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零一章 艺高人胆大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 艺高人胆大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966286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零一章 艺高人胆大)的详细阅读内容

    上营大牢。

    江芷微和阮玉书在兵卒押解下被送到了此处,今日负责值守的另外一名小司寇吕文眼见乱哄哄一群靠近,当即喝问道:“可有将佐领队?”

    兵卒之中站出将佐,恭敬行礼,递过手令和腰牌:“回吕司寇,这是大索全城时抓住的大盗姜行一伙。”

    吕文验过手令和腰佩,确认非是冒名顶替,意图混入后,呵了一声:“姜行?昔年何等猖狂,今朝却要做我阶下之囚。”

    姜行在楚唐之间的小国名声不小,乃货真价实的外景,而且行事谨慎,擅长声东击西,踪迹难以把握,屡次逃脱诸国高手的捉拿,谁知这次潜入上营谋划交易时,被墨家的事情牵扯,平白无故落网,如今遭封禁住元神,垂头丧气立在那里,当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见姜行不说话,吕文摆了摆手,吩咐身后狱卒:“姜行关押在第五层,其余就在第一层,等下抽几个人问问他们有没有苏墨等人或者其余墨者的线索,若能提供,过去所犯之事可减半惩罚,甚至既往不咎!”

    如今上营人手极度紧张,不仅要大索全城,而且还得看管和监视王族,免得他们之中有人不满,关键时刻发难,所以即使大牢,也被抽调了不少牢头狱卒,剩下之人或得巡n长n风n文n学,w∷▼∧t逻防备,或得抓紧时间拷问墨者,哪有闲工夫管姜行之事,只不过照例得问问有无孟奇等人的线索在他们的经历里,从看似不相干的人口中得到有用消息的事情不胜枚举!

    大牢共分六层,深入地底,最下面两层有强力阵法,可用来关押被封禁住元神的外景级犯人,但如今被抓的墨者也关在这两层,上面四层则为“常人”准备。

    乱哄哄之中,乔装改扮成男性的江芷微和阮玉书低着头。收敛着气息,态度柔顺,被送进了第一层某间牢房,里面人多为患,对面亦然,皆是刚被送来不久。

    牢房人多,两女心中略微松了口气,刚刚踏入,就悄然变化了方位,混在以前的犯人里。与姜行一伙拉开距离,免得被对方识破非相熟之人。

    姜行一伙既惊魂未定,又沮丧不安,哪有余暇注意这些,先前就算看到陌生人,也以为是兵卒抓住的其他人,与自己等人一样的倒霉鬼!

    纷乱和嘈杂掩盖了动静。江芷微和阮玉书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的欣喜,到了这一步。足以撑到全城大索结束了,以第一层看守的状况,凭自己两人的实力,到时候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溜走。按照约定,与孟奇等人会合,若是危急,三月时限也到了。可以支付善功强行返回。

    到了这一步,她们都明白任务算是失败,贵族掌权后。无论新的国策改不改,最核心的兼爱都不会存在,顶多被改造成类似儒家仁爱忠恕的观点,在攫取新政利益的同时保持贵族高高在上的地位。

    而付出更多时间来挽救墨家新政绝非好事,不提实力无法增长的事情,光是回归后有时间间隔这一点就让人不敢尝试。

    封神天庭坠落在五百年前,自身世界则有二十几万年,若以此为参照,简直毛骨悚然。

    虽然这参照未必正确,或许还有别的缘由影响,但有选择的情况下,江芷微她们可不敢体会。

    得想办法弥补点善功损失……或许是与孟奇待得久了,两女有所“感染”,同时冒出这样的念头。

    随着狱卒审问线索离开,大牢陡然安静了下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神在打量着陌生之人,想拉帮结派,打压对方,确定狱霸的位置。

    被这样的目光掠过,江芷微不动神色用脚尖一挑,手中多了一块青石,轻轻一捏,化作粉末。

    直接将牢房地底的青石挑起?

