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偏激“邪魔”(第二更求月票)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五章 偏激“邪魔”(第二更求月票)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29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七十五章 偏激“邪魔”(第二更求月票))的详细阅读内容

    翌日,当别的牢头来换班的时候,终于发现了里面的不对,第三层尸横片野,皆是手足内脏残缺,总之没有一具完好。

    “是中毒身亡。”王捕头蹲在牢头尸体前,检查着死因。

    被邀请而来的孟奇、齐正言等人皆是脸色郑重,没想到段瑞还藏着剧毒!

    押入牢房时,王捕头做过仔细搜查,确认段瑞身上没有藏着毒药、迷雾、暗器等物品,这是六扇门的规矩,防止越狱。

    并且,孟奇与段瑞交流结束后,特意又请了牢头来再做检查,非是他们撇清关系,而是犯人每一次和人见面后,都得进行类似的工作,以防探监之人给他有用的事物,故而王捕头等人并没有怀疑孟奇和齐正言故意放走段瑞。

    “他穴道被封,手足被锁,纵使天生神力,若没有毒杀牢头,恐怕都难以逃走……”大侠林保之中肯说道。

    牢头到这里来明显是给段瑞补充点穴,他不可能拖到最后一刻,穴道接近解封,那是拿自己的生+顶+点+小说+m+23wx命开玩笑,因此可以排除段瑞当时恢复了部分实力的可能。

    “可问题在于,他的剧毒从何而来?”黄华枫颇为恼怒地道,好不容易抓住杀父仇人,居然让他从戒备森严的六扇门地牢逃了!

    王捕头略显尴尬,这是在指责自己和六扇门搜身不力?

    孟奇沉吟道:“王捕头乃积年神捕,段瑞身上能藏物品的地方,他全部搜过,就连口中是否有毒囊都查过,按理来说,不该有剧毒出现。”

    若不是事前搜过并且相信这种结果,牢头岂会轻易靠近危险的犯人?

    黄华枫和萧梁正要发出疑问,孟奇蹲身将牢头的尸体扶起:“他是来补点段瑞的穴道。当时的姿势应该是这样……段瑞被铁链锁住,若没有立起……”

    他试图还原当时的景象:“牢头有不小可能是被段瑞口喷毒液害死的,排除毒囊的存在,说明段瑞的魔功能将自身的唾沫转变为剧毒……”

    王捕头认同点头:“这个可能不小,不过被封了穴道的情况下,他的魔功还能运转?”

    “穴道只是限制他的活动和真气运转的主要路线,若转变唾沫比较取巧,点穴未必有用。”沙万豪作为在场年龄最大的名宿,见识还算不凡。

    “当前最重要的不是考虑段瑞的魔功如何,而是抓住他!”黄华枫情绪有点失控。

    王捕头当即道:“段瑞身怀‘邪魔’。纵使没有犯下命案,也不能任他乱窜,我立刻发海捕文书去郡城!”

    “我会帮忙追捕。”孟奇沉声道。

    若段瑞逃跑的路线没经过郢城,挑战青莲公子的打算就得暂时搁置了。

    一则段瑞逃跑,自己虽然谈不上责任,但毕竟首先提议先治离魂症,再考虑处置措施,总得给聚华派一个交代。

    二则段瑞疑似练了《易筋经》,他和他的义父可能牵涉当年真常盗经的事情。也许能找到深藏奸细的线索,哪怕自己已经离开了少林,也没有归宿感,好歹师父和小师弟还在寺内。抓住奸细能防止他们哪天被冤枉被陷害。

    三则段瑞告诉自己的九个姿势,还有许多需要细细琢磨的地方。

    齐正言本身就是外出磨砺,也不一定必须去郢城,在孟奇表态后也跟着承诺。

    黄华枫知道此事须怪不得“狂刀”苏孟。谁事先能想到段瑞的魔功如此诡异?

