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满堂花醉三千客(第二和第三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五十一章 满堂花醉三千客(第二和第三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862802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五十一章 满堂花醉三千客(第二和第三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 ),!

    半空“天帝”回神,手中波光之刀一挑,就要强夺九龙玺,但两件神兵自有灵性,自行牵引神都大阵,与他斗得旗鼓相当,而缭绕着紫气的长剑回转,斩向天帝。

    见没有机会且真正目的已达,“天帝”手中长刀一格,整个神都似乎被放缓,褪去了所有颜色,就连紫气长剑和两件神兵都略微迟钝。

    抽刀后荡,“天帝”气息顿时空空荡荡,身体透明,消失无踪。

    面对神兵的诱惑,他说走就走,毫无留恋,虽有贪婪之情,不影响本身判断和抉择!

    崔清羽最先反应过来,看着司马石等人,召回佩剑:“拿下他们!”

    紫霞升腾,气息变淡,犹是如此,长剑上的威压依旧让几位神捕不敢反抗。

    王文宪目光复杂看着司马石,里面不乏他的熟人,可他们竟然勾结邪魔外道!

    就在这时,有人挡在了崔清羽前面,正是宋家家主,尚书右仆射宋守仁:“崔兄,且慢。”

    “宋兄,为何阻挡?”崔清羽愣了愣。

    宋守仁脸色严肃,指了指老皇帝和皇宫:“祸首已亡,司马石等人仅是附庸,罪不至死,而且他们或许多有蒙蔽,被人挟裹,得公正审问,不能做株连冤枉之事。”

    “天下强者皆是有数,若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岂不是平白削弱自身,让外人有机可趁?”

    此言一出,崔清羽脸色微变,握剑之手变紧。

    江东王氏的宗师强者笑嘻嘻走到了宋守仁旁边:“崔兄稍安勿躁,老夫看司马石等人都已放弃抵抗。还是不要剑拔弩张比较好。”

    未入幻阵又一直没加入战斗的王思远在远处高台看着整件事情,此时低语了一声:“果然是帝星飘摇,‘天帝’重临,大劫之始……”

    他似乎纯粹是为了来验证什么。

    江东王氏之后,陇南张氏。西凉司马氏,恒原郑氏,琅琊阮氏各自的强者亦醒悟过来,趁势灭掉神都赵氏只会为平津崔氏做嫁衣!

    之前自己等千方百计限制皇室再出法身,免得被掌控了大义之名和资源优势的赵氏将自己等世家真正压制,此时此刻。难道要违背初衷,奉迎有法身的崔氏取代赵氏?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与此相比,一个被削弱的神都赵氏更符合自身的利益,亦能牵扯崔氏!

    而且,有赵氏失德的借口。正是攫取利益,将手彻底伸入六扇门的大好机会,那些不属于赵氏的神捕自会看得清楚形势,稍加拉拢便能一拍即合!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崔清羽沉吟半响,展颜微笑:“诸君所言甚是。”

    事情发生的突然。自己家族根本没做好相应准备,不说谈好,都还没和其他世家联络过类似之事。讲好利益交换,若他们不齐心倒罢了,可以顺势而为,现在嘛,自不能强取,须得徐徐图之。广积粮,高筑墙——佩剑在手。以远方法身之力,杀掉反对之人不是难事。可顶尖世家的根本在各自周郡,在场仅是代表,如贸然行事,等同与其他世家翻脸。

    周郡王氏最见不惯勾结邪魔外道,但形势比人强,只能默认了众人的选择。

    此时,阵法彻底溃散,露出里面之人,太子,晋王,以及赵恒、孟奇、阮玉书和齐正言。

    其中太子和晋王拼得两败俱伤,各自喘息,尤其晋王更是岌岌可危。

    而赵恒“远离”了孟奇和齐正言,立于河流之畔。

    阮玉书盘腿而坐,脸色苍白,显得皮肤都是透明,阮玉书的大伯飞了过来,挥手渡气,帮助疗伤,同时深深打量了孟奇一眼。

    樊长苗的尸体倒在一旁,无人问津,对各位大佬而言,不到外景的武状元被杀是微不足道的小事,重要是赶紧回政事堂谈利益分割之事,并昭告天下,神话“天帝”乃是法身!

