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柳漱玉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一章 柳漱玉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843547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百三十一章 柳漱玉)的详细阅读内容

    ( ),!

    “纵使虎落平阳,又岂是野狗能欺……”苏子悦低声自语,黑白分明的眼睛愈晶亮,只觉二哥豪气干云,自信在握,似乎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什么敌人都吓不住他,不愧为名动江湖的英杰,当今人榜第一!

    这才叫大丈夫大豪杰!

    与二兄相比,平日来往的世家子弟都像是还未断奶的孩子,充满稚气,纵使家学渊源,亦只是没有底气的妄自尊大。

    她开始自来熟地问着兄长的各种传奇经历,叽叽喳喳,兴奋莫名,脸庞因此而潮红,粉扑扑一片,直到孟奇轻咳了两声,才醒悟过来,捂着嘴唇,慌乱道:“糟糕,忘记二哥你受伤在身。”

    她慢慢舍弃了略显客套的二兄称呼。

    “嗯,日后再给你讲。”对这个“同父同母”的妹妹,孟奇有种天然的亲近感,“不过江湖之事,听别人讲永远都是惊险刺激,跌宕起伏,恨不得以身代之,可真正江湖中人都明白,精彩的背后往往杀机四伏,很多人还没缔造出自己的故事就已经葬身阴暗角落,尸体臭,为老鼠野狗啃咬,无人问津。”

    他怕苏子悦把江湖想得太过美好,与所有看了几本传奇小说听了几段评书就热血上头出走的少男少女一样。

    苏子悦点头应承,也不知听没听进去:“二哥,快进去休息疗伤吧,我先告辞了。”

    她走出几步,忽然低低“啊”了一声,转头奔回,又羞又急:“爹爹让我带疗伤灵药给你。”

    刚才她显然太过激动,忘了这茬。

    孟奇的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用大还丹太过浪费,其他丹药则又没有。正苦恼于上哪儿弄点灵丹,这下瞌睡遇到枕头,于是顺水推舟收下了。

    苏子悦拍了拍胸口,因为自己没有彻底忘记此事而庆幸,再次告辞离去,行到一半,她又一次停顿,小兔子般蹿了回来:“二哥,忘了说一件事,明日柯家三兄弟挑战你时。神都不少世家的子弟会来旁观,柳家柳漱玉姐姐亦会前来。”

    她一副你要好好表现的样子。

    柳漱玉谁啊……孟奇完全摸不着头脑。

    似乎看出孟奇的疑惑,苏子悦含笑道:“柳姐姐乃柳神捕柳伯伯的次女,自身聪慧灵秀,过目不忘,学识渊博,为人也温柔大气,最是让人钦佩,不知多少世家子弟为她辗转难眠。但她持身甚正,从不……”

    在她看来,能配上柳姐姐的只有自家二哥,能配上自家二哥的。似乎也只有柳家姐姐。

    孟奇听得嘴角抽搐,赶紧打断,做鲁男子状:“不知柳姑娘如今芳龄几何,修为到了哪个地步。擅长什么功法,是否有人榜实力?”

    这种莫名其妙的配对完全违背他的审美。

    苏子悦听得呆若木鸡,二哥第一个问题很正常。后面几个简直匪夷所思,这又不是问交手的对象!

    她下意识回答着:“柳姐姐与你一般年纪,虽天生体弱,但聪慧过人,悟性极高,目前也有六窍了,擅长柳家‘别离刀’与‘相逢剑’,因为没掌握外景招式,距离人榜还很遥远……”

    她忽然醒悟,赶紧道:“二哥,你是不是看不上柳姐姐啊?她温柔娴淑,体贴大方,能书善画,凡是看过的书籍,都能倒背如流,人称‘百晓仙子’……”

    孟奇笑着止住苏子悦说下去:“并非看不上,仅仅是为兄散漫惯了,喜欢浪迹江湖,快意恩仇,追寻武道,我心目的妻子应该能与我并肩而行,能一起风花雪月,探讨无上武道,亦能携手抗敌,放心将自己的背部交给对方。”

    “仙子虽好,非我之意!”

    他坦然直言,试图打消苏子悦的想法,免得她不死心撮合,纠缠出狗血之事。

    苏子悦听得怔怔出神,并不觉得失望,反而对二哥描述的那种夫妻状态油然而生向往之情,这是不同于苏家,乃至众多世家婚姻的感觉。

    “神仙眷侣……”她心底陡然冒出了这个词。

    好不容易打走妹妹,孟奇推开房间,步入了苏子远旧日的世界。

    里面收拾得很干净,诸多杂物似乎都被扔掉了,孟奇在一种奇怪的熟悉感里走到书架前,拿下了一叠纸。

    这是苏子远练字的字帖,看得出来,他很用功,非常努力,当然,与孟奇如今的字迹有着很大区别。

    “还好有身体记忆,内蕴的几分风骨犹存……”孟奇吐了口气,只要有几分相像,自己就不怕被人怀疑,毕竟送入少林时,苏子远的字还远远没有定型。

    在那种莫名泛起的熟悉感里,孟奇走遍了房间每个位置,看到了木制的小刀小剑,看到了别致的文房四宝。

    坐于床上,孟奇抚摸着伸手可及的木剑,仿佛感受到了一名孩童知道自己即将被送走时的痛苦、绝望、忧伤和不舍,他将木剑木刀放于床边,想要保护自己。

    孟奇深深叹了口气:“你肯定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送走吧……也肯定很想堂堂正正回到这里……”

    似乎感受到了苏子远的“愿望”,孟奇收敛心思,吞服丹药,打坐疗伤。

    虽然在自己竭力抵抗之下,雷刀大部分威力被消去,又有不死印法化解,玄功的防御未被打破,但自身真气被震乱,紫电失控,造成了不小内伤,纵使有药力辅助,也至少得三日才能恢复。

    “目前只余五六成实力……”孟奇暗自想道,“神话怎么会在神都出没……是因为灭天门和罗教之事,还是琼华宴?他们真与赵老三有勾搭?”

