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半步(两章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半步(两章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39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半步(两章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下一个。”

    声音不大,就像暴风雪停息的清晨,但在众人耳中心里,却如滚滚雷声,回荡不休,冲击着过往观念,震撼着元神心灵。

    开窍期稳进前五的赤眉刀王就这样败了?围观宾客们有的嘴巴半张,有的目光呆滞,完全没法相信赤眉刀王会败,而且还败得如此干脆利落,不过十来息的工夫,就被对方以强破强,正面击败!

    那辉煌的紫色,那轰鸣的雷霆狂龙,还在他们眼中耳里残留,似乎在昭示着一位武道强者的冉冉升起。

    他才七八窍的修为,他连护体罡气都没有,怎么能激发电蛇,斩出如此刚猛霸道的一击?

    功法特殊?手中长刀乃是宝兵?

    但不管如何,若没有刀法入化的境界,没有威震开窍的战力,哪怕拿着宝兵,也没办法战胜赤眉刀王。

    他出身何门何派,从何处而来?

    将来天元皇者的争夺,必有他一席之地!

    钟宁等背叛?顶?点?小说 M.23wX. 弟子皆愕然于赤眉刀王的战败,没想到威名赫赫的他会败在同为开窍期又名不见经传的野道士手中,但更震动于刚才孟奇表现出来的招式精义和战斗风格,或重或虚,或刚猛或霸道,电光腾空,雷鸣不断,几如代天行罚。

    那身穿道袍的身影似乎与自己心目中最害怕最畏惧的师父形象重合了,一样的狂猛不羁,一样的霸道绝伦,一样的堂堂正正,一样的让人发自内心颤抖。

    他身怀师父玉佩,又将诸多神宵矛法的精义融入刀中,莫非真得了师父全心指点?或者,或者干脆就是师父借尸还魂?

    不管哪个猜想,都让他们身体止不住的颤栗。惶恐畏惧之意无法掩饰。

    戚少冲、夏烟云等弟子与他们想法类似,只是没有害怕和恐慌,又惊又喜,又喜又惊。

    真是师父派来的帮手?

    或者他老人家正躲在暗处?

    红线夫人和塞外神驼的目光凝固了,即使他们与孟奇联袂夜行雪原,在他击杀八将之一的白斩龙后对他评价极高,如今也还是震惊异常,之前的评价太低了!每次都以为对他的评价算是高看不少,可每次都很快被刷新过去的观点,不得不再次提高评价。

    赤眉刀王是谁?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人物。半步外景指日可待,外景亦打开了半扇大门,将来天元皇者的有力争夺者之一,可现在,他败得如此快,败得如此脆弱,清源道长仿佛还未活动开身体!

    虽然刚才清源道长的表现颠覆了他们之前形成的潇洒飘逸印象,但阳刚、狂猛、正大、威严的形象亦让人心折,道门本就师法自然。代天刑罚亦是职责之一,与悠然自在毫不冲突。

    再看看清源道长目前的云淡风轻,当真有几分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感觉。

    哐当。房内有事物坠地的声音响起,似乎是皇甫夫人、皇甫小姐旁观了这一战后,想起了皇甫涛。

    闻横水看着败退下来的赤眉刀王,心中就像吃了一个没成熟的橘子。又酸又涩,感觉脸庞被孟奇狠狠抽了一记耳光,丢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面子。还有月之乡的面子。

    刚才赤眉刀王对自己讲小道士深不可测,自己还以为是他老成持重之言,如今看来,真得深不可测,即使赤眉刀王败北,自己也还没看出他的深浅!

    他轻吸了口气,不让内心的恼怒和尴尬冒出,强作镇定地看着孟奇:“道长果然不凡,难怪敢替聚神庄刁难,不过时辰已经不早,为了不耽误吉时,本公子就不陪你们玩耍了。”

    “龙王师伯,请你出手。”他脸色一肃,直接让半步外景的护法“青血龙王”下场,哪怕被人说闲话,也总比丢面子强!

    半步外景天下有数,乃各方势力的中坚乃至顶梁柱,有青血龙王在,闻横水自觉高枕无忧,他就不信开窍期之人有跨境界之能!

