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二十八章 纵论(第一更求票)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纵论(第一更求票)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576734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十八章 纵论(第一更求票))的详细阅读内容

    长孙景一愣,旋即喜悦,抽出长刀,往院子里的大树劈去,刀势刚猛,满是酷烈血杀之气,一看便是经历血战摸索出来的刀法。wWW。23uS。coM

    他一刀猛过一刀,似乎于方寸之间衍化出了喊杀声不断的沙场,血气弥漫,征尘厚重。

    虎道人看得目光微滞,满心感叹,最近怎么老是遇到这种妖孽,小孟实力“蹿升”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想象,让自己连震惊都习以为常了,而长孙景年纪亦不大,练武似乎也才几年,怎么就真元精纯,刀法自成一番气象了?

    难怪他自夸刀法天才……

    孟奇轻轻颔首,刀法还行,虽然因为没有师父指点,没有高深刀法修炼,失了雕琢,少了变化,诸多纰漏之处,但招与势合,亦算威猛凌厉了。

    突然,长孙景刀势一轻,由刚转柔,轻轻一挑,就像万军之中最为特殊的儒帅。

    不错,还懂得刚柔相济……孟奇再次暗赞一声。

    长孙景演练完自身刀法,收刀归鞘,看似平静,却忍不住偷眼看向孟奇:“还请孟大侠指点。”

    “这一刀收一分。”孟奇连鞘带刀挥出邪劫,同样的酷烈血杀,同样的刚猛凶狠,却由于招式和力度往内收了一分,多了厚重之感,仿佛千军万马源源不断,一浪接一浪,难以抵御,旁观的长孙景几乎有呼吸一滞的感觉。

    孟奇连说带练,接连指出了长孙景刀法之中二十七处需要修改的地方,这有的是刀法基础不牢出现的疏漏,有的则是破刀式窥出的问题。

    长孙景看得双眼发亮,沉思回味,久久方才拱手道:“多谢孟大侠指点,原来我的血杀刀法可以这么厉害!”

    “你刀法天赋不错,只是失了基础。虽说也少了束缚,极尽想象,刀法不会刻板守旧,可根基虚浮和细节疏漏是少不了的。”孟奇用前辈高人的态度指点道,依然是言简意赅。

    长孙景若有所思地道:“我曾经找过入门刀谱,可发现都没有我的血杀刀法强……”

    孟奇将长刀插回腰间,冷峻淡漠地道:“刀法、剑法有的时候与围棋一样,围棋有定式,刀法和剑法有招式,往往你一刀斩出。我便能猜到你下一个变化是什么,提前做好准备。这个阶段之人,以记忆纯熟为主,大概能应对常见的招式,等到更进一步,便能自由组合招式,变化多端,并猜测对方招式,达到获胜的目的。”

    “而不管什么招式。都是由最基础的劈砍削挥等动作组成,它们历经千锤百炼,有哪些禁忌哪些优势,在入门刀谱里都一目了然。”

    “你少了入门的规整。不知禁忌,重复先人否定再锤炼的道路,创造出的招式就显得颇多疏漏,在高手眼中。这样的刀法破绽百出,轻易可破之。”

    “难怪我最近有刀法到了瓶颈,没办法提升的感觉……”长孙景恍然道。

    孟奇背负双手。望着枯叶飘零的大树:“及至招式变化了然于心,便会去探究千变万化之中蕴含的少数不变规律,由繁入简,而掌握的不变规律越多,在演绎变化上才能得心应手,抛去不必要的束缚,极尽变化之能事,由简入繁。”

    “这两方面相辅相成,不可偏废,若没有由繁入简的领悟,拿什么来更高层次的‘入繁’,而要是没有由简入繁后对刀法剑法更多的体悟,又凭什么能更深入地‘化简’?”

    长孙景听得很是专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讲这方面的大道理,虎道人也变得聚精会神,只觉孟奇短短几句话便将自己多年思考的点滴总结归纳出来了,而后面的话更似乎拨开了自己眼前的一层迷雾,对剑法招式有了全新的视角和看法。

    “孟大侠,由繁入简,由简入繁之后,各自会达到什么程度?”长孙景好奇地问道。

    孟奇强忍住风度翩翩的微笑,表情冷漠地道:“你再施展一遍血杀刀法。”

    长孙景疑惑地拔出长刀,再次刚猛凌厉地劈了下来。

    “刺右手手腕。”孟奇语速加快。

    长孙景闻言,刀法变化,由刚转柔,下劈变成一道斜斜的弧线。

    “上挑。”孟奇吐出简单的两个字。

    长孙景略微一愣,脑海里似乎具现了出交手的真实情景,对方剑挑,前高后低,恰好避过自己的长刀,威胁自己的胸腹。

    他侧身闪开,刀法横斩,充满了同归于尽的酷烈。

    “削左腿。”孟奇这次是三个字。

    长孙景脸色微变,若对方长剑削自己左腿,恰好能抢在自己这一刀展开之前命中,而且也避过了同归于尽的危险。

    他思索了一下,再次变招。

    就这样,一边是他施展刀法,一边是孟奇用嘴代剑,直指破绽,虎道人、巴图和阮玉书则安静旁观。

    渐渐的,长孙景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每一刀的空隙都得好几个呼吸,换做实战,早就被撂翻在地,但孟奇只是演示,也不催促。