    “伯父,樊长苗是六灭人魔,宁州辜家家主可能是幻灭天魔。”孟奇言简意赅道。

    阮玉书的大伯眼角微跳:“六灭人魔?他竟然能瞒天过海?”

    六灭人魔的具体实力外人不知,所以他对孟奇杀掉樊长苗丝毫不觉惊讶。

    得到阮玉书点头肯定后,阮玉书的大伯将此事禀报政事堂众位大佬,赶紧分出人手捉拿幻灭天魔。

    …………

    神威侯苏家。

    孟奇刚弄清楚事情的经过,感叹于天帝出现,赵无言功败垂成,就被送回家中,因为大佬们哪有时间搭理他们。

    天色渐黑之后,苏离与苏越方才返回,脸色皆是不好,尤其苏离,更是直接进了祖宗祠堂。

    孟奇跟随走入,看着苏离的背影,低声道:“父亲,事情怎么样了?”

    “比为父预想得好很多,各大世家对六扇门都很有兴趣,阮家更是亲自拉拢你五叔,承诺让他平安度过此次风波,如今政事堂还在争执将皇室削弱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平津崔和周郡王希望最大限度削弱皇室,比如赵氏神捕的数量,比如政事堂成员直属皇室的数量,但其他世家不愿意如此,只提议稍作消减,并剥夺赵氏对天子之剑的掌控。”苏离没有转头缓缓道。

    孟奇轻轻颔首,太弱的赵氏不符合其他世家的利益,只会让崔氏一家独大。

    “至于皇位人选,太子被直接排除,目前只在晋王与魏王之间争执,原本崔氏提议由宗师旁支继位,但周郡王氏态度坚定,直言不能乱了嫡庶,而其他世家亦希望藉此稳定赵氏之心,只诛首恶,不牵旁人,反正此事之后。谁当皇上都一样的弱势……”苏离说着皇室之事,有一种淡淡的悲哀。

    “那你呢?”孟奇敏锐问道。

    苏离轻笑两声,依旧没有转头:“协助皇上勾结外道,剥夺神威侯爵位,不能再担任任何职司。今生不得出神都,原本还要废掉武功,还好琅琊阮和周郡王帮衬了几句,这才避过此祸。”

    “能保住整个苏家也算是不错了。”孟奇平和道。

    “可惜爵位被夺,愧对列祖列宗……”苏离的声音隐有颤抖。

    孟奇轻吸口气,再次问道:“父亲。现在总能说说当初为何送我去少林了吧?”

    苏离长叹一声:“彼时你娘油尽灯枯而亡,苏越悄然挑拨,让柯氏视你如眼中钉肉中刺,这些事情,你祖母都看得出来。但一方面是家族的支柱,另外一方面是强力姻亲,两两相加,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只能做冷酷决定。”

    “当年为父深得皇上信重,若说护不住你,那也是假话。可那时候皇上已与罗教有所勾连,为父担心将来会有大祸,覆灭整个苏家。不能因为自己的愚忠让苏家断了血脉,所以顺势而为,将你送到少林,别人或许不知,但为父是知你舅舅在少林的,不用多加提醒。他自会注意到。”

    “果然如此……”孟奇知道皇帝勾结罗教之事后就有所猜测,如今终于得到证实。闭上眼睛,只觉肉身最后一重枷锁碎掉。身心契合,元神活泼,再无隐患!

    苏离低低笑道:“为父曾经想做痴情男儿,终究逃不过家族责任;想担负家族兴衰,却弄得内宅不宁,爵位被夺;想忠君一世,可想到他对灭天门的行动不闻不问,暗害我儿,又没了自刎陪葬之心,人生至此,处处失败,当真唏嘘……”

    孟奇没有接这个话题,声音平和宁静:“父亲,我想广发请帖,邀人明日赴宴。”

    “啊?”苏离惊讶回头,眼角隐有泪痕。

    这个时候设宴请人?

    如今人心惶惶,怎么会想着设宴?

    孟奇平静道:“兴云之宴那样的宴会。”

    苏离顿时恍然,又惊又喜:“你要创造机会一步登天?”