    “苏少侠,齐少侠真真侠肝义胆。”他拱手道谢。

    几人出了这间牢房,看了看别的尸体。大侠林保之叹了一口气道:“魔头残忍,纵使一掌震死,也还是要扯断手足或掏出内脏……”

    众人看着残缺不全的尸体,皆沉默难言。

    …………

    “段瑞”逃离牢房后,攀出城墙,疯了般逃向附近山岭,慌不择路。

    一直奔到太阳高照,金黄染身,他才颓然倒地,靠着一株枯树喘息。

    喘息了一阵,他幽深如同漆黑的眼睛渐渐恢复正常,茫然看着四周:

    “我,我这是在哪里?”

    睡觉之前明明在牢房内的,怎么醒来就身处荒山野岭?

    莫非有人救我脱困?

    不可能……难道是离魂症发作,邪魔附体,害了牢头,越狱离开?

    段瑞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就是事实,忍不住捂着头,痛苦低叫,自己心甘情愿被关押,免得离魂症治好前害了旁人,结果还是累及牢头……

    “哭什么哭?出息!”段瑞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愕然起身,打量四周,却没有找到任何人影。

    “看什么看?我就是你口里的‘邪魔’!”段瑞脸庞扭曲道。

    紧接着,他又恢复正常:“邪魔?我没钱没财,武功又低,求求你放过我,不要再缠着我了!”

    他近乎哀求。

    脸庞再次扭曲:“哈哈,我便是你,你便是我,何来放过之说?其实,我们本是一体,被人欺负之后谁不想报复?只有你这个胆小鬼不肯面对,明明有着强大的实力,还不愿意杀人,我只好自己行事!”

    “胡说,我当猎户的时候从来不心软,可你害了师父,让我百口莫辩,丢掉平静的生活……”段瑞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师父救我脱离苦海,将我当亲生儿子看待,门内有什么好东西首先想到我,练功出错,他从来不责骂,总是慢慢纠正。”

    “他对我们恩同再造,情越父子,你却害了他,不是邪魔,还是什么?”

    段瑞仰头大笑,笑得眼泪乱颤:“笨蛋!愚蠢!这个世界上全是坏人,只有自己才不会害自己,我们本是一体,我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就不该杀掉师父了!”段瑞怒道。

    他嘴角勾起冷笑:“他为什么救你?还不是看中了我们的天赋,猜测我们身怀绝学,那日他已经怀疑我们的武功来历,若是合盘托出。少不得被杀人灭口,我只有先下手为强!”

    “这都是你没有根据的猜测!”段瑞吼道,“而且我们的武功来历有什么问题?”

    他满脸嗤笑:“平日里,他是不是旁敲侧击那套强身健体的功法?这还不是觊觎神功?”

    段瑞年纪不大,经验稀少,被他带得绕不过圈子,一时哑然,不知该如何辩解:“师,师父只是关心我……”

    他还是那样的嘲笑表情:“你真以为那只是一套强身健体的功法?你以为老疯子真是好心收你为义子?”

    “义,义父哪有坏心!”段瑞愈发震惊。

    “老疯子自己不敢练。拿你当替死鬼,还好我机警,一直瞒着他,故意误导他,嘿,所以他练着练着就疯了……”他笑得很是得意。

    接着他表情一肃:“你以为‘狂刀’苏孟是好心?还不是觊觎我们的神功,在牢房的时候,他可曾提过怎么治疗你的离魂症?全都是在问‘强身健体的功法’!”

    段瑞无言以对,脑子里乱糟糟一片。

    “人心险恶。我们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怎么会害你?其他人才是!他们都觊觎我们的神功。想要害我们!”他的表情变得癫狂,满是对别人的憎恨,“我们练得如此神功,岂能一辈子在小城默默无闻。既然已经逃了出来,就不要想着回去了,风风光光一世岂不快哉?”

    段瑞对孟奇、对王捕头等人有了戒心。虽然对“邪魔”还是接受不能,但最终咬着牙,脸色阴郁地起身,往着一条官道进发。

    我自己也可以找名医!

