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夜深人不静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夜深人不静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758816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一百一十八章 夜深人不静)的详细阅读内容

    “若是神话或仙迹的人,二十多年前来到这里,修炼的又是速成的魔道神功,而且还没有精神失常,走火入魔,癫狂至死,暴体而亡,那他的修为该到了何种程度?一次次的轮回存活,一次次的善功兑换,一次次的吸蚀真气精元血肉,一次次的组织帮助,就算未成法身,再不济也得有外景巅峰了吧?”

    孟奇只觉寒毛竖起,内心一阵凉意,莫非老钟头是名副其实的老魔头,真天魔?

    “天魔四蚀”,蚀肉,蚀骨,蚀经,蚀魂,吸纳对手的血肉、骨骼、经脉、精元、真气和魂魄来提高自己的实力,恢复青春,延长寿元,类同于吸星**、北冥神功,但更狠,更恶毒,更恐怖,效果也更好,出自孟奇上辈子看过的一本漫画,出自大天魔所创的《天魔功》,非主世界的功法,而《天魔功》修炼到深处,可证天魔金身,返本太初,衍天魔极乐。

    “即使非神话或仙迹的人,二十多年的轮回,也非同小可!纵然随着实力的增长,轮回的间隔加长,二十[顶^点^小说][m].[23][wx].]多年也意味着至少十五六次轮回,一次次兑换下来,又修炼了天魔功,那该何等可怕?”

    孟奇如今不过六七次轮回,便有名副其实的人榜前二十,甚至更高的实力,何况十五六次的资深轮回者?并且天魔功可以速成,不比**玄功和金钟罩得细细打磨,没有奇遇,很难快速提升!

    不是外景巅峰,起码也是宗师……孟奇背心发凉,寒意四起,勉强压住了心境波动,冷静地戒备四周,担心老钟头突然扑出,给众人来一记天魔极乐。

    “难怪那名江洋大盗会精神崩溃成那副样子……”

    “还好没有鲁莽前来,而是纠结了一大票帮手。否则就因公殉职了……”

    “不对啊,老钟头实力若如此可怕,在码头时就光明正大闯邱家楼船了,一个个吸成人皮。甚至渣都不剩……莫非邱家楼船里有位宗师?”

    邱家历代以来最强的也就是一位外景三重天的一流强者,从未有人跨入绝对,如今活着的仅一位耆老是外景一重天,到哪里去找宗师?

    莫非他们的秘密牵涉到某个大势力,或散修强者?

    其他人都在仔仔细细研究诡异尸体,探求老钟头来历,只有孟奇思维发散,寻思着别的事情。

    “也不对啊,修炼‘天魔功’会造成外貌和性子皆向天魔变化,容颜丑陋。残忍嗜血,以老钟头的实力和《天魔功》带来的心性影响,纵使要离开暴露了身份的阳夏,亦不该不声不响……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比过他一根手指,怎么不干脆等在院子里。用天魔功全都吸掉,再从容离开?”

    越想,孟奇越是觉得不对劲,往屋子深处走去,查看挂在里面的一具具尸体。

    尸臭扑鼻,中人欲呕,真难为老钟头能在这样的环境里修炼。并且还甘之若饴。

    “外面的尸体很新鲜,都是最近一两个月的,里面基本是陈年旧尸,最久大概一年……”崔先生背对孟奇,站在“尸林”里自言自语。

    再久的尸体估计都化为白骨,重新掩埋了。

    崔先生没理孟奇。自己检查着尸体,孟奇也没去打扰他,自顾自地寻找痕迹。

    “咦,这部分尸体的腐蚀并不明,有的骨头残存了几根。有的血肉附皮,未消融干净,骨骼反而少了部分……”孟奇捂着鼻子,看着旧尸。

    这明显是天魔功初学乍练的表现!

    “老钟头的弟子?不像……旧尸依然挂着,与新尸相对,这应该是自我观察进步和细节变化的方法……”

    “可老钟头的天魔功不该如此弱啊?”