    过去多少年从未出现过这种逆天之事,哪怕皇甫涛天人交感时,亦仅仅能与较弱的半步外景战成平手,犹是如此,亦轰动了天下,甚至让几个势力秘密联手,打算扼杀他。

    宾客和钟宁等人长吁了口气,有青血龙王出手,事情解决了,自己等人不用再如此尴尬,目睹闻横水丢脸,将来可不好相见。

    戚少冲等忠心于聚神庄的弟子还处于莫名其妙之中,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有个强横至此的道人拦截新娘房外,而且又不是彻底地阻止婚事……

    故而他们对青血龙王的下场没有义愤填膺的感觉,仅仅是略作叹息,迎亲都能派个半步外景镇局面,实在让人沮丧灰心,若聚神庄有这份底蕴,还怕月之乡趁火打劫?

    红线夫人和塞外神驼对结果倒是没什么期待,只是担心拖延的时间不够,担心青血龙王获胜之后立刻迎亲,不给皇甫小姐逃脱的机会。

    青血龙王是个矮壮的老者,脸庞泛青,双眼似带着淡淡的磷光,声音与他壮实的身材不太一致,阴柔飘忽,仿佛夜晚坟墓里的哭声:

    “你有皇甫涛的玉佩,又掌握了神宵矛法的部分精义,之前在江湖上毫无名气,而实力却骇人听闻,真让老夫不得不往那个方向猜测。”

    孟奇明白意之所指,微微笑道:“贫道确实入过陵寝。”

    还曾经与你们家老祖宗交手,险些将他围杀,若非皇甫涛相救,彼此怕是有杀祖之仇了。

    这么想一想,自己“辈分”也算蛮高的……

    倒吸凉气声,感叹声,此起彼伏,难怪清源道士如此强,原来他也入了神秘陵寝,得到了传承,与过去的皇甫涛以及九乡各自祖宗类似!

    这是将来的外景!

    只要不半路夭折,毫无疑问!

    戚少冲浑身颤栗,激动非常,恨不得立刻询问自家师父的下落,他还活着吗?

    “难怪。”青血龙王嘿嘿笑道。“可惜啊真可惜,在你神功未成之际就直接遇上了老夫。”

    对于这等得了传承的人物,九乡有一个宗旨,若不能招揽,就提前扼杀,夺其传承。

    孟奇对他们的心思很了然,但自己来历不明,又有皇甫涛招式的影子和玉佩,即使不承认,他们也猜得到。宁可杀错,不能放过,反正自己要救皇甫菲,日后被月之乡追杀乃不可避免的事情,还怕什么?

    对于青血龙王,孟奇没有半点轻视,他气息飘忽,宛若他的声音,难以捕捉。难以揣测,站在那里,便似来自九幽的阴风,异常可怕。纵使比不上火王、朵儿察,亦相差不远,乃是正常半步外景,且没有暗伤。

    这种半步外景。不用杀招的全力一击就有自己催发宝兵或驱紫雷劲推动“狂雷震九霄”的威力,也就是说,他举手投足之间都能挥洒“狂雷震九霄”“天外飞仙”等。而且还能精神干扰,直击元神,引动少许天地之力辅助,对普通开窍基本属于碾压。

    不过自己如今也算得人榜前十的人物,又修炼了变天击地等精神秘法,在元神交锋上虽然攻不足,自保还是能够的,至于堪比自己大招的正常攻击,亦不用太过忧心,就像自己与清余等人交锋,从来不会直接用压箱底手段,若不创造出机会,很容易被闪避。

    如果打不中,再强又有何用?