    他时而走着官道,时而穿山越岭,三日之后,已远离了郢城范围。

    突然,他听到前方有虎啸与求救之声,于是大踏步前行,穿过了面前的林子。

    只见山脚之下,一头比正常老虎大了两倍的猛虎正扑咬着一名仆人打扮的老者,对砍过来的长刀毫无所觉。

    老者身后倒着一乘马车,车旁立着一名受伤难行的女子,白色衣裙,鹅黄斗篷,衣领毛绒绒的一片,容颜姣好,气质娴静,身边有一具具尸体,男女皆在,呼救之人正是她。

    冯元静看着老仆岌岌可危,自身又伤了双腿,难以逃脱,无力帮忙,心中一片绝望,只能下意识呼救。

    她有点怨恨苍天,怎么遇上了一头快要成精的老虎,江东一带,除了去深山野岭可能碰上妖物、妖兽,官道附近有多久没它们的行踪了?

    就这是,她看到一名虎头虎脑的少年靠近,先是一喜,接着沮丧,大声喊道:“别过来,虎精危险!”

    段瑞深吸了口气,快步急行,一下奔到了老虎旁边,右拳势大力沉地打出。

    老虎仗着刀枪不入,咬着老仆的肩膀不放,一爪拍下段瑞。

    忽然,它眼睛鼻子皆有鲜血流出,身体软软倒地,竟然就此身死!

    冯元静看得双眼发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威猛可怕的虎精就这么轻松被杀死了?自己的仆人有七八窍的高手,有不少开窍好手,全都死在了虎精爪下,而这少年居然一拳就将它打死了?

    “姑娘,你没事吧?”段瑞搀扶着老仆过来,脸上是淡淡的关切。

    冯元静收敛起震惊愕然:“多谢公子相救,敢问尊姓大名?”

    “段,段复生。”段瑞报了假名。

    那日之后,如同新生。

    “公子侠肝义胆,武功超群……”冯元静略略低头,脸泛薄红,觉得眼前的段复生强大但淳朴,与日常所见的公子哥们截然不同。

    段瑞第一次被美女如此夸奖和感激,第一次被水汪汪的妙目这样看着,挠头道:“我辈学武之人,自当拔刀相助。”

    不知怎得,他有些喜悦,过去从来没有女子这样看自己。

    “段公子是去长川?”冯元静问道。

    段瑞早就不知地理方向,随口道:“是。”

    “我家正好在长川,公子不如……”冯元静话未说完,就见段瑞脸色一变,“公子,你怎么了?”

    段瑞莫名有危险预感,惶恐道:“或许是我仇家追来了……”

    能让一拳打死虎精的段公子如此害怕,他的仇家到底多么恐怖?冯元静下意识想道:“段公子,你们如何结仇的?”

    “被人冤枉,被人觊觎身上的秘籍……”段瑞还是没有太多江湖经验,面对关心自己的冯元静,讲出了自己对孟奇等人的“猜测”。

    冯元静想到刚才之事,看了看淳朴的段瑞,咬牙道:“段公子,我相信你,你快躲进车里,若有人来问,我会帮你遮掩。”

    段瑞眼睛微酸,感动莫名,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他躲进倾倒的马车,运转神功,遮掩气息和波动,没过多久,就有两匹马联袂而来。

    哒哒哒,马匹靠近,冯元静看到来者是两名侠士打扮的年轻人,为首之人身穿黑色劲装,手中提刀,面容俊美,气质阳刚。

    这么年轻的仇人?是他们让一拳打死虎精的段公子害怕?冯元静有点不敢相信。

    “这位姑娘,你可看到一名少年路过?”孟奇开口询问,简单描述了段瑞的长相特征,并且打量四周。(未完待续。。)

    ps:  又快单日过千月票了,谢谢大家,继续求月票!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七十五章 偏激“邪魔”(第二更求月票))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