    他想到了何九王思远之事。

    孟奇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好,好!有你这麒麟子,此世足矣。”苏离哈哈大笑,状极舒畅。

    一步登天意味着什么?

    只要不夭折,最少宗师!

    而且比常人进阶快很多,就像苏无名一年一重天!

    苏离的神情充满欣慰和感叹:“为父立刻派人送贴。”

    要说哪些人,以他的经验自不会弄错。

    正待孟奇准备走出祠堂时,苏离低声道了一句:“对了,子悦非是你亲妹妹。”

    “嗯?”孟奇颇感讶异。

    “她是陇郡唐家血脉。”苏离叹了口气,“昔年唐家被灭门,你娘很是悲伤,为父借出京机会,前往西州,虽然没有找到你舅舅,但发现当时唐家直系有人并不在祖宅,逃过大祸,但担心忧虑之下,子悦爹娘的身体已是垮掉,油尽灯枯,而她尚在襁褓之中,为父将她带回,以私生女的名义养在你娘名下,那时候你年岁尚幼,怕是记不得这点。”

    孟奇颇感欣慰:“师父会很开心的。”

    …………

    晋王府。

    晋王与白七姑、严冲等人相顾无言,等着政事堂内的消息,但里面争执不休,怕是没有几日难出决断。

    就是有仆人送来请帖给白七姑和严冲。

    “狂刀设宴?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设宴?”严冲皱了皱眉。

    白七姑眼睛发亮:“你没和狂刀交过手,不知道他具体的境界,这是仿效何九,欲求一步登天的契机,难道他想力抗你我联手?”

    “应该是挑战严某与崔辙、王载的联手,或者单独与你做生死之斗。”严冲揣测着孟奇的心思。

    白七姑笑道:“不管是哪种,能与有望一步登天者交手,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平津侯府。

    紫极剑崔辙看着手中的请帖,嘴角含笑,低声道:“狂刀预仿何九旧事。”

    “天下暗流汹涌,欲求一步登天者越来越多。”崔清羽非是政事堂成员,没去争执。待在家中,捋着胡须,颇有感慨。

    上一次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

    那是只存在于史书中的魔佛乱世年代!

    崔辙笑道:“可惜人榜前十在神都者只有侄儿、严冲和王载,没有兴云之宴的盛况,时间还是太仓促了。只邀请了神都武者。”

    “三人联手亦是足够,非性命相博的情况下,狂刀不如何九擅于群战。”崔清羽对双方武功特点判断极准,随即,他宽慰崔辙道,“不用强求一步登天。空闻神僧当年亦只是到完美半步,还不是一样证得法身?画眉山庄陆大先生不也如此?”

    说完,他略有期待:“不知狂刀能做到什么程度,是像何九、王思远一样,还是如昔年苏无名般照耀百里……”

    桓侯府。

    王载读着请帖。脸露心思:“小孟总算走到这步了,今日琼华宴上他似乎就距离突破不远了,正好助他一臂之力。”

    琅琊侯府。

    阮玉书的大伯把玩着请帖,看着苍白脸色慢慢消退的阮玉书,欣慰道:“不错,不错,此子当真出色,若能成功。宗师可期。”

    阮玉书嚼着龙鱼干,不便说话,轻轻点头。只是略觉疑惑。

    广陵侯府。

    王思远摩挲着请帖表面的凹凸,似笑非笑,仿佛颇为期待。

    魏王府和其他世家亦得到邀请,主要针对九窍以上,外景以下者,当然。也会请外景强者观礼并防止意外。

    消息像龙卷风般席卷了整个神都,还在议论白日之变的街头巷尾又被这件事情夺取了关注。

    皇室之变虽然剧烈。但主要牵扯世家,目前看不到失控迹象。与自身好像没有多大关联,而开窍之事,说不得哪天自己就是主角!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皆拿此宴与兴云之宴比较。

    “听闻狂刀斩了樊长苗,不,六灭人魔,如今气势正盛,恐怕真能一步登天!”有人唏嘘感慨。

    有人则替孟奇操心:“此次适合强者不如兴云之宴,说不得狂刀压迫不够,无法一步登天了?那时候何九独斩佛心掌、刀气长河、青莲公子与狂刀四位有人榜前十实力的高手,后来又加入了算尽苍生和绝剑仙子,如今,人榜前十在神都者,加上他亦不过四人,相差甚远啊!”

