习而来,与他刚遁到此处时的场景一模一样,似乎刚才的激烈交手全是幻觉!

    无论是以夜代日,以幻为实。沉重一指,还是自身唤起影子,剑光交错和碰撞,全都为幻觉?

    不。那么真实怎会是幻觉!

    可此时此刻的感觉告诉自己,那就是幻觉!

    或者此时才是幻觉?

    一时之间,沈岳只觉真假难分,虚实难辨。不知何时为幻觉,何时为真正发生的事情。

    晚风抚过,他突感一阵寒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背心、额头密密麻麻都是汗水,不知什么时候泌出。

    “照影门也算是左道名门,老夫怎么会没听过?贵门孙长老可还好?”孟奇没有转头,依旧侧对,漠然问道,尽显前辈强者之姿。

    他刚才回想照影门资料,选择了一位和毒手魔君年岁相当的左道强者为询问话题。

    经过刚才的“交手”,沈岳哪还有侥幸之心,只觉眼前魔头深不可测,绝非空掷二十年光阴的老迈匹夫,几有当年有望地榜和黑榜的风姿,不,比过去还强,过去只是引人瞩目,受人赞誉,被誉为“有望”,如今是真真切切给自己几分黑榜中人的感觉了!

    ——目前黑榜只得前六十三位能入地榜。

    “孙长老尚好,只是始终未能突破第一层天梯,脾气变得有些暴躁。”沈岳老老实实回答。

    他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孟奇转过头,露出深刻有着奇异魅力的五官,微微笑道:

    “小友能为老夫介绍介绍附近地界的同道了吗?”

    沈岳心中一动,低眉垂眼道:“附近地界有位前辈的熟识。”

    “谁?”孟奇漫不经心问道。

    沈岳道:“‘追魂魔君’莫天歌,他过去遭了大劫,销声匿迹多年,但如今已是迈过第一层天梯,实力大增,背后似乎站着非比寻常的势力。”

    他偷偷感应孟奇的情绪波动,两位魔君可是多年仇家!

    “哦,他也算苦尽甘来。”孟奇毫不在意回了一句。

    竟然没有半痛恨和比较之意,似乎追魂魔君只是微不足道之人!沈岳略感震惊和讶异,不敢再多嘴此事,转而道:“左近还有‘六极真魔’令狐前辈,他如今在黑榜名列九十三位,名动一方,乃我等楷模……”

    ……

    他一个个介绍了下去,孟奇静静旁听,直到一人:

    “百花夫人,郢城某间青楼的老鸨,实力不详,因为调教的‘女儿’好,在左道还算有几分名声。”

    非是郢城青楼的幕后之人,仅是不起眼的一个老鸨,孟奇轻轻颔首,突然开口:“端木楼主新近收的宠妾是她所赠?”

    沈岳茫然摇头:“这种事情晚辈就不太了解了。”

    孟奇不再多言,让他继续说下去,末了挥了挥手,示意他自行离去。

    沈岳如蒙大释,又不敢相信,小心戒备遁走,到了百里之外才放下心来,身体竟有颤栗。

    孟奇负手看着他离开,嘴角含着淡淡笑意,以“阴阳印”核心真意和技巧、“阿难破戒刀法”以心印心之能和变天击地大法的精神异力推动“不死七幻”,当真有几分神奇,不枉自己专门找沈岳试验一番!

    百花夫人……他微微皱眉,打算先等端木北的回复。(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零九章 幻焉?真焉?)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