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七章 看门人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七章 看门人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872141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七章 看门人)的详细阅读内容

    ( ),!

    最初之时,除了法身高人,在播密行进纯凭运气,不知会遇见哪条地缝,哪个峡谷,也不知怎么出去,完全不辨东南西北。¥⊙,

    但后来,经过法身高人的指点,大家发现每日阴兵巡逻的时间和路线是固定的,必然是凌晨时分,必然是直直地由东向西,从未有人看到它们返回!

    这似乎为当初挖通九幽缝隙提供了佐证,阴兵一路向西,进入缝隙,又从另外一头的缝隙出来,周而复始,循环不休。

    孟奇右手紧握剑柄,提防着外景凶人突然袭击,并且心灵沉静,元神收敛,确保自己走的是直线。

    流火藏于剑鞘之中,没有发散半点热量,但孟奇清楚明白地知道,它现在就宛如一轮无形的太阳,高温内收,吞吐的火焰化作剑刃,若威力全开,甚至有融化金石之力!

    在吸取了则罗居的鲜血意志后,流火越来越接近上品,似乎到了突破的关头,虽然善功不会增加太多,但品质即将有一个跃迁!

    红雾阴冷潮湿,蒙在身上,如同披着被雨淋透的衣物,孟奇亦步亦趋,默算着时光,大概半个时辰后,他刻意踢动了一块碎石。

    碎石往前滚动,很快就发出不间断的碰撞之声,越来越小,越来越深,昭示着前方有一条峡谷或地缝。

    石头跌落的声音袅袅回荡,渐至无声,没有落到的底部感觉,孟奇心中油然而生一副画面:一条深不见底的缝隙横贯南北,红雾如血,充塞其中。

    孟奇脚步放缓,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看到了这条缝隙。

    它已经不能称之为缝隙,而是几十丈宽的峡谷,对面云蒸雾绕。鲜红似水,只能模糊看到少许凸出的岩石,极目往下,更是静滞幽深,红雾仿佛凝固,时不时有光芒闪过,强横气息隐约透出。

    孟奇往右手转身,顺着进入播密遇到的第一条峡谷往南。

    峡谷上方寸草不生,岩石似乎被血浸过,踩于其上。隐有阴寒心寂之感。

    这一走又是半个时辰,孟奇视线里看到了一株挺立的大树,它的根系蔓延在峡谷岩石缝中,枝干枯黄,中空外烂,但又奇怪地蕴含着一丝生机。

    看到这株大树后,孟奇吐了口气,往峡谷方向迈步,踏虚临空。缓慢往下。

    大概百丈之后,孟奇在大树正下方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岩洞,收束声音,化作长箭“投了”进去:

    “画眉山庄。”

    里面静了一会儿。传来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进来吧。”

    岩洞很深,有诸多分岔之路,但在靠近洞口的地方盘腿着一位黑袍老者,眉须皆白。三角眼,招风耳,皱纹纵横交错。不知是否在播密待了很久的缘故,一身气息阴冷死寂。

    他抬头看了孟奇一眼:“叶玉琦自己不来?”

    他顿了顿,忽然皱起了眉头:“画眉山庄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年轻的外景?”

    在他的感应里,孟奇气息蓬勃,宛若朝阳,既强大又洋溢着浓郁生机,虽然不能判断确切年龄,但可以知道他年纪不大,当在三十以下。

    虽然天人合一后,气血稳固,肉身难衰,只有相貌变化,死后尸体能保存很长一段时间,但元神会老化,会腐朽,生机会消退,死气会浓郁,藉此可以大概了然年纪,除非法身,死前方朽。

    孟奇落在岩洞边缘,冷峻道:“你在这里待得太久了。”

    没有通名报姓,也没有解释,孟奇手中多了一块令牌,色泽淡青,雕着画眉。

    黑袍老者定定看着孟奇,良久方才长叹一声:“当真大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老夫在三十岁时方天人交感。”

