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刀阐理(第一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刀阐理(第一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30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刀阐理(第一更))的详细阅读内容

    孟奇想归想,还是侧身指着段瑞道:“钟神医,这便是患了离魂症的段瑞。”

    “不是段复生吗……”冯元静脱口而出。

    孟奇哪会猜不到真实情况,忍住笑道:“也可以这么叫他。”

    钟太平作为半步外景,还未入房门便感应到床上躺着一人,被封住周身穴道,进来略略一看,就已明白他是病人,刚才仅是转移话题之用,闻言走到床边,拿起段瑞的左手,食指中指以很奇怪的姿势搭在手腕处把脉,神情专注,收起了刚才的种种情绪,惹得孟奇等人都不敢说话,安静等待。

    过了片刻,钟太平收回两指,拿出十来根银针,分别插在段瑞不同的穴道,连变九次之后,段瑞的表情变了,脸庞肌肉扭曲,双眼迅速幽深,几乎看不到瞳孔,漆黑一片。

    “我要杀了你!”他凄厉喊道。

    刚才的刺穴当中,他的部分穴道被解,已能开口说话,张嘴欲要喷出“唾沫”。

    钟太平乃半步外景,顶-点-小说 M.23WX. 银针又插在他的身上,岂会不知?真气一变,当即让段瑞“闭嘴”,然后收回银针,看着双眼渐渐恢复正常的他,神情若有所思。

    这一连串变化看得孟奇暗自点头,“九不神医”性子古怪倨傲归古怪倨傲,但这份医术当真非同小可,神医之称名副其实!

    孟奇还未说话,冯元静就忍不住开口询问:“钟伯伯,可是离魂症?”

    她这样的表现引来冯斌的注目,但并未多话,不知是什么想法。

    钟太平捋了捋山羊胡子,慢条斯理地道:“确实是离魂症,苏少侠,还请将事情原委讲一讲,这离魂症可是有不少种类的。”

    此乃望闻问切之“问”。

    孟奇将自己遇到的、从段瑞口中知道的事情一一描述。只是掩盖了真常盗经这个起因,以及段瑞修炼的可能是《易筋经》。

    老实说,他觉得颇为奇怪,《易筋经》乃改善资质,提升武功招式品阶的绝世神功,但主要是作为辅助,以改善自身拥有的真气,根本不可能像段瑞这样以此练出真气,而且还是阴毒可怕的魔道真气,莫非他隐瞒了什么?他的义父还教过他一套不错的魔功。然后靠着《易筋经》提升了品阶和威力?

    冯元静尚是第一次知晓段瑞的身世与武功来历,又是同情又是猜测,觉得他疯子般的义父是罪魁祸首,他的九个姿势乃离魂症的根源。

    冯斌微微颔首,若是武功引起的离魂症,只要不再习练,倒是不怕,以段瑞的资质,修炼别的功法。一样能突飞猛进!

    钟太平捋着山羊胡子,点了点头道:“离魂症的一大种类是‘一体双魂’,自古有之,有的天生如此。胎中之迷带来,有的是被‘借体还魂’,遇到类似情况,须得找精擅灵魂元神之道的高手帮忙定住多余之魂。然后靠符篆药物等配合,强行拔除或消弭,能够根治。只是多有危险,稍不留神便会伤及剩下灵魂,留下不可弥补的隐患,老夫治愈的一例离魂症便是‘一体双魂’。”

    “不过听苏少侠的描述,观段公子之脉象与表现,当能排除一体双魂。”

    冯元静最开始听得非常紧张,等钟太平说可以排除这个可能时,长长地松了口气,同时暗自埋怨,钟伯伯恁个废话,直接讲到底是什么原因便可,让人平白无故担心!