    孟奇眉头微皱,充满了不解,这与自己的判断完全违背。

    老钟头二十多年前实力就非同小可,没道理这么多年过去反而没什么进步……

    这是孟奇用“变天击地**”唤起“刀疤”心中痛苦回忆时感受到的东西,也清楚老钟头曾经教过“刀疤”一门武功,是他崛起真正的基础,但具体是什么就无法窥探了。

    “莫非老钟头的实力归实力,与天魔功无关?他的天魔功是最近一两年才开始修炼?”孟奇忽地闪过这个念头。

    “‘天魔功’极易走火入魔,稍不注意就会精神失常,癫狂暴体,任何有理智的人,除非没别的办法,都不太可能直接修炼,嗯,六道轮回之主灌体除外……所以,老钟头将自己参悟的心得变成了另外一门武功,传授给了‘刀疤’,让他帮自身积攒经验?等到难题都解决的差不多了,再自己修炼?”

    “这样倒是能解释‘刀疤’为什么对修炼那门武功不堪回首,成为痛苦的记忆之一,以人类之身修炼天魔的武功,还是老钟头自己改编的版本,想不痛苦都难啊!”

    “难怪他发福的这么厉害,过去的清秀小生居然变成了肉山魔王,除了自我放纵,原来还有类似‘天魔功’造成的外貌和体型向天魔变异……”

    这样的猜测前后都符合逻辑和表征现象,让孟奇隐隐觉得是事实,可问题来了,任何一名轮回者都不可能花费如此长的时间,通过调教弟子寻求修炼的正确方法,因为这样做的人早就因为实力赶不上轮回任务难度的提升而死亡了。

    有那么多的时间,还不如多搜集秘籍、矿物等换取善功,请求六道轮回之主灌体,然后自己再修炼一遍,弥补基础,反正天魔功是速成功法,完全来得及。

    “莫非老钟头和邪君一样,一个捡到《不死印法》,一个捡到了《天魔功》?”孟奇回想自己的经历,自然有了这个联想。

    至于老钟头从哪里“捡”到,为什么二十多年来会始终隐居阳夏,不兴风作浪,孟奇就无从猜测,不得而知了。

    这些尸体的来源比较清楚,有的是义庄内存放的新死无人安葬之尸,有的是流浪汉、乞丐。反正他们失踪也无人关注,众人检查了一遍尸体,并无太大发现。

    院子其他房间内收拾的干干净净,片纸不留。看来老钟头走得较为从容,一点也不慌乱,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小苏,你今晚领着老李看守这处院子,不要让野狗和乞丐闯进来破坏了尸体,毁了证据。”知事捕头郑巨山吩咐道,“我会提请郡城衙门,让他们派遣最出色的捕头过来检查尸体,寻找线索。”

    诡异的老钟头自己逃走,让他悄悄松了口气。不用再冒险了,任务可以丢给郡衙了。

    此言正合孟奇之意,当即答应了下来——他想避开众人再好好检查下尸体和院子,看有否轮回者留下的特殊痕迹,比如另一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武功。

    李充却是吓得够呛。这么多吊着的尸体,以及诡异可怕的腐蚀痕迹,阴森恐怖的院子,白天都让人胆战心惊,何况晚上?

    “郑,郑知事,我年迈不耐夜寒……”他话未说完。就看到郑知事与崔先生等人扬长离去,对自己的声音充耳不闻,只留自己和小苏捕头看守现场。

    李充皱纹深深,笑得比哭还难看:“小苏捕头,请多,请多照顾。”

    “老李。你到底在怕什么?”孟奇失笑道。

    李充压低声音:“我担心老钟头夜里回来,那该如何是好?”

