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玄武佩的下落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九章 玄武佩的下落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4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二十九章 玄武佩的下落)的详细阅读内容

    安静,极端的安静。

    整个天井没有半点人声,仿佛空无一人,只有冬日清晨的朔风才揭示着凝固乃是假象,时光并未停滞。

    墙角红梅鲜艳似火,屋顶白雪纯洁如云,它们皆是静止,而下方所有的人与它们类同,静止而沉默,像是集体陷入了梦境。

    半步外景竟然能被开窍击败?

    若是一盏茶前,谁提出这个问题,他们都会嗤之以鼻,嘲笑提出者缺心眼,没脑子,怎么可能发生这种违背千百年常识的事情?

    太阳不会从西边升起,人族无法直接飞翔,打开眉心玄关后能完胜开窍,它们都天经地义,没有谁会质疑!

    可现在,他们亲眼见证了连九窍都没有的清俊道士突然爆发出可怕的战力,一举击败了成名多年的半步外景“青血龙王”。

    这让他们如何置信,如何不震惊,如何不难以成言,只觉思维纷呈,脑袋发胀,恍然如梦!

    仙神下凡……红线夫人和塞外神[顶][点]小说 m.23wX.COm驼心中冒出了这样的称呼。

    怪物……闻横水瞳孔发散,目光呆滞,在三十以下的年轻高手里,他算得佼佼者,自问亦是刻苦修炼,不因父亲的权势实力而有所怠慢,可这野道士看起来远远比自己年轻,却能够战胜半步外景了!

    这还是人族吗?

    人与人的差距怎么能如此大?

    趁着这种震动,孟奇笑容浅淡,抓住机会道:“闻施主,贫道观你方好像没人能闯过挑战?”

    闻横水打了个机灵,回过神来,正待开口,打算两大护法齐上,没面子就没面子吧。总比接不到亲好!

    孟奇压根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截了当道:“既然如此,贫道得和皇甫夫人与小姐商量一下,看是不是改变刁难的办法,免得结不成亲。”

    “闻施主,还请你稍等片刻,贫道入内相询。”

    说完,他直接转头,袖袍飘荡,姿态悠然。不慌不忙。

    若是之前,他这样将闻横水等人晾在原地,闻横水少不得大发雷霆,让身边诸位高手齐齐出马,强行打开房间,迎走新娘,但现在,一战败刀王,再战胜半步。孟奇在他们心里的形象真真正正变得深不可测,几乎有种洗月先生亲自发话的感觉!

    换句话说,这是一位比半步外景还强的大人物。

    而大人物的提议,谁都得掂量一下!

    并且孟奇的话感觉都是在为闻横水考虑。并没有阻止他迎亲,反倒在他们通不过刁难后试图转圜此事,另寻容易完成的事项。

    所以,闻横水略带感激地道:“多谢清源道长。”

    孟奇差点踉跄了一下。老子是要争取时间恢复!

    推开房门,孟奇看到皇甫菲和皇甫夫人双双门边,神情半是茫然震动。半是激动急切。

    红线夫人和塞外神驼入内,合上了房门。

    孟奇用袖袍鼓荡起劲风,让它们在门边呼啸,防止青血龙王偷听,然后掏出补神丹药服下,压低声音道:“皇甫夫人,皇甫小姐,考虑得如何了?”

    “我们愿意放弃聚神庄,以保全传承和弟子为要!”皇甫菲和皇甫夫人对视了一眼后,斩钉截铁道。

    说完,她强忍住激动,身体隐隐有点颤栗:“清源道长,那块玉佩是怎么回事?莫非您见过家父?”

    面对能击败半步外景的孟奇,她下意识改用了敬称。

    皇甫夫人屏住呼吸,不知是恐惧结果,还是期待奇迹。

    “是。”孟奇言简意赅道,“夫人和小姐应该都听说过自神秘陵寝离开之人都会于暮年发疯,步入深山,重归坟墓吧?”

    皇甫菲俏脸涨得通红,显得激动难耐:“听过,难,难道道长是在陵寝里见过家父?他,他还好吧?”

    “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事情,是因为陵寝内藏着一个可怕的恶鬼,它被禁锢封印于内,无法离开,只能借助曾进入陵寝的人透出少许念头,寻觅脱困之法。”

    孟奇没有直接回答皇甫菲的问题,半事实半添油加醋地讲述着恶鬼之事,“皇甫庄主等人得了神功传承都喜不自胜,却没想到已是恶鬼附体,而等到他们暮年,形将就木,恶鬼不得不返回,于是他们纷纷化为了守卫陵墓的活死人,不,有的因为年代久远,肉身已彻底死亡,腐烂化脓。”

    听着孟奇的描述,皇甫菲背生寒意,仿佛自己身后也站着一只恶鬼,阴风阵阵,让人止不住地害怕。

    红线夫人和塞外神驼亦有类似感受,想不到武林之中最轰动最诡秘的事情是由于恶鬼引起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恶鬼,竟然能控制外景强者?

    光是想想,就让他们不寒而栗。

    皇甫夫人的呼吸变得急促,似畏惧似疑惑:“外子正当壮年,恶鬼何故提前?”