    半响之后,长孙景叹了口气,收回长刀:“孟大侠,我输了。”

    他额头密密麻麻全是汗水,精神萎靡,比真实与人大战一场还累。

    他满是憧憬和希冀地道:“原来这就是由繁入简的境界,我感觉我的刀法在你眼里已经还原成了最简单变化的组合,毫无秘密可言,甚至连我接下来会使什么招式,你都能看得出来。”

    “由简入繁后,变化不断,破绽陷阱让人难以分辨,面对这种剑法,会有身陷天罗地网的感觉,怎么也无法挣脱。至于简繁谁强,端看谁的功力更深,境界更高。”

    孟奇没有再说由繁入简的问题,转而说道,“若遇上招式变化了然于心的敌人,便可以完全违背剑法、刀法少数不变规律的出招,这在他们眼中是违背常识,但也意味着他们无法预测你下一步的行动了。此所谓‘无招’。”

    只要还在出剑,不管如何,都是有招,非绝对意义上的无招。

    “无招……”长孙景和虎道人都听得若有所思。

    “要想‘无招’,须得初步掌握招式之中蕴藏的少数不变规律,否则随意乱来,就真的是小孩乱舞,敌人根本不会被迷惑,一招便能将你撂倒,而且也容易不自觉地带上不变的规律。依然被人看破猜出。”孟奇走到大树前,语气冷淡,背影深沉。

    “那无招之后呢?”长孙景大胆询问。

    孟奇也不算想得太清楚,一边藉此整理思路,一边缓缓开口:“重新回到‘有招’,彻底掌握万变之中不变的规律和精义,信手拈来,便是妙到巅峰的招式,或许古朴。大巧若拙,或许繁复,引人入局,也或许‘无招’。出其不意,在这种高手眼里,重新失去了‘无招’的定义,招式只分适用和不适用。”

    “再之后呢?”长孙景听得入迷。

    “再之后?”孟奇声音变得感慨。“心中之剑。不管是有剑,还是忘剑,终究是淬炼心灵。与自身之剑交感,与天地自然交感,招式真正开始贴近本质,贴近天地玄妙,但最终,还是要回到剑的本质,回到那几个问题,什么是剑?为什么是剑?它在自身生命、武功之中处在什么位置,它在天地运转的规律与法理间又代表了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此乃自身剑道之始。”

    “踏出去之后,内外天地交汇,长剑与自然交汇,一剑既出,法理内蕴,上可决云气,下可劈黄泉,高山难阻,沧海不掩!”

    虽说半步外景之难强于外景,毕竟打开生死玄关,架通天地之桥与神秘危险的眉心祖窍息息相关,稍有不慎就会变成白痴或直接死亡,对自身心性和感悟也有一定需求,但外景并非不难。

    它对自身心性有要求,与本身对天地自然的感悟有关系,若有好的功法,好的资源,心性和感悟相对要求就不高,而若是像这个世界的武者,既没有打开眉心祖窍的办法,只能像幻形**一样走擦边球,也没有内外天地交汇的细节性法门,要想成功,心性境界和自然感悟都必须达到很高的程度,差不多等同于真正外景的状态,这才能打破玄关,内外交汇,一步从九窍踏入外景。

    所以,剑皇的心灵和感悟境界明显高于了他肉身的境界与实际战力。

    长孙景、巴图和虎道人都听得悠然神往,不管是真是假,小孟这位大高手至少给自己等人描述了一副光明又宏大的画卷,合符道理的画卷!

    “再之后,或许又要重复这个过程了:遵循天地法理的招式,违背法理的‘无招’,与真正掌握的随意挥洒……”孟奇信口畅想着,对于外景,他了解的其实也不多。

    “后面不用多想,我也只是随口而言,前面的,你可明白?”孟奇转过身,平平淡淡地问道。

    长孙景庄重行礼:“我会重新研读入门刀谱,孟大侠,您一席话让我拨云见日,受益匪浅,日后但有吩咐,莫敢不从。”

    他出身乞丐,这是难得的礼貌了。

    “等你刀法到了一定程度,我再与你切磋一场。”孟奇好笑地想道,希望到时候自己也掌握了天刀精要。

    剑皇的指点让孟奇自己收获不小,所以他才有了指点长孙景一二的想法。

    由于刚才的事情闹得比较大,孟奇相信国师、剑皇、魔后等都注意到这边了,他们互相牵制之下,今晚当不会有事。

    这一点,也是陆观的判断,所以才放心让他们明日见了右相再谈。

    回到自身院子,入了客厅,孟奇终于不用再假扮冷面冷口了,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脸庞,对阮玉书道:“我一直在想明日用什么借口去见三皇子,现在不用担心了,明日就一一拜访四位皇子,看看他们为人如何,对西虏的态度如何。”

    “嗯。”阮玉书抱着古琴便往自己厢房走。

    孟奇颇为疑惑:“你不好奇是什么借口?”

    “反正我又不去。”阮玉书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呵呵……”孟奇“笑”道。(未完待续。。)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十八章 纵论(第一更求票))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