    直接捏成粉末?

    所有的目光下意识避开了江芷微和阮玉书,这样的实力虽然非是外景,但也足以称霸第一层所有牢房了!

    长夜虽漫,终有尽时,江芷微和阮玉书感觉有微光从窗口照入。

    “藏过一日了……”江芷微暗叹一声。

    就在这时,对面牢房传来一道老迈却精神的声音:“施主,从你面相看,此次牢狱之灾当能逢凶化吉,很快便可以出去……”

    牢房里也有算命的?江芷微和阮玉书同时望了过去,只见一个眉须皆白但矍铄的蓝袍老道士正在给人看相算命,整个牢房的犯人排成队,依次等待,秩序井然,让人又好笑又惊讶。

    这样的景象怎会出现在大牢!

    老道士算命似乎极准,往往只言片语就能让面前之人变了颜色,甚至冷汗淋漓,显然被说中了痛处。

    正当两女旁听得津津有味时,老道士忽然坐下,摆手让犯人散开,自身低眉垂目,不再引人注意。

    怎么回事?江芷微和阮玉书讶异之中,发现大牢之门打开,今日值守的小司寇田括率人押解着几名犯人进来。

    只是送几名犯人去下面几层,老道士为何有如此大反应?刚才小司寇和狱卒来来往往之时,也不见他有半点收敛!江芷微和阮玉书同时皱眉,疑惑不解。

    有了这样的疑惑,她们戒备之心提高到了极点。

    突然之间,江芷微心灵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战栗,似乎不远处有极端可怕的怪物或者敌人存在。

    她眯了眯眼睛,示意阮玉书竭力收敛气息,而自身装作好奇,打量那几名犯人。

    脸皮微红,步伐踉跄,但就是让我觉得危险!江芷微不敢再看,收回目光,明白了危险感觉的来源,那名低着头,耳畔皮肤微红的犯人绝非普通外景!

    这时,田括打开了通往第二层的大门,里面值守的高手讶异问道:“田司寇,他们是?”

    “新抓到的墨者。”田括不动声色道。

    按照暗子的“戒条”,没有苏墨等五人的命令。他不能主动接触任何一名墨者,因此并不急切。

    “收获不小啊!”那名高手看了一眼,啧啧赞道。

    当!第二层大门关上,江芷微传音阮玉书:“是墨者?”

    阮玉书和孟奇负责墨者事宜,对人员最是清楚不过,闻言轻轻摆头,清冷之中透出凝重:

    “不是。”

    …………

    大司空府邸之中。

    公羊薄情绪起伏难平,正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窗外花香鸟鸣,却难以化解他内心的阴霾。

    苏墨简直丧心病狂。竟然敢突袭封地,以诛不义之名杀掉了七叔,难道不怕我公羊家和金光洞的报复吗?

    他出身公羊家,十来岁便拜入金光洞这隐秘道门,受尽外人崇敬和畏惧的目光,何曾见过有如此无视金光洞和公羊家威严之人!

    更为重要的是,他之前还打算回封地一趟,与宠爱的姬妾缠绵几日,若非师伯一直在。必须陪着,这次被杀之人肯定就有自己!

    “该死!要不要瞒着师伯回书山门,让掌门真人加派宗师,用上一切手段。尽早将苏墨拿住?”公羊薄有点被孟奇的胆大妄为吓到,琢磨起请援兵之事。

    但这样一来就直指宗师伯能力不足,必然被他记恨,而自家师父仅是绝顶高手。应付不下来!

    “该死!该死!一定要将苏墨车裂而死!”左右为难之中,公羊薄愈发痛恨孟奇。

    而且,有了先前公羊登之事。他父亲公羊增担心孟奇顺手报复,加强了府邸的防备,只要孟奇敢于前来暗杀,立刻便会触发警戒,引来高手围攻,同样的,他也让公羊薄减少了外出,使得公羊薄心情愈发得差。

    外面一直飞鸟振翅,落到窗沿之上,公羊薄看了一眼,并未在意。

    突然,一声轻柔钟响入耳,公羊薄顿觉元神颠倒,恍若迷梦!

