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三十八章 老狐狸与小狐狸(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老狐狸与小狐狸(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582656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十八章 老狐狸与小狐狸(第一更求保底月票))的详细阅读内容

    邪君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拂了拂胸前衣衫:“当然,否则老鬼到哪里去找圣尊遗物?”

    他慢悠悠地说道:“昔年圣尊落发为僧,有过一名小沙弥服侍,在他凝聚出奇特晶石圆寂之后,这名小沙弥偶然结交了一位来自草原的好友,将此事作为奇闻告知了对方。”

    难怪绛族少主知晓魔尊的下落……孟奇恍然,不发一言地看着邪君。

    邪君还是那种语速缓慢悠闲的样子,不似身处龙潭虎穴的皇宫,而是安闲自在的家中:“老鬼的昏迷只是一时受不了庞大的精元入体,没过多久就苏醒了,但他却觉得‘昏迷’比清醒好,一则可以看一看四个儿子的表现,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并用皇位之争,引几位大宗师入京,二则能够散播圣尊遗物的消息,让大宗师们自动入局。”

    “所以,那晚巴图被追杀其实是绛族少主自己泄露的行藏?”听到引大宗师入局,孟奇若有所思地问道。

    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几位大宗师做生死之搏,魔尊遗物显然首当其冲,和它相比,皇位在大宗师的心里并不重要,毕竟他们卡在当前境界已经很久,距离突破只有一层窗户纸,却怎么也捅不破,急需外力的参考和帮助。

    邪君似笑非笑地看着孟奇:“是,如果不是你搅局,击退了烈刀,吓走了如意僧和鬼王,带离了巴图和长孙景,恐怕王德让、巴木尔之外的大宗师们早就云集圆觉寺,争夺圣尊遗物了。”

    “据某探查,圆觉寺埋了不知多少斤火药,只要大宗师们入内,立刻便有死士点燃引线,轰得一声。全部炸得粉身碎骨。”

    孟奇也不慌不忙,点了点头:“难怪恰好在右相赶来之前不久,绛族少主自行离开了藏身之处。”

    呼,风刮过树枝的声音变得非常清晰,让人能直观地感觉到风之大,风之猛,风之烈。

    “王德让没想到巴图会被你们‘劫走’,也未料到陆观会选择做孤臣,将巴图带到了他的面前,而非投靠某位皇子。所以故意拖延了一会儿,派人通知了绛族少主,否则以他大宗师的实力,如此紧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急赶过去,登门制服再说,反而带着陆观、巴图慢悠悠晃荡前往?”邪君略带讥笑地道。

    对啊,若是右相自己“找”到绛族少主,他就骑虎难下了。.若他不去圆觉寺,其他几位大宗师何等的经验丰富,鼻子一闻就知道有鬼,肯定是派手下去探。要是他自己去了圆觉寺,外面的死士是点燃引线呢,还是点燃引线呢?

    孟奇没有放松刀剑的戒备,感慨地道:“想不到皇帝对大宗师们如此忌惮。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作为天下之主,谁愿意有实力近乎神魔的大宗师在外?他们若拼了一条命,很可能杀掉在重重保护中的皇帝。”

    邪君依然左手负后。右手横胸,“故而一找到机会,老鬼就不会放过,哪怕圣尊舍利他还未吸完,也会拿出去做诱饵的,反正他肉体已然衰老,就算实力提高,能够容纳吸收的精元也有限,嘿,若非此事没有王德让镇压,很可能出乱子,老鬼恨不得也瞒住他,让他亦去圆觉寺送死。”

    “他是一名合格的皇帝。”孟奇叹息道。

    “对,冷酷无情,铁石心肠,爱皇位和手中权力胜过嫔妃,胜过儿女。”邪君难得地露出赞同的表情。

    风声越来越大,空气变得很湿,颇显压抑。

    孟奇刻意问道:“他纵使‘昏迷’文有右相,武有征西将军,内有大内总管,对朝堂对皇宫的掌控能力依然很强,怎么会突然暴毙?他私下里派征西将军接触陆化生,是铁了心要和谈?”

    要想装昏迷,大内总管是瞒不过的,毕竟皇帝不是神仙,还得吃喝拉撒,必须有心腹操持。

    “若代价不超过底线,老鬼肯定愿意和谈,杀掉大宗师,除去不安分的儿子后,再整顿兵马,重安西北便是,如果实在谈不拢,他也招了陆观入京备用,能稳定西北兵马之心。”邪君侃侃而谈,似乎观老皇帝的心思如观自己的掌纹。

    孟奇微微颔首,若老皇帝不死,自己的主线任务要完成只能想办法破坏和谈了老皇帝有绛族少主这枚棋子在手,知晓西虏内幕,肯定不乏办法让西虏的假和谈变成真和谈。

    邪君轻笑一声:“他以为一切在握,却错估了人心,作为皇帝,绝大多数人以为他昏迷了,等同于死亡,他就真的‘死了’。”

    “要想假扮昏迷,总会有种种痕迹露出,比如食量,比如排泄物状态,小宦官们、侍卫们以为皇帝中风昏迷,新皇即将上位,自然急着投效,急着表忠心,将种种消息都传递给了太子和七皇子,让他们判断出老鬼在装‘死’,在布局。”

    若非皇帝突然昏迷,让三皇子和四皇子有了希望,正常而言,其他人心目中的新皇就是太子和七皇子其中之一。

    “难怪我去拜访太子时,太子闭门不见,严守本分。”孟奇恍然道,接着又皱起眉头,“可七皇子既然也知道,为何要见我?还要说什么争夺大位,无法后退的话?”