    孟奇不动声色听着,心中却想到自己,若自己穿越而来时,原本的苏子远灵魂并未消散,那就是一体双魂,又一名精分患者了,不知道顾小桑顾妖女是什么类型……

    钟维探头探脑看着床上的段瑞,不知是羡慕还是同情,他修炼的功法如此强大,小小年纪便能战胜六七窍的强敌,真是令人心生向往,可弄得自身这样狼狈,连身体和行动都无法掌控,实在可悲。

    “……段公子的离魂症可以初步判定……”钟太平有着不少大夫特有的啰嗦,讲了一大堆后才步入正题,“他本身心性淳朴,踏实善良,但修炼的魔功能潜移默化改变人的心性和行事之法,或者说增强人偏激、堕落的部分,与他本身非常矛盾,互相抵触,久而久之,在他没察觉的情况下,这种抵触,这种下意识的保护越来越强烈,以至认为魔功增强的偏激部分不是自己,将它排挤出来,两者初步割裂,出现离魂症。”

    段瑞听得眼泪泛起,视线模糊,原来如此,我不是天生的坏人!

    这就是正统的精神分裂了……孟奇下了结论。

    能增强人偏激心性,以及杀戮等欲望的魔功不在少数,冯斌和冯元静对此没有异议。

    齐正言听得很专注,嘴唇微抿,若有所思。

    “钟神医,你肯定那九个姿势是魔功?可段瑞的义父不像是好人,就算修炼魔功,亦只会如鱼得水,与本身心性矛盾不大,为何他也发疯了?”孟奇问出不解之处。

    钟太平摇头道:“不一定是那九个姿势,总之有魔功的痕迹。”

    呜呜呜,这时,段瑞拼命想要说话。

    孟奇指风一弹,解开他的哑穴,同时让冯元静等人注意“唾沫”。

    “我,不,那个邪魔说义父之所以发疯,是因为他故意隐瞒了修炼出来的真正问题,误导他改变九个姿势的顺序……”段瑞慌忙道,从之前与邪魔的对话,他可以肯定九个姿势便是魔功!

    孟奇轻吸口气,难道不是《易筋经》?或者像《天龙八部》里一样,高深的佛门武功需要佛法调和,否则就会出问题?可自己修炼金钟罩没任何隐患啊……

    改变修炼的顺序会出问题人尽皆知,但段瑞这样正常修炼还出问题的就很少见了,绝大部分属于魔功——进展快,威力大, 容易出问题。

    钟太平听到段瑞的话语,轻轻颔首:“知晓根源就容易治疗了。”

    “钟神医,真的能治?”段瑞又惊又喜又激动,冯元静满脸喜色。

    钟太平吹胡子瞪眼:“老夫说能治。那肯定能治!”

    这样不好的态度反而让段瑞彻底相信,神医就该是这种态度!

    “首先你得停止修炼那九个姿势。”钟太平直截了当道,“然后再辅以药石针灸,将割裂的部分压制吸收,重新融为一体,当然,前提是你本身不能抗拒,不能将他认为是邪魔。”

    段瑞愕然道:“还,还得和邪魔一体啊?”

    这,这算什么治愈……

    钟太平脸庞一扳:“他便是你。你便是他,除非杀了你,否则是除不去的,但可以重归一体,让他成为没有自己想法的部分,归属于你自身的部分,受你控制。”

    孟奇也跟着道:“小段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负面部分,人活一世。谁没点阴暗欲望?关键在于能压制它,不被它控制,理性对待它。”

    “你过去难道没想过发大财,娶小妾。狠狠欺负平日里关系不好的同门?这很正常,知道它们只是幻想,想过即忘,便是好人一名。”

    “‘邪魔’人人都有。端看怎么处理,强行分割是最差的选择。”

    段瑞稍微缓解了惊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以他的年纪,还是一知半解。

    孟奇沉吟下,拔出天之伤:“这样吧,将你自身看做‘阳’,将‘邪魔’视为‘阴’,你分辨一下我这刀是阳是阴。”