    “不知杨真禅如今在何处?”孟奇暗爽之后道。

    要想在播密寻找谁,只能靠长期混迹在里面的外景凶人偶然碰到,画眉山庄历经多年,找到了这位愿意合作的强者,初秋时传回口讯,说是有了收获。

    原本斗姆元君打算亲自动手,适逢孟奇申请考核,干脆交给了他。

    黑袍老者笑道:“老夫听一位同道提及,在往东第三和第四条峡谷深处碰到过杨真禅两次,他在采集阴冥珠草和血魂参,似乎打算开炉炼丹,弥补身体隐患,嘿嘿,他们实力相当,没有打起来。”

    “可有更进一步的消息?”孟奇追问道,光靠这点实在无法追索杨真禅,也许他已经采足了灵草,也或许到了别处。

    黑袍老者摇了摇头:“躲在播密的人都很小心,等闲不会泄露自己的藏身之地,或许那位同道后来又撞见过,但老夫就不得而知了,你可以去问问他。”

    “不知该往何处寻他?”孟奇知道此事最困难的地方是如何找到杨真禅,故而不急不躁,心情平静。

    黑袍老者指了指头顶:“算算时日,今朝又是互市之时,你从大树往西走,大概千步后会看到一块血色巨石,不出意外,他会出现在那里,等到互市完毕,你震荡声音,高喊一声‘看门人’,他就知道留下寻你。”

    “看门人……”孟奇低声重复着这三个字,隐约觉得有点诡异,“这位同道的外号是‘看门人’?”

    黑袍老者笑道:“他躲入播密前有个显赫外号,唤作‘七曜邪神’。”

    “七曜邪神?”孟奇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略微惊了一下。

    这还真是名声显赫啊!

    七曜邪神原本是左道高手,曾经杀过几个顶尖大派外景,气焰嚣张,后来又得罪了灭天门和罗教,成为黑白两道公敌,自此销声匿迹,不知所踪,原来躲入了播密。

    过去七曜邪神已迈过了第一层天梯,可听黑袍老者的意思,如今与杨真禅相差无几,看来当初摆脱追杀很是付出了一些代价。

    “嗯,一朝得意便猖狂。如今落魄似野狗。”黑袍老者叹道,似感慨似自伤,又透着浓郁的仇恨和怨毒。

    孟奇轻轻颔首,旋即疑惑道:“互市?播密还有互市?”

    “呵呵,有人的地方就有互市。”黑袍老者皱纹展开,“这里每一位外景都没想着永远留在此处,自然不会放弃修炼和提升,可播密环境特殊,能生长的天材地宝偏阴邪,偏幽冥。偏血腥,而每个人功法不同,有的需要太阳神石,有的需要冤魂魔晶,如此种种,播密无法全部满足,光靠吞吐天地元气,怕是坐化于此都难有进境。”

    “所以,有长于经商者收买类似物品。运到播密,每月月初、月中和月末在血色巨石下皆有互市,换取我等采集的血魂参等特产,倒也赚得盆满钵满。老夫的口讯便是通过他们传出。”

    “事关长远,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倒也能忍住杀戮之意。”

    孟奇吐了口气:“原来如此。”

    至于想进播密直接采集者,没有强横的实力,怕是会被穷凶极恶之徒永远留在这里。

    打消疑惑后。孟奇转过身,打算先去找“七曜邪神”,临出岩洞时。他记起一事,回头问道:“这位同道,播密有多少绝顶高手和宗师?”

    “不超过十指之数,这个水准的强者,哪方势力都缺,只要隐姓埋名,多的是愿意庇护之人,邪魔九道可向来不怕追杀。”黑袍老者缓缓起身。

    沦落到躲入播密者,往往都是得罪了好几大势力,黑白两道皆有,这才无法立足。

    孟奇踏虚而上,忽然听到了一阵铁链拖地声,下意识回望,只见黑袍老者消失于分岔众多的岩洞深处,他的两边脚踝皆有深黑沉重的诡异铁链锁住,一直延伸到视线难及的里面。

    “被铁链锁住……看门人……”孟奇顿时有所猜测,“看门人”恐怕就是这位黑袍老者!

