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诡异的沈家(第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二章 诡异的沈家(第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42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四十二章 诡异的沈家(第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沈启南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恭敬谄媚地将白衣女子迎入厅堂,而白衣女子行走如弱柳扶风,姿态款款,优美之中透着别样的魅力,与她圣洁清纯的背影形成鲜明对比,分外诱惑人心底的欲望。

    看着他们纷纷步入厅堂,孟奇收回了目光,还是没想起白衣女子是谁,似乎并不太熟,仅有一面之缘。

    总之她颇为危险,沈家确实有点神秘……他没再多想,打算趁沈家高手济济一堂的机会,潜入后园,寻找沈家小姐。

    今夜月明星稀,银白的光芒将秃秃的树木蒙上了一层轻纱,孟奇借助沈园各个建筑和假山景石的遮掩,在月华之中游走,身影若有似无,连续几次在巡逻队伍的眼皮底下蹿过,而他们一无所知。

    没过多久,孟奇潜入了后园,寻觅起落单的家丁丫环,以探听沈家小姐的住处。

    少顷,一个清秀丫环提着食盒穿过水榭,往后园深处行去,似乎因为夜深的关系,她担心恶鬼猛地从哪个阴暗角落扑出,显得{顶}{点}小说 m{23][wx颇为害怕,身体微微发抖,口中喃喃自语,乞求着道尊佛陀的保佑。

    就在这时,她的眼睛忽然睁大,因为面前多了一道身影,身穿玄色长袍,背部衣服里似乎藏着什么兵器,脸上则戴着戏剧和道观里常见的“元始天尊”面具。

    丫环长大嘴巴,目露惊恐,几欲昏厥,就要惊叫出声,但她的瞳孔里猛地映照出了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睛。

    水榭消失了,明月消失了,回廊消失,神秘人也消失了,她只看到那双让人沉迷的深邃之眼,惊慌的情绪得到缓解。变得温暖踏实,仿佛重归了母亲的怀抱。

    “你可知沈小姐的住处?”孟奇声音醇厚的开口。

    丫环呆呆愣愣道:“沈小姐?她住在后花园的牡丹楼,前面左拐便是。”

    “很好。”孟奇赞许了一句,准备抽身赶去。

    丫环突地流出两行清泪,像是终于找到了可以依赖的人:“救命!救救我!我不想被杀!”

    “你为什么要被杀?”孟奇顿住脚步,微皱眉头。

    难道沈家作为人贩子,对奴仆的性命半点不看重,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我,我不知道。好多,好多姐妹都无声无息消失了,不,我,我看到过一次,偷看到芍药被少爷掐死分尸!”丫环哭着道,身体颤抖得愈发厉害,原来她一直害怕的不是恶鬼,而是沈家主人。

    沈家这么残暴?孟奇心念一动。气势改变,如苍穹,似大地,观沧海桑田。睹逝者如斯,对丫环使用了变天击地大法。

    心灵大海昏暗不明,诸多记忆碎片模糊,乃是正常人的状态。丫环记忆最深刻最难忘的点点滴滴呈现于了孟奇眼前。

    出身农家,自幼贫苦,早早便帮衬父母……

    入城观花灯。与父母弟弟走散,被人拐走……

    历经鞭打和流离,总算安稳下来,进入了沈家……

    窗户半开,血腥之味透出,胆小怕事的心态发作,决定先偷偷看一眼,再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帮夫人叫少爷……

    半截手臂挂在椅上,碎肉骨头仿佛一层地毯,完整头颅安放于桌上,正是芍药,少爷侧对自己,满脸都是鲜血肉沫,顺着脸庞,滑过嘴角……

    丫环捂着眼睛,蹲了下来,似乎最后的画面是她心中的噩梦。

    沈家少爷是噬血的杀人狂魔?孟奇向来有义愤之心,本身就对人贩子痛恨,加上此残暴之事,他决定提交密报,让六扇门出面处理,沈家偏居小城,肯定没办法抗衡。

    能借势时自然得借势,沈家诸多神秘,自己若贸然出面,势单力孤,很可能讨不了好。

    精神入侵,安抚了丫环,孟奇一溜烟钻入花园,向着牡丹楼潜去。

    冷风吹过,丫环回过神来,只觉心灵澄静,再不复之前的惶恐不安。

    “难道我刚才的祈求有用,好像,好像是元始天尊……”丫环莫名想着,提起食盒,向右边走去,口中依然喃喃自语,祈求保佑,但再不是乱石打鸟,道尊佛祖和圣佛九尊全都念叨到,而是集中于了元始天尊之上。

    …………

    牡丹楼内,几个铜盆燃着红彤彤的木炭,让整个房间温暖如春,与外面寒风呼啸的冰寒形成鲜明对比。

    一名女子坐于梳妆台前,以手托腮,神情似笑非笑,如在回忆甜蜜往事。

    她不施脂粉,但清丽可人,头发挽成妇人之髻,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衣着并不厚实,如同夏装,露出片片粉白柔腻,惹人眼球。

    忽然,她心中一动,看向了镜子,只见里面映照出一道身影,披玄袍,戴面具,气势巍峨高旷,古朴沧桑,分外的神秘可怕!