    当然,这只是战略上的藐视,让自己不至于还未交手就心怀恐惧,觉得必然打不过,如此一来,那就真的打不过了。

    面对半步外景,既要有获胜的信心,又不能狂妄自大,目无余子。

    孟奇左手伸向背后,暗含着天地之间某种不变的法理,动作玄妙,似快非快,似慢非慢,在众人奇怪的感觉中已握住了剑柄。

    铮,长剑出鞘,似有一截火光蒸腾。

    原来他是刀剑双绝,和我战斗时根本没尽全力……赤眉刀王心中泛起沮丧之意,那颗失败的种子埋得更好了。

    青血龙王眯着眼睛,似无所觉,就在孟奇长剑将出未出之时,他忽然动了,抓住那转瞬即逝的停顿,双掌拍出。

    左掌斜兜,右掌直拍,周围寒风转阴,积雪染上了一层青色,仿佛有点点磷火在跳跃。

    孟奇脑海里鬼哭阵阵,阴云惨淡,似乎坠入了九幽深处,被众鬼噬身,元神阵阵疼痛麻痹。

    还好他提前运转了变天击地大法,化作了俯视沧海桑田的神佛,气息苍莽,元神拔高,阴风鬼哭便似过眼云烟,不扰其怀。

    他脚步一错,身如幻魔,摆脱了青血龙王的锁定,诡异地闪到一边,长刀发出,疾如电光,斩向青血龙王的侧面破绽。

    青血龙王像是早有所觉,身子微偏,左腿侧踢,带起碧光磷火,嗖得一声踢向孟奇的刀尖,要踢得他长刀脱手。

    这一腿夹杂着阵阵鬼风,围观的宾客皆发自内心地感觉阴寒,非是幻觉,乃是实质之风,他们的元神和肉体仿佛都快被冻僵了。

    半步外景之威,果然不同凡俗!

    自晋升外景以来,青血龙王还从未见过能撑住自己十招的天人交感以下,即使未曾出全力也一样,因为他们绝大部分都经受不住这刮骨冻魂的阴风,要不了几招便浑身颤栗,手足僵硬,实力削弱到举手可取的地步。

    虽然亦有少数功法特殊,能克制和抵御阴风之辈,但也仅仅能让自己认真出手罢了。

    可现在,对面的敌人却与过往遭遇的任何开窍都不同,他肤泛淡金,气势苍莽高旷,如神似佛,面对冻魂阴风毫无所觉,似若等闲之事,不断地游走,不断地发刀,每一刀都直指自己招式破绽所在,根据不同情况,或快或缓,或重或虚,或势如浪潮,或渺似心光,刀法之道尽显大家风范。

    而他左手之剑一直低垂,剑尖抖动,似在酝酿变化,似在计算破绽,虽未出招,其势却让自己不得不慎重以对,不得不预留几分力气防备。

    招式境界上能达到这种程度的,青血龙王实在没见过几个。包括历代最强的天元皇者皇甫涛在内,有一个算一个,不超过五指之数,并且显然没包括他自己。

    还好,境界压人,实力压人,自己乃正常晋升的半步,精神与环境交融,除了能引动少许天地之威,亦有类似天人合一的感觉。四周的事物于心像世界里一一勾勒了出来,包括对面的敌人!

    他的真气流动,他的肌肉反应,他将要出的招式,在自己心中毫无秘密!

    所以众人看到孟奇打得很狼狈,每一次进攻都仿佛在自投罗网,被青血龙王的双掌,覆盖着层层磷火的双掌,逼得仓换变招。若非他身法诡异,转折变化往往出人意料,如幻似魔,恐怕早就被青血龙王一掌拍成了重伤。

    青血龙王稳扎稳打。没有丝毫冒进,自己境界和实力压制,一步步将对方逼到绝路才是王道,贸然进攻反倒有可能落入陷阱。正所谓弱以奇胜,强以正合!

    他的身法很诡异,真气流动很古怪。相当不错,莫非是陵寝中得来的绝世神功?换做其他开窍,青血龙王早就根据真气流动和肌肉反应预判出对方的变化,提前埋下陷阱,一掌毙命。

    可清源道士不同,他施展身法时,全身真气高速流淌,在每个关键窍穴处皆凝结成了一枚随时会崩散的真气种子,直到快要变向时,才陡然“引爆”相应种子,产生充满爆炸力的真气流,从而推动诡秘奇异的变向。

    就让自己的预判很难,因为真气种子遍布所有关键窍穴,只有他快变向的那一刻,才会“引爆”,即便判断出来,也无法提前拦截,顶多不被晃到,逼得他继续改变身法。

    这就是幻魔身法的奥秘,让半步外景短时间内亦摸不清规律!