    他在看着什么门?

    被谁锁在岩洞深处?

    孟奇不想节外生技,飞回了峡谷上方。

    …………

    血色岩石之下,立着一群人,他们做沙客打扮,但相貌有中原者,亦有西域者。

    感觉到红雾的阴冷妖邪,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低声道:“爹爹,什么时候开始互市?”

    她罩着白袍,看不出身材,桃花眼,远山眉,气质活泼。

    “还得等一阵。明明让你待在家里,非得过来见什么世面!”她的父亲四十来岁,罩着黑袍,戴着软帽,比起几位来见世面的晚辈,眼神里少有不安,但不乏警惕。

    “我怎么知道大伯不能进来!”少女委屈道。

    “躲在播密的人都不乏仇家,怕有人趁互市的机会发难,所以只准外景以下者进入互市。”她的父亲似乎是这个商队的首领之一。

    话音刚落,一道磅礴强横的气息在近处出现,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沼泽。

    来人走出红雾,看了一眼,又退后一步,借着红雾藏匿身形。

    “好可怕的气息,比,比大伯还强横……”少女惊讶道。

    她的父亲仗着红雾阻隔,压低声音,收束音波:“这是二十年前纵横于瀚海的‘索命夜叉’,同时得罪了‘冰雪狂刀’身毒寥和‘瀚海邪刀’则罗居,后来甚至惊动了哭老人,所以躲到了播密。”

    “索命夜叉!”少女眼睛睁得圆滚滚,满是惊愕。

    在她小时候,每次不听话,家里人就会拿索命夜叉吓唬自己,说他最爱吃童男童女,舌头三尺长,架着黑风,声音呜呜作响。

    “原来是这个老怪物……”她害怕地往父亲身边靠了一步。

    红雾摇晃,又是一道恐怖气息出现,漆黑翻滚,让人幻觉重生,但很快,这道气息同样退后,躲在红雾里面。

    “毒手魔君,十八年前屠光了一个城池。”少女的父亲再次为她介绍着,算是给她长长见识。

    “我知道……”少女低声道,这件恐怖的事情伴随着她的整个童年,每次都有闺中密友煞有介事描述,大家互相吓唬,原来正主在这里!

    也是一个老怪物!

    忽然,红雾里升腾起七颗星辰,邪意外露,旋即消失。

    “七曜邪神,不用爹爹介绍吧?”少女的父亲眼神里充满戒备。

    少女战战兢兢点头,这是比刚才两个名声更响亮的老怪物。

    一位位播密外景到来,但都恰到好处停于可以感知的红雾边缘,只是声音传出,询问这次有什么货物。

    他们不仅提防商队之人,也提防着彼此。

    少女的父亲正要介绍这次的天材地宝,突地看到红雾分开,走出来一位罩着白袍的年轻男子,他五官不算出色,大众脸庞,气质冷峻,手握长剑。

    这名男子刚刚出现,一道道强横的气息从红雾内透出,“扫视”着他,带来雾气的汹涌澎湃,吓得商队之人战战兢兢。

    “他是谁?居然冒失闯到了这里……”少女颇有好心肠。

    想法刚起,她陡然感觉眼前的年轻男子消失,一轮红日冉冉升起,灼热荡开,至阳至正之意如剑光似日芒,驱散了红雾,照向四面八方!

    似乎比刚才来的所有老怪物都可怕!

    哼!一道道冷哼声中,那些强横的气息全都收回,红雾的波动平息。

    那名年轻男子后退一步,同样融入了红雾。

    少女目瞪口呆,下意识想道:

    “好厉害的外景强者!

    “又是一个恐怖的老怪物!”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七章 看门人)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