    邪君身量较高,气质儒雅又隐现邪异,站在那里有说不出的洒然:“那个时候,老鬼已经死了。”

    “所以七皇子肆无忌惮,而太子由于不知,闭门谢客?”孟奇觉得不对,不是这样。

    邪君笑了笑:“太子在假装自己不知道老鬼已死,七皇子在假装他不知道老鬼是假昏迷。”

    都是演技派啊……孟奇腹诽了一句,忽地品出了邪君话里的意思:“杀皇帝的是太子?”

    “可以算是他吩咐,嘿,此事只有寥寥几人知道,连王德让也觉得老鬼是太过贪婪,才由于吸取精元过多而暴毙,所以他秘不发丧,给太子拉拢征西将军。拉拢其他人的时间,让他做好万全准备,不发则已,一发就雷霆之势,让另外三名皇子没有反抗之力,以免京师动荡,天下动荡。”邪君说得此事他亲身经历一般。

    孟奇对此没有疑问,右相王德让是当世大儒,外面又有西虏兵陈裴河,肯定希望皇位的过渡平稳不动荡。正常情况下,大儒选择正统简直不需要解释,而太子由于长期受打压,手上文官和武官实力都无法压住其他几位皇子,大宗师上,四皇子有剑皇,三皇子有魔后,也不落下风。

    若是贸然宣布太子继位,其他皇子很可能不服。掀起反叛,引发分裂,让京师和天下动荡,让西虏有可趁之机。

    因此右相压下老皇帝死讯。秘不发丧,只通知了太子一人,让他做好准备,拉拢中立势力。以雷霆之势制服其他三位皇子,迅速解决皇位之争。

    “吩咐?那是谁杀掉皇帝?”孟奇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外面的天气似乎越来越压抑了,勤政殿的交手声夹杂在大风里传了过来。

    邪君悠然自得地道:“左相吕令。”

    “奸相?”这是让陆观被贬多年之人。

    “作为政事堂之首。实质上的宰相之一,他有夜宿禁中之权,也有探望老鬼之权。”邪君仿佛什么也不隐瞒地说道,“吕令擅于揣摩心思,深得老鬼信任,随着陆观入京,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有可能失宠了。”

    “等到太子秘密告诉他老鬼是假昏迷,他就肯定了这种猜测,作为心腹之人,连这种事情都被瞒住,除了说明老鬼要将他作为弃子,没有别的解释,嘿嘿,若和谈成功,割地辱国,太子和他就是替罪羊,如果和谈失败,陆观拜将,也得有人来为之前西北局势的糜烂,为陆观被贬承担责任,很显然,不可能是英明神武的皇上的错,只能是奸相欺君瞒上。”

    邪君容颜清癯,年轻时候肯定是位美男子,他智珠在握般道:“明白这一点之后,吕令迅速倒向了太子,而他为相多年,出入禁中,少不得拉拢一些内臣和侍卫。这些宦官与侍卫以为新皇继位在即,自然毫无保留地投靠了他,帮他刺探紫极阁之事,帮他关注皇城司的情报。”

    “等他们弄清楚老皇帝只是假昏迷后,已骑虎难下,只能跟着吕令一条路走到黑,吕令结合种种线索判断出老皇帝的状况后,找了一枚加速真元吸收的丹药,对肉体有益无害,毫无毒性,让宦官加入了老鬼的膳食之中,于是老鬼吸纳精元过快,暴毙而亡。”

    孟奇若有所思地问道:“此等机密之事,你为何如亲身经历?”

    “因为吕令告诉某的,也是他帮某潜入了这里。”邪君笑着叹了口气,“若无外敌,日后太子必杀他灭口,纵使他宣扬出去,王德让也会以为他穷途末路,胡乱攀咬,那时候应该没有别的皇子了,王德让不相信太子也得信。所以,吕令将此事告知某,谋保身之道。”

    孟奇遗憾地道:“告知你有什么用?”

    “此时此刻,七皇子应该已经出了京城,往东南而去,发动多年积攒的朝堂和军中势力,裂土伐逆。”邪君像是在说着什么不太重要的事情。

    孟奇顿时就明白了七皇子话中真正的意思,在京师,在右相倒向太子的情况下,他没有机会,他的活路他的希望在京城之外:“原来七皇子背后之人是你。”

    邪君笑着点了点头:“是我,而我没有告诉他老鬼是太子唆使吕令所杀,只是让他找个借口讨逆。”

    “你想天下大乱?”孟奇一下把握住了邪君的真正心思。

    邪君自傲地道:“若靠谋逆上位,根基不稳,圣门永远被儒道佛压制,只有自起义军,席卷天下,才能让圣门成为正统,某已在东南备下‘火种’,供七皇子使用。”

    枪杠子里面出政权……孟奇不知为什么想到了这句话,邪君果然心藏豪情。

    他叹了口气:“可天下生灵因此而涂炭。”

    “死得其所,死有余香。”邪君冷酷无情地说道。

    他忽地笑了笑:“你知道某为什么要如此多话,告诉你如此多事情吗?”

    不等孟奇回答,他左手从身后拿出,托着一枚深黄色晶石,里面仿佛有胶状无形之物,但却只剩小半了。

    他嘿了一声,表情重新变得冷酷:

    “因为某要拖延时间。”

    他收起晶石,气势节节攀升,竟然有了几分魔后给人的感觉。

    “虽然还未彻底吸纳,但杀你足够了!”

    轰隆!

    外面闪电划过,雷声响起。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能拿到魔尊舍利,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急吼吼吸纳精元,孟奇却半点也不慌张:“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听你废话这么久吗?”

    不待邪君回答,孟奇笑得露出两排白牙:

    “因为我也要拖延时间!”

    ps:三千六百多字,补上次字数少的一章。

    十一月开始,求大家月票支持~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十八章 老狐狸与小狐狸(第一更求保底月票))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