    孟奇心如止水,没有被逼得狼狈闪避,难以实质威胁到对方的沮丧。

    自己对武道的理解非他们能比,从他们思维角度看是绝路的局势,于自己而言,却蕴藏着生机。

    不过,他也没有一点欣喜,只有全心全意将故事讲完的专注。

    学自“一心剑”陆大先生的专注。

    轮回世界又有几名开窍能旁观法身高人雕刻,受他熏陶,得他指点?

    这一刻,孟奇忘记了求胜的欲望,也忘记了失败的恐惧,眼里只有青血龙王,只有自己的天之伤和流火。

    碧绿磷火燃烧的双掌,阴柔鬼魅难测的身影,银白电光跳跃的天之伤,赤红明焰升腾的流火,除了这几件东西,孟奇再也看不到别的事物了,看不到染上了青色的白雪,“看”不到阵阵吹拂的阴风,也看不到墙角的红梅,也看不到四周围观的闻横水、红线夫人等。

    但借助这几样事物,接着它们之间的气机联系,借助这种专注,孟奇的心像世界里,白雪被勾勒了出来,阴风被勾勒了出来,红梅被勾勒了出来,闻横水、红线夫人被勾勒了出来,周围的世界彻底被倒映入内,纤毫毕露,栩栩如生。

    踏入八窍后,在真正单独与半步外景的交手压力下,孟奇曾经靠精神外放强行达到的境界,终于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了,而且更加清晰,更加深入,更加强大。

    入微之境,天人交感的第一扇门!

    心像世界里,青血龙王暗含杀机的一掌遥遥拍来,劲力凝聚,与阴风纠缠,呼啸而至,与此同时,他左手于后,锁住变化。

    心像刚见,孟奇自然而然就运转了幻魔身法,几枚真气种子炸开,陡地改变了位置,以出乎所有人常识的轨迹改变了位置,接着一刀发出,快若奔雷。

    青血龙王对此毫无意外,轻轻一掌就逼得孟奇回刀再走。

    经过十几二十个回合的试探之后,他隐隐把握住了对方身法的奥秘,不管再怎么遮掩,有再多的真气种子,要引爆其中几个,终归要有新的真气刺激,多观察观察,便能总结出规律!

    你输定了!

    他成竹在胸,任由孟奇游走,化作残影,处处发刀。

    正当孟奇一脚踏在蒙着青光的雪上,强行扭转身体,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改变了方向时,青血龙王动了,如大鹏展翅。猛地冲到了某个无人的位置。

    他双掌一前一后拍出,掌劲一浪接一浪,雪上飘荡的磷火全部剧烈燃烧,化作青碧海洋,随着劲风,涌向前方,就仿佛十万冤魂浩浩荡荡冲出九幽,可怕至极。

    而孟奇改变方向后,竟然一头撞了上来,像是主动寻死!

    哈哈。总算抓到你了!

    你这下死定了!

    包括闻横水在内,绝大部分人都泛出了类似想法,他们早就看出孟奇是靠着身份诡秘强行支撑,等到身法被破,难以闪避,自然败局已定。

    孟奇似乎咬了咬牙,长刀原地颤抖,如同高速虚斩八刀,层层气流坍缩。道道紫电涌出,化作狂龙,紧贴刀身,然后一刀斩出。紫色辉煌,与刚才有所不同,但同样的刚猛霸道。

    好!硬拼就好!青血龙王心中泛起一丝喜意,掌劲勃发。阴气森森,磷火蔓延,周围似化作鬼蜮。

    噗。掺合着阴风的掌劲与雷霆狂龙碰撞在了一起,但对方就像纸糊的灯笼,一下就被戳破。

    双掌拍中天之伤,只觉它空空荡荡,毫无劲力,就连握刀之手都提前松开了。

    在微微上挑之后松开了!

    孟奇体内诸多真气种子炸开,身体诡秘一侧,险之又险避开后续。

    这与之前的身法变化规律截然不同!青血龙王瞳孔收缩,目光凝固,孟奇在这一刻引爆真气种子的规律与刚才有着完全不同,更流畅,更诡异,完全与自己判断得相反!