    “对,而且当时的人榜和如今的人榜岂能同日而语?”有人附和着。

    “严冲应当强于过去的自己,崔辙与兴云之宴时的佛心掌大概相仿,王载遇强越强,和当时的青莲公子相差不大,降世神魔齐正言与冷月琴仙联手,亦能抵住彼日狂刀,这部分和兴云之宴没有太大差别,唯有后来的算尽苍生和绝剑仙子,目前神都当真无人可代,莫非要靠人数优势?”有人仔仔细细分析。

    “或许,或许会挑战白七姑等完美半步?”

    “这怎么可能?狂刀再强,亦非完美半步敌手,起不到磨砺压迫的效果,当年何九不也没敢尝试?”

    “也许狂刀要一个打十个?”

    大街小巷都是讨论之声,分析明日或出现的挑战情况,气氛热烈,情绪昂扬,期待不已。

    神威侯府,孟奇院子内。

    知道消息的苏子悦兴奋激动地来找孟奇:“二哥,你,你明日要挑战众位人榜强者联手?”

    “谁告诉你的?”孟奇坐在石登上听风赏月,笑容和煦。

    知道苏子悦是师父一脉,算是表妹,孟奇反而更添亲近之意。

    苏子悦眨了眨眼睛:“没谁告诉我,但不是很正常吗?兴云之宴就是这样……”

    她脸颊酡红,笑容激动:“明日能看到二哥大展神威并一步登天了!”

    顿了顿,她不好意思道:“二哥,我是不是打扰你了,你该调和心境,温养精神,为明日做准备……”

    “无妨,耽误不了多少事。”孟奇笑眯眯道。

    见二哥保证,苏子悦放下心来,好奇问道:“二哥,你一步登天有多少把握?明天打算一下挑战多少高手?”

    孟奇轻拍桌面,意兴悠闲:“你知道一步登天之事?”

    “当然。”苏子悦以为二哥在考校自己,“就是打开眉心玄关,架通天地之桥后。不做稳固和调整,直接内外交汇,唯有内天地与相应天地法理异常贴近和融洽者才能成功,因为一步登天,被天所妒。会有天罚。”

    “那你知道九窍之后达到什么境界才能一步登天?”孟奇抿了口茶,语气和缓,似乎对明日挑战之事毫不在意,尚有心情指点妹妹。

    苏子悦年纪尚幼,还未开窍,摇了摇头道:“不知。”

    孟奇左手轻轻拍着石桌:“九窍之后是修炼眉心祖窍。若没有好功法,或者不到天人交感就仓促突破,则在半步外景里垫底,内天地与外天地有矛盾排斥之处,难以交汇。外景希望渺茫,称之为最差,或称下品。”

    “恩恩,这个我知道。”苏子悦小鸡啄米般点头,神都世家都要求家中有资质的子弟至少天人交感再突破。

    孟奇望着清冷明月,继续道:“修炼眉心祖窍至大成,则天人交感,等到境界稳固。突破后就是正常半步外景,或称中品,内外天地没有矛盾排斥。但亦不够贴近,须得花费大量时光做调整和打磨,所以有的人能突破至外景,有的不能。”

    “眉心祖窍大成后,自身感悟天地,身心锲和。内外天地逐渐融洽,是为天人合一。举手投足间有接近正常半步的威力,到其圆满。突破后便是完美半步,有莫大威能,而且对天地法理隐有掌控,非常可怕,非正常半步外景能够力敌,可称上品,只等火候足够,便能顺理成章突破。”

    苏子悦听得很专注,没有插话。

    “到了天人合一,若能初步确定适合自身的道路,则可以藉此调整内天地,等到调整完毕,返璞归真,基本超过了完美半步突破前的内天地状态,仅仅是勾动天地之力没有那么多,对法理的掌控不够,如此方有一步登天的基础,修炼武道者,需志存高远,即使不能一步登天,亦得以此为目标。”月光洒落,让孟奇沐浴在明净的光辉中。

    苏子悦眼睛发亮,好奇询问:“二哥,你是已经返璞归真?”