    孟奇肯定道:“一则是皇甫庄主天纵奇才,能从雷痕之中悟出五雷真诀和神宵矛法,年不过六十便已成为历代最强,眼看就要打破界限,突破前人桎梏,如此一来,恶鬼再难控制,不得不提前返回陵墓。”

    “雷痕悟法……”皇甫菲和皇甫夫人齐齐呢喃,“清源道长你果然见过家父(外子)。”

    世人只知皇甫涛从神秘陵寝得到雷霆正法的传承,这才突飞猛进,成为外景,代天行罚,但他们并不清楚皇甫涛没有直接选择现成的功法,而是从一道上古雷痕中领悟了诸多奥秘,半传承半自衍,这才有了五雷真诀和神宵矛法。

    这个秘密只有他的夫人和独生女才知道!

    嘿,请叫我名侦探孟奇……孟奇难掩内心得瑟,皇甫涛当然不可能开口对他讲述秘密,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结合种种线索,不难推断出他是自行悟法。

    这首先是因为雷霆精义的散失,其次是太阴荡魔真解被恶鬼动过手脚。关键处有问题,晋升外景不难,后续就会误入歧途。

    所以,能突破前人桎梏,成为历代最强,皇甫涛肯定没选择有缺陷的功法,而陵寝内现成的功法都有缺陷,除了自行悟法,别无可能。

    反过来说,皇甫涛的这个选择也造成了他“壮年发疯”。恶鬼不可能坐等他突破!

    说话的同时,孟奇的心灵半沉浸在前阴窍穴里,其又名精窍,精气之窍,生命之窍。

    混混沌沌之中,一点灵光载沉载浮,孕育着生机,糅合着元气,转化着精气。

    孟奇运转该处窍穴。炼化精气,从丹田盘旋而上,经水之浸润,木之生发。火之蒸腾,金之收束,化为奇妙之气,融合药力。钻入玄关,补益灵魂,恢复精神。

    相应的。体力也得到了复原,只有真气始终保持巅峰,无需再补。

    不过,这种化死为生,让真气始终保持巅峰的神奇法门也与精气之窍息息相关,是更高阶更玄妙的应用,并涉及了天地元气。

    抓紧时间恢复之中,孟奇继续说道:“二则皇甫庄主从陵寝最深处取走了一件物品,间接增强了恶鬼的能力,故而恶鬼能成功发难,将他控制,使他发疯。”

    前面是真,此话为假,乃是试探。

    皇甫菲的脸色顿时就变得煞白,似乎想到了什么,略带结巴道:“清,清源道长,不,不知是何物品?”

    “应当是块玉佩,有着玄武标志的玉佩。”孟奇不动声色道。

    皇甫菲往后退了两步,又惊又恐道:“我,我给了大师兄,他,他会不会有事吧?”

    这……这种物品怎么能做定情之物?真武大帝知道会叹气的!我的失望你懂吗?孟奇皮笑肉不笑地道:“此块玉佩藏着消灭恶鬼的秘密,没有相应能力,戴之恐遭鬼恨。”

    同时,他松了口气,玄武佩果然被皇甫涛拿走了。

    不等皇甫菲回答,他补充道:“贫道误入陵寝,亦找到一处雷痕,悟出正法,可惜碍于当时修为较弱,始终未能练成,还好后来遇到了皇甫庄主,他虽被恶鬼控制,化为活死人,但修为高深,实力强横,偶尔还是能恢复清醒,于是以自身所悟指点了贫道刀法,将玉佩给了贫道,嘱托贫道前来相助二位,并取走玄武佩,寻找真正消灭恶鬼的办法,还他解脱。”

    后面半句既是实话,也是承诺,只有连环任务继续下去,探究到真武大帝之秘,自己等人才能消灭恶鬼,而从皇甫菲和她母亲手中拿走玄武佩,自然得承担相应因果。

    “外子还活着?”

    “家父还活着?”

    皇甫夫人和皇甫菲激动兴奋,对玄武佩毫不关心,重点只在于皇甫涛偶尔能恢复清醒。

    她们的声音失控,险些便冲破了孟奇的拦截,传到了外面。

    红线夫人和塞外神驼亦是由衷地高兴,恩人竟然没死,还有救!

    孟奇点了点头:“皇甫庄主目前被恶鬼控制,成为了活死人,若是摆脱,当能恢复正常,但外景寿元不过三甲子,若是再拖一甲子,怕是积重难返了。”

    “多谢道长带来外子消息,有希望比绝望好!”皇甫夫人激动地双颊潮红。

    皇甫菲跟着道:“等再见到大师兄,我就让他把玄武佩给道长。”

    她之前见父亲翻来覆去地研究玄武佩,还以为有着天大的好处,所以半是定情许诺,半是怕洗月先生夺去,悄悄给了大师兄何参商,让他远遁,隐匿起来,探究奥秘,练成绝世神功,可如今却发现它与恶鬼有关,自不肯让情郎冒险。

    老实说,她并未对孟奇完全信任,因为他所言皆是别人无法印证的秘密,玄武佩是否真与恶鬼有牵连,谁也不清楚,比如他入了陵寝,遇见皇甫涛,知道了玄武佩的重要,于是前来聚神庄,诈称有鬼,骗取玄武佩。

    但就像得了不治之症的患者,总是会牢牢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不管那是不是骗人,在知道皇甫涛还有救后,皇甫菲和皇甫夫人的心态便往类似转变,有种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的“狂热”。(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二十九章 玄武佩的下落)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