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世之尊 > 第五十九章 走水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走水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la/read/116594/1547637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五十九章 走水)的详细阅读内容

    冷月如钩,孤悬天穹,夜色深沉,不少阴影地方伸手不见五指。

    邪岭大营外围,马匪四人一组,轮流巡视着几处上山之道,不时举着灯笼,看向岩石后面与大树之上,防止敌人偷袭。

    不过,他们的巡逻显得有点懈怠,不时低低交谈,笑声很是淫荡,似乎在议论着营妓之中哪位姐儿身段最好“功夫”最棒。

    说来也是,自则罗居在邪岭立营,从未有人来袭击过此处,到了他晋升外景,成为瀚海一霸,邪岭更是马匪们谈之心颤的地方,谁敢来袭?

    所以,回到邪岭大营后,这些马匪都放松了戒备,发泄着积攒的压力,丝毫不担心会有人偷营,所谓巡逻,不过是例行之事。

    每一组巡逻队伍,领头的都是开了眼窍的头目,跟着三个蓄气期的普通马匪,目前这组走到一株大树之前时,有长相机灵的年轻马匪笑呵呵道:“头儿,我撒泡尿。”

    “入你娘!懒羊懒马屎尿多。”开窍头目捂着鼻子,往旁边挥了挥手,“快去快去,真是晦气!”

    淅淅沥沥的声音从树后传来,这头目笑了一声,对其余两名手下道:“年纪轻轻就亏了身体啊,你们听这声音。”

    话音刚落,他忽然发现身旁的黑暗里劈出来一口戒刀,之前没有一物的地方,居然有戒刀突兀斩出!

    这一切显得如此吊诡如此可怕!

    头目也是彪悍之人,面对这已经来不及躲的一刀,居然不闪不避,同样挥刀下劈,屡次刀头喋血的经历让他下意识做出了最正常的选择。

    可是,也仅仅是普通情况下最正常的选择。

    叮!

    马刀如中金石,可仅仅是斩到了一条横起阻挡的手臂,而戒刀砍断了头目的脖子。鲜血喷出,将他自身染得赤红。

    这一幕电光石火,发生得如此迅捷,剩余两名马匪还未来及做出反应,就看到头儿脖子半断地倒下,正当他们回过神,想要大叫时,一道身影从树冠扑下,长剑直直插入了其中一名马匪的喉咙,还搅了一下。而另外一边,同样有身影从岩石缝隙里蹿出,右手拈花,轻轻一拂,封住了背对他的马匪大穴。

    撒尿回来的马匪看到这样的场景,顿时吓得大叫,试图引起营内同伙的注意。

    然后他看到戒刀斩来,直接将自己横档的兵刃斩断,将自身斩断。

    陷入黑暗前。他模模糊糊地想道,入你娘,老子死了你们也活不了,营内肯定听到我的叫声了。咦,怎么还没有动静……

    真慧疑惑地看着倒下的马匪:“师兄,为什么他一直小声地咿呀咿呀叫啊?”

    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大叫吗?怎么感觉像中邪了?

    “也许他有羊癫疯吧。”孟奇满脸正经地哄着真慧,离开轮回世界后。自己的幻形大法进展极快,前两日又有天海源的经历,一日相当于一月。基本接近圆满了,所以,法门完全掌握,几有当初段向非之能,这种干扰感官,让对方听力“失常”,自以为在大叫的手段正是其中之一。

    真慧哦了一声,指着地上唯一的活口,表功般道:“师兄,我抓了活的。”

    “干得好,正需要抓个俘虏,弄清楚营地内的状况和布置。”孟奇表扬了真慧一句,将活口拖到了一块巨石之后,顾长青眼神略显疯狂地将三具尸体一一丢下道旁斜坡,掩饰着最明显的痕迹,免得营地箭楼上可以登高望远的那位发现不对。

    巨石后,孟奇眉心发胀,精神外散,目光幽深地看着眼前马匪,解开了他的哑穴:“将营地内的布置告诉我。”

    这名马匪本待呼救,可一接触孟奇的眼睛,就有一种心神都要被吸引进去的感觉,恍恍惚惚地回答起他的问题。

    这亦是幻形大法的用处之一,虽然只能用在境界比自己低不少的敌人身上,但亦是妙用无穷,乃打探情报的极佳选择。

    故而,哪怕幻形大法各方面的效果都比不上半步外景,对孟奇这个等阶的人来说,也几乎是神级辅助了!

    “小师弟,这是营地的食物仓库,里面存放了很多桶油,你先找根长绳,用油浸透,再将油分别倒在这些地方,接着用浸过油的长绳一次点燃,然后从这里离开,绕到这里,躲到这里……”孟奇在地上画了营地草图,仔仔细细地给真慧讲述他的任务和退路,免得出现危险,“听明白了。”

    “嗯。”真慧小脸绷得很紧,非常郑重其事。

    孟奇转头对顾长青道:“‘恶书生’康支为人谨慎,住所就在两位七窍头目的中间,我虽然不惧,却也担心双拳难敌四手,所以我们先躲在附近,等到火起,营地混乱,再直闯康支住所,以快打慢,实行斩首战术。”

    “斩首战术?”顾长青下意识反问。

    “就是擒贼先擒王,康支是则罗居的军师,主持营地,只有先拿住或困住他,才能让营地的混乱无法恢复,到时候,两名七窍高手必有一位会先行去查看火势,发现后方不对才会折回,有这工夫,我们就能从容对付剩下那位七窍高手和康支了。”孟奇详细地解释道。

    顾长青目光满是恨意地道:“好,康支交给我。”

    虽然他比康支少开了耳窍,但这并非太大的差距,自身传承又不算差,只要肯搏命,拖到孟奇解决掉七窍高手过来,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而对死都不怕的人来说,哪会怕搏命!