    他泥丸宫内绽放出金色毫光,似有护佑元神的秘宝,但品阶较低,仅能抵消部分影响,还是头晕目眩!

    模模糊糊之中,他看见那只小鸟身前漂浮着一个暗色磬钟,其上花纹密密麻麻,妖异混乱,上书两个大字:

    “迷神!”

    孟奇变回原形,身前幽幽暗暗,长刀以开天辟地的姿态猛然斩出。

    刀光一闪,几丈距离瞬息而过,落在眩晕的公羊薄身上。

    啪!他应激而发的金光圆罩被斩破,刀光似无可阻挡!

    就在这时,勉强有一丝清醒的公羊薄咬破了舌尖,施展师门无上神通,身体忽地消失,挪移到了两丈开外!

    只要再撑一个呼吸,援兵就来了!

    他思绪刚起,就看见孟奇陡然长出了两条手臂,一只握拳打出,洁白如玉,缠绕着金、紫和黑白光点,神圣庄严。

    啪!

    这只玉如意般的拳头直接穿透层层防御,打在了公羊薄额头,打得他脑浆迸出,红的白的一片!

    连一个呼吸都撑不了……公羊薄软软倒地,陷入了黑暗,充满了不甘!

    孟奇左手之剑递出,刺中公羊薄,点燃尸体,消弭三宝如意拳痕迹,并用鲜血快速书写文字。

    与此同时,他收起公羊薄的芥子环,扔入口中,变回飞鸟,与周围受惊飞起的“同类”一样做鸟兽散!

    一个呼吸后,好几道气息靠近,有的强横,有的苍老,皆是公羊家的强者,以公羊增为首。

    他担心儿子,凝目望去,看到了残破的尸体,旁边用鲜血书写着三个大字:

    “诛不义!”

    诛不义……公羊增脑袋一仰,身体晃动,险些气急攻心,晕厥过去。

    薄儿,薄儿!他突然发出凄厉长啸,咬牙切齿喊道:

    “苏墨!”

    “老夫一定要杀了你!

    其余强者皆有兔死狐悲之情,知道孟奇没逃远,赶紧搜索附近,可哪里还有线索!

    公羊增长啸完毕,脸色阴沉,吩咐其中一位强者去请金光洞宗师,苏墨神出鬼没,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救人,什么时候报复,光靠一位宗师和几名绝顶高手,实难处处防备!

    他强忍着悲痛,有条不紊下达着命令。

    没多久,其余外景强者或报信离开,或追索而去,此地只剩他一人。

    他飞落房中,抱起儿子的残躯,老泪纵横:

    “孩儿,为父一定替你报此血仇!”

    他纵身飞起,刚出房间,突觉眼前光线昏暗,半空被混沌遮掩!

    糟糕!他心中一紧,欲要冲天而起,但已是慢了一步!

    孟奇从惊鸟变回人形,右手探入虚空,轻轻一提,提起了一副水墨画卷,院子和房舍出现水波般的晃动,但又迅速恢复原状。

    秘宝:山河社稷图!

    公羊薄回房时就已经踏入图中,只是孟奇没有发动,而是自身入图袭杀,若非如此,交手的动静早就引发了警戒!

    等到杀了公羊薄,孟奇并未收起山河社稷图,自身也没有远去,醉翁之意不在薄,转而设计起公羊增,当真艺高人胆大!

    若公羊增不落网,他就不收图,任他们抱着尸体离去!

    提着画卷,孟奇摇身一变,化作了公羊增,铁青着脸色,飞向大牢,一路无人敢问,无人敢挡,痛失爱子的家主岂能搭话?

    出了府,孟奇直接下落,遁入了人群!(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更新送上~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零一章 艺高人胆大)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