    “最好不要乱叫。”她的瞳孔收缩如针尖,正打算呼救时,听到了平淡似岁月的声音。

    感受到身后之人的气势和压迫力,认出了“元始天尊”的面具,想到了某些传闻,这名女子选择了配合,没有呼救,没有做出任何让人误会的举动。

    “听闻沈二小姐毁掉婚约,小姑独处,尚是处子之身,今日一见,方知世事多以讹传讹,沈小姐你明明已然婚配,饱经情爱。”“元始天尊”孟奇没有直接询问,状若闲聊。

    眼前的女子正是沈二小姐沈若璇,她的状态与吕见的情报很是矛盾,一看便是饱满欲滴、慵懒满足的少妇模样。

    难道她有奸夫?

    孟奇目光四下打量之际,沈若璇恼怒道:“我自家之事,需要外人唠叨?有个情人解解闷怎么了?”

    解闷……孟奇很想抹一把冷汗:“既然如此,为何不嫁?贾家公子并无劣迹,为什么宁死不从?世人皆传,沈小姐你有情投意合的心上人,莫非这个情人便是你的心上之人?”

    “你是带贾家来问?我知道他们耿耿于怀很久了。”沈若璇冷哼一声,“我当时是有心上人,情投意合,生死相许。自然看不上他人,可如今他已亡故多年,再多的痛苦也要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

    她言下之意否定了目前的情人就是以前的心上人。

    说话时,沈若璇不断轻咬下唇,似乎有点紧张,孟奇敏锐地察觉到这点,嘿了一声:“原来如此,沈小姐,你以前的心上人可是金离?”

    声音虽轻。却如雷震,沈若璇脸色微变,几多甜蜜几多忧伤,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我受金家之人委托,来查他的死因。”孟奇不动声色回答,精神蔓延,探查这个房间。

    事情有点诡异。

    沈若璇脸现凄凉:“他,他与我三叔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孟奇追问道。

    沈若璇看着那张没有表情的“元始天尊”面具,似哭似笑道:“家人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他想带着我私奔,被我三叔拦住,起了冲突,一番大战。互有失手,双双殒命,我自杀未遂,枯坐此楼三年。最近才走出来。”

    沈若璇的三叔?孟奇微微皱眉,吕见的情报里可没有,难道是沈家隐藏的高手?能与天人交感的金离同归于尽?

    他还没有询问。沈若璇又自顾自地道:“金家在神都颇有势力,家父担心此事引来祸端,于是趁夜将尸体放于有仇的陈家门前,打算第二日找六扇门之人将陈家是凶手之事坐实,谁知陈家亦是警觉,不知将尸体藏到哪里去了。”

    说完,她抬头打量了眼面前的“元始天尊”,只看到那张戏剧里常见的面容,无悲无喜,毫无情绪波动。

    “生死相许看来也抵不过时光,短短三年多,你就将金离忘得差不多了。”她听见了“元始天尊”不歧视不感慨的声音。

    “我枯坐三年,总要让自己以后活得开心点,就当是偶尔大吃大喝一顿。”沈若璇自嘲笑道。

    孟奇平平淡淡道:“以本座之见,你可不是偶尔,也不是单纯为了活得开心点。”

    “什么?”沈若璇眼睛眯起,瞪着眼前的神秘人。

    孟奇的声音沉稳醇厚:“以你七八窍的实力,又没有暗伤,为何要弄如此多的木炭铜盆?”

    到了这个实力,正常的寒冷已难影响武道之人,放一个燃烧木炭的铜盘就够了,没必要处处皆有,生怕凉着了谁似的。

    沈若璇脸色大变,猛地站起:“你什么意思?”

    她看到“元始天尊”轻飘飘抬手,头也不回往后击出一掌,气流压缩,荡起劲风,一下就将隔绝内外的屏风扫落,露出了内里的大床。

    床上躺着一个熟睡的婴儿,七八个月左右,脸蛋红扑扑,煞是可爱。

    四周纱罩仿佛由特殊材料制成,对精神力有着明显的削弱和隔断。

    “我,我……”沈若璇嗫嚅道,“我想给他留个传承香火的。”

    “是吗?”孟奇已然有了七八分把握,捏碎了左手的血珠。

    一道赤红光芒流过,将婴儿笼罩,他体内应和般泛起淡淡红光。

    “果然是金家的血脉,沈小姐,你刚才表现得太生硬了。”孟奇忍住得瑟,语气无波。

    演技还不够好啊!

    能以死相殉的爱侣,哪有如此容易就忘却,就算走了出来,嫁人可比找情人更容易被家里接受!

    他话音未落,房梁之上突然扑下一道人影,身体急速旋转,双掌劲力似化作螺旋,极端可怕,并掀起龙卷之风,笼罩了孟奇四周,封锁了他的闪避道路。

    半步外景!

    来袭之人颧骨较高,右眉之下有颗黑痣,俨然便是金离!

    面对突袭,孟奇似早有预料,两手同时伸出,十指不断蠕动,各结印法,像在绽放着一朵又一朵的鲜花,沉稳厚实之意透出。

    来袭者眼中,“元始天尊”突然变得苍莽厚重,浩瀚无边,似乎化身了大地,难以撼动分毫!(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四十二章 诡异的沈家(第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