    孟奇端起茶杯,轻抿一口,笑而不语。

    夜风清凉,明月生辉,神都经历一日喧嚣之后,归于平静。

    而孟奇在享受着这种平静。

    …………

    翌日,政事堂内崔衍、王文宪等人还在争执,昨晚镇守皇陵的赵警世回京,秘密拜访了琅琊侯府、广陵侯府等地方,神都赵氏似乎已然没有了皇室之尊,退回了顶尖世家的行列。

    一处偏僻院子内,白衣素裙的顾小桑素面朝天,看着渐渐当空的大日,等待神都之事平息,气质空灵,神情宁静。

    而苏家别院附近,聚集了诸多江湖人士,虽然不能一睹盛况,但若有一步登天的异象出现,当能抢先看到。

    “紫极剑崔辙来了……”

    “刀气长河来了……还有白七姑!”

    “王载来了……”

    “阮家琴仙也来了,还有鸿胪寺卿……”

    一声声低呼似乎在酝酿着即将开始的龙争虎斗,一龙挑众虎!

    光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一辆辆马车停在别院外,王载、崔辙等人互相颔首,皆见对方气势内敛,即使要助孟奇一臂之力,也不能在战斗中失了自家面子。

    白七姑跃跃欲试,当先步入别院。

    宴会之地乃是别院演武厅,很是宽阔,摆满了案几,而孟奇高踞主位,青衫磊落,微笑点头。

    怕夺了孟奇坐于主位的气势,影响突破,苏离和苏越都未出面,在后面暗助,防止意外。

    一位位宾客寒暄入座,没过多久,皆已到齐,严冲,白七姑、崔辙等人都拿眼望向孟奇,该开始了。

    孟奇微微一笑:“各位稍安勿躁,先欣赏歌舞,品尝水酒。”

    咦,与兴云之宴有所不同……众人皆是讶异,但想想或许是待客之道不同,也就释然。

    丝竹生动,歌舞美妙,美酒醇厚,入口甘冽,可在场众人没谁有心情欣赏。

    歌舞完毕,孟奇将手一挥,弹了弹青衫。

    白七姑眯了眯眼睛,感觉即将开始龙争虎斗。

    这个时候,孟奇依然盘腿而坐,姿态闲散,微笑道:“此次邀请众位贵客前来,非是为了挑战比试。”

    啊?严冲、王载、崔辙等人皆是愕然,不明所以,王思远难得皱眉,仿佛明白了什么!

    孟奇嘴角勾着,略含笑意:

    “仅是请各位观礼。”

    观礼?王载心中一动,还未来得及泛起念头,就觉四周一下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别院外面的江湖人士同样看不到附近的事物了。

    “咦?”政事堂内,争执中的诸位大佬同时轻咦,因为附近一片漆黑。

    素面仰望天空的顾小桑瞳孔内全是黑色,神情微动,不知是惊是愕。

    大日消失,整个神都笼罩在了黑暗里!

    突然,王载看见手边“跃”出一颗“星辰”,灼热但璀璨,宛若明净美丽的花朵。

    他茫然四顾,看见诸位宾客身前和大厅各处,皆有星辰腾空,明净梦幻,照破了黑暗!

    “这是……”王文宪与诸位政事堂成员看着浮现的璀璨星辰,一时无言。

    顾小桑神情微怔,伸出手去,抚摸头顶不远的璀璨,纤手穿过,略感灼热,似幻似真。

    王载愕然看向孟奇,只见他周身冒出近乎外景的气息,眉心缓缓裂开,幽暗深邃!

    他内天地近乎外景,早就能直接突破,但自身强行压制?

    一颗颗星辰在神都凸显,宛若鲜花盛放,震惊了众人,沉醉了心神。

    而西北某处,洗剑阁内,突有一道剑光飞起,冲破了束缚,照耀了百里,四周孤寂清净,只有寥寥数人得见!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未完待续)

    ps:六千字大章,说周末加更就绝不含糊!

    下午要出去,还有一章晚上写,零点左右更新~

    满堂花醉三千客,求月票推荐票!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五十一章 满堂花醉三千客(第二和第三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