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百零九章 镇魔(第二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九章 镇魔(第二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36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百零九章 镇魔(第二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孟奇等人怕迷路,回不到出口,只能沿着流淌猩红之水的河流前进,沿路小心翼翼,借着姿态诡异的漆黑树木、巨石等躲避,寻觅着可以下手的对象。

    并非所有的邪魔都能凝聚出魔晶,必须体内的魔气浓郁到一定程度才可以,也就是说,至少得有铁魔的实力。

    “那头如何?感觉有较差半步外景的水准了。”孟奇躲在一块像是长满人脸的漆黑巨石后,透出半个脑袋,望着河边正啃食鱼类的邪魔。

    这头邪魔足有一丈高,双腿粗长,手持沉重异常的魔刀,周身黑气翻滚,浓郁得让看不到细节,而它手里的鱼类三尺长,鳞片幽绿,缝隙里长满黑毛,唇内有着一圈锋利的牙齿。

    邪魔三下五除二便将黑毛绿鳞鱼啃得血肉飞溅,只剩一根大骨,满嘴都是猩红。

    “就他。”江芷微言简意赅地回答,齐正言等人不出声反对,表示默认。

    于是五人散开,阮玉书和齐正言留于原地,江芷微与赵恒从左右两|顶|点|小说 m.[2][3][w][x]侧包夹,孟奇深吸口气,直接冲了出去!

    他没有想过能在魔界瞒住这种等阶的邪魔,自身等人的气息,荡魔符的效果,在污秽堕落的环境里,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醒目。

    蹬蹬蹬,孟奇右手持刀,双腿用力,风神腿发挥至巅峰,像是沉重战车,碾压向邪魔。

    邪魔当即警觉,转过身,魔刀一扬,便劈向孟奇,刀气缠绕着黑雾,宛若九幽的召唤。

    它身高一丈,与孟奇相比,就像是半截山峰。让人产生无法战胜无法击败的感觉。

    铮!阮玉书目光专注,右手急扶,弹出天龙八音中的“夺”音,邪魔顿时一愣,元神震慑,似欲被夺。

    孟奇抓住这个机会,身如幻魔,诡异一折,避开刀气,到了邪魔面前。暴喝一声:

    “杀!”

    雷言荡开,邪魔身体打了个哆嗦。

    紫雷劲吐出,长刀虚斩九次,每一刀都似原处震颤,如同残影,层层压缩,带出响亮轰鸣。

    轰!

    九道紫电如龙,噼里啪啦不断,首尾相缠。化作滚滚车轮,劈在了邪魔身上。

    轰隆!

    天雷除邪,邪魔周身魔气完全被劈散,身体彻底露出。

    他通体长满黑鳞。像是一只蜥蜴,体表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附近道道紫色雷蛇游荡,不断地击碎着恶心鳞甲。

    邪魔刚从琴音中恢复。又陷入了强烈麻痹。

    与此同时,齐正言激发了龙纹赤金剑,一道寒光如无角之龙。带着幽蓝光芒,遥遥斩向邪魔。

    寒光过处,魔气结冰,化成片片黑雪,像是纸张烧掉后的灰烬,缓缓散落。

    剑光斩中麻痹的邪魔,让刀痕加深,穿透了身体,暗红之血喷出,还未落地,就已结成冰晶,像是半空凝固的血污。

    邪魔被冰层笼罩,发力挣扎,吱嘎作响,撕扯出明显裂痕。

    就在这时,江芷微赶至,白虹贯日剑带着对邪魔的震慑,跨击沧海,劈山裂洋,从眉心划到了喉咙。

    啪,邪魔脸上的薄薄冰层当即破碎,可它的头颅也随之裂成两截,黑色浆水涌出,所创严重的元神往体内钻去。

    正宗邪魔可比魔气灌体的速成品顽强多了,尤其是生命力上!

    砰!赵恒手中暗金之剑一递一搅,邪魔元神彻底崩碎,庞大身躯轰隆倒地。

    五人联手之下,这比蛇王略强一线的邪魔毫无抵抗能力便授首当场,孟奇的左手剑都还未能刺出。

    相对完整的小队共同战斗真是异常可怕!

    邪魔体内深黑魔气翻滚,随着它身体的崩坏而凝聚,化成了一枚幽暗魔晶,而它整个身体或成血水,或入魔晶,只剩下一根血红色脊椎骨,表面光滑如玉,内藏暴烈凶残。

    “血色魔骨,不错的炼器材料。”阮玉书跟了上来,评价了一句。

    孟奇转头对赵恒道:“先让她收起来,回去换成善功平分。”

    “好。”赵恒没有在意地回答,让孟奇又腹诽了一副他的土豪做派,小“钱”不放在眼里。

    收起血色魔骨和魔晶,孟奇等人不敢再深入,在附近寻觅别的邪魔。

    绕过河边一处树林后,孟奇的眼睛突然发直,因为他看到那个巨大的金色万字符正处于自己面前,距离不知是远是近,总之就在正前方,琉璃佛光、禅音魔吼与刚才别无二致。

    它怎么在这里?

    我们不是刻意走得相反方向吗?