    看到房内的“尸林”,他对老钟头愈发畏惧和害怕,只觉他是真正的恶鬼。

    “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尸体。痕迹全部抹去,说明老钟头离开得很从容,一点也不急迫,该做的事情已然做完,不可能再无聊返回。”孟奇淡定道。

    若非如此,他会发挥捕头的责任心,现在就“追”到江东去,不留于危险之地。

    “可这事邪性,要是半夜这些尸体全部变成了僵尸……”李充越说越怕。

    “僵尸有什么好怕的?要是遇到,就告诉它们不约,自己一边玩去。”孟奇笑呵呵道。

    他连罗汉化成的僵尸都遇过,又有“天之伤”这口天罚之刀在身,对普通僵尸哪还有害怕之心?

    不约……什么意思……李充无言以对,只觉小苏捕头莫非是儒门出身,不怕怪力乱神之事?

    到了夜里,乌云蔽月,天色漆黑,因为李充死活不进有尸体的房间,孟奇只好在门口生了堆火,烤着干粮,喝着清水,打算等下就做细致检查。

    李充拿起随身携带的酒葫芦,狠狠地灌了一口,稍微放松下来,感叹道:“老了,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阳气壮,血气足,不怕阴魂僵尸,想我刚当捕快那会儿,可以整宿整宿地守着义庄,现在却是不敢进房间,不敢晚上和尸体待一起。”

    “其实在门口也一样啊,你想想,背后有一双双尸体的眼睛看着你,慢慢地靠近你……”孟奇戏谑道,有着讲鬼故事的恶劣快感。

    李充一下站起,回头看着房内,然后连退几步,到了火堆另外一边。

    与此同时,屋顶有喀嚓一声脆响。

    “谁?”老李头更加害怕了,孟奇则笑而不语。

    呱呱呱……乌鸦之声响起。

    李充松了口气,刚要坐下,却听小苏捕头悠然道:“学乌鸦叫学得这么难听,就不要学了。”

    “什么!”老李头捏紧了自己的酒葫芦。

    “哼,学得再难听也比不会学的笨人好。”屋顶跳下一人,道士打扮,娃娃脸,矮个子,背负一长一短两把宝剑,俨然便是姚星流姚小鬼。

    他听“红酥手”萧月说了老钟头诡异武功之事,武痴发作,连夜翻墙出城,过来检查尸体。

    “呼,原来是真武的小道长。”李充彻底松了口气,在他看来,道士们总有点捉鬼拿尸的手段。

    姚星流点了点头,抱胸坐在火堆边,不发一言。

    李充见来了道士,心头一宽,尿意上涌,告了声罪,前去院子另外一侧的茅房。

    “老李,小心不要踩到尸体。”孟奇“幽幽”道了一句。

    老李头一个踉跄,差点栽倒,觉得小苏捕头也有可恶一面!

    姚星流哼了一声:“吓唬老人家算什么本事?”

    “刚才谁被‘背后有一双双尸体的眼睛看着你’吓到了?”孟奇笑得促狭。

    姚星流恼怒道:“我只是,我只是一时不查!我真武自有驱尸除鬼的剑法!”

    他顿了顿,压低声音道:“既然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他显然认出了孟奇,意有所指。

    听到这句话,孟奇心头一黯,负面情绪上涌,眯眼看着姚星流:“姚小鬼,来,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啊?”姚星流明显一愣,娃娃脸上全是错愕的表情。

    见他无辜的样子,孟奇叹了口气,压住情绪:“算了,我不欺负小朋友。”

    姚星流闻言大怒,就要抽出阴阳双剑。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笃笃笃的敲击声,在安静阴森的夜里传得很远很远。

    嗖的一声,姚星流跳到了柱子后面,老李刚刚出茅房,吓得直接跌倒。

    孟奇撇了撇嘴,走到门边,一把拉开,看到了一只脸色发青,舌头吊到喉咙的僵尸!

    “不约。”他脸色不变,咚的一声又将门给关上了。

    门外的僵尸,门内的姚星流和李充,皆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这是什么应对?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一百一十八章 夜深人不静)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