    故意误导?刻意遮掩?

    从出刀的第一招开始,他就在预设陷阱,一步一步引自己入局,通过前后连贯的身法变化规律让自己深信不疑?

    好深的心机!

    掌劲外吐,招式使老,天之伤向着半空弹飞,可孟奇左手的流光已然刺出。

    光华凝聚,纯粹无暇,美妙夺目,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这一剑的美丽,它没有变化,以气势以速度取胜,外景杀招之威展露无遗。

    糟糕!青血龙王被骗得失手,露出破绽,绝大部分功力和精神都在拍飞“天之伤”的双掌上,面对这飞仙般的一剑,他眉心发麻,竟有无法抵抗之感。

    强行凝聚精神,压住畏惧之意,他只庆幸自己没有孤注一掷,还是在稳扎稳打,毕竟自己不全力而为的杀招便能彻底压住对方。

    他体内预留的几分真气为饵,全身毛孔张开,吞吐着天地元气,接着身体后仰,左臂如同没有了骨头,诡异回收,快得仿佛幻觉,一指点向长剑。

    当!

    指尖弹中了剑身,可剑势像是冰雪般融化了,流火纷飞,依然没有劲力!

    借此之力,孟奇嘴角溢血,身形原地拔高,右手抬起,恰好接住下落的天之伤!

    轰隆!

    乌云快速凝聚,四周一片昏暗,道道电光在云层中乱窜,展露着狰狞。

    在模拟过翻天印的气势后,孟奇已经能够用八九玄功模拟狂雷震九霄和天外飞仙的气势!

    轰隆!

    九刀高速斩出,紫电喷涌,化作雷霆之龙,首尾相缠,浩浩荡荡。

    气流坍塌,虚空仿佛收缩,天地随之变“小”,接刀凌空下斩的孟奇感觉异常高大,加上电光缠绕,居高俯下,几如仙神!

    轰隆!

    一道道闪电劈落,尽数附于刀身,天雷导刀!

    地面电光乱闪,雪花消融,腾起白雾。

    轰隆!

    紫光辉煌,银白灿烂,长刀刚猛,气势霸烈,天罚降临,威不可挡!

    周围之人看得目瞪口呆,这是天象变化,这是天地共助,这是外景神威!

    青血龙王头皮发麻,在弹中长剑时,他就明白自己再次中计了,可没办法不中,间不容发的时刻,哪容得自己去想那是不是陷阱?

    面对这堪比洗月先生的一击,青血龙王终于流露出了恐惧,但他非是靠着吹捧闯荡得江湖,关键时刻不再犹豫,毛孔快速吞吐天地元气,以不怕伤害身体元神的态度将阴风磷火尽数纳入了体内,四周顿时显得清清明明。还了朗朗乾坤。

    他脚步错动,身影似化作阴风,闪避着那一刀,与此同时,右掌终于收了回来,勉强拍出,色成青碧,阴气森森,如同留着青色之血。

    轰隆!

    电光暴涨,阴氛被荡,众人眼里一片灿烂,只能听到沉闷碰撞之声。

    等到他们视线恢复,只看见清源道人回到了门前,身边红梅鲜艳,但白雪早已融化。

    他脸做淡金,眼角嘴边鼻孔皆有血丝溢出,但发髻未散,衣物如旧,随风而荡,姿态飘然。

    而对面青血龙王脸色煞白,头发披散,胸前尽是鲜血,双目磷光不在,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承让。”孟奇刀剑归鞘,微微一笑。

    他现在看似潇洒飘逸,但精神早就贼去楼空,随便来个开窍高手,就能让他头疼。

    不过总算正面击败了半步外景!正常的半步外景!

    当然,击败和杀掉是两回事,要搏杀青血龙王,自己必须立刻催发舍身诀,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犹是如此,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逃掉,甚至到了最后,还必须得以伤换命。

    他的笑容悠然自信,心里却在打鼓,千万得镇住对方啊,否则麻烦就大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得外出,没时间写,熬夜多写了一章,两章一起更新,晚上就没了。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半步(两章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