    孟奇心中涌起无数念头,转身看向江芷微等人,皆是类似的惊讶神色。

    “应该没有几个元魔让佛光镇压……”齐正言皱眉道。

    孟奇微微颔首,凝重道:“若不是四面皆有万字符,那说明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会抵达佛光真魔处。”

    “有可能是九真禅师击碎元魔,将它封印时,顺便将周围邪魔一并镇压,让它们无法走出这个范围,怎么走都会回到核心,而魔界通道入口便是邪魔们逃离的尝试……”江芷微根据自身见识推测道。

    阮玉书刚要说话,河中忽然蹿出了一道血影,模模糊糊,宛如人类,血腥污秽之意弥漫,震慑得孟奇都忍不住浑身颤栗。

    初入外景水准的邪魔?

    孟奇又惊又愕,可来不及出刀,血影的速度快得几乎无法捕捉,它合身一扑,就扑到了江芷微身上。

    血光一闪,破碎声响,它没能穿透江芷微的身体,将她的血肉吞噬。

    水性鱼鳞软甲?孟奇心中大喜,精神涌出,胸口突地亮起一道温暖清净的火光。

    一盏青灯徐徐浮起,屹立于孟奇身前,光芒不明亮,不灿烂,温暖散开,不带一丝阴邪。照亮附近所有角落,没有一处不被纳入其内,就连影子都无法产生,清净、庄严之意弥漫。

    “阿弥陀佛。”

    “唵嘛呢叭咪吽。”

    血影猛地发出惨叫,体表浮出一道道血光,似乎要在这青灯光芒内净化。

    “镇魔塔!”孟奇直接吼刀,右手“天之伤”,左手“流火”蓄势待发。

    自己非是外景,佛前青灯又破损,难以真正净化这初入外景水准的血魔!

    阮玉书在血影扑到江芷微身上时。就已取出了镇魔塔,趁着佛前青灯的影响,将它祭出。

    七层琉璃塔大放光明,每一层之上有都罗汉菩萨之相凸显,各自讲经说法,汇成了浩荡残影。

    琉璃佛光缠绕中的佛塔落下,血影在青灯光芒内无所遁形,难以躲避,被直接压在头顶。

    他一身魔气喷涌而出。模模糊糊的血影感消失,现出了原本面目,原来是一张血色魔皮,有眼有鼻!

    只有五息时间!孟奇想都没想。就一剑刺出。

    流火似一道晚霞横空,美不胜收,没有变化,没有后手。直奔血皮而去。

    随着这一剑使出,青灯黯淡,缩回之前大小。重新吊在孟奇胸口。

    兹兹兹,流火刺中血皮,像是在灼烧着油脂,洞穿出明显剑孔,火焰蔓延,燃烧着它每一寸皮肤,至阳至烈。

    血魔厉声惨叫,状似痛苦。

    失去青灯的照耀,它恢复了一定的行动之力,但没有刚才的难以捕捉了,齐正言紧随孟奇之后,施展出了“千里冰封”,寒光化作剑气,再次带来黑雪,层层冻结,晶莹闪烁,将血魔凝固在内。

    江芷微调整了一息,藉此出剑,再无保留,佛光为之一黯,天地之间仿佛只有那一道明艳剑光。

    剑光顺着冥冥之中的某种规律,轻巧穿透冰层,一下点在了血色魔皮眉心,剑气激荡,震慑邪魔的效果凸显,绞碎着元神。

    赵恒背后气龙凝聚,随着他的左掌拍出,张开吞噬,将血色魔皮吞入,不断切割。

    片片碎屑落地,血魔元神被灭。

    孟奇暗自庆幸,若没有镇魔塔,以血魔不怕正常伤害之能,自己等人恐凶多吉少,唯一的机会就是小吃货用琅嬛十二神音影响,齐师兄全力而为,发出外景一击,将它控制住,自己则用天雷与一丝八部天龙火等克制邪魔的攻击试图致命,到时候,如果芷微和赵恒各有类似手段,则还有希望,否则血魔回过气来,就是一地的人皮。

    喷涌的魔气重归,凝聚出一枚血色魔晶。

    大部分血色之皮则融入黑土,只有一块巴掌大小的残留。

    江芷微抖了抖衣衫,内里的鱼鳞软甲化成黑灰飞出,若没有它,江芷微刚才说不得就身死当场,除非她师父还另给了她保命手段。

    鱼鳞软甲蕴含着奔波儿灞的精血,血魔先是吞噬了此物,故而才被阻挡。

    得感谢奔波儿灞,各救了我和芷微一命……孟奇暗自吐了口气,他的鱼鳞软甲在山神庙被围攻时就破碎于烈焰人魔最后一刀了,无法修复,但它换来了以一敌三的胜利,算是物有所值。

    “没事吧?”孟奇关心问道。

    江芷微吐了口气,摇了摇头:“没事。”

    “我们已经有五枚魔晶,纵使碧霞元君只拿到一枚,也足够炸断通道,不如就此折返,躲于入口附近,若是遇到强大邪魔,还能直接回极天殿,它们可没办法通过不稳定的通道降临。”孟奇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阮玉书没有多余之话,齐正言更加只是点头。

    江芷微轻轻颔首:“回去的路上争取再杀一头外景以下的邪魔。”

    “希望碧霞元君不要让我们失望。”赵恒叹了口气,碧霞元君乃是外景,杀半步以下邪魔如杀鸡狗,要拿到一枚魔晶很轻松,就怕她被贪欲蒙蔽,想着深入。

    五人沿着血河返回,没过多久,就看到了幽幽暗暗的虚空大洞。

    忽然,被万字符镇压的核心处,魔吼之声压过了禅音,一股股黑色飓风透出,往着四面八方吹拂!(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百零九章 镇魔(第二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