    避开箭楼,孟奇三人从另外的地方潜入了营地,然后真慧自己一人去了基本没有防御的食物仓库,而孟奇运转幻形大法,如鬼魅般带着顾长青穿越营地,抵达了康支的居所外面,躲到了阴影里。

    一路上,因为箭楼的存在,好几次巡逻无法避开。全靠阴影和幻形大法,两人才瞒过了那群心思懈怠的马匪。

    因为营地承平多年,康支的居所是一处修建起来的院子,雕栏玉砌,颇为奢侈,他两旁的院子则由两名七窍高手居住则罗居保持着当年独行盗匪的习惯,只有女人,没有家眷,在营地时,直接住议事大厅。财物分成三份,一份运到哈勒,交给哭老人,一份作为马队之物并部分赏给下属,剩余一份,他就像安国邪一样,秘密购置了产业,藏于那里。

    躲到阴影之后,孟奇示意顾长青先等着。自己精神外放,包裹全身,小心翼翼地跃上房顶,确认康支的存在。

    “这么晚还在议事……”孟奇发现康支就坐在院子中央。一边摇扇赏月,一边吩咐周围的属下。

    “加大顾家之事的传扬力度,让瀚海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不是外来者。他们有家有口,谁敢与我们作对,这就是下场。”康支冷笑道。

    这个人很有名。特征明显,所以孟奇一眼就认出了他,此时听到他的话语,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他强忍住冲动,现在突袭杀掉康支不难,难的是事后怎么脱身,于是重回顾长青身边,点头示意康支在。

    两人静静等待,耐心十足地等待,过了片刻,远处突然窜起火焰,熊熊燃烧,一个“尖利”的声音大声喊道:

    “走水了!走水了!”

    轰,营地一下变得嘈杂,仿佛有无数声音同时爆开,有的马匪奔去救火,有的茫然失措,有的过来请示。

    随着康支一声吩咐,左侧院子内的七窍高手带着部分马匪前去查看,防止是敌人捣乱。

    “就是现在!”孟奇传音入密,对顾长青低喝了一句,然后再次运转幻形大法,精神包裹全身,轻轻跃上了屋顶,顾长青紧随其后,也跟了上来。

    此时,由于火起,康支显得很戒备,手下十来名马匪将他团团围住,部分是开了两窍四窍的好手,有准备的情况下,幻形大法的效果有限。

    不过,能引走一名七窍高手,制造出混乱,孟奇已经相当满足,并不在意无法偷袭。

    “是男人就要刚正面。”孟奇看了顾长青一眼,露出两排白牙,猛地飞扑过去,戒刀下斩,刀光暗红。

    早有准备的康支后退一步,折扇一摇,三道乌光直取孟奇,而十来名马匪在几名两窍或四窍的头目率领下,迎了上来。

    孟奇暗使千斤坠,一下落地,避开了那三道暗器,可与康支之间却多了一道“人墙”,闪烁着寒光与“锋利”。

    他脚步不停,对着一把把马刀和长剑冲了过去,左手抬起,护住面部和喉咙,然后就像一辆重型战车,狠狠地撞到了刀墙剑林之上。

    正面的几名马匪只觉刀剑传来巨力,整个人忍不住后仰,接着惊恐地看到,大部分马刀长剑要么被左手挡住,要么根本无法穿透对方暗金泛起的皮肤,只有很少一部分才制造出了伤痕,有鲜血流出,可就算如此,伤口也不深,兵器似乎被肌肉牢牢夹住。

    “杀!”

    孟奇暴喝一声,左手往外一推,右手红日镇邪刀猛地横挥。

    暗红掠过,一颗颗头颅飞起,鲜血如瀑喷出!

    尸体倒下,孟奇面前顿时变得空白,只余两旁的敌人,他施展出风神腿,甩开他们,不管不顾直奔康支。

    看到这刚猛一幕,康支似乎有点吓到,略显呆愣地看着孟奇奔来。

    一道明亮刀光闪过,孟奇红日镇邪刀一挡,大力传来,忍不住退后一步,面前多了一个头发灰白,使斩马刀的老者,是另外那位七窍高手。

    见状,剩余马匪纷纷袭向孟奇背后,顾长青悄悄落入院中,绕过他们,直奔康支。

    孟奇顿住脚步,不退反进,迎着七窍高手就冲了过去。

    暗红刀光亮起,锦绣红尘降临!

    ..AbX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五十九章 走水)AB小说手机版 m.abx.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一世之尊,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