    渐渐的,孟奇进入定中,消化药力。

    …………

    翌日清晨,苏家主屋。

    “你要拜祭列祖列宗?”神威侯苏离还以为孟奇一大早找自己会是问琼华宴之事,谁知他竟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简直让他又惊又喜,昨日苏子远还是一副心怀芥蒂的模样,半点不提此事,似乎完全不想重入苏家。可今日居然主动提出拜祭祖宗!

    是昨晚与外景交手吓到了,还是看到旧日房中事物,勾起了内心亲情?

    “是。”孟奇没有解释原因。

    这或许是“小苏子远”曾经的心愿之一。

    “好,很好!”苏离连道两声,引着孟奇往西侧祖屋而去。

    “父亲……”孟奇只觉这个称呼别扭无比,“琼华宴究竟比试什么?”

    苏离嘴角略勾:“皇上似乎是想考校几位皇子,或许也存了看各家下一代人才的想法,具体怎么考校,皇上乾纲独断,为父也不清楚。”

    他忽然低笑了一声:“你从小就想着圣前耀武。独占鳌头,夸耀门楣,如今看来依旧未变,难怪对琼华宴心有向往……”

    孟奇没有注意苏离后面说了什么,只觉脑海嗡隆了一下,似乎陷入了某个幻境,看到了深邃虚无的宇宙,看到了一根根璀璨神秘的因果之线。

    自修炼因果秘术有成来,每当涉及自身重大因果的时候。孟奇总会有类似灵觉!

    “这是苏子远最大的心愿?他想人前显圣,得帝王赞许,光耀门楣?”孟奇微微皱眉。

    至于苏子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愿,孟奇毫无头绪。或许是耳濡目染,或许是怕被抛弃,想在家族中位置更稳固,也或许是单纯的少年梦想。总之,这并不重要。

    孟奇掩饰极好,苏离未曾注意他的异常。自顾自道:“凡能受邀参与琼华宴的皇子朝臣,皆可另带一人,既然子玉已过继到你母亲名下,为父就不得不带他,不过你五叔也有份赴宴,让他带你入内便可。”

    呼,孟奇悄然舒了口气,混入琼华宴的事情初步解决了。

    不多时,两人到了苏家祠堂,还未入内,孟奇就感觉有一股股强横意念来回冲刷,内里如有惊涛骇浪。

    此乃死去外景强者残存的意志,越是新死,越是浓郁。

    孟奇深吸口气,平复心情,意志坚定迈步,内心默道:

    “承你肉身,担你因果!”

    他郑重拜祭,心神空灵,不思外物,等到拜祭完毕,陡然现肉身轻爽了许多,似乎少了部分束缚,愈活泼!

    真的有效果……孟奇趁热打铁,低声问道:“父亲,当初为何要送我去少林?”

    苏离怔了怔,叹息道:“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问,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

    他顿了顿,声音收敛,只在祠堂轻响:“总之,小心你五叔,人心隔肚皮……”

    又是小心苏越?孟奇眼睛微微眯起,正待再问,忽听苏离道:“你伤势未曾痊愈,为何要答应与柯家兄弟的比武?”

    他们?孟奇压根儿就没把柯家兄弟放在心上,昨晚和今晨思虑的种种事情全无他们的份,骤然听到,一时有点恍惚。

    他旋即笑道:“让他们一半实力又如何?”

    苏离仔细看了他一眼才道:“那快去吧,他们在演武场等着你。”

    他相信已然人榜第一的儿子对自身实力的了解过任何人,他觉得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

    孟奇暂时压住疑问,缓步前往演武场。

    苏家的布置,他就烂熟于心。

    演武场人头攒动,皆是锦衣玉袍之辈,其中一名女子最为显眼,鹅蛋脸,柳叶眉,一双杏眼顾盼有神又不显凌厉,秋波似水,温柔毕露,苏子悦等美貌少女围在她的身边,宛如众星捧月。

    柳漱玉……不用介绍,孟奇就猜到了她是谁。

    而在另外一边,有三人虎视眈眈看着孟奇,为者长身玉立,卖相不错,只是略带忿忿不平和讥讽之色。

    苏子悦迎了上来,小声对孟奇道:“二哥,其他两人是来凑个热闹,刚九窍而已,主要是中间那人,他叫柯长吉,柯家三郎,已年满三十四岁,几年前就九窍齐开,但因为没能掌握外景招式,又缺乏克制强敌的战绩,人榜无名,如今或许有天人交感了吧……”

    别看孟奇经常遇到掌握了外景招式的开窍对手,可这主要是因为他层次高,遇敌强,其实绝大部分有传承的年轻武者是无法掌握外景招式或将某门外景绝学修炼至小圆满的,像真武这种武道大宗,这一代亦只得十人左右可以,而神都柯氏,无有一人!

    孟奇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不是天人交感。”

    苏子悦愣了愣:“还是九窍也敢来挑战二哥你?”

    她觉得这是对自己二哥的侮辱。

    柯长吉跨前一步,朗笑道:

    “柯某闭关经年,甫一出关便听闻狂刀指我柯家无人,可有此事?”

    他气势毕露,风云变色。

    “半步外景!”苏子悦捂住了嘴巴。(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百三十一章 柳漱玉)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