    见“狂刀”苏孟要展示刀法,冯元静和钟维兴致勃勃,屏息等待观看,冯斌和钟太平亦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跳跃的银白小蛇收敛,孟奇一刀斩向虚空,风声消失,刀势似刚似柔,似阴似阳,仿佛在不停转化,阴阳互根,难分彼此。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咦……”冯斌和钟太平都识得这一刀的玄妙,微微点头,若自己遇上,恐怕只能强行化解。

    长刀落下,在最后一刻转阴为阳,化柔为刚,震得房间颤抖,屋顶掉下一蓬蓬灰尘。

    “阴阳互根,从来一体,无法彻底割裂,这便是你和邪魔的写照,但只要驾驭得住它,驾驭得住自身种种阴暗念头,你便是你,何来邪魔之说?可曾明白?”孟奇以刀蕴理,浅显易懂地教导段瑞。

    段瑞总算明白:“多谢苏公子指点。”

    钟维则沉浸在刚才那一刀里,只觉玄妙不凡,近于法理。

    “他需要至少三个月的药石针灸治疗,搬到老夫府上吧。”钟太平负手起身,眼睛看着屋顶。

    孟奇当即道:“好。”

    接着,他又问了一句:“钟神医,刚才唤醒邪魔的针灸之法可有比较简便的变通之法?”

    “医道没有捷径!”钟太平哼了一声。

    孟奇虽然记住了刚才的九次穴道变化,也感应到真气的流动,亦只能嘴角抽搐,放弃了学会此法的打算,难道顾妖女会任由自己在她身上扎这么多针?

    钟太平负手回府,等着孟奇和齐正言送段瑞过来,冯元静和冯斌亦先过去,帮忙打点。

    “齐师兄,你帮我看着房门,我有话要问段瑞。”孟奇见他们离去,转头对齐正言道。

    “啊……”齐正言仿佛一下惊醒,“好的!”

    孟奇走到床边,看着段瑞:“小段,有个问题,你得老实回答我,你义父最初怎么知道九个姿势的正确顺序?”

    “义父告诉我,他得到九页散落的秘籍时,遇见了一个老和尚,告诉了他正确的修炼顺序,但‘邪魔’说他并不相信,让我先练。”段瑞老老实实回答。

    老和尚……孟奇心中一惊:“可曾知道老和尚的样貌?”

    “义父没讲。”段瑞眼神诚恳。

    孟奇皱起了眉头,当时为了找到《易筋经》和其他手抄秘籍,不少长老首座都去过后山深处,实在难以判定是谁,甚至可能他是暗中潜去的……

    不过可以确认一点,真常的背后确实还有人,少林长老层次有奸细!

    但他为什么要让段瑞的义父修炼这九页疑似魔功的秘籍?也是拿他当试验品?这九页魔功又是从何而来,真常抄录的都是少林绝学啊……

    以上判断都基于段瑞没有撒谎,孟奇决定再观察一下。

    将段瑞送到钟府后,孟奇前往六扇门,打算将段瑞之事告知他们,日后看管还得他们负责,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行走于长街时,孟奇忽然心中一动,转身回头,只见一名羽衣古冠、高鼻薄唇的年轻道士站在不远处,俨然便是“五方帝刀”清余。

    “苏施主倒是走得快,贫道追得好辛苦。”清余微笑稽首。

    孟奇愕然道:“道兄有何事?”

    “主要是心痒,贫道前往茂陵,为的是与人交手切磋,却卷入事端,不得不先回山门,再次外出,最想比试的便是苏施主,毕竟当日之约尚未兑现。”清余侃侃道,气势堂皇正大,周围人群下意识就往旁边避散。

    这小道士奸诈归奸诈,但确实是不错的对手,孟奇朗笑一声:

    “固我所愿,不敢请耳。”

    说话时,他气势勃发,如出鞘之刀,让附近人流纷纷躲让。

    一时之间,长街干净,只余两人遥遥相对。(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七十九章